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二章 孽缘

    “应该不是冲着你的。”

    空牙叹口气,“买东西,跟商家争了几句,遇到刑堂的人了。”

    “啊?没有,都过去了。”

    这么说真有事了?

    谷令则何等敏锐,“是谁惹您生气了?义父,这事您可千万别瞒,我现在的位置不一样,惹您,可能是冲着我来的。”

    这倒也是。

    谷令则点头,“我也没其他意思,是听说了这么一个人,随便问一句罢了。义父,今日走的匆忙,忘了问了,您从坊市回来,是有谁惹您生气了吗?面色不好。”

    “陶淘啊?”

    谷令则若有所思,这段时间,陶淘看到她,不是避着,便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回头我问问她。”

    “刑堂?是谁?”

    “玲珑仙子陶淘,她今天的心情可能不太好。”

    空牙不愿说具体的,毕竟,陶淘与卢悦的关系非常好,她怎么也不会特别针对他,虽然今天,她好像是针对他了。

    海霸?

    谷令则记住了这个似乎有些霸气的名字,回来问义父空牙,有没有在星罗洲听过这人。请大家搜索(未来小说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海霸?”空牙想了又想,摇头道:“没听说过,不过,星罗洲挺大,虽是魔门地盘,可是卧虎藏龙的很,一些厌倦了世事,想要寻求本真的修士,都喜欢到那里,玩喜怒由心的游戏,我没听说过,并不代表人家无名。”

    而她,本来是沉钩宗炼言兽丹的材料啊!

    陶淘连灌自己几口酒,当初极力相交卢悦,是希望,她能帮忙查查言兽丹的出处。

    她帮忙查了,甚至撇开了人族,在妖族那边转一圈后,由妖族大佬,万万里奔袭,灭了沉钩宗。

    可是……

    可是为什么,身为沉钩宗的大长老空牙没死?

    为什么,现在还是她的义父?

    陶淘的脑子里有两个声音在极力争吵,一个说,此空牙非彼空牙,看在卢悦的面,怎么也不能迁怒。

    一个说,哪怕只是躯壳,那也是仇人的躯壳,朋友是朋友,仇人是仇人……

    陶淘紧紧闭眼,她这辈子,除了父母,一直顺风顺水,原以为,沉钩宗的一切,早过去,可是……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轻轻滑落。

    当她一身血,出现在师叔试验的空间法阵时,父亲母亲俱遭不测了吧?

    铁翅公和那位蚁后,被沉钩宗的人追杀了多久?

    从他们的遭遇,陶淘非常明白,她的命,应该是父亲和母亲用自己的命换来的。

    眼泪滴滴而下,她从来没看到过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关妖族的血脉,到底是什么,可是这不代表,她不是父母手心的宝。

    “对不起!”

    陶淘哽咽着痛哭。

    ……

    忆埋绝地里,接二连三的神兽迎来初始劫,有过一次经验的卢悦几人,总是在第一时间,把渡劫的分开。

    “别闹。”早早轻轻打下吉吉玩她耳朵的小爪子,“睁大眼睛看着,人家是怎么渡劫的。”

    她不知道那天苏师伯怎么跟师父说的,反正当天晚,师父找了个借口,让她帮忙照顾吉吉,然后,她跟师父住一起了。

    “别以为师父在雷走都无所谓,我告诉你啊,天劫是天劫,师父是雷宗的人,你又不是雷宗的人。”

    早早拿吉吉没一点办法,它是不该懂的地方,精明的要死,该懂的地方,懵懂的像傻子。

    除了最开始的几次天劫,还有畏惧之意,现在,简直了,恨不得跟师父一起,跑到天劫的正。

    唉!

    那真不能玩好吧!

    当人师姐,可真不容易。

    早早有些愁,虽然被严星舞连累过很多次,可是才几年的工夫,师妹说长大长大了,现在已经能反过来,照顾她了。

    但吉吉……

    同是妖族,早早很清楚,他们长大,要多长时间,反正,她在师父,甚至师妹眼,都是没长大,还属于小孩子。

    如果吉吉真成了师弟,这辈子,都不知道要被他连累成什么样。

    “师妹,帮我看会吉吉,我都要被它闹死了。”

    严星舞笑着把吉吉抱过来,点点它的小鼻子,“师父让你看天劫,是让你学习,可不是让你玩的。”

    “喵喵!”

    吉吉歪着小脑袋的样子,显得特别懵懂可爱。

    严星舞:“……”

    她突然理解二师姐,在知道她是正常人族时的欣喜。

    “星舞过来,师父教你收雷。”

    教她收雷?

    严星舞大喜,她是师父为雷宗收的弟子,跟师兄师姐是不一样的,这一点,蓝师父常常跟她说。

    每次看到师父在雷走,特别羡慕,现在终于可以学了吗?

    咔擦!

    挂在她身的吉吉,在刚靠近时,一反先前的兴奋,浑身炸毛,“喵!”

    叮!

    一只金环从卢悦手踢出,套在它的身,“吉吉,试着不要怕,星舞,转紫电功法,在外面收游离雷丝,把它揽进筋脉,收进丹田。”

    “是!”

    严星舞站在外围,运转功法,试着把游离过来的雷丝,如灵气一般,吸进身体。

    “一开始会有些不舒服,不过你要适应。”

    卢悦把吉吉抓过来,为徒弟护法,“更不要怕它,雷——是我们紫电宗人的第二生命。”

    紫电弟子,每一个,都服过雷霆果实,雷霆果实配合功法,会一直停留在体内,有它在,算收雷时,会有些麻痛感,也不会太强烈。

    关键是第一次收雷时,不能怕,一旦怕了,产生心理阴影,以后,事倍功半,算是紫电宗弟子,成也不太大。

    为此,卢悦很慎重,观察了徒弟多天,今天才开始叫她引雷。

    “喵!”

    吉吉看到严星舞身瞬起噼里啪啦的电流,头发都要竖起来的样子,忍不住叫了一声。

    “不错!是这样。”

    外人只能看到恐怖的电流,在严星舞身游走,卢悦却看到大量的雷丝,被徒弟,趁此吸进了身体。

    叮!

    一只银环缓缓套到严星舞的脖子,“如果可以,往里去去,试着忘了自己,只当自己是个剩雷的法器。”

    有银环在身,怎么也不会有事的。

    严星舞对师父的光之环,闻名许久,哪里会怕?

    果然借着雷力,把身体往雷光更胜处,缓缓地挪。

    卢悦松下一口气,回头看向目瞪口呆的早早,“想要过来看看吗?”

    一碗水端平这种事,她可能做不到绝对,因为收徒的目标不同,情况也不同,但现在,她尽可能希望,引导每一个徒弟,走他们自己的大道。

    叮!

    星环朝早早飞过去,在她头顶放大,好像罩住了一片天空。

    “跟着它,不会有事的。”

    早早硬着头皮走过来,“师父!”

    “师父不能教你雷宗功法,不仅因为你是逍遥弟子,更因为,你是妖族。”

    卢悦笑着揽住小丫头,“不过,为师以前留下几个玉瓶,你进八阶的时候,服过一瓶吧?感觉如何?是不是可以抵消些雷力?”

    抵消雷力?

    想到那几个玉瓶贴的签子,早早不由往师父身更靠了靠。

    “进八阶的时候,紫电宗的叶媚师伯,亲自过来给我护法了。”早早小嘴巴咧开,“师父的东西,我当时没舍得。”

    这傻孩子。

    卢悦搂着她,“师父给你们东西,是让你们用的,以后不用舍不得了。”

    雷霆果实虽然难得,徒弟却更重要,她小声跟徒弟支招,“看到星舞了吗?她以后,会是紫电宗很厉害的人物,你是她师姐,下次过雷劫的时候,如果感觉把握不大,到她那里去哭,她保证有好东西给你。”

    “哈哈!好!”

    早早笑的好高兴,对妖族来说,雷劫才是死亡率最高的时候。

    可她不仅有师父给的好东西,是师妹,以后也可以当靠山了。

    “在隐仙宗的时候,星舞没少连累你吧?”

    “没有,她可乖了。”

    “……”卢悦摸摸谈起星舞时,满溢欣喜和骄傲的早早,“虽然我不在你们身边,可我知道,星舞没你说的那么乖,你蓝师伯每次罚她的时候,顺带着也会罚你。”

    “是……是我们有时玩闹过了。”早早有些惭愧。

    “小孩子嘛,谁都有过的时候,你看你苏师伯,现在谈起我来,有时都咬牙切齿。”

    卢悦笑着道:“师父一直到现在,都没让她省心过。但这无碍,她对我的关心。”

    “……”早早抬头看向她师父。

    “缘份是世最怪的东西,人说,百年才能修得同船渡,做同门,做姐妹,做生死与共的伙伴,你说,我们修了多久?”

    “师父,我以后会对吉吉好的,他我小。”

    “喵喵!”吉吉对她软软地叫了两声。

    “哈哈!哈哈哈……”

    卢悦大笑,她的徒弟,果然都被教的很好,“大的教训小的,理所当然。只要不是太过份,怎么样都可以。

    当年,我和你飞渊师叔,只要看到你二师伯楚家,腿肚子都转筋。整个逍遥门,同辈里,恐怕没有不怕他的。”

    “我腿肚子也转过筋。”

    想到被逼炼剑的恐怖,早早忍不住揉揉小腿,“二师伯太恐怖了,我都说了,我最大的本事,是幻,可他非逼着我炼剑。”

    “那你不会用幻术骗他?”

    卢悦忍不住好,接下迷幻天魔狐传承的早早,那一手幻术,连要飞升的管妮,都差点骗了过,怎么会在楚家那里那么老实。

    一手好剑术,连骗带吓,在隐仙宗愣是把绝辅打得找不到北。

    “我也想啊!”想起过往,早早真想哭,“骗过两次,被识破后,二师伯把师姐抓了,以十倍的办法罚她。”

    师父不在,她只有相依为命的师姐。

    “那段时间,师姐好可怜,最后,我是求着师伯,让他教我练剑的。”

    “……”

    卢悦听着高兴有,心酸有,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师父,您要是收了吉吉为徒,他是不是也要练剑啊?”

    “喵喵!”

    看到吉吉懵懂可爱的小样子,卢悦非常想说,他不练剑,可是……

    “练!”

    她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等它大一点,如果愿意练剑,拜师,不练剑……,你可以看在现在的交情,以后多为关照一二。”

    长大了,可以保护自己了,她也可以放手了。

    “喵喵!”

    吉吉好像听懂了拜师二字,对着卢悦的手心,舔了又舔。

    “师父,长大了,他会练剑的。”早早看了小家伙一会,认真道:“为了师父,他一定会好好炼剑的。”

    妖族的感情,特别的简单,虽然吉吉还小,还懵懂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但它却从一开始,认定了师父。

    这样的吉吉,怎么可能因为不练剑,舍下师父呢。

    “以后,我可以教他,要是他不听话,我们把他扔到二师伯那里呆几天,保证回来,乖乖的了。”

    “哈哈哈!好!”

    远远地,苏淡水看到师妹把早早也抱起来,在噼里啪啦,不时大亮的雷光,笑意盈盈。

    ……

    接仙殿,接仙台,灵光索绕,吴琛静等飞升来的人。

    一个带着面纱,一身青袍的女修,慢慢显出身形,她有些忧虑的眼睛,环视一圈现场后,又朝接仙台她来的地方,发了一会呆。

    好一会,她才慢慢走下接仙台。

    “姓名,出身?”

    “雨,出身……三千界域。”

    吴琛忍不住看了她一眼,女修眼,满含忧伤还有一丝恨意,看样子是个有故事的,提笔写好,摸出两张地图,“一张是仙界地图,一张是坊市地图,坊市地图标有三千城在此的驻地,你可以去那里。”

    去那里?

    女修接过地图,“多谢前辈!”

    躬身道别的时候,不同于以往的三千城修士,先看坊市地图,吴琛注意到,她先看的是仙界地图。

    他不由心一动,“这位道友,你可愿意加入仙盟?”

    “还可以加入仙盟吗?”

    女修迅速回头,看样子,有些惊讶。

    “自然!”吴琛笑咪咪,若是能招揽到一个三千城的修士,他也算立了个小功,“仙盟有很多任务,道友可以接任务,以助修炼。”

    “不必问,谁没个心情不好的时候?”

    陶淘和小女儿,可是有过命的交情,本身性格也极为侠气。

    “今天,我也确实有点错。”

    空牙认下自己有点错,却不知道,与他遭遇一番的陶淘,现在的心情正极度沮丧。

    言兽丹,主材料——便是人妖所传血脉的神魂,要在懵懂不知事的时候抽取。

阅读一指成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仙藏》《星际宠婚巨星》《快穿之位面采购师》《穿越之酸爽的田园生活》《年代末世女》《六零小娇妻》《重生空间之魔医归来》《[红楼]林夫人换人做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9/9342/149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