第二百七十七章 凤姐之苦

    好似如此,才算完整。

    贾琮看着宝钗白里透红恍若凝脂般的俏脸,始终未断过热情而幸福的笑容。

    不似往日里的端庄持重,此时的她多了分人前罕见的俏皮。

    带着吴侬软语的南省口音,轻轻诉说着这些年的过往经历。

    喜欢一个人,总想知道他的一切,也甘愿分享还未在一起时的一切。

    与心人牵手度过的每一步,似都印下一抹幸福时光。

    不时看一眼心人俊秀逸然的侧脸,宝钗盈盈杏眼,浓郁的情意似要溢出……

    这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两人竟已走的很远,已到活水的入口处。

    站在此处,遥遥可望天香楼。

    十五岁的时光,已是豆蔻之年。

    微微丰润的身量,着一身淑雅的绫裙,人花儿还娇艳。

    回眸看到贾琮有些炙热且不加掩饰的目光,宝钗俏脸愈发晕红。

    <content>

    在寸土寸金又肃穆厚重的京城,有一座引入活水的后花园,绝对是一件极其惬意的事。请大家搜索(未来小说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潺潺溪流在鹅卵石铺的河床流淌,蜿蜒的小径两边,黄花满地。

    “嗯……”

    宝钗恍若熏醉般,身子微微颤栗,绵软无力的倚在贾琮怀。

    双眸紧闭,秀美蹙起,双手握紧,呼吸却似停滞了般……

    贾琮浅尝而止,不愿因贪婪过早的破坏女孩青涩美好的初吻。

    曾几何时,他也曾因此而激动过。

    虽稍显笨拙,但的确是心极美好的回忆……

    秋日午时的阳光明媚而不烈,大朵大朵的白云漂浮在天空。

    红叶翩翩的枫林旁,姑娘将头埋在心人的怀,双手紧紧怀抱……

    “君还未曾远离,妾已始之思念。”

    宝钗心里忽然涌起难过,隐隐哽咽道。

    这大概是她能说出最大胆的情话……

    贾琮轻笑了声,扶起她的臻首,看着近在咫尺这张艳若牡丹的绝美俏脸,柔声道:“你若想随我一起南下,我也能做到。”

    宝钗迷离动情的杏眼一亮,不敢置信道:“怎么可能?”

    又隐隐激动和期盼,离别之苦,当真如针锥刺心之痛。

    只是,难道真要夜奔?

    可……

    除非到了破釜沉舟时,怎好如此?

    见宝钗迟疑纠结之色,贾琮狡黠一笑,道:“你若果真想,回头我给你哥哥设个局,让他冲撞贵人,再让贵人打他一顿板子,我便可带他一起南下避祸。到时候宝姐姐可借口要照顾哥哥,随我一起南下了。”

    “噗!”

    宝钗闻言,又好气又好笑,不依的娇嗔一声道:“哪有这样的道理……”

    贾琮眉尖一挑,笑道:“法子虽不正直,可极管用,姨妈虽整日骂薛大哥,可那才是她的命根子。况且等南下之后,自有薛大哥的好处。”

    宝钗没好气看了贾琮一眼,嗔笑道:“那也不成,像什么?忒胡闹了些……”

    建议被否,贾琮也不恼,只是笑吟吟的看着她。

    本是顽笑……

    两人相拥,彼此呼吸可闻,宝钗又羞红了脸,眼波盈盈的望着贾琮,咬了咬红唇,道:“我并不是……我可以等的,我愿意等,不管多久……”

    然而却发现,贾琮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唇口处,瞬间大羞。

    还未等她却低头,感受到贾琮又袭了过来。

    宝钗根本无力抗拒,娇吟一声,便闭眼,任君采撷……

    ……

    未时初刻,贾家姊妹们在天香楼汇聚。

    却是王熙凤早早忙完过来,要自掏腰包,请大家一个东道。

    将众人招了过去……

    今日贾母、王夫人精神不佳,一直在休息。

    也解放了王熙凤半日光景,不用服侍在前,难得有个空闲。

    便让厨房准备了好大一桌好菜,送至天香楼来。

    众人在天香楼一楼落座后,纷纷说起园美景热闹。

    唯有贾环因对凤姐儿之畏惧深入骨髓,在得闻其到来后,竟拉着贾兰悄悄溜走。

    众人按下此节不提,只说趣事。

    不过,王熙凤的目光却总有意无意的落在宝钗那张娇艳若桃花的俏脸。

    在得知贾琮是与宝钗在园独逛时,眼神颇有深意……

    只是她到底明白闺阁女孩子的娇羞,没有太过放肆,一旁贾琮已经看了她一眼了……

    等酒菜摆好后,凤姐儿对右手边的贾琮笑道:“今儿借三弟这园子请一回东道,一是提前为三弟践行,二来,也有些托付。”

    贾琮先夹了一块酒酿清蒸鸭给身旁的宝钗,方笑道:“托付?我是南下办差,又不是留在京里,二嫂托付我什么?难不成托付我照顾好琏二哥?”

    众人先挤眉弄眼的看了眼宝钗,直让宝钗看的不敢将头抬起,心却又羞又甜。

    也庆幸贾琮能有这样一个自己的园子,方可避开家里的嬷嬷丫鬟。

    不然,再没这个机会的……

    不过听闻贾琮打趣凤姐儿后,众人又嘲笑起凤姐儿来。

    王熙凤红着脸啐了口,艳羡的看了眼宝钗后道:“我理他做甚?他还不知在何处逍遥快活呢……我是想求三弟帮忙,带些都土物特产给我南省的老子娘!”

    贾琮眉尖轻扬,笑道:“这点事,也值当二嫂做个东道?”

    王熙凤见众人都看了过来,便坦然笑道:“我知道瞒不过三弟,也不藏着掖着,想问问三弟,之前在老太太那说,要去南省帮助推行新法,我恍惚听人说,这新法是让原不纳田税的人家纳税。不知是不是这个理儿?”

    贾琮笑道:“大抵是这个意思。”

    凤姐儿轻轻叹了口气,道:“这是让人从荷包里掏银子,怕没那么容易。怪道我听人说,外省现在乱哄哄的,因为这个,抄家流放的都有一坨坨了……”

    贾琮喝了口汤后,点点头道:“是挺乱。”

    他看了眼王熙凤,大概明白她想说什么了,问道:“二嫂可是担心王家和你爹娘?”

    王熙凤闻言微微有些难为情,又见宝钗等人都拿眼睛看过来,不由笑了笑,道:“若说不担心那是假的,不过我这做二嫂的,也没道理拿娘家事让三弟为难。都是自家人,也都清楚自家事。宝丫头知道,王家虽富贵,可我爹娘老子在王家并不显。

    王家的事,也轮不到他们做主,所以先不必担忧王家。

    我爹娘兄弟都没多大能为,是靠着族里分的那点田宅度日。

    当初我嫁到贾家来,一应嫁妆还是太太和舅舅出的……

    所以,算收税他们也没多少。”

    贾琮闻言缓缓点头,他是知道凤姐儿娘家老子娘在王家排不号的,倒不是说庶出,只是王家人口繁多,凤姐儿父亲并不是个有能为的,所以不怎么出众,默默无闻,平庸之极。

    若非如此,想来凤姐儿也不会如此好强恋权。

    更不会在前世被休之后,落了个“哭向金陵事更哀”的凄惨结局。

    只是若如此,贾琮又搞不明白王熙凤到底何意了……

    不是为了王家,她父母也没多少田地,那她是为什么?

    听王熙凤道:“我想着,若事情顺利,他们都好说话,早早将税银交了,那一切自然休提。可若事棘手,族里人都不好相与,只盼着三弟看在我这二嫂的面,也别寻我老子娘,让他们出这个风头……”

    贾琮闻言哑然失笑道:“二嫂实在多虑了,我并非不识世情之人。若果真如此,那日后二嫂父母如何还能在王家立足?”

    王熙凤合手笑道:“阿弥陀佛!怪道我听人夸,三弟真真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果然贴心明理!”又隔着贾琮看宝钗,道:“宝丫头好福气!”

    众人吃吃偷笑,宝钗最不怕凤姐儿,张口啐道:“颦儿确是没说错,凤丫头最讨人嫌!”

    大家笑罢,王熙凤却又道:“三弟,我的意思是,若事情真的棘手,我老子娘不好单独交税银,可不交日后怕又要落下祸事。我寻思着,能不能我来替他们将这份田税交……”

    此言一出,大家都微微变了脸色。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三从四德直接点明女子出嫁从夫。

    可作为贾家的媳妇,王熙凤竟要自掏腰包贴补娘家人,给娘家人交田税……

    要知道,她的银子,便是贾家的银子,焉有此理?

    这是大忌讳!

    旁人不好说,可宝钗与王熙凤是姨表姊妹,她皱眉直言不讳道:“凤丫头,这可不是好心该办的事,传出去,你的好多着呢,我劝你赶紧收了这心思。”

    王熙凤落泪道:“这个道理难道我不知?只是如今我心里也只有这么些惦念的人了,实不愿见他们再出岔子。

    况且我算再落难,还能落难到哪去?”

    听她说的凄凉,天香楼内众人连饭都吃不下了。

    贾琮也是回来后那夜听平儿说起,才知道王熙凤如今在贾家的地位,远不当初。

    虽然面看着还和从前一样,可谁都能感觉到,贾母、王夫人待她,哪还有一分亲情?

    毕竟她当初犯了事,往诏狱走了遭,这等事在内宅妇人眼,和脏了身子没什么区别。

    也是家里实在没人使唤做事,才不得不将她喊出来管家,可心里始终膈应……

    再加贾琏与她相敬如冰,夫妻之义几乎恩绝。

    王熙凤在贾家的日子,可想何等煎熬……

    另外,她还要担负起后宅各样的琐事。

    这些倒在其次,她本是好权的,可是除了劳累外,她还要承受各种非议指点。

    不说家里的婆子嘴贱者多,是族人里说三道四的也少不了。

    世言如刀,可诛心杀人。

    看着伏在桌哭的近乎崩溃的王熙凤,几个女孩子同情的红了眼,想当初多好强的一人,到了这个份,怎能不让人心疼?

    宝玉都唉声叹气的掉起泪来……

    贾琮与宝钗对视一眼后,轻轻一笑,淡淡道:“二嫂,这点小事,也值得你哭成这般?这件事你不必管了,这样,若果真到了那一步,也不必你来替你爹娘交税,传到外面着实有麻烦。不如让……嗯,宝玉?算了,宝玉动静太大,还是让宝姐姐来吧。你们是姨姊妹,二嫂的爹娘是她的舅舅、舅母,名分并无违碍之处。”

    宝钗自然不会有何不妥,笑着应下后,一众人开始劝起王熙凤来。

    王熙凤也不是矫情之人,她明白这只是个由头罢了,难道她还能果真让宝钗掏银子去帮她爹娘?

    不过转道手。

    况且,她家里那百十亩地,一年着实用不了多少银子。

    解了心忧,凤姐儿坐直身子擦去眼泪,举杯笑道:“还是三弟法子多,也要谢谢宝丫头。今儿我必要和宝丫头好好喝一盅!”

    看着强打起精神来恢复笑颜的王熙凤,有些人以为便是雨过天晴万事大吉,譬如宝玉。

    也有些人看着心里却愈发心疼心寒,唯恐日后,也落了这样的下场,譬如迎春探春。

    不过不管众人何等心思,宴席终究又热闹起来。

    世间多有烦恼苦,谁没一把心酸事?

    日子却总要继续下去……

    唯有贾琮,有些超然的看着这群红楼女子,心略有感慨。

    因为他的到来,有些人的处境变好了许多,未来也必不会像前世那样悲剧。

    可也有人反而处境变差了许多,如前世红楼最出彩的宝玉、凤姐儿……

    但性情而言,她们依旧是她们。

    正当他心生感慨时,却见平儿自外面匆匆而来。

    刚开席时,打发人去前面喊人,不过那会儿平儿等人都没来。

    这会儿见平儿到来,众人忙热情招呼。

    平儿温婉笑着与众人见礼罢,对贾琮道:“前面人传话,说是外面来了开国公家的世子,急着要见你呢。”

    贾琮闻言笑着起身,却又在众人哄笑声将平儿按在了他的座位,道:“劳平儿姐姐代我吃完二嫂的这顿东道,不然实在不恭。我去前面看看,若无事再回来。陛下只准了我三天的休沐之期,实不耐烦去外面。”

    湘云咯咯笑道:“三哥哥莫非也要和宝哥哥学?”

    宝玉闻言气急败坏道:“和我学难道不好?”

    众人大笑,贾琮笑道:“等吧,等什么时候世间尽太平,再无乱事,我学宝玉,也做个富贵闲人享福受用。”

    说罢,在众人起身相送,出了会芳园,大步往前宅而去。

    ……

    PS:捂脸,状态成渣,今天一更。不过也有喜事,有个湾湾论坛联系,说要将醉迷做成动画,还要找最好的CV还原女主,嗯,等做成后老书友可以瞧瞧。</content>

    见此,宝钗心里怦然而跳,只觉面如烧起般滚烫,垂下眼帘不敢看人……

    本还未多想的贾琮,看到她如此娇羞动人的一面,心既好笑,也渐起心动。

    始终未曾松开的手,稍一用力,再起紧张的宝钗,便一个踉跄跌入怀。

    轻轻一声惊呼,宝钗抬头看向贾琮,四目相对时,一双眼眸炙热如火,一双则似能滴出秋水来。

    拥着香软绵玉的身子,感受着玲珑有致的身材,看着动情而绝美的容貌,贾琮轻轻吻那张不抹而红的朱唇……

阅读红楼之庶子风流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谋断九州》《蛊真人》《影视世界当神探》《我从凡间来》《我的女友是恶女》《大道争锋》《深夜书屋》《灵气逼人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92/92326/970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