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番外九

    “妾身不累,”王氏柔声说。

    “去歇歇吧,等会孩子还要你照顾。”张锦说道。

    张锦回到后宅母亲的院子里,进了屋,就直奔母亲李平的床,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仿佛泄了所有的力气,无力的坐在母亲床边。

    张锦的妻子王氏正在给婆婆喂药,看到丈夫的样子,手一顿,轻声问道:“大夫可有说什么?”

    张锦摇摇头,对妻子说:“我来吧,你也累了,快去歇歇吧!”

    张锦甚至没有对苏大夫道别,就踉踉跄跄的往府里走去。

    苏大夫看着张锦的背影,叹了一口气,这张家家主也是个孝子啊!

    张锦看到母亲醒了,忙说道:“娘,您终于醒了,可吓死儿子了,您感觉怎么样?儿子这就让人去给您熬药。”

    李平看着眼前急切的儿子,心里叹了一口气,她在这世上,终究还有一个真心关心她的人。

    王氏这才不再坚持,把药碗递给丈夫,说:“那妾身去看看孩子。”

    张锦等王氏走了后,又给母亲李平喂了半碗药,然后就把屋里的下人都撵了出去,亲自在床头守着母亲。

    李平浑浑噩噩的睡了很长时间,缓缓睁开眼,就看到正在床边的儿子,不由叫道:“锦儿。”

    张锦面沉如水的把大夫送到门外,还是不死心的问:“苏大夫,家母,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苏大夫轻轻的摇摇头,委婉的说:“尊太夫人要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就了了吧!”

    张锦听了脸一白,虽然他知道母亲年纪大了,好的希望不大,可却仍抱有一丝希望,如今,却一点希望也没了。

    李平看着很是脆弱的儿子,心也不由痛了起来,伸手拉着儿子的手,安慰道:“娘真的只是到另一个世界,你如今大了,也聪明能干,还娶妻生子了,娘也放心了。”

    张锦心里难受,可却不想表现出来,让他娘担心,想起大夫说的,就问道:“那娘,您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只要儿子能做到的,儿子一定会为您达成。”

    “未了的心愿?”李平喃喃的念叨。

    她唯一的心愿,就是重新回到现代,她真的在古代呆怕了。

    当初林清帮她吓唬了一下她丈夫,她丈夫顿时收敛了许多,和她安稳过了几年,这才有了锦儿,可没几年,她丈夫对她新鲜劲过去了,就开始拈花惹草,虽然没有宠妾灭妻,可通房姨娘一样也没少。

    如果放在别的女子身上,可能觉得反正都有长子了,那些通房妾室又翻不起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了,甚至还有贤惠的,主动给丈夫再送两个通房,反正都有了,也不在意再多一两个,还能捞个好名声,可对于李平来说,却只觉得恶心。

    不过好在她的丈夫去的早,李平只和他虚与委蛇几年,就解放了,外人觉得她丈夫早早的因病去世可怜,可只有她知道,她宁愿守着儿子一个人过。

    如今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也从公公手中接过张家和张家的生意,又已经娶亲生子,她也没什么担心的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她这一世去世后,会不会又被这个该死的系统丢到古代。

    那个系统可是说,只要她存不够积分,就得一直做任务,如今,她可不是当初那个天真的少女,觉得穿越是一件多幸福的事,如今的她只想回家,老老实实的上她的大学!

    可问题又转回来了,要想回家,就得有积分,要想获得积分,就得攻略书中的人物,可那本书中总共就那几个人物,活到现在的,就三个,一个是当今太后,一个是当今圣上,最后一个是太傅林清。

    太后和圣上想都不要想了,她在这里呆了四十年,已经完全明白什么叫皇权了,别说攻略,刷好感觉,这两人她连靠近都别想。

    而唯一能靠近的,就是太傅林清,如今太傅林清已经请辞回乡,凭她是亲戚的身份,倒也不是见不着,可想到当初在林清那受的挫,李平不由打退堂鼓,不过想到能回家,李平还是决定最后试一试。

    李平对儿子张锦说:“你去取些笔墨纸砚来,娘要写封信。”

    李平虽然不知道她娘要写什么,可也猜到肯定与心愿有关,连忙对外面叫了一声,等丫鬟进来,让去书房把他常用的笔墨纸砚拿来。

    过了一会,丫鬟匆匆端着笔墨纸砚回来,李平要硬撑着起来,张锦忙扶起他娘,把他娘扶到旁边的桌子上,说道:“其实儿子可以代写的,娘何必起来。”

    李平摇摇头,说:“还是娘亲自来的好,再说,有些事,你知道了也不好。”

    张锦奇怪的说:“儿子都不能知道?”

    李平点点头,说:“娘要写一件大事,给一个重要的人,越少知道越好,不让你知道,也是为了你好。”

    张锦知道他娘素来不会骗他,闻言说道:“那娘您写,儿子在旁边照顾你,不会看。”

    李平点点头,硬撑着身子写了几句,然后折起来,放到信封里,用红蜡封好,就累的气喘吁吁的。

    张锦见了,忙扶她娘上床。

    李平躺在床上,把信递给儿子,说:“你把这封信送到林家,交给娘的表哥,你的表舅林清。”

    张锦刚要接信的手直接顿住了,不敢置信的说:“娘,您说您要把这封信交给谁?”

    “太傅林清,”李平重复道。

    张锦觉得自己下巴都快掉了,虽然林太傅确实和他娘有关系,关系还不远,因为他娘和林府族长夫人是亲姐妹,是他亲姨,他还经常去林家见他大姨,可对于太傅,他还是很陌生的,不仅是因为他这个表舅常年在京城,更是因为他表舅是太傅,可是皇帝的老师,而且在他表舅没辞官之前,可是尚书啊!

    李平撇了儿子一眼,说:“他官再大,也是你表舅,难道还会撵你不成,再说,娘在信里,也没写什么不妥当的。”

    李平如今完全没有想勾搭林清的意思,当年她风华正茂的时候林清都不多看她一眼,何况她现在都已经病入膏肓了,她不过想说一件事,一件对两人都有利的事,看能不能最后博一博而已。

    张锦听了,觉得也是,大家都是亲戚,哪怕他身份低,以他娘和他那位表舅的母亲李氏同出自李家,想必他那位表舅也不会撵他出来,实在不行,还有他大姨呢!

    想到这,张锦收起信,让丫鬟叫来夫人,在他娘这守着,就拿着信往林府去。

    张锦到了林府,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去老宅找了他大姨小李氏。

    小李氏本来还觉得她妹妹突然写信给小叔是胡闹,可听到她外甥说这是她妹妹临终的心愿,顿时留下眼泪,拿着信就起身带着张锦往隔壁林清的宅子走去。

    哪怕她妹妹是胡闹,作为大姐,也得豁出脸面替妹妹完成最后一个心愿。

    林清刚从书院回来,还没进家门,就被他大嫂堵了个正着,正奇怪他大嫂有什么事,就看他大嫂递给他一封信,他大嫂倒也没多说什么,就说这是她妹妹交给他的,并且说这是她妹妹的临终心愿。

    林清满头雾水的接过信,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和她八竿子勉强打的着的亲戚,病危时居然会想着给她送信,不过看到旁边他嫂子期待的眼神,林清决定还是看看,毕竟人家都快去了,只要是不是很为难的事,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毕竟也是亲戚。

    林清想着反正他和那位表妹也没什么,也不用避嫌,就直接当着他大嫂面,把信拆了,然后从里面拿出,看了看,这一看,林清直接愣住了。

    然后猛然转头,问那位送信来的表外甥,说:“你母亲现在在?”

    “家母正在家里,病的下不了床,所以信才由外甥送来的。”张锦低声说道。

    林清转头看着大嫂,说:“大嫂可要去看看妹妹,不如我送大嫂去。”

    小李氏看到林清严肃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她妹妹在信里写了什么,她小叔想去亲自问问,不过他小叔一个男人登寡妇的门肯定不行,所以才拉她陪着,忙说:“我正好要去看看妹妹,有劳小叔了。”

    林清直接让门房去里面随意拿了两件贵重一点的东西当礼物,就带着李氏和张锦,乘马车去了张家。

    到了张家,想到李平身子只怕撑不了太久了,林清和小李氏如今年纪也大了,也不上避讳,直接就去了后院。

    到了后院,小李氏先进去,和自己妹妹说了一会话,然后就抹着眼泪出来,说她妹妹想单独见林清一面,有一件事想要托付。

    虽然有些不和规矩,不过如今李平已经油尽灯枯了,身为儿子,张锦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请了林清进去,然后把屋里的丫鬟都撵了出去,亲自在外面守着。

    林清进去后,就看见躺在床上,已经面色灰败的李平,问道:“你真的知道未来的事?”

    李平看到林清,如今她就要去了,索性也不隐瞒,直接说:“其实我来自后世。”

    林清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叹了一口气,他倒是没想到,他亲戚中,居然还有一个穿越的,在看到信时,他就在想这个到底是重生还是穿越。

    李平看着林清,说:“表哥这是不相信表妹说的。”

    “我相信,”林清淡淡的说:“我看的出,你没有说谎。”

    李平听了,松了一口气,接着说:“我知道许多关于表哥的传说。”

    “我的?”林清听了,有些疑惑,他在后世,从来不曾听说过自己。

    李平点点头,说:“在后世,也就是我们那个时代,表哥是个很出名的人,恩,当然也不能这么说,反正是个名人就是了,就和萧何、诸葛亮那样的出名。”

    身为理科生,李平努力的巴拉巴拉自己那点皮毛都算不上的历史知识,好容易找到两个差不多的当例子。

    林清听了,说道:“我怎么能和萧丞相和诸葛丞相比。”

    李平听了,脱口而出,说:“我也说不准,反正就是男神了!”

    林清嘴一抽,心道,其实你这解释比上一个他更能听的懂。

    李平又巴拉巴拉说了许多,林清默默听着,听了一会,终于确定,这个世界其实应该是架空的,其后世和他原来所在的地方经济应该差不多,也都是华夏,只不过好像是平行世界,所以李平才听说过他。

    听到这,林清不由问道:“那后世对我是如何评价的?”

    “不慕名利,优雅从容,喜欢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是元代有名的教育家。”李平脱口而出,又补充道:“反正很有名就是了。”

    林清听了,松了一口气,都是好名声就好。

    剩下的,林清也懒得问了,直接说:“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李平忙把系统要好感度的事给林清说了一遍,反正她都要死了,再差也不会比现在差了,倒不如告诉这也史书上大赞特赞的人,最后赌一把。

    说完,李平小心的问:“你听的懂吗?”

    林清点点头,说:“听的懂。”

    李平顿时松了一口气,心道,不愧是古代男神,听了这么玄幻的事,居然还接受的这么好,也没当她是妖精。

    “你是说只要我对你有好感,你凑到足够的好感度,就可以兑换那个什么币,回现代?”林清问道。

    李平忙点点头,说:“就是这样。”

    “那那个所谓的好感度,是不是任何的好感都可以?不单单指夫妻的那种?”林清想了想问道。

    李平一愣,好感度还有别的,不过还是点点头,说:“系统只要好感度就可以。”

    林清思考了一下,突然问道:“我刚才听你说,你以前是学生?”

    “恩,我穿越的时候刚考上大学,”李平生怕林清不明白,忙解释道:“我们那,无论男女都可以上学的。”

    林清点点头,接着问:“你刚才说你高中的时候学习很好?”

    说到自己唯一得意的地方,李平说道:“我高中时学习很好,每次都在全年纪前十,尤其是理科,物理我还考过满分,要不是这样,我也考不上琅琊大学,对了,琅琊大学就是你现在在弄的那个琅琊书院,以后可是全国前几的大学!”

    李平刚说完,就听到体内的系统滴滴的想个不停,然后就听到一道电子音:“好感度10%,好感度20%

    ,好感度30%,好感度40%,好感度50%,好感度60%,好感度70%,好感度80%,好感度90%,好感度100%,滴答,恭喜宿主,好感度满格,现在开始兑换晋江币,兑换晋江币100000000,晋江币可购买回城车票一张,是否购买,请选择。”

    李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林清,林清笑着问:“怎么样?”

    “你怎么做到的?”李平喃喃的说。

    “看来是够了,”林清笑了一下,直接转身出去,说道:“我去叫你儿子进来。”

    说完,就走了半个出去,对张锦说了两句,张锦忙进去,看他娘了。

    林清知道想必今日李平就要离开了,就让小李氏留下,自己乘马车离开了。

    林清独自一人在在马车里,撩起车帘,看着两边不断后退的农田,突然笑了:

    这男的对女的的感情能有假,可这高三班主任希望学生能考上大学的心,却没有一点假!

    希望她能好好的回去上大学吧!

    ………

    李平猛然睁开眼,顿时被阳光照的眼疼,不由用手想去捂眼,却不想手背上一痛。

    然后就听到旁边一声惊叫:“李平,别动,你手上还打着吊瓶呢!”

    然后就看到旁边连椅上跳起一个人,跑到她床边,拉起她的手一看,顿时大叫:“呀,我就说你别动,这下针歪了,不过好在快挂完了,我这就给你叫护士姐姐,你也真是的,居然去上课的时候,边走边玩手机,然后还居然掉到学校的人工湖里,幸好当时湖边有不少同学,几个水性好的男同学直接跳湖里把你捞出来,要不你就在人工湖里喂鱼了!”

    这个咋咋呼呼的女生说完,就跑出去叫护士了。

    李平看着她出去的背影,突然想起,这个女生,就是她的舍友刘雪,平时毛毛躁躁,却很是热心的一个人。

    看着刘雪拉了一个护士姐姐进来,护士姐姐替她熟练的起了针,李平看着眼前真实的一切,突然松了一口气:

    她终于回来了!

    想到她马上就要离开了,李平不由说道:“锦儿,不用了,娘要走了。”

    张锦顿时脸色煞白,说:“娘,您胡说什么,您只不过是得了一场病,很快就会养好的。”

    李平轻轻的摇摇头,她自己心里明白,从开春起,她的身体就一天天虚弱起来,再加上系统提醒能量不足,她就知道在这个世上她呆不久了,所以也不愿意自己唯一的亲身儿子再为她操劳,就说道:

    “锦儿,不用忙乎了,娘知道,娘的身子已经不行了,你也不用难过,娘不是死了,娘只是要去另一个地方了。”

    张锦听了,不但没有被安慰,反而更伤心,说:“儿子十岁的时候,爹就去了,如今娘又要走吗?”

阅读天生不是做官的命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之国公宠妻日常》《[系统]我这么强》《重生之都市修仙》《来自深海的他》《人道至尊》《锦绣良医》《神话版三国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53/53456/581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