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om第160章 释怀小说网

    不过此刻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黎二叔只点头表示了解,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

    随后,黎相轻说了自己的打算。他看得出二皇子是真心在乎二妹妹,而且十分看重儿女情长,此时也只有二妹妹的事能让二皇子心慌意乱,使他暂时顾不了其他。

    黎相宜与公主自小“姐妹情深”, 黎二叔也是看着公主长大的,也很感恩公主对他家女儿的照顾,袂德老道士就更不必说了,爱徒就是他的心尖尖,他是在场唯一一个能猜出爱徒发生了什么事的人,显得更加着急。

    黎相轻找二妹妹,是为了牵制二皇子。因为也需要黎二叔的帮忙,黎相轻此时没有再隐瞒黎二叔, 征得二妹妹的同意后,把二皇子与二妹妹之间的事简略地说了一下。

    黎二叔异常震惊,他从来都不敢想象,自家乖巧的女儿居然会暗暗地与爱慕的男子通信,更想不到这个男子是个皇子!这下黎二叔总算能理解为什么女儿之前积郁成疾了!他私心里并不看好这段感情,只希望女儿能找个好好待她的夫婿。皇子这种身份,太危险也太奢侈了。

    当时的黎二叔还没有去店铺, 正和二妹妹还有袂德道士一起吃早饭。

    黎相轻进去后, 直说公主可能出事了,但是并没有把秘密说出来。即便现在皇上也已经知道了, 但还是能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人知道。

    袂德也立马出门,去二皇子府透露黎相宜病入膏肓的消息。

    二妹妹这边安排好之后,黎相轻又去了隔壁,单独请黎万怀去书房密谈。把这几个月在户部收集到的关于大皇子一党的罪证,全部交给了黎万怀,并与黎万怀说清了事情的严重性。公主若有个三长两短,黎府也逃不了干系。

    他与大家商量了一下,防止腹背受敌,希望二妹妹能装个病,最好十分严重,再由袂德道士夸张一番,先一步扰乱二皇子的心。

    虽说这也算是利用欺骗了二皇子的感情,但是黎相轻此时根本不可能按照对二皇子的片面印象,就相信他不会落井下石,他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二妹妹也理解黎相轻的意思,沉默了一会儿,为了能帮一帮公主,点头答应了。

    扶黎出宫请袂德道士, 与此同时, 黎相轻也已经在宫外做好了后续的布置。小说

    事情往最坏的方面打算,一旦公主出事,势必牵连甚广, 五皇子作为当年双胞胎之一, 首当其冲。而一旦五皇子与淑妃失势, 再无人能保护公主了。所以, 黎相轻还是要保一保五皇子的,至少让皇上做决定前还会好好掂量一番。

    要保五皇子, 首先就要防止大皇子和二皇子落井下石。因此, 公主前脚刚进宫,黎相轻后脚就去了黎二叔家。

    黎相轻也没有生气,只是很平静地道:“父亲,我爱他。”

    黎万怀猛然愣住,他忽然想起二儿子说大儿子断袖的事,没想到到头来是真的。

    黎相轻以为以自家蠢父的智商,肯定要纠结许久。没想到,大局关头,黎万怀忽然就拎得十分清楚了。公主已经嫁过来了,皇上若不顾十几年的感情,要降欺君之罪,黎府必受牵连,而若皇上顾忌亲情,放过了公主,他们黎家就更不能因为公主的性别就休妻,公主毕竟还是公主。更何况,自家儿子爱他啊!

    沉默了一会儿,黎万怀看了眼书桌上厚厚一沓罪证,心知这趟浑水,势必要众人齐心一起趟过去的。倘若趟不过去,必将万劫不复。

    “好,你去救公主吧!两日不见你和公主回来,为父就是拼死也要把罪证送到御前,彻底搅浑这水,险中求胜!”

    黎万怀大概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硬气过,黎相轻看得有些愣怔,忽而心里就有暖流划过,父亲终究是父亲,平时再软都能为孩子门扛起一座山。

    此生第一次,黎相轻主动拥抱了黎万怀,无声感激。

    黎万怀被素来嫌弃自己的儿子抱了,紧张得整个人都僵住,甚至不敢呼吸,比当年追求儿子他娘的时候还要激动!仿佛他这辈子总是打打骂骂儿子,为的就是嫌弃自己的儿子一个正眼,一个肯定。

    直到黎相轻离开,黎万怀还呆呆地立在那里。他猛然发现,他这一辈子碌碌无为,但是无论是富贵、地位还是担当,他的儿子都替他做到了。

    刚出国公府,黎相轻就看见二皇子的马车到了隔壁黎二叔的院门外,将袂德老道士扶下来之后,二皇子才急匆匆地进了院子。

    黎相轻在门口躲了一会儿,估摸着二皇子应该已经见到二妹妹了,才又去了黎二叔的院子。

    黎二叔坐在院子里,满面愁容,依旧想不通自家乖巧的女儿怎么会和皇子互生情意了呢!

    此时袂德道士也在里面,生动地讲述这二妹妹的“病情”,黎相轻都能想象得到他有多么夸张,偏生二皇子十分信他的医术,怕是要被吓得腿软。

    “二妹妹外柔内刚,她有自己的想法,二叔不必太过担忧。”黎相轻宽慰着。

    黎二叔点点头,也不知有没有真的听进去。

    过了一会儿,黎相轻又道:“二叔,公主今日若没回来,明日我就进宫面圣。三日内,若我与公主都没回来,二叔便组织大晏所有皇城二十一关铺停产,结算所有账目,各自各奔东西吧。”

    黎相轻这么做,第一,是不希望黎家若是倒台,皇城二十一被某些黑心的人趁虚而入,第二,皇城二十一,如今已是大晏第一商业,整个大晏从中抽取的赋税就足够养好几个军队,更何况他还答应过皇上皇城二十一的一成收入直接入国库。若是皇上不顾旧情,伤害了公主,那就鱼死网破吧,谁也别想捞好。

    黎二叔没有黎相轻想得深入,但是皇城二十一毕竟是黎相轻一手创办起来的,黎二叔又受过他太多的恩惠,自然是无条件支持。

    黎相轻叹息了一声,只觉这场仗不好打,一旦打起来,必定是鱼死网破了,只盼着打不起来吧!

    就在这时,扶黎赶到了。

    黎相轻看到他进来,激动得蹭得站了起来,忙迎过去问:“你怎么出宫了?淳儿还好吗?”

    扶黎气喘吁吁的,一边摆着手,一边道:“端端与皇上吵了一架,情绪激动伤了嗓子,失声了,他说师父在这儿,我感觉带师父进宫看看!”

    一句“失声”,让黎相轻脑袋里嗡了一下,心里揪痛不已,忙让黎二叔去叫袂德出来,碍于二皇子在,他与扶黎直接去门外等候。

    黎二叔还不是很明白,一个太监,怎么就直呼公主昵称呢?

    可是情势容不得他多想,忙假装有事,把袂德道士叫了出来。二皇子如今心里只有生命垂危的黎相宜,根本什么都顾不上,也没管,对黎二叔点了点头后,又一心照顾黎相宜了。

    黎二叔看得心里五味杂陈,没有多说,把袂德道士带了出去。

    袂德来了皇城后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大徒弟,但是两人根本来不及叙旧,就一起上马车进宫了。黎相轻听说自家公主失声了,也根本等不得明天了,也跟着上了马车。

    到了皇宫里,一群太医已经退下了。皇上也没有在里间陪公主,一个人闷不吭声地坐在外间喝茶,一脸冷漠,与传说中的“儒帝”十分不搭。

    黎相轻看到皇上在的时候,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至少皇上心里还是担心公主的,这份“父女情”并没有因为一个谎言而彻底断绝,还是有回旋的余地的。

    皇上看到黎相轻也进宫了,眉头一皱。

    扶黎记得端端和他说过,如果秘密曝光了,一定要把驸马摘出去!怕皇上开始怀疑驸马也已经知情了,扶黎忙道:“小梨子正好在黎府,听说端端出事了,急得也跟来了。”

    皇上没有什么回应,淡淡地喝了口茶。

    扶黎见他没反对,也松了口气,就带着师父和黎相轻一起进里间看晏端淳。

    袂德心里也有些忐忑,他印象中,皇帝是个很儒雅很好说话的人,以前每次带着大徒弟去行宫看孩子,见到他都十分有礼,一点都不摆皇帝架子。然而今日,袂德忽然感受到,皇帝就是皇帝,是有与生俱来的威压的,也不是真正的没有脾气。

    他有些庆幸,大徒弟在皇帝身边这么多年,皇帝对他事事包容,可见是真的爱。他也有些担心,担心他如今的心情,会对他小徒弟不利。

    怀着忐忑着急的心情,袂德进了里间。

    黎相轻也准备跟进去看看自家公主,如今应该是公主最需要他的时候了。

    可是,一脚还没踏进去,皇上突然叫住了他。

    “黎卿,随朕去承寰宫。”

    说着,皇上一个人往承寰宫去了。

    黎相轻心里咯噔一下,虽然他如今也是有官职的人了,但是皇上从来都不会这么叫他,往往都是直呼名字或者驸马,高兴的时候甚至会叫“相轻”,从未如此疏离。

    他不由得想,那么如今皇上是如何称呼公主的?若也像这般疏离,公主的心该多痛?

    没敢耽误一时半刻,黎相轻连自家公主的面都没有见到,就随着皇上去了承寰宫。

    进了承寰宫,皇上没有坐,就那么背对着黎相轻站着。

    黎相轻心里清楚,皇上怕是在怀疑自己是否已经知道了公主的秘密,决定先发制人!

    “皇上,微臣斗胆,扶黎说公主与皇上吵架了,不知为何?”

    他这么一问,皇上猛地就转过了身来,冷笑着问:“公主做了什么,你会不知?”

    黎相轻愣住了,随后惶恐地看向皇上。

    皇上看到他这个表情,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就在此时,黎相轻啪地跪了下来,慌张地道:“微臣惶恐,此事不是公主一人之错,望皇上明察。”

    皇上听得黎相轻这么说,以为他这是也知道公主是男儿身,心里怒意滔天,问:“不是公主一人之错?黎卿便也有知情不报之罪咯?”

    黎相卿低头,沉痛地道:“臣有罪!”

    然而,不等皇上发火,黎相轻连忙又抬头激动地道:“皇上息怒,不怪公主,是臣还未能让公主放心托付,是以公主才迟迟不肯……”

    这时,皇上有些疑惑了。

    “不肯什么?”

    “皇上恕罪,臣与公主还未同房。”黎相轻说着,又低下了头。

    他刚才已经看到了皇上眼中的怒意,他心想,也许皇上对着公主,还有那么多年的感情,不忍心下杀手,但是对于他,若是皇上真的已经龙颜大怒了,那么狠一狠心,把火撒在他身上,甚至下杀手,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他不能死,他不能留下自家公主一个人。他知道自家公主是一个多么感情丰富的人,他还记得,公主曾说,若是秘密曝光,也希望自己好好活着。若是如今,自己死了,留下公主一人该怎么办?

    更何况,他还记得清晨公主说的话,两人之间,一定要有一人是不知情者,这样才有救人的余地。现在,他也的确按照公主说的办法去做了。

    听到黎相轻这么说,皇上有些奇怪,便问:“朕记得,新婚之夜,你二人圆房了,回来的嬷嬷收了喜帕。”

    黎相轻伸手看了眼自己的手指,道:“回皇上,公主并不愿圆房,说要考验臣一年。为了给嬷嬷和长辈们一个交代,臣与公主商量后,取了指尖血。”

    解释完,黎相轻又重重地磕了个头,求情道:“皇上息怒!公主虽未坦言,但着实则是微臣的错,京中都传臣风流,公主想多考验臣几日也是应该的,还请皇上莫怪罪公主,实是微臣之过啊!臣与公主感情深厚,相信过不了多久,公主便愿意彻底相信臣了!”

    黎相轻言辞恳切,情绪激动,也没有什么漏洞。皇上便也开始动摇了,也许他不知道吧?

    若是不知道公主的性别,皇上可能还会觉得奇怪,新婚夫妻,竟几月未圆房?况且明明他看得出孩子们感情颇深,怎么可能成婚却不圆房呢?

    但是如今,皇上已经知道了公主其实是男的,那也就难怪了。想必是那孩子怕驸马不能接受他的性别,所以一瞒再瞒,不肯圆房。

    这个时候,皇上仿佛找到了知音。同床夫妻都不知道公主的性别,自己也不算是被瞒得最惨的。

    皇上的内心到底是偏爱公主的,什么自己不是被瞒得最惨的,不过是给自己心软找个借口罢了。看到孩子失了声还拼命唤自己父皇,他爱了那么久的孩子啊!让他怎么忍心!

    闭眼深呼吸一口气,皇上看了眼黎相轻,并没有与他说公主其实是男孩子的事。

    他心里此时也体会到了隐瞒的纠结,他怕说出来了,驸马生气,抛弃公主,当然也怕驸马不再资助国库。而另一方面,自己把一个男孩子许配给了他,国库还用着驸马的钱,皇上自己也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这个时候,皇上的怒意稍稍收了一些,转而开始揣摩公主这么多年的内心,是否也如此纠结,是否会对自己这个父皇心生愧疚?他这些年表面快快乐乐的,心里是否也藏着苦痛呢?

    没心情再搭理黎相轻,皇上也没有再去纠结黎相轻说的话是真是假,只道:“去陪陪公主吧。”

    黎相轻瞬间提到嗓子口的心就落了回去,他知道,这一关,暂时是过了。

    谢过皇上之后,黎相轻赶紧起身,十分着急地奔去了承祥宫。

    皇上看着驸马这么着急的样子,心里有些宽慰,这驸马没找错,转而,又忽然想起,驸马他……还不知道公主是男的呢!

    到了承祥宫,袂德道士已经给晏端淳看完了,只道幸亏看得及时,也没有伤得特别重,好好喝药调养,还是能养回来的!

    安抚了爱徒几句,见黎相轻过来了,袂德便由扶黎领着去太医院取药。

    晏端淳全程都僵着脸,默默地听着师父的训,强迫自己不去想与父皇之间的事。

    然而,等师父和扶黎走了,身边只有自家驸马一个人了,晏端淳压抑的委屈和悲痛几乎瞬间宣泄而出。

    黎相轻屁股刚坐到床沿,想安抚自家公主几句,就看见公主脸上坚强的表情瞬间崩塌,几乎是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然而,这哇的一下,因为嗓子的原因,是无声的,那一瞬间,把黎相轻的心都揪了起来。

    黎相轻自己也瞬间红了眼眶,把自家公主抱到了怀里,不停地亲吻着他的额头。

    “宝儿,没事了,别怕,都会好起来的。”

    晏端淳没有回应,在黎相轻怀里哭得一抽一抽的,久久不能平静。

    黎相轻哄了他一会儿,自己平静了下来,给他讲述自己方才在承寰宫与皇上的对话。

    “宝儿,你要知道,皇上到底还是爱你的,他狠不下心,一切都有机会挽回。你现在要振作,如何挽回你们的父子情,还得靠你自己亲手去做,对不对?”黎相轻说着,用袖口替怀里的人擦眼泪。

    晏端淳这下终于给了回应,点了点头,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有些急躁。

    “别急,最近不要强迫自己发声,师父说了,这对你嗓子不好,我们好好养,慢慢养,没事的,驸马在这儿陪你呢。”

    一边说,黎相轻看到了床边椅子上的纸笔,拿过来给了自家公主。

    晏端淳忙拿起来写下:我要怎么做,父皇才会原谅我?

    黎相轻看着纸上因为手抖而歪歪扭扭的字,搂紧了自家公主,道:“先不急,皇上如今还在气头上,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我们都冷静一下。”

    什么都不能做?晏端淳有些着急,摇摇头,很是急切。手指了指外面,头往外张望着。

    黎相轻知道他是想问皇上为什么没来看他了,这着急慌乱的模样让黎相轻看得鼻酸。

    “宝儿,皇上也要面子的,就算皇上心里愿意原谅你,但是面子上过不去,如何来看你?你信不信你现在乖乖睡一觉,等你睡着了,皇上会偷偷来看你的。”

    晏端淳此刻脑袋里晕晕乎乎的,什么都想不了,听自家驸马这么说,狐疑地看着他,仿佛在问:真的吗?

    “真的,我陪你睡会儿,好不好?”

    自家公主今天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情绪又如此激动,还伤了嗓子,可见是如何伤身了,必须得好好休息休息。

    好在晏端淳还是很相信黎相轻的话的,便点了点头,把纸笔放在一边,躺到里床去了,随后便一直看着自家驸马,深怕他不上来睡。

    黎相轻摸摸他的脸,脱了外袍和鞋,上床把自家公主搂到了怀里,安抚地拍着他的后背,助他睡眠。

    渐渐的,今日打击过大的晏端淳,在自家驸马安心的怀抱里睡着了。但是黎相轻一直睡不着,睁着眼没睡。

    这一觉晏端淳睡得不是很安稳,他心里一直记挂着自家父皇,没满一个时辰就醒了。

    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抬头看,父皇有没有来。没看见人,又眼神询问黎相轻。

    黎相轻没睡,自然知道皇上根本没来,但是他当然不能这么跟公主说。

    谁知,黎相轻的一个迟疑,晏端淳就知道自家父皇根本没来看自己,顿时心都冷了。

    推开黎相轻,晏端淳就要起床去求情,求父皇原谅,也求父皇宽恕母妃他们。

    黎相轻拗不过他,只好替他披好斗篷,防止他冻着,与他一起在承寰宫门口跪了下来。

    赵公公看了,心疼得不得了,几次进去帮着求情,皇上都没有出来。

    这一跪就是几个时辰,天都黑了下来。

    如今的天,冷得很,袂德也几次来劝阻,说爱徒如今的情况冻不得!但是晏端淳就是不听。

    最后,皇上没出来,扶黎跑了出来,对这还是是又心疼又火大。

    “端端,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不是在求你父皇的原谅,你是在逼他!你父皇已经很头疼很难过了,你为何就不能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呢?你父皇也是人,不是神!他也会累,会心痛,会崩溃!你这么逼他,真的是爱他吗?你还想让他对你多失望?”

    别人的狠劝无用,扶黎的几句话,却直戳晏端淳的心。

    他猛然反应过来,对啊,他这是在干嘛呢?博取父皇的心疼吗?用这种手段绑架父皇对自己残存的父爱吗?这不是爱父皇,是逼他对自己越来越失望而已!父皇难道就不难过吗?明明是自己伤了父皇的心,如今却反过来想让父皇来安慰自己,原谅自己?太自私了!

    黎相轻见扶黎说动了他,也附和着安抚道:“我们就这么跪在这里,皇上也明白不了你的心,不如我们回去,将你这么多年的波折和心情,一一细数下来,写下来给皇上看,相信皇上看了,就会明白的。”

    晏端淳双眸一亮,对,自己不能说话了,但是还能写,他有好多好多话要说给父皇听,让父皇知道,他是多么地爱他,让父皇的心里也能感受到一丝温暖。

    点了点头,晏端淳在众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随后就拂开了大家的手,自己踉踉跄跄地往承祥宫去,他要把自己的心情和爱,一一写给父皇看!

    黎相轻生怕他跪久了这么跑要摔,顾不上自己的腿也僵硬着,跑过去扶他。

    袂德要看着爱徒喝药,也追过去,刚要靠近两人,就见那两个孩子,因为跪得太久,膝盖僵硬,踉跄地跑着摔了。

    黎相轻是扶要摔的晏端淳,结果两人摔做一团,赶紧去扶他们,心里那叫一个心疼。

    他们匆匆回了承祥宫,没发现,皇上在承寰宫门口看了他们许久了。看到孩子们摔了,皇上甚至颤了一下,仿佛下一刻就要冲过去扶他们,最后还是忍住了,站在门口默默地看着他们进了承祥宫的门。

    “心疼了?”扶黎看他们进去了,扭头,看见皇上站在门口,走了过去。

    皇上没说话,沉默了一会儿,才问扶黎:“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扶黎一怔,今日太过情况太过紧急,他一心顾着照顾这对父子,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知道秘密的事。

    不过,他如今也不想掩饰了。

    他知道,黎相轻掩饰一下是很有必要的,但是自己再瞒着卿留,卿留就太可怜了。

    “也知道了没多久,意外发现的。其实,端端自己也是十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是女孩子的。你还记得端端十岁那年高烧不退吗?后来去了行宫就再也不敢回来。”扶黎说着,靠近皇上,牵起了皇上的手。

    皇上惊了一下,执起他的手,看了看,忽然问:“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求情,你知道,若是你们一起,我……”

    若是他们一起求情,皇上会更加心软,那是他所剩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了。

    没让皇上说完,扶黎抱住了他,道:“因为我爱你,我不能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站在你的对立面。”

    这一句话,事实上比扶黎跟着晏端淳他们一起求情更有效果,因为皇上的心暖了。

    皇上伸手回抱了扶黎,这一刻,扶黎给了他太多的力量。就像……就像扶黎不在那几年,那个孩子,给了他全部的希望。

    “卿留,我不求情,但是我希望你能正视自己内心的感受,我希望你做下决定后,是快乐的。”

    皇上没说话,许久,深深地叹了口气,牵着扶黎进去了。

    第二日,皇上就收到了扶黎替公主送去的万字信。

    信里,从小时候有父皇陪伴的快乐,对父皇的依赖和爱,到自己因为看到扶黎的身体而对自己的性别产生怀疑,到得知真相后因为要欺瞒父皇和朋友的愧疚、惶恐不安、高烧不退,到母妃为了保护自己,计划将自己送去行宫时自己的崩溃绝望,到在行宫中惶惶度日,怕父皇看见喉结发现自己是男孩,所以自己割破喉咙以此穿高领掩饰,到回宫后爱上驸马又怕被知道性别的纠结难堪,最后到鼓起勇气向父皇坦白。

    一件件事情,写得清清楚楚,唯独掩盖了驸马接受了自己性别的事。

    皇上一点一点看下来,感受着孩子这些年的痛苦,红了眼睛。特别是看到孩子怕暴露性别,割喉咙的时候,皇上的眼泪滴落了下来。

    他还记得,当初和扶黎去行宫看孩子,看到孩子喉咙上好长一条疤,十分震惊,甚是是震怒,差点要责罚行宫里的宫人!但是孩子告诉他,是在树林里玩的时候自己弄伤的。

    当初只顾着心疼了,心想着没事就好,却忘了去想,玩闹弄伤的,这伤怎会如此长,如此规则!

    现在回想起俩,皇上觉得十分难受,当时的孩子,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隐瞒自己的呢?自己这个父皇就如此不值得他信任吗?

    这么一想,皇上又自嘲了一声。

    可不就是不值得信任吗?想想昨日痛心失望之余,对孩子说了什么?说自己瞎了眼,宠错了人。当时孩子不就是瞬间崩溃地大哭了起来?那该多伤他的心啊!

    等把整整几十页纸一一看完,皇上的心里除了心疼自责,再也责怪不起来了!不管怎么说,这并不是这个孩子的选择,孩子也是受难的!

    都是珍妃!那个不争不抢的柔婉女子!

    皇上想要责怪她,想要治她的欺君之罪!

    可是,转念一想,若是当年珍妃没有这么做,他如何还能得到这么一个让他宠爱了十几年的宝贝呢?没有这个宝贝,又怎会有后面一系列遇见黎相轻,通过黎相轻与扶黎重逢的事呢?

    冷静下来想想,也许这一切都是命运安排好的。

    珍妃的欺君之罪不可恕,但是一旦要以这事治珍妃的罪,势必牵连晏端淳。一旦孩子是男孩的事情暴露,满朝文武估计都会群起而攻之!

    因为这孩子实在是太受宠了!公主还没什么,若是个皇子,所有人都会忌惮的。即便是那些不参与党争的大臣,也会以皇子不得有双胞胎而做文章。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不会有好结果。

    皇上的心里,还是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宝贝的,哪怕自己受到了欺骗。

    闭眼思索了许久,皇上还是觉得,这件事,就这么永远地瞒下去,是最好的办法。至于珍妃一族的欺君之罪,日后以别的原由,小施惩戒罢了。

    理清了思绪之后,皇上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打哈欠的扶黎,问:“淳儿呢?”

    昨夜皇上一夜未睡,扶黎自然也是陪着彻夜难眠,听他终于关心起孩子了,心里雀跃了起来。

    “端端睡了,他昨夜熬夜写这信,一直到天明才写完呢,小梨子哄他喝了药睡下了。”

    皇上有些恍然,看着一张张信纸上许多地方的泪痕,心里如被针扎了一般难受。他不由得想,自己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过来了,什么没有见过,为何昨日就不能心平气和地和孩子好好交流,非要说一些伤人的话呢。

    “他的嗓子如何了?”

    “师父说有救,不过要好好喝药养着,情绪也不能太激动,如今天冷了,也不能冻着。”

    皇上点点头,将信纸整整齐齐地叠好,夹在了一本自己常看的书内。心想着,以后常拿出来看看,时刻警醒自己,无论何时都要保持沉着冷静,激动的情绪,激烈的言语,太容易伤到自己在意的人了。

    “承祥宫的地龙可烧着?”

    扶黎忍不住想笑,凑过去道:“不如皇上您亲自去看看?宫人偷没偷懒我可不知道。”

    皇上整理书桌的手一顿,显得有些尴尬。

    扶黎知道,这是吵过架了,一时间抹不开面子,便笑呵呵地抱住皇上的胳膊,把人拉了起来。

    “去看看吧,反正端端正睡着,他可想你了,梦里都喊着父皇呢。”

    皇上被扶黎拖着走,心里也是心疼孩子,听到扶黎说孩子梦里都喊着自己,更加痛心了。这孩子,自小到大,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昨日吵成那样,孩子的心里得多难受!

    然而,被拉到承祥宫里面了,皇上才猛然反应过来——孩子都失声了!梦里能喊个鬼啊!

    但是人都走到这里了,皇上也就没有退缩。

    感受了一下屋里的温度,觉得这地龙烧得还可以,暗暗点了点头,撩开门帘,轻手轻脚地走进了里间。

    一进去,就见驸马正靠坐在床头看书,而自家小心肝,依赖地趴在驸马怀里,睡得正沉。

    黎相轻看到皇上进来,一惊,忙放下书,心里明白皇上这是愿意原谅自家公主了,十分激动。心道,皇上不愧是做皇上的,心里素质真好,这么快就自我调节过来了。

    其实黎相轻也知道,皇上之所以这么快调节,也是因为太爱自己的孩子了,哪忍心啊!

    黎相轻无声对皇上行了个礼,正想着要不要叫醒公主,让他高兴高兴呢,皇上就对自己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自己不愿吵醒公主。

    黎相轻点点头,就见皇上靠近了过来,十分心疼地看着公主,手轻轻地撩开公主脸上几缕凌乱的发丝,随后还温柔地摸了摸公主的头。

    哪知,这时,晏端淳忽然动了动,流下了眼泪,把三人都吓了一跳。

    仔细一看,晏端淳嘴巴还一动一动地说着什么,三人辨认出来,他是在叫“父皇”。

    皇上顿时心里一痛,拿了帕子亲自替孩子擦了眼泪,又摸了摸头,才带着扶黎先回去,没有再打扰他的休息。

    晏端淳这一觉睡了很久,直到深夜才醒来,一醒来,黎相轻就告诉他,皇上今天来看了他好几次!每次都十分温柔地摸摸他的头!皇上心里已经原谅他了!

    晏端淳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下床就要去找父皇。

    黎相轻忙抱住他,说外面都深夜了,皇上和扶黎已经睡了。

    晏端淳这才罢休,抱着自家驸马又是蹭又是撞得,把黎相轻折腾得不轻。不过这又怎么样呢?自家公主高兴就是最好的了。

    笼罩在几人身上的黑团来得快去得也快,终于能松口气了。

    考虑到自家公主睡了一整天,黎相轻也顾不得晚上吃东西好不好了,亲自去御膳房给自家公主炒了点菜,一起吃了个夜宵。

    晏端淳很兴奋,吃了夜宵后更加睡不着,就一直拿着纸笔写字,与驸马聊天。这一聊,又是很晚两人才去睡。

    第二日,两人注定起不来。再加上心情好了,身体放松了,两人相拥着睡了很久。

    就在他们睡得高兴的时候,外面却翻了天了。

    两日之期已到,黎万怀一大早还没看到自家儿子回来,忙带着所有罪证进宫面圣!

    而黎二叔,忽然想起,好几年前,大侄子留了一封信在他府上,说若是珍柔公主出事,一定要交给皇上。

    如今大侄子和公主都没回来,黎二叔就赌一把,把这信也给了黎万怀一起带进宫。

    黎万怀进宫的时候,皇上今日难得没上朝,因为之前的事,放松了下来,也难得睡了个懒觉。因此所有的罪证都由今日早起的扶黎公公捧去了御书房,并让黎万怀在御书房外等候。

    也亏得扶黎今日起了个早,并且拿到了那叠罪证和那一封信。

    看出是小梨子的笔记,年代又有些年了,平时陪着皇上看惯了奏折什么的扶黎,下意识地就拿出来看了一眼。

    这么一看,扶黎真是庆幸自己这手了!什么不拿,正好拿起了这封信!

    这信其实就是公主三岁那年,黎相轻离开皇城去江南,留给黎二叔救公主的信。早年黎相轻因为救了公主,而得了皇上一个承诺。当时已经知道公主是男孩子的黎相轻,为了报答小公主对自己的厚爱,留了这么一封信,以备不时之需。

    信里内容也很简单,总结起来,只有一个意思,就是用皇上那个承诺,换小公主一条命。

    信是为了公主好,但是这封信,如今是绝对不能给皇上看到的!否则,黎相轻知道公主是男儿身的事不就穿帮了?!好不容易平复心情的皇上,让他再火一次?这绝对不行!

    扶黎紧张地舒了口气,赶紧把这信塞到了自己怀里带走!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攻:什么都不说了!就说你们怕不怕吧!一万!本攻终于日了!码到厕所都来不及上!估计有很多手残的地方,有虫告诉我哟~

    ——————

    《妆容天下只没有一次啪解决不了的事情》

    晏端淳:好开心!父皇原谅我啦!【转圈圈.jpg】

    黎相轻:好开心!宝儿终于开心啦!【抱.jpg】

    晏端淳:好开心!睡不着啦!【卖萌.jpg】

    黎相轻:好开心!做点快乐的事吧!【你可以坐我吗.jpg】

    晏端淳:好呀!聊天吧!【用萝北戳洗你.jpg】

    黎相轻:emmmm……【手动再见】

    ——————

    读者“清光”,灌溉营养液+22017-09-23 23:58:44

    读者“玲珑骰子安红豆”,灌溉营养液+42017-09-23 20:22:41

    读者“。?”,灌溉营养液+102017-09-23 17:29:15

    读者“忆泠真的超可爱的!”,灌溉营养液+12017-09-23 14:02:36

    读者“一只萌萌哒柚子”,灌溉营养液+12017-09-23 01:21:46

    读者“胖嘟嘟”,灌溉营养液+1302017-09-23 00:52:56

    读者“秋天日记”,灌溉营养液+12017-09-22 20:14:56

    读者“泠颜”,灌溉营养液+12017-09-22 13:07:49

    【感谢宝贝儿们的营养液~么么啪~】

    在事情如此紧要的关头,黎相轻最终还是相信血缘亲情的羁绊。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这世上,最不可能害自己的,最能信任的,唯有父母。黎万怀虽然平时蠢了一些,但是这么多年过来了,黎相轻不怀疑黎万怀的爱子之心。这件事,他不放心外人来做。

    黎万怀一直以来都是极其怕事的,这么没头没尾地被儿子交代了这么多事,一下子就懵逼了,想搞清楚公主究竟犯了什么事了?

    考虑到日后会涉及到不生孩子的事情,黎相轻对黎万怀坦白了公主其实是男孩子的事。

    黎万怀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他们家富可敌国的好儿子娶了个男人!黎万怀觉得自家儿子遭到皇室的欺骗了!十分为儿子感到不值!

阅读穿越之妆容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综漫]见鬼少女》《王者时刻》《鹰掠九天》《我真的长生不老》《重生商纣王》《极道天魔》《如意小郎君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50/50965/555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