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土崩瓦解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嘛。

    马可夸奖了程燃,却没有在程燃脸上找到一丝不自然的表情,这让她略有些意外,这家伙不是脸皮太厚,就是为人木讷。

    “哎呀,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你个头算是男生里比较高的,长得挺帅的,在我们班可以称得上班草了,程帅哥!”马可笑吟吟对程燃,但眼神平静不波,没有什么炽热啊花痴这一类神态。

    她属于那种心直口快的人,但情商也不低,适度给别人以夸奖,便能拉近彼此距离嘛。当然,程燃的确算是很顺眼的,但一码归一码,马可并没有找到自己在学校里对十中里一些长相好看的男生那种推崇和发自内心的激动,大概还是因为程燃和他们终究还是有区别的。

    毕竟自己学校里面,长得好看的,没准对方是钢琴十级,长得好看同时还是年级学霸,长得好看还有一口流利的英语口语……和单纯的长得好看,是有本质上区别的。

    苏红豆这才打量了程燃一下,“哦,你以前很矮吗?”

    在她看来,肯定是反差足够大了,才引起了姜红芍注意。

    显然他心头有着和罗维同一个疑问,刚才他透过玻璃窗,看到了罗维套话程燃,这个时候顺便就问了。

    “不是一个班的,也不是……政府院的,从外面来因为误会和姜红芍认识了……普通朋友吧。”罗维道,姜红芍被几个女生围着,和她们有说有笑,刚才那微妙的气氛,罗维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她并没有深究意愿的上前挽起了姜红芍的手,“我们快去爬山吧,爬完肚子饿了,又可以吃好吃的了!”

    一群人立即陷入对马可大胃王饭桶的攻击中,言笑晏晏。

    舒杰西来到罗维身边,道,“程燃是以前红芍一个班的?同桌?”

    姜红芍会紧张?

    这种让罗维震惊加愕然的感觉只是短短一瞬,然后就被打断了,吃过早饭的大部队陆续走出来,看到姜红芍面对程燃罗维而立,苏红豆和马可一脸狐疑的插入他们之间,挡住了姜红芍和程燃的视线,“……说啥呢?”

    看到苏红豆征询自己的目光,罗维脸色有些不自然,“没啥……就是红芍夸程燃长高了。”

    到底是从山脚往上爬,还是从山腰爬这个问题上出现了分歧,人多商量起来就这样,各有想法,一时不好调和。

    程燃道,“你们刚刚来,万一海拔高不适应,从山脚爬吧,到半山腰,还能爬就继续,不能爬坐索道返回。”

    苏红豆不认同道,“我还想看石刻,万一一会累死了,没心思逛怎么办……”

    罗维也道,“可不要小看我们啊……我去年才和我爸去过红原,俄木塘花海,四五千米的海拔,还不照样能行!这算什么……从山腰爬才能看到更好的风景嘛。”

    姜红芍则对程燃道,“那就从山脚走吧。”又问其他人,“从山腰上去的我给你们买票。谁要坐索道?”

    苏红豆看了程燃一眼,“那就一起爬吧。”

    眼看姜红芍也同意从山脚走,哪谁还能有异议,于是一群人就顺着路向上走。

    程燃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当时追蹑刘志国团伙的时候,在骊山脚下和写生下来姜红芍撞上的场景,如今故地重游,程燃相信老姜也肯定颇有感慨,但偏偏姜红芍身边总是有人,无论是爬台阶的时候,在亭子里面休息的时候,两人眼神对上,却总是会被人给打岔掉。

    走到十台殿的时候俞晓脚下一滑,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人们的阵型成了一字长蛇阵,位于中段的姜红芍刚好在俞晓上方,她赶忙回过身,把俞晓扶起来,看样子俞晓摔得不轻,脚好像崴了。

    程燃也赶了过来,和老姜一并把俞晓扶在一块大石头上坐着,大概是为了彰显自己体能的罗维和舒杰西走在前面,回过头来问有没有事情。

    姜红芍示意他们先上前面的寺庙上,他们随后过来。

    同是大院子弟的柳英姚贝贝先走到前面去了,苏红豆,罗维这些和俞晓不太熟,自然不必专门下来陪同,眼下就姜红芍和程燃陪着俞晓,他们就先往上走,程燃搀扶俞晓去车站坐缆车下行。

    姜红芍就在大石头这边等着,扶着一瘸一拐的俞晓走进车站,俞晓突然也就不瘸了,隔远扫了远处的老姜一眼,一副活过来的样子锤了程燃肩膀一下,“兄弟可就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程燃目瞪口呆,“这也行?你刚才的确摔了啊?”

    “吗的差点摔死了!”俞晓把裤腿一撸起来,膝盖上面都破了皮,“没伤筋动骨那么严重,可也火辣辣的,老子这是陆小凤的灵犀一指,这不豁出去了帮你制造独处机会吗……我知道的,你想进十中都想疯了,还为此要转学考试,我看在眼里,没点醒你是觉得有时候这对你有动力也是好的,但现在怎么样,放榜了吧,看你不出声不出气的样子,没考上吧。那也难怪,毕竟是十中啊,咱们这些外地的想进去,那就是难比登天啊,再说老姜以后回到山海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吧……但就当兄弟最后帮你一把,了个心愿,去吧去吧。”

    程燃不知好气还是好笑,明明俞晓一副大无畏的为兄弟两肋插刀的表情,可这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抓紧享受生命最后一分钟的落寞神情又是怎么回事。

    不要强行带节奏啊,这个时候没法感动的好不好。

    程燃表情古怪的从车站走出来,俞晓却不忙乘车,找了个旮旯先坐下,疼得龇牙咧嘴,手从兜里掏出一支烟,打燃火机点上。

    他深吸了一口,感觉到肺腑都传来被抽空的滋味,讷讷看着程燃的背影,俞晓有些伤感。

    好好陪老姜走一段路吧,就像是初中毕业前夕一起办板报的那段时光。老姜那样的女孩,也许会因为各自不同的背景,身份,地位等等原因差距越来越大,没法伴她同行,但能够有机会和她这样独处过一段光阴,也足够值得怀念了吧。

    那是他们看春风不喜,看夏蝉不烦,看秋风不悲,看冬雪不叹,看满身富贵懒觉察,看不公不允敢面对的少年时啊。

    他不会忘记的。

    ……

    程燃走回来,姜红芍莞尔微笑,“老俞装的?”

    程燃简直为俞晓鸣不平,以老姜的聪慧,怎么可能瞒得过他啊。苦肉计白演了,说不定落在姜红芍眼里,还会觉得他们俩在唱双簧。

    程燃只好点点头,姜红芍忍住笑,斜瞥了他一眼,美目顾盼,“那我们继续走吧。”

    程燃点头开路,姜红芍在身后跟上,牛仔裤下的双腿很是矫健,骊山有弯曲的盘山路,但那是提供给汽车行驶的,攀登的旅人则可以通过每一条路中间的石阶小道走大致直线的路线上山,只是比较陡峭而已。程燃先踏着陡峭的石砌小道到了大路上,姜红芍落后一步,刚刚跨过石坎的时候,地上好像有一根掉落的松木枝绊到了她,姜红芍身子一个不稳,脸上惊讶着,手下意识求助性的朝程燃伸了过来。

    程燃惊了一下,探手去抓,但是却因为伸手频率不同,两下相错,抓了个空。

    程燃整个人都方了,妈蛋电视剧里遇到这种事情不是探手就抓得住吗,抓空了是怎么回事啊……

    要是姜红芍从这个坡道滑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程燃头皮发麻着准备朝下扑的时候,踩中松枝的姜红芍身子晃了晃……然后立住了。

    大概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程燃愣了一下,还伸着手的姜红芍脸突然就红潮泛滥了。

    姜红芍的手没有收回去,程燃再度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一种凉沁触感袭了上来,五根手指软软润润,纤细分明,程燃感觉自己像是握着价值连城的艺术品。

    程燃又想起了当时翻山越岭追踪歹徒时候两人相互搀扶跋涉的时候,那么亲密无间,却又自然而然。

    两人从见面时那种分明很熟悉却生分的情绪,那种明明该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的讷讷无言,都在这一个牵手间,土崩瓦解。

    姜红芍红着脸,笑吟吟道,“你刚刚以为抓空了时候的样子……傻乎乎的。”

    这种事情你不好下定论的,有时候只是个人的感知问题,也许姜红芍只是因为太久没见,没啥好说的和程燃尬聊呢。

    这么想着罗维也就释然了。

    舒杰西道,“我认为也是。”

    最终大家在车站乘坐前往骊山的观光大巴,蓝色的大巴车把一行人放在了山脚下的车站。

    今天气候宜人,虽有太阳,但并不燥热,甚至风掠过湖泊吹拂过来,还带着一些湿冷,是以爬山的游客还比较多,骊山正门有条向上的索道,可以到达山腰的石刻。

阅读重燃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雪鹰领主》《白银霸主》《尘骨》《杨小落的便宜奶爸》《诸天投影》《小世界其乐无穷》《我有一座恐怖屋》《诡秘之主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66/66561/712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