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好大的威风

    “是你,一定是你杀了我家少爷!”六叔愤怒咆哮,他身形瘦小之前不太引人注意,此刻瞬间成为全场关注。

    云蝶脸色一遍,“都展死了?”

    身后,是大批雾隐宗修士,当初大殿之上见过的一位位大人物,绝大部分在此。

    司长老面沉如水,抽搐的眉角表明他此刻心绪,已是糟糕透顶!他上前一步,沉声道:“云蝶姑娘,今晚你一直都在房中,不曾离开过吗?”

    云蝶皱眉,“没错。”她眼神扫过众人,“雾隐宗诸位深夜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云蝶略带嘲弄的想着,却绝对没有猜到,夜里的这场大风波,很快就会将她笼罩。

    急促的门铃声响起,云蝶收拾好衣裙,操控阵法打开内外大门,司佳第一个冲进来,看到云蝶衣裙完整气息平稳,顿时松一口气。

    云蝶面无表情,“杀人之事与我无关,你再肆意污蔑,休怪我不客气。”

    司长老抬手按住暴跳如雷的六叔,“云蝶姑娘,我等也不太相信,是你出手杀人,但如都家众人所言,你确有最大的嫌疑。而且,老六看到了凶手的背影,正是一名女子。”

    白日那个恶少,居然被杀了!

    短暂震惊之后,她很快反应过来,眉头皱紧,“诸位到我的住处来,莫非以为是我杀了他?”

    “除了你,谁还有动机杀我家少爷!”六叔咬牙切齿,“他的确做错了事,却罪不至死,你这个恶毒的妖女!”

    云蝶被一阵噪杂声惊醒,快速披上衣服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就看到外面照明阵法全开,远处人影绰绰。

    今日与雾隐宗好一阵扯皮,她精神疲倦不堪便没有回实验室,没想到刚睡下不久,就被吵醒了。

    这是又出了什么事?雾隐宗最近这段时间,可是真够热闹的!

    哪想到白日里,跟人小姑娘扯皮的话,晚上就给一脚踹回来。

    “你要证据,老夫就给你证据!”六叔又跳出来,神色暴戾,“我家少爷是虎踞渊嫡系血脉,一出生便被白虎庇护体内自生煞气,一旦他被杀死,出手之人势必遭煞气侵袭。”

    他抬手,“是不是你杀死了我家少爷,一试便知!”

    一指重重点落!

    照明阵法下,亮如白昼的客厅里,丝丝煞气凭空出现,转眼凝出一头猛虎虚影,对着云蝶凄厉咆哮。

    六叔目眦欲裂,“妖女,你还有什么话说!”

    居然真的是她。

    一众雾隐宗修士,脸上露出震动,显然这个结果,也出乎他们的预料。

    司长老脸色阴沉,“云蝶姑娘,你对此有何解释?”

    云蝶面无表情,“我不需要解释,因为杀人的,本就不是我。”

    “直到此刻还敢嘴硬!”六叔转身拱手,“舅老爷,请让我带这妖女回虎踞渊,都展少爷是老爷最疼爱的儿子,她必须在虎踞渊接受审判!”

    司长老还未开口,司佳跳了出来,“不行,绝对不行!”

    这一幕,让不少人吃惊,别管关系怎么样,都展都是她表弟。

    现在人都死了,凶手也被锁定,司佳居然出面阻拦……这又是怎么个情况?

    六叔满脸难以置信,“表小姐……您……您……”

    恼怒之下,却是说不出话来。

    司长老呵斥,“司佳,你住口,今日没你说话的余地!”

    司佳进退两难,但有一点她很确定,不管都展怎么死的,都决不能让他们带走云蝶。

    否则不止父亲遭殃,整个雾隐宗,都将迎来恐怖的报复!

    宗师之境啊……所能掀动的力量,只是想想便让人胆颤心惊。

    念头激烈翻腾,司佳抬头看向云蝶,她神色淡漠没有任何表示。

    这种淡漠,是因为她有足够的底气,可以面对一切局面。

    但司佳没有!

    她咬咬牙,快步走到司长老身边,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司长老豁然色变,“此言当真?”

    司佳满脸苦涩,“荣威对此事很清楚,父亲若不信,寻他来一问便知。”

    雾隐宗主今晚表现沉默,不愿与宁秦大师交恶是其一,有司长老冲在最前是其二。

    不过此刻见状,他皱了皱眉沉声道:“司长老,发生了何事?”

    司长老看着女儿苦涩的表情,心里已信了大半,这会手脚有些发木,闻言急忙道:“宗主,有件事情,老夫需要向荣威长老求证。”

    雾隐宗主皱眉,“与今夜杀人之事有关?”

    司长老点头。

    当然有关,如果宁秦真的是……那他的弟子,谁敢动?

    雾隐宗主转身吩咐,“去请荣威先生过来。”

    片刻后,荣威自实验室匆匆赶来,他显然在路上,已经知晓了全部事情。

    第一眼,看到完好无损的云蝶,他长出口气,这才对雾隐宗主躬身行礼。

    司长老将这一幕收入眼底,尽管还未询问,却已经知道结果。

    是真的……居然是真的……

    宗师之境,传说中的宗师之境!

    不行,绝不能因为都展,把自己赔进去。

    废话,对一位宗师的弟子出手,与拔虎须有何区别?虎踞渊再厉害,今日之事与他无关,就算最后处理不好,也不过背负一些责任罢了。

    一瞬间,司长老就有了决断!

    “咳!今夜之事疑点颇多,不好轻下定论,不如暂且搁置,待搜集更多证据之后,再做出判定。”

    瞬间风向逆转,看着他的一众雾隐宗修士,差点瞪掉了眼珠。

    这也行?

    死的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外甥啊!

    今夜这场面,真是处处有惊喜。

    六叔脸色阴沉,“司长老,您这是什么意思?”态度一变,称呼也开始疏远起来,眼神扫过大厅众人,“还是说雾隐宗上下,要维护这个妖女,让我家少爷白死?”

    “好,很好!咱们虎踞渊立于世间,最讲究一个恩怨分明,若事情当真是如此,老夫现在就离开,日后自有我家城主大人,来想雾隐宗讨还公道!”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雾隐宗众人一阵蛋疼,虎踞渊那群疯子,谁愿意招惹!

    “六兄且先息怒,雾隐宗绝无此意!”

    “或许司长老话中,是另有深意。”

    “司长老,快跟六兄解释一二,都展死于雾隐宗,我们是一定全力配合,严惩凶手的!”

    司长老沉默不语,解释,我怎么解释,难道当众说云蝶这小姑娘的背景,咱们招惹不起。可如果真因此事,与虎踞渊撕破脸,也是相当麻烦,一时间他沉默着陷入两难。

    荣威已看清场中局势,司长老应是通过司佳,已经知晓了宁秦先生的真正身份,可雾隐宗其余人并不知晓,双方信息的不统一,造成了截然不同的态度。

    再这么下去,除非当众公布宁秦先生的身份,否则僵局持续不了太久,就会向不利于云蝶小姐的方向恶化。

    毕竟暗星冰瓥再怎么重要,也比不得当下难关,虎踞渊的可怕足够让雾隐宗上下,做出“正确”的决定。

    念头快速转动,荣威上前一步,拱手道:“司长老,此刻何不请出宁秦先生,或许他会有解决之法。”

    当众公布先生的身份何不妥,眼睁睁看着云蝶被抓走更不妥,那就只有这个选择。想来以先生的睿智心胸,定会想通其中曲折,原谅他们无奈之下的举动。

    司长老眼神一亮,“好,速去请宁秦先生来此!”

    的确是好办法。

    宁秦一到,主要矛盾就转移到了,他与虎踞渊双方身上,雾隐宗便可脱离出来。

    到时不论双方如何交恶,都与他们无关,不会遭受太多的牵连。

    雾隐宗主皱了皱眉,不少高层都有类似举动,他们多少都看出了,司长老的态度不对劲。

    今夜之事,越发透出古怪了!

    六叔眼中阴晴不定,事情与他所想不同,可问题在于,他根本找不到症结所在,更别说去解决。云蝶他一定要带走,眼下看来只有让她的老师退让,才有可能达成目的了。

    很快,脚步声响起,一袭黑袍映入众人眼帘。

    荣威急忙躬身,“先生。”

    六叔早已等待多时,此刻吐气爆喝,“你就是这妖女的老师?杀我虎踞渊少主,若敢再多言半句,便是我虎踞渊大敌!”

    就问你怕不怕。

    然并卵,秦宇看都没看他一眼,对云蝶道:“怎么样,没被欺负吧?”

    一句话,让云蝶红了眼,刚才面对众人都不曾流泪,如今却怎么都止不住。

    有委屈,也有自责、愧疚,原本就是老师的累赘,什么都帮不上,还一直惹麻烦。

    如果老师腻烦了,会不会赶她走?一想到这里,云蝶眼泪更多了。

    黑袍下一阵沉默,看着这一幕,还有什么好问的吗?

    一目了然!

    抬头,眼神看向六叔,秦宇淡淡道:“虎踞渊是什么?好大的威风。”

    云蝶心头一慌,第一个念头是,雾隐宗要诬陷她,但很快又平静下来。

    现在的她,不再是中朝城里,那个无依无靠的小修士。她是老师的弟子,纵然面对雾隐宗,也能从容应对无所畏惧。

    司长老察觉到了云蝶的慌张,眼眸一寒心道莫非真是这女子下的毒手?可很快,他发现云蝶便又平静下去,并非伪装而是那种由内而外的,真正的平静。

    “我再说一遍,杀人之事与我无关,正如今天诸位所言,万事都讲究一个证据。”

    这话一出,包括司长老在内,雾隐宗众人脸上发热。

阅读祭炼山河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武道至尊》《生死丹尊》《医瑾荣华》《娱乐之唯一传说》《明星孩子王》《傲视天下之乡村》《[快穿]男神他又出家了!》《民国佳媛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8/8350/134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