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雷法

    青色巨剪狠狠一挥,带着一股青光,竟将落到头顶的雷霆统统扫除。

    只是这巨剪也实在太大了,竖起来只怕比玛格索整个人还高,且上面青钢实感,看起来就沉重无比,用如此笨重的重物应对轻盈灵巧的鞭子,本是该吃尽苦头大亏,可奇怪的是那巨剪在玛格索的手中竟然轻飘飘的好似无物,在他手中闪电般迎击,竟能和银鞭拼速度,而且好似有灵!看得王重有些诧异,明明能感觉到玛格索此时的灵力值并不是特别高,不应该有这样的怪力才对。

    “云雾宗的百毒丹,你们倒是有准备!”玛格索一声冷哼。

    云雾宗最擅长的就是炼丹,他们家的公主就在那边呢,阴蛟能百毒丹也不足为奇,难怪蠡阴宗‘躲’了两个月,看来这两个月他们可真没闲着嘛,早就已经将自己的底细摸了个清楚,知道自己的毒瘴厉害,早就已经有所准备。

    眼看丹药的效力一时半会是消散不了的,玛格索手中一翻,一柄巨大的青色剪子已经出现,闪耀着幽光,锋利异常,鳄头剪!

    只听有滋滋滋滋的腐蚀声在那毒雾中传出,可紧跟着,有道白光微微一闪,阴蛟的身上那白色的妖气凝聚得更加坚实,竟然百毒不侵。

    “区区毒雾,雕虫小技而已,岂能奈何我?”阴蛟傲然道,手中银鞭再次挥击,雷霆天降。

    只见巨剪锋利,不停开合乱剪,阴蛟一个不留神,银鞭鞭尾被那巨剪剪中,竟然被剪得整体微微一黯,密布的雷霆都消散了大半,两柄法器碰撞,显然还是鳄头剪占了上风。

    法器受损,阴蛟的脸色微微一变。这可是本命法器,幸好孕养的时间还不算长,否则这一下非德让他重伤不可。

    虚丹强者的法器!

    王重看得目不转睛,听老牛吹牛时说过虚丹强者自己孕养的法器可轻可重,可大可小,变化无穷,看来索爷这鳄头剪肯定就是这类。

    ‘咔’!

    一根带着雷霆的银鞭猛然从阴蛟的手中甩出,那银鞭出现时不过半尺长短,可被阴蛟抖出,却竟然在刹那间疯狂延伸,在空中抖出一片雷霆,越过十几米距离朝着玛格索横扫过去。

    霎时间满场便是雷光电闪,噼啪作响,好似整片区域都要被这雷霆淹没!

    玛格索微微一抖,身体表面那些青色的疙瘩皱皮瞬间舒展,就像是一个个孔洞,有一阵阵毒雾从那些孔洞中弥漫出来,犹如厚实的云层,竟然能抗衡雷霆,非但如此,那毒雾蔓延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反过来将阴蛟淹没。

    其实雷霆鬼鞭无论材质还是品级都是在鳄头剪之上的,可阴蛟凝聚虚丹的时间毕竟不长,孕养法器的时间自然也不够。

    “大言不惭!”阴蛟一声冷哼,雷霆鬼鞭咻的一声不见了踪影,似是已被他收了起来,四周那弥漫的雷霆消散。

    只见他身影突然往空中高高一窜,在玛格索那青雾的笼罩下,身体化形,挣脱皮囊,有一巨物舒展,在空中显现!

    它足有二三十米长,房屋般粗细!长着肉蹼般的短短四肢,头部硕大,额生双角,狰狞的巨口中鲨齿遍布。

    “吼!”

    它一声怒吼,恐怖的吼声竟然将这半条街的玻璃都震得一阵阵哗哗哗的碎散!显露真身,身上的妖气陡然倍增,毫不迟疑的从空中一头扑下。

    “玩真的?”玛格索一声冷哼,身体猛然一震,表体上那无数青色的疙瘩漩涡竟然开始旋转,在旋转中扭曲撑大。

    他的体型疯狂变化,只是眨眼间竟也长得有八九米高,一根巨大的、布满青疙瘩的鳄尾荡开,有无数肉瘤般的凸起在他背脊处长了出来,凝结成恐怖的坚硬铠甲,他脑袋长得硕大无比,不复之前的人型形态,那脑袋倒是和空中的蛟蛇有着几分相似,也是一般的血盆巨口、鲨齿密布,只是少长了头上两个角。

    轰!

    他变型极快,可空中的阴蛟冲得也快,两个巨物瞬间碰撞,伴随着可怕的震响,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浪朝着四周狠狠一荡,扩遍满街!四周的围观众原本已经退得够远了,可此时被这冲击波浪一扫,纷纷都被刮得往后倒退,站在最前面的许多人更是瞬间就感觉耳鸣目眩,几欲晕厥!

    肩膀上兴奋得一直在叽叽喳喳的小迷狐也是直接晕厥栽倒,被王重一把接住。他眼睛都亮了,果然露出真身的虚丹才是真正的强大,两人现在的灵力值何止比之前翻了一倍?看起来似乎旗鼓相当,如果之前两人都是五六万灵力值的当量,那现在至少也有十二三万左右!

    而显出真身之后,阴蛟反而压倒了玛格索,也就是说,阴蛟的天赋和资质要远比玛格索好,毕竟刚虚丹就有这样的力量级别,不远处的莎娜里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刚刚虚丹,就有这样的灵力,而且传说蛟是带有一点龙的血统的,当然这个有可能只是自吹自擂,但面子上也好看,虚荣对于宗门的发展也是必要的。

    王重两眼放光,心中已然对两人的实力渐渐有数,虽然灵力高于自己,但对于在地球上习惯了以弱胜强的王重,反倒不是太大的力量差距,主要是看他们的真身还有什么别的能力。

    空中俯冲而下的蛟蛇被龙头鳄巨大的双手狠狠抵住,一时间相持不下。

    只听玛格索在场中闷哼道:“小子,别打坏了我的街区,天上去!”

    轰!

    他双手猛然一掀,竟然将阴蛟强行掀飞,紧跟着双腿一蹬,整个地面都是微微一颤,那巨大恐怖的身躯竟然朝着空中高高窜起。

    可下一秒,被掀飞的阴蛟那蛇头脸上竟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被掀飞只是假象,他瞬间就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

    身型越巨大,承受的空间灵压和重力也就越大,力量是提升了,但灵活性必然会下降,自己是半蛟,本就擅长飞天遁地,可对方只不过是蛮力惊人的龙头鳄,竟然敢和自己空战?

    只见阴蛟的身子在空中一窜,不复之前的笨拙缓慢,眨眼间就朝着玛格索窜了过来。

    嗦嗦嗦!咔咔咔!

    他二三十米长的身躯瞬间便已将玛格索的鳄身狠狠缠住,玛格索脸色微微一变,急忙挣扎,可在空中无处着力,加上刚才判断有误,第一时间没能挣开,这可就再也挣不开了!

    巨蛟盘身,恐怖的勒力竟将龙头鳄粗壮的身体都勒得咔咔作响,从空中狠狠跌落!

    轰!

    两人缠绕在一起砸落地面,广场上那用青钻金铺就的地面,号称神域中最硬的金属之一,竟然被两人这恐怖的体重加上冲力给砸得微微变型,凹进去一大块,那块镌刻着‘天宝街’三个大字的石碑更是瞬间就被砸得粉碎。

    轰隆隆隆……

    地面上尘嚣漫天,隐含着玛格索的怒吼声和挣扎声,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只是满头冷汗的捏紧了拳头,被巨蟒缠身的滋味可不好受,更别说这样的半蛟!只能期待玛格索大人自身的实力更强。

    可王重分明能感受到,场中的玛格索,先前爆发真身时的十二三万灵力值已然是他的峰值,阴蛟却不是,妖气还在扩散弥漫,灵力值还在不断的上涨中!

    玛格索如果没什么底牌的话,恐怕要完……不过想来对方成名已久应该是有杀手锏的吧,虚丹既然能有如此真身,应该会有配合的杀招。

    透过那密布的尘嚣,王重甚至能看到阴蛟原本短浅的四肢,在此时力量极致爆发的对抗下,竟然被刺激得疯狂生长,额头上的蛟角也犹如焕发新生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

    灵力值不断提升,它缠住龙头鳄的整个身子,勒力越来越大。玛格索的身体被它勒得几欲断裂,背上那些肿胀的肉瘤打开,一股股恐怖的毒气喷涌出来,如同强酸一样浇在阴蛟的身上,可有着破障云丹的作用,阴蛟的身上自有白光护体,百毒不侵,让那毒液毫无作用。

    玛格索整张青脸都涨的通红,巨大的龙头鳄首张大嘴巴想要反咬,可阴蛟显然极其擅长这种缠绕肉搏,让他根本就够不着,只在那巨大勒力中被不断的勒紧。

    啪!

    巨大的龙头鳄真身发出一声爆响,就像是骨骼破裂的声音,震耳欲聋,两颗饭桌大小的巨大眼珠猛然一凸,竟然翻起鱼肚白,晕死过去!

    意识消散,真身自然也无法再维持,只见龙头鳄的身躯飞快的缩小,眨眼间已缩为人型大小,半死不活的趴在地上。

    全场一片死寂,那些商贩全都惊呆了,老牛狠狠捏着王重的胳膊,一张黑脸瞬间就变得惨白。

    玛格索,败了?

    只听地上的阴蛟一声长啸,窜空而起,再化为一道流光坠地,落地时已恢复了之前阴蛟那风流倜傥之态,轻飘飘的落在莎娜里的身边,俯视着下方已经只剩一口气的玛格索:“不知死活的老东西,也敢替人出头!”

    四周瞬间就鸦雀无声,安静得落针可闻,只感觉站在莎娜里身边的阴蛟竟有种霸气无双的气势。

    所有人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阴蛟可以进入天门序列,为什么九荒道如此庞大的势力,会因为区区一个刚入虚丹的阴蛟就畏首畏尾,甚至连虔婆水族那样的大势力都不愿意招惹蠡阴宗……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阴蛟不会主动击杀玛格索,没必要,这也是虚丹界的规矩,所有文明都有一个规则,不要招惹机械族,除非你是天人。

    阴蛟则是豪情万丈,这就是力量能带来的,尊严、骄傲、威慑、权力,还有身边女孩的欣赏。

    地下世界,幽冥宗。

    芙妮莉雅离开有一段时间了,木子继续享受着他的孤单,之于他而言,修行是寂寞的一齐良药。

    芙妮莉雅留在他心中的功法,叫做《幻魔五雷》,只是细细通读理解,就用去了木子三个夜晚的时间。

    虽然仅仅只是初篇,但是,其中博大精深,对神域灵力,对阴性力量的解析,醍醐灌顶般,让木子跳出了井底之蛙的视角,豁然开朗的感观,让木子的意念突破了瓶颈,对冥河,对阴性能量,木子的感触也变得活跃,他能清楚的从空间中区分出它们,灵力可以轻松的攫取到这些力量形成攻击、防御等等不同的效果。

    但也就到此为了,幻魔五雷法,由易到难,分别为——

    “幻法蜃雷”

    “诅咒鬼雷”

    “御守符雷”

    “杀伐煞雷”

    “诛神罡雷”

    木子三十天刻苦,才勉强入了幻法蜃雷的门。

    幻魔五雷契合了木子对阴性力量的需求,但木子的修行,却是困难险阻,幻魔五雷和木子仿佛有一层难以逾越的隔膜,每当木子沉入心法,灵魂交感五雷之时,一股源自于本源的抵抗便化成无数心魔,种种孽火纠缠,形成道道心魔牢笼,功法每一丝寸进,都是事倍功半的强行推演。

    木子深知,这是功法与他并不契合,种种心魔,其实是他灵魂对幻魔五雷的不接受,然而,木子却丝毫不敢懈怠幻魔五雷的修行,这是他唯一能够了解神域灵力本源的机会。

    越是修行,即使其中凶难险阻,进度缓慢,但也正因此,木子也越是能清楚感悟到四级文明在神域有多么的底层,不提人类这样通过手段跃入四级文明的垫底者,许多加入星盟超过百年的四级文明,至今仍然没有创造或是找到真正有效吸取神域灵力的功法。就算是有,也多半都是有着缺陷,对灵力的利用率极低的功法。

    追其究竟,就是四级文明的底蕴实力太弱,基础更是薄弱不堪,来到了神域,却并不能了解神域,他们在母域熟悉的力量体系仍然干扰着他们的修行与习惯,甚至要花数年时间才能慢慢的理解神域的灵力是什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种情形之下,又怎么创造得出操纵灵力为己用的功法?

    人类,也遇到了这个问题,并且更加严重,相比那些真正满足了条件而进入神域的四级文明,人类对力量基础的理解,甚至更加的薄弱,曾经引以为傲的那些符文,那些魂力,在神域,竟然连基础都称不上。

    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但是,最弱,也许反而是人类在神域的机遇,因为相比已经沾染上颜料的旧画,空荡荡的白纸,了许能够更好的泼墨作画。

    而木子认为,他现在做的,就是在白纸之上画上重中之重的第一笔。

    幻魔五雷,肯定是极强大的功法,但是,这种强大,并不一定适合人类,种族的体质,对力量的认识、思考以及利用方式的不同,功法的作用也就各不相同,木子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修行幻魔五雷的过程中,理解神域,了解灵力,从而寻找到属于他自己的道路。

    这是开创,而开创,注定是艰难而危险的。

    轰……

    又一次从诅咒鬼雷的雷诀法中失败退出,反噬的鬼雷,像是头神力的公牛在全力助跑后凶狠地将双角顶撞在了木子的胸口。

    木子的意识一阵炫晕,他仿佛看到了地球,回到了新世界,只是那里尸山血海,而他握着屠刀,如果不是他看到的自己没有背着生死棺,他的意识也许就会迷失在这幻境当中了,永远的迷失。

    而现在,木子挣脱了出来,他用摇晃了几下脑袋,这能让他很快恢复状态,而这的确起到了效果,他已经闻到了胸口处的焦臭味,嗅觉的恢复说明他真的摆脱了抬升,而这焦臭,也正是鬼雷反噬留下来的印记。

    木子用手碰了碰伤口,一阵凄烈的鬼嚎几乎是立刻从灵魂的角度和方式灌入他的大脑当中,不过木子早就已经习惯了,手用力朝着伤口一捂,一丝微弱的灵力便覆盖了上去,鬼雷的力量便一点点的被这丝灵力消耗。

    直到鬼雷残留的力量全部消失,木子才疲惫的收回了他的手,他的手指还因为操纵灵力而有些颤抖,不过木子黝黑的脸上却露出了一点露出牙齿的笑意,因为他刚才调动的,是真正的神域灵力,哪怕只有一丝!但这一丝灵力,已然如使臂指一般趁心如意。这不是功法法则的招式借用,而是一股真正完全属于他的灵力,这是有本质不同的。

    这是幻法蜃雷入门之后,木子的一丝悟得。

    四周那些商贩全都激动疯了,玛格索大人果然才是真正的牛逼:“玛格索大人无敌!蠡阴宗完蛋了,还想收咱们天宝街?哈哈哈哈哈!”

    “玛格索大人灵力大概在六万帕,阴蛟毕竟是新嫩,只有五万不到的样子,肯定不是玛格索大人的对手!”

    有一些感知类的种族也是兴奋的喊道,对于普通人来说,灵力储备是最直观的反应。

    王重觉得自己比这强不少,法器什么说穿了不外乎就是顺手的武器,或者带有一定的特殊能力,对于实战经验丰富到爆的老王来说根本不是事儿,不过他倒也没被冲昏头脑,虚丹的强大之处还是在于真身的实力,没有露出真身前,一切都只是空谈。

    “哈哈哈!小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玛格索哈哈大笑,对方毕竟年轻。

阅读斗战狂潮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回到七零末》《无敌战神》《我在红楼练小号》《星际之原来你是这样的人鱼》《至尊重生》《位面贸易之巨富》《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妇》《重生华娱当影后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8/8703/141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