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男神(八)

    眼神瞟向后方,见孙娇回酒店取书回来了,张嘴打招呼,“这里,怎么让你取个书这么慢。”

    剑拔弩张瞬间平息。

    “我想问问您,三年前和我一样是偶像明星的您,又是怎么爬上舒文瑾的床,然后成为炙手可热的电影明星的?是欲擒故纵,还是欲拒还迎?”

    被戳中了痛处的谢予迟恼羞成怒:“夏成蹊!别不知好歹。”

    夏成蹊无心和他多说,为了一个男人,和另外一个男人在这里扯皮,简直就和泼妇没俩样。

    “我的为人是什么样我自己知道,但是现在,您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您是前辈,我本无心冒犯您,但是您说见过太多像我这样往上爬的人,那么我想问,您呢?”

    谢予迟一愣,没想到夏成蹊会这么直截了当的质问他,开朗阳光的人设瞬间变得狰狞可怕。

    孙娇登时放下心来。

    “我就是怼了他一顿。”夏成蹊把书翻得哗哗作响,“这种人,你不当面怼他,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孙娇将书递给夏成蹊后,正准备给谢予迟问个好,结果一向平易近人的谢予迟冷冷的看了夏成蹊一眼,走了。

    孙娇扯着夏成蹊,“夏哥夏哥,你们两吵架了?”

    夏成蹊翻着书,漫不经心道:“没有,我哪敢和他吵啊。”

    “没有?”谢予迟脸上写满了嘲弄,似乎在讥讽夏成蹊的不知好歹,“像你这样的小明星,娱乐圈一抓一大把,别怪我说话太直白,我见过太多像你这样的人,顺着杆就想往上爬,一个个到最后什么都捞不到,但如果你不是我说的那样,最好离文瑾远一点,别勾搭不上,反连累了他。”

    夏成蹊握紧的手松开又握紧,长长的呼吸,最后平静望着他,“我对舒先生只有敬仰,从来没有其他别的想法,您不用把别人走过的路强加在我身上,您不了解我,凭什么说我就是那样的人。”

    谢予迟轻眯了眼,轻啧了一声,“你的所作所为众所周知,还需要我胡乱臆测吗?”

    这对夏成蹊来说,是个考验。

    但这对王导来说更是个考验,不住的叮嘱他,“小夏,记住,把之前的角色性格忘记,现在你是个自私狠毒的小人,仔细揣摩一下小人的心理是怎么样的。”

    夏成蹊不住的点头,掩去往昔单纯善良的模样,眼神犀利,嘴角勾着一丝狞笑,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小人的模样,可这模样才说了第一句台词,就被王导喊卡。

    “眼神眼神!夏成蹊,你现在是个小人,伪装了十八年的小人,十八年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份性情,现在一朝被识破,你得将隐藏了十八年的狠毒爆发出来,你这……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夏成蹊虚心求教,“像什么。”

    王导:“哼!我超凶的!”

    夏成蹊:……

    围观群众:……

    看不出看不出,一本正经的王导还挺萌的。

    王导也知道夏成蹊一时半会恐怕也演不出这种感觉,顾城提前又给他打过招呼,大庭广众之下也不能不给他点面子,只得挥挥手,“行了行了,这场戏之后再来,你先去把眼神给我练出来,练不出来你就给我……”

    话到嘴边活生生咽了下去,“练不出来就多多请教请教舒文瑾,影帝放这里不用,浪费资源。”

    舒文瑾微微一笑,“王导放心,我会教他的。”

    夏成蹊就怕舒文瑾说一句晚上来我房里对台词,忙不迭下场,尴尬得要命。

    化妆间,夏成蹊望着剧本叹息,“娇娇哇,我要怎么样才能练出那种犀利的眼神啊。”

    孙娇在一旁啃着苹果刷微博,头都没抬,“我又不会演戏,我怎么知道。”

    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不过我好像听我发小说过,眼神是可以练出来的。”

    夏成蹊凑过去,“怎么练?”

    孙娇放下手机,一本正经解释,“只要你长时间盯着一个焦点,脑子里想着你想表现出的东西,练习时间一长,自然就能练出来。”

    夏成蹊皱眉,一脸嫌弃的样子,“真的假的?”

    孙娇一脸诧异的看着他,说:“真的呀,这还是我发小告诉我的,他说这是著名导演沃·兹基硕德,沃老师说的,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夏成蹊望着小丫头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总觉得自己不能在她面前丢了男人的面子,若有所思的点头,而后又下定决心,“那我试试。”

    “你试试。”

    夏成蹊盯着门口,眼睛一眨不眨,心里想着的都是阴险毒辣反复无常的小人形象,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就浮现了谢予迟的影子,想起他中午说的那番话,那番讨人厌的话。

    眼神渐渐犀利,连带脸上的表情都变了,凝眉,周遭似乎蔓延着一股阴冷的气息,舒文瑾推开门,直接对上夏成蹊的眼神,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夏成蹊见到是舒文瑾,忙眨了眨通红的双眼,酸痛到流泪。

    “舒哥,您怎么来了。”

    舒文瑾一愣,又飞快笑道:“我来补个妆。”

    “哦。”

    舒文瑾任由化妆师给他补妆,又瞟了夏成蹊几眼,见夏成蹊还在那一动不动,忍不住开口,“你这干嘛呢?”

    “啊,这不是导演让我练眼神嘛,我练练。”

    “你就这么练?”舒文瑾看着他双眼通红跟个兔子似的,一眨眼眼泪流个不停,眉头深陷,“你这样眼睛很容易受伤。”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能练出来眼神来,都没关系的。”反正他完成任务之后也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

    舒文瑾看着他又一动不动的盯着门口,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

    一下午的时间夏成蹊盯得眼睛通红,眼泪直流,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那眼神练出来,反正第二天王导没说什么,一条过了。

    在王导手下一条过,这可是连舒文瑾舒影帝都很少有的待遇!

    夏成蹊美滋滋的给孙娇发了个大红包。

    接下来一场戏是夏成蹊被捕后审问的一场戏,审问人,谢予迟。

    夏成蹊望天无奈,为什么被打的戏份总是这么多。

    被注射了药物,夏成蹊浑身乏力,痛觉感官加倍提升,被人一拳打倒在地,狼狈趴地的夏成蹊被谢予迟抓着头发,被逼得抬起头来,吐了口血,眼神阴翳的望着谢予迟。

    “有本事打死我,打死我,新能源的下落你们永远都找不到!”

    谢予迟冷笑一声,嘴角浮现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夹杂着快感,“新能源关乎着人类的未来,你竟然敢……”

    “卡——”王导站起来,指着谢予迟,“谢予迟你怎么回事,他是你昔日的伙伴,你现在表现出来的应该是痛心,站在拯救人类的角度来试图感化他,重来!”

    谢予迟低头说了声抱歉,又对夏成蹊说:“抱歉,我的问题。”

    “没关系。”夏成蹊接过孙娇递过来的毛巾和血包,擦掉嘴角的血迹,又把血包藏进嘴里。

    “Action!”

    “有本事打死我,打死我,新能源的下落你们永远都找不到!”

    谢予迟痛心疾首的望着他,“新能源关乎着人类的未来,你竟然敢为暗黑势力卖命!你……”

    “卡!谢予迟你怎么回事,黑暗还是暗黑?”

    谢予迟一愣,忙不迭道歉:“对不起王导我记错词了。”

    “重来!”

    夏成蹊一脸冷漠的望着谢予迟,认命的接过毛巾和血包,告诫自己,不生气不生气,不和演技差记不住台词的人生气。

    第三场再次卡,原因是谢予迟的妆化了,在化妆间补妆,舒文瑾走进来,有些不悦,“够了。”

    谢予迟冷冷一笑,“难得啊舒影帝,这么久才和我说上第一句话,竟然还是为了别人。”

    “得罪你的人是我,夏成蹊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谢予迟抬脚就走,“行啊,你舒影帝亲自为他说情我当然得给你个面子,放心,我不会刁难他了。”

    第四场,夏成蹊做好了再次NG的准备,没想到竟然过了。

    夏成蹊趴在地上愣了片刻,听到王导喊卡,这才刚准备爬起来,一只脚直接踩上了他手指,脚尖甚至还碾了两下。

    夏成蹊疼的抽痛,嘶了一声,谢予迟似乎才看到一般收脚,扶起他,“不好意思啊,没看见,手没事吧。”

    夏成蹊捂着手,汗都冒出来了,还得咬紧牙关说没事。

    化妆间里,夏成蹊松开手,修长白皙的手指通红,粉嫩饱满的无名指指甲已经乌黑,孙娇一看大惊,“你这是怎么弄得?”

    “被人踩的。”

    “你这谁踩的?这么阴险?”

    “谢哥。”

    “谢予迟?”

    夏成蹊点头,坐在沙发里委屈的团成球,“孙娇娇,你说他老是针对我。”

    孙娇一针见血,“估计是因为之前那张你从舒文瑾车上下来的照片,人家记恨上你了,刚才NG不就是整你嘛。”找来纱布和药,“要不去医院吧。”

    “算了吧,”夏成蹊疼的龇牙咧嘴,“进度赶,我这又是小伤,没关系。”

    夏成蹊难过的低下头,无名指已经上好了药包扎好了,夏成蹊站起身,赶下场戏,“还好下场戏不用露手。”

    推开门,舒文瑾站在门外,夏成蹊一愣,把手藏起来。

    舒文瑾眼光灼灼的看着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我待他向你道歉,你……别和他计较,他就这性子,这几天心情不太好。”

    夏成蹊当然知道他说的谁,低眉顺眼,把委屈都藏在笑容后面,即使再小心翼翼,话语中颤抖的音线还是一听就能听出,“没,我明白,谢哥他也只是不小心而已。”

    舒文瑾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还是点头,夸他,“刚才演得不错,下场是我和你的对手戏,加油!”

    夏成蹊听了这话眼中似乎闪过一丝亮光,羞涩抿嘴,点头,“嗯!好。”哎,系统不在的日子里,没人见证我的演技,真是可惜了。

    孙娇心疼的看着夏成蹊的背影,刚想跟出去,就听到一阵嗡嗡的声音,在沙发上一通好找,夏成蹊的外套里手机震动个不停,上面标注的名字是顾王八。

    孙娇一愣,接听后客气道:“喂,您好,夏哥在拍戏,等他忙完了我会通知他的。”

    电话那头有些不悦,冷清的声音透过电话传了过来,“算了不必了,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助理,请问您是?”

    “顾城。”

    “顾先生!”顾城.的名字孙娇怎么可能没听说过,现如今顾先生竟然和夏成蹊打电话?

    “他最近怎么样?拍戏还顺利吗?”

    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关系!

    孙娇当机立断就给大老板告状,“您不知道,夏哥在片场老是被人欺负,明里暗里说闲话也就算了,演戏的时候还假戏真做真打他,刚才还被人踩的手指甲都淤血了,看着可吓人了。”

    没有说话。

    过了好久,久到孙娇误以为是信号不好的时候,顾城的声音才传过来,“我知道了。”

    嘟得一声挂了,孙娇望着手机,怔了。

    难道她想错了?顾城不是夏成蹊的靠山?

    孙娇嘴角抽搐,“你就不怕他以后给你穿小鞋?”

    “我会怕他?等着,总有一天,我得虐的他叫爸爸!”

    夏成蹊这一副故作凶狠放狠话的模样在孙娇看来实在是外强中干,当不得真。

    “走,带你去吃饭。”

    两个人饥肠辘辘吃饱了饭,下午的时候夏成蹊又坐在片场等戏,下午这场戏主要是夏成蹊的戏,全剧的高.潮部分,夏成蹊所扮演角色,在查到真相后露出真面目,从一个单纯良善的少年瞬间转变成一个阴狠毒辣的小人。

阅读被我撩过的人都想霸占我[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农民小仙医》《绝世剑神》《仙路归途[综]》《天降神医》《超级医生在都市》《超品小农民》《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未来宠物店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50/50807/552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