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哥儿如此多骄

第76章 5.21

  • 作者:金浮屠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7-21
  • 本章字数:9517

莫名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发酵,温热的呼吸相互交缠。风停了,天……似乎热了许多。

手心……烫死个人了!

林煜这才发现他的脸还贴着贺泽的肩,手掌抵着的位置……是贺泽的胸口。他的心,跳得好快。

和自己一样快。

铿锵有力。

贺泽回过神,这才收回他还停在半空中的手。刚才……他竟有种想戳戳林煜脸蛋的冲动。

两人视线相对,一阵无言。空气里愈发静谧,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

“你怎么不说话?”

林煜一把将贺泽推开了来。嗯,这回他忘了控制力道。

贺泽没有摔下去,情急之下他抓住了一根横梁,又让反应过来的林煜给拉了回来。

“你没事吧?”林煜脸上有些讪讪,见贺泽坐定又立马垂了脑袋,“都是你,没事干嘛离我那么近!”

“你干嘛!”

眼见得贺泽的另一只手离他越来越近,林煜睁大了眼睛,一把将嘴上的手掌扯开了来。。しw0。

“我……”

“感觉……还不……唔——”贺泽话音未落,背上便挨了一拳。

“让你逗我玩!我可还比你大!”

林煜的拳头硬邦邦的,可真落在贺泽身上的时候,却没甚力道。虽是如此,贺泽仍旧很是配合的躲闪着。

“别打了,我错了还不成吗?”

一番吵闹之后,贺泽双手拦在胸前躺在了房顶上,林煜跪坐在他身边,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只手还举着拳头。

“……怂!”

听得贺泽这话,林煜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这一眼,灿若星辰,媚意横生。

贺泽有一瞬间的怔愣。待他回过神,耳边是林煜清朗的笑。

“阿兄!你是不是喜欢上林哥了!”

喜欢上林煜?如果是喜欢上眼前这个人……贺泽看着林煜,眼神渐渐放空了来,脑海中有关于他的片段一一闪过。

第一次见面生死一刻时凌厉的一箭,昳丽的眉眼;第二次见面时林煜眼中的鄙夷,第三次的质问,第……;后来的相处相熟,他的哭他的笑,强悍和脆弱,关心和隐忍……

短短时间,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有了这么多交集。

每一个片段,每一个林煜,贺泽此时才发现那些有关于林煜的点滴,都一一刻在他的脑子里,不差分毫,清晰得让人害怕。

喜欢林煜?喜欢吗?

林煜抬着头,清朗的笑声未停。从他的角度望去,只能看见他弧线圆润的下巴,微微晃着。

莫名,可爱。

贺泽的眉头渐渐舒展了开了,脸上也带上了笑。

“你……你发什么呆呢!”

林煜垂眸,正对上他的眼睛,下一秒便坐起了身。贺泽看他一眼,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他将手枕在了脑后,静静地望着天空。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夜色越来越深。

一直到月上中天,子时将过,贺泽的声音这才悠悠响起,“林煜,生辰快乐。”

嗯,生辰快乐。

林煜默默弯了嘴角,贺泽的眼神望了过来。

明月更亮了些,也更美了。

……

第二天晨曦未起,薄雾朦胧,贺安刚刚伸了个懒腰从房间里出来,一眼便看见了坐在桌边的贺泽,还有……他脸上挂着的,明晃晃的笑容。

特别……扎眼。

“阿兄,你怎么起这么早?”

“你不是也这么早?”贺泽望了贺安一眼,提着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了他,“尝尝,阿姆压箱底的茶叶。”

虽然也就陈年的普通茶叶,但齿颊留香。

“你……大清早地你泡茶干嘛?”贺安抽了抽嘴角,看着贺泽的眼神很是复杂。

“喝啊,还能干嘛?”

“喝?大清早你特意翻了几年前的茶叶出来,还去灶房烧了开水,然后……泡茶喝”

贺安看着杯中有些浑浊的茶汤,试探性地喝了一口,下一秒脸都皱成了一团,控制不住地吐了出来,“阿兄,这么苦!你……”

阿兄以前不是最怕苦味的吗?!

“苦?还好吧,这是茶又不是点心,你当还有甜的?”贺泽不置可否,又轻抿了一口杯中茶,一脸享受。

“阿兄……”

“嗯?”

“你……”贺安咬了咬唇角,几步走到了贺泽跟前,抬手摸上了他的额头,“你别动啊,我看看烫不烫。”

上次阿兄的伤好得那么快,不是留下什么病根了吧?

“……”

“不对,不烫啊,”贺安收了手,喃喃自语道,“难道真是脑子出了问题?不行……我得告诉阿姆,把徐大夫给请过来!”

说着贺安转身便跑向了贺有财和李氏的卧房。

“回来!”

“阿兄?”贺安步子顿了顿,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跑过来了摸了摸贺泽的头,“阿兄,你别怕啊,就算留下了病根,徐大夫的医术那么高明,一定……”

“贺安!闭嘴!”

“阿兄!”贺安扯着衣摆,红了眼眶。

贺泽无奈的抚了抚额,“阿兄没事,你这么一惊一乍地干嘛?”

“阿兄,你——”

“真没事,茶能提神醒脑,清心明目,阿兄就是泡着尝尝罢了。”

“真的?”贺安脸上疑问未消。

“自然是真的,”贺泽闻了闻茶香,又饮了一杯,“要不要再试试?”

“不要!”

贺安赶忙摇了摇头,又看了贺泽一眼,脚步匆匆地跑着去了灶房。

阿兄好可怕!

贺泽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笑出了声。

……

与贺家一样的状况同样发生在林家,张氏一大早出来就见林煜托着下巴,在那傻乎乎地笑。

他一连叫了两三声,林煜都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

“煜哥儿,阿姆待会吃了早饭就去王伯娘那里,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去?”

“啊?王伯娘?”林煜腾地站起了身来。

“嗯,我昨日不是跟你说过了?上次路上碰上了王伯娘,他跟我说你的亲事有了个好的人选,叫我去看看,你待会吃了饭也跟阿姆一起去吧。”

“不……不要!阿姆,你……你别这么急成不成?我……”林煜皱了眉头。

“不急不急,你都二十一了,我哪能不急?阿姆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可都五岁了!”

“阿姆!”

“放心吧,阿姆知道你的心思。但是拜托了王伯娘那么久,人家辛辛苦苦地帮了忙,咱总得去看看,成不成的阿姆撇不过你去。你要不想去,就好生在家歇着,等阿姆回来再跟你详说。”

张氏揉了揉林煜的发顶,这才从灶房里端出了刚热好的吃食。

他临出了门,便一直到中午时分才回来。林煜搁桌边坐着,一下皱眉,一下发笑,硬生生地挨过了一上午。

所幸张氏所说总归让他松了口气。

“我听王伯娘说了,是个好人家,就是家中阿姆刚刚去世不久,就算这亲事能成,也只能先定亲,两年后才可成亲。阿姆心里着急,就给回了。王伯娘说,要是再有合适的,一定好生注意。”

看着林煜瞬间放松的脸色,张氏心里叹了口气。

他如今也算看明白了,贺家小子是个好的,煜哥儿虽不承认,但只怕还是……对人家起了心思,就是那贺家小子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张氏皱着眉头,兀自回了房间。林煜站在原地,笑容映着阳光,夺目非常。

……

时间一天天过去,天气渐冷了起来。好在中秋一过,地里的白芷都发了苗,贺有财和李氏心里也总算松了口气。

因着天气原因,贺家村早已没了以往的那份热闹。村里人尽皆脱下了身上的薄褂,换上了厚重的棉衣絮裤,来往匆匆。

秋风变成了冬风,带着凛冽的寒意,吹黄了整座向阳山。

而此时东峰之上,丛林之中,一箭破空,又没入了远处的灌木丛中。贺泽抬了眼,对着旁边的林煜道,“你猜,我射中没有?”

“没有。”

“真的没有?”

“……每次都问这个很有意思?”林煜没好气地瞥了贺泽一眼,又小心擦了擦手中握着的长弓上面的秋露。

“……其实,还是很有意思的。”贺泽轻笑着看了林煜一眼,疾步走到了灌木丛边,随即便是一声叫喊,“林煜,快过来!是狐狸!”

“狐狸?”林煜动作一顿,飞快地跑了过去。

自从想着要给贺安猎一只狐狸作宠,林煜就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只可惜,后来每次上山都没见着。

这下子一听贺泽说是狐狸,他面上也有了喜色。只是一看到贺泽手上提溜着的已经没了声息的灰色野狐,声音一下子便颓了,“……死了?”

“死了啊,看我这一箭多准!”

“贺泽!”林煜狠狠瞪了他一眼。

“嗯?怎么了?”

“我说了要活的,你还给我射死了!刚刚我说我来,你还抢着来!你……”

天知道他找了这狐狸找了多久!结果就让贺泽一箭给弄死了!混蛋!

“……你不是说小安喜欢狐皮帽?你……你没说是要活的狐狸啊……”早知道林煜是要活的,他刚刚打死也不能射那一箭啊!

这下……

“那个,我错了,改天赔你一只活的,”贺泽的态度异常诚恳,见林煜看他,还举了三根手指头,“保证!”

“……”

死都死了,他还能怎么办!

“好了,别生气,笑一个?”贺泽拔了箭,一把将狐狸扔进了背篓里。

“……”

林煜不答话,看着贺泽的表情有点臭。

“真不笑?”贺泽挑了挑眉,忍不住凑近捏了捏他的脸,“沉着脸多丑,笑一个,我保证咱下次上山就让你找到狐狸,怎么样?”

“……你说的?”

“嗯。”贺泽笑着点了点头,顺势拉起了林煜的手腕,“走吧,天色不早了,咱们该下山了。”

白芷出了苗,这段时间他也没什么事,时不时地便会上山,次数多了都快爱上打猎了。

有时候感觉到林煜也在山里,偶尔也“偶遇”上一次,今天便是如此。

看了一眼自己和林煜的手腕交握处,又看了一眼林煜明显自然的态度,贺泽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些。

“你,你看我干嘛?”

“没有,”贺泽摇了摇头,又轻笑了一声,“走吧。”

林煜狐疑地看他一眼,也没再说话。最近贺泽越来越奇怪了,总是笑得莫名其妙,而且……而且,还特别温柔!嗯,就是温柔!

怪怪的,又甜甜的,把心里那股子酸涩都掩了下去。

想着想着,林煜也弯了嘴角。

两人一起下山,临到了路口,贺泽松开了林煜的手。

倒不是避讳流言,只是怕林煜反应过来受不住他的拳头。因着上次那吴翠就是因为嚼舌根子遭的难,村里嚼舌根子的已经安分多了。

他们还嚼,可只嚼林家了。

虽说过去了这么长时间,关于林家的流言却是一点都没平息。前两天村里有名的赌棍输了钱都去林家院子骂了一天的祖宗,最后还是周围邻里听不下去这才劝着离开。

或者是林家正处在这风口浪尖上的缘故,村里无论哪家出了啥坏事,小到鸡毛蒜皮,大到生死攸关,无论跟林家扯得上扯不上关系,反正去林家骂上一顿总是错不了的。

“我听阿姆说,昨儿个有族老去了林家?”贺泽看了一眼空空的掌心,神色未变,“估计林家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不,应该说早在吴翠出事那会儿就到头了。

“嗯。”林煜点了点头。

他现在还有些晕晕乎乎,他总觉得……有关于林家的事情发展太怪异了些。可那吴翠的舌头,偏只有鬼神才能说得清楚,但是……

两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村头,林煜刚刚抬眼,却是立马顿在了原地。

表情怔愣。

“怎么了?”

贺泽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村头树下站着一个人,一身淡粉薄袄,正定定地看着他,“阿泽……”

作者有话要说:  麻烦宝贝们看一下上一章作者有话说,如有需要请在这章下面评论留言,作者菌发红包还给大家晋江币,真的抱歉。

网络不稳定,在水中央鼓捣这个鼓捣了快一个小时,祝我好运,祝湖南尽快停雨,保佑。

另外,此文绝对不坑,更新一定尽快,九十度鞠躬。

半晌没听见贺泽的声音,林煜做贼似地瞥了他一眼。

“你都说完了,我还说什么?”贺泽声音淡淡。

“……那个,你不是生气了吧?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我……”

“呵呵——”见林煜一脸着急,贺泽绷不住轻笑了一声,“逗你玩呢,我没生气,还得谢谢你刚才把我拉回来才是。”

“……好、玩、吗?”林煜咬牙切齿道。

阅读哥儿如此多骄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