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红楼之庶子风流

第二百七十六章 私会

  • 作者:屋外风吹凉
  • 类型:历史军事
  • 更新时间:02-11
  • 本章字数:8080

他以为贾琮不许他去会芳园呢,有些委屈……

贾琮没解释,见贾环有些气急败坏,往他头上叩了下后,上前轻轻推开木门,然后就见一面上有几道骇人疤痕的亲兵站在那里。

贾琮开口道:“宝玉,等等。”

宝玉性子软,容易听人言。

听到贾琮的话后,果真就住了手,有些莫名的回头看向贾琮。

好在其她人注意力都被那扇小门吸引,宝玉已经上前去开门了,不过贾琮却看到贾环和贾兰面上带着促狭。

眼见宝玉手就要推上门,贾琮见贾环眼中已经快冒出精光来……

贾琮奇道:“王阚,你怎么在这?”

名唤王阚的亲兵沉声答道:“回将主,郭队正命卑职在此处布哨。后花园临街,又有后门。虽后门常锁,但不得不防。”

看到这人,距离还很有几步,可宝玉她们却还是唬了一跳。

探春更是狠狠瞪了贾环一眼……

这亲兵却极懂规矩,眼睛根本不乱看,垂着眼帘与贾琮行一军礼。

在贾环和贾兰叔侄儿俩的带路下,众人从贾母院后,穿过东西穿堂,又过了南北夹道,穿过西花墙,自荣禧堂后廊下王夫人院东角门处,入了东院,便可以看到原私巷甬道的墙上,开了一面小黑油门。

黑油门往北不到十步的距离,便是梨香院的院门……

看到这一幕,宝钗下意识的看向贾琮,见贾琮也瞧了过来,雪肤上瞬间浮起晕红来。

“喏!”

王阚一捶胸口,行一军礼罢,往北走去,自后门而出。

直到走路时,门外诸人才发现,他竟是个跛子……

等王阚身影消失罢,贾琮对大家解释道:“此人为我亲兵,雅克萨大战,王阚悍勇之极,强攻城头时,因守城罗刹鬼密集,他就抱着一人,强摔下城,之后众人效仿,才打开了一处缺口,攻破城池。只可惜,如此强卒,摔下城池后,腿骨碎折,不能再留军中。因为是我带人去将他从尸山血海中刨出,救了他的性命,所以后来就跟了我。”

众人闻言,感慨其勇武,宝玉则奇道:“既然受了伤,为何不在家里歇着?他们这样为国负伤的兵卒,朝廷难道没有抚恤?”

贾琮轻轻一叹,摇头道:“极少。况且,这些悍卒何等桀骜?怎甘受嗟来之食。家中又有父母亲人需要养活,实难安心卧于榻上。”

宝钗轻轻抿了抿口,看着贾琮道:“怪道这些人对琮兄弟忠心耿耿,想来他们不止要报琮兄弟救命之恩,也要报琮兄弟收留之义。因为只有在这里,他们才能有尊严的生。”

贾琮笑着点了点头,对宝钗道:“所以日后大家要是无意中撞见了他们,也不必惊慌害怕。对于武勋将门而言,亲兵与家人无异。若遇到突变之难事,也可前来唤人帮助。”

宝钗见之,知贾琮是对她而言,心中如蜜般甜美,轻轻一应。

吃了一肚子狗粮后,众人入内。

……

这一回,也算是轻车熟路了。

因见贾环、贾兰在跟前不大自在,贾琮便笑道:“想到哪里逛,只管自己去顽。不必跟在跟前,只是不要跑到水边。”

贾环、贾兰闻言大喜,就要跑走,却被探春喊住。

探春对众人道:“这园子有湖,没人看着他俩容易出事,我还是看着他们罢。”

众人见贾环一瞬间如被闪电击中般,瞠目结舌的看着他姐,不由都笑了起来。

湘云瞟了眼宝钗,笑道:“干脆大伙也别聚在一起逛了,成日里在一块儿也怪腻的,各逛各的最好!”

众人闻弦歌知雅意,除了宝玉外都呵呵笑道极是。

一转眼,探春便领着垂头丧气的贾环、贾兰叔侄俩往凝曦轩而去。

湘云同宝玉去了登仙阁,迎春则领着笑嘻嘻的惜春去了逗蜂轩。

最后,剩下宝钗和贾琮两人留在原处。

看着雪般白皙的肌肤上,晕染了一层晚霞般的红泽,贾琮轻笑了声,道:“宝姐姐,就顺着那条活水走走吧。”

“嗯。”

听闻贾琮之言,宝钗柔声一应,两人顺着一条曲径慢慢往前走去。

此时天已入秋,园中遍地黄花。

不远处一条小溪湍急流淌,溪水冲刷着河床中的鹅卵石,激起如雪水花。

一拱白玉石桥勾连两岸之间,水畔一片疏林,红叶翩翩如画。

几声鸟啼清脆,却愈显得此处静谧。

两人缓缓前行,并无言谈,然气氛却似愈发紧张……

素来淑雅大气的宝钗,此刻仿佛快走不动道了般,步履越来越小。

她是真正在礼教中长大的姑娘,素来又最以礼教为重。

不是表面的,而是打内心中遵从。

唯有在贾琮身上,她才鼓起全身勇气,抗争过一回。

却也只是浅尝辄止,她与贾琮连见面的机会都没几次,更何况单独相处?

还是在这样唯美的秋景中……

她既喜欢的颤抖,又对这种类似话本中“私会”、“夜奔”的行为感到恐惧紧张。

就在她快要走不动路时,忽然感觉左手被一只微微有些粗糙的手握住。

宝钗一瞬间甚至觉得有些眩晕,站立不稳,就要往一旁歪倒去,然后就落入贾琮怀中……

不过贾琮并未乘人之危,他明白宝钗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也尊重她。

若是以强势生生磨去她的性格,并非美事。

所以等宝钗稳住重心后,贾琮便放开了她,柔声微笑道:“宝姐姐,你怎么了?”

宝钗俏脸晕红如血,杏眼中少见的慌乱。

怜人,动人。

她不是怕贾琮,而是怕自己失了礼,行为不端,让贾琮小瞧了去……

想想方才自己崩塌式的表现,宝钗难过的落下泪来。

贾琮却看戏似的哈哈大笑起来,愈发让宝钗揪心。

不过贾琮再度握住宝钗的手,并试着用帕子替她拭泪。

宝钗既心慌意乱,又羞涩嗔恼,垂下头婉拒。

就听贾琮笑道:“宝姐姐太过追求完美了,对自己的要求也太高甚至太苛刻了些。

在我看来,生活中偶尔出些岔子,才更有真实的气息。

差点跌一跤不会损害宝姐姐的美丽,反而更添一分生动。

虽然诗词中的世界唯美如画,可那终究只是臆想出的天地。

真正的人世间,还是由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俗,和磕磕碰碰的痛组成。

而想要在俗和痛的世间活出唯美雅致的诗意,唯有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宝钗闻言,甚至都忘了方才的窘意,还挂着泪珠儿的杏眼,痴痴的看着贾琮。

不同于后世饱经言情洗礼后“见多识广”的女孩子们,宝钗从未听过如此朴实无华却又如此有道理的情话,这本就是她最向往的……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这是一生的誓言么?

可是……

睫毛上的那颗泪珠,终究颤落而下,宝钗微微哽咽道:“可是……可是我娘……”

薛姨妈的态度,贾府人所共知。

金玉良缘之说,热度始终未消。

若非贾母自始至终未开口,且仿佛更中意自己的亲外孙女黛玉,怕有些事已经要摆到台面上来说了。

这怎能让宝钗不忧不愁?

贾琮却哑然失笑道:“宝姐姐,还记得去年在你家廊下,我说的话么?”

宝钗看着贾琮缓缓点头,落泪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贾琮摇头道:“不是这句。”

宝钗闻言一怔……

贾琮紧了紧握着她的手,声音温润而又坚定的道:“是我告诉你:一切有我!”

宝钗闻言,心里猛然一定,怔怔看着贾琮,杏眼明亮。

贾琮微笑道:“或许对旁人而言,此事极难。可对我来说,只是略施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罢了。”

宝钗闻言,眨了眨眼,迟疑问道:“小手段?什么样的小手段……”

话本戏文中,因难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而被逼死的才子佳人不知凡几。

若只小手段就能解决,那么那些殉情的鸳鸯们,岂不冤枉?

贾琮也迟疑了下,不过随即坦然的看着宝钗,笑道:“说来有些欺负人……我是锦衣亲军的指挥使,正常来说,五品之下,我皆可先拿后奏,真到了紧急时候,三品以下可先斩后奏。你哥哥……咳。”

见宝钗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贾琮尴尬的笑了笑,宝钗略略担忧道:“琮兄弟,当初,你不是说已经将香菱之事消了案底了么?”

贾琮忙点头,道:“那件事是已经过了,绝不会再被人提起。不过,还可以再设局嘛,设一个无伤大雅的小局,然后让你哥哥钻进去,到那时,不怕姨妈,咳咳……反正又没恶意,只是委屈一下你哥哥。”

看着贾琮与往日里截然不同的形象,狡黠中难掩奸诈,宝钗真真哭笑不得,梨花带雨中跺脚嗔道:“琮兄弟,原来你不是君子!”

贾琮目光温润平静的看着宝钗,道:“我从来都不是君子,也不想当君子。我只想在这冰冷危险的世间,守护住自己喜爱的人和在意的人,为此,我可以不择手段,即使与这世间为敌,即使背上百世骂名,即使坠入阿鼻地狱,也在所不惜……”

如果说之前那番情话是一道利箭,射中了宝钗的心,那么这几言,就恍若天雷般轰响在宝钗心田。

在她整个心灵世界中,什么礼法规矩,什么矜持大义,什么流言蜚语……全都不复存在。

唯有这一番话,句句回旋……

让素来端庄持重的宝钗,再难自已,破釜沉舟般主动投入了贾琮怀中,紧紧相拥。

拥着佳人入怀,鼻中嗅着淡淡沁人的幽香,贾琮轻轻一笑。

他虽没有宝钗这样纯情而奋不顾身的初恋情怀,他只是比较喜欢这个“相识”两世的美丽女孩。

但那又如何?

在这个陌生、寒冷,处处充满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世间,他不愿一个人孤独的活着。

他要努力建立一个家,家里都是他喜欢、在意,同样也在意、喜欢他的人。

彼此喜欢、尊重、幸福、快乐,彼此互为温暖的寄托。

他有能力保护她们。

他愿意建立一个这样的家,也是他此生为之奋斗的动力源泉。

怀抱佳人,眺望天上一行北雁南飞。

西风乍紧。

……

贾琮看了眼不远处紧锁的后角门,还是不解:“在此处布哨?”

王阚道:“外面有一明哨,卑职是暗哨。”

贾琮闻言点点头,道:“也对……以后仇家越来越多,再小心也不为过。不过现在还不用……白天不设暗哨,夜里再设。另外,日后外面还要加强防护,也要设暗哨。”

王阚沉声道:“郭队正已经在街角布哨。”

贾琮轻声笑了笑,道:“好,那你先下去吧,夜里再布哨。也别在这里了,万一过人,唬着人家。”

阅读红楼之庶子风流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