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破

    傅君宝松了口,呜呜唧唧地跑到了沈禾身边。

    赵成西往后缩了一下,傅景晏发起怒来,他是见过的,像他这样的人,没有一点威严又如何能能掌管那三军,今儿上午去书阁时不小心偷听到他和沈禾的谈话,所以下午才使计支走了傅景晏。

    “啊,呜呜坏蛋欺负我先生,”傅君宝颠着小短腿跑了过去,抓住赵成西的胳膊一个劲地咬了下去。

    赵成西抬起手,只是还未碰到傅君宝便让人反手用力扭住了手腕,两边受痛,让他艰难地抬头,一看才发现竟是那被他支走的傅景晏!

    傅景晏看了一眼还蜷在一旁的沈禾,眸子瞬间变得冰冷,眼底翻涌起一片阴沉,深不见底,周身散发着阵阵寒意,沉着声音道,“赵成西,你越界了。”

    突然,“砰——”的一声,只见他们身后的门被人一脚踢开。

    沈禾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看清门边的情形,只隐隐约约看到那小团子的身影,以及后面的高大身影。

    话还没说完,傅景晏的拳头便狠狠打了下来。

    方才一眼便瞥到那垂在地上的手,烫伤的地方破了皮,上午才给她涂了药膏,想到这,他眼底骤然腥红一片,密密麻麻地抡在赵成西身上。

    没想到这到口的肉还没吃到便被人给打断了。

    他有些恼羞成怒。

    “傅景晏,本王是什么身份,你敢对我动手——啊”

    沈禾侧蜷着身子,双手紧紧抱在胸前,咬牙忍着痛,在赵成西那只恶心的手扒在她衣领间时突然转身抬腿在他腰间狠狠踢了一脚。

    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再加上赵成西没有任何防备,到底还是将他踢得往后踉跄几步没控制住直接坐在了地上。

    赵成西捂着被踢到的腰间,满脸狰狞地笑了笑,“都这样还有力气,看我怎么收拾——”

    傅老夫人见状,忙道,“兴许方才给摔到了,你手上用力轻点。”

    闻言,傅景晏将手掌往上挪了挪,微侧眸,开口冷然,“管家,将二殿下送回他的住处,严加看管。”

    “是。”刘管家可不管什么皇子不皇子,他只听大公子的。

    那地上的赵成西看着傅景晏进去里间的背影,断断续续道,“傅景晏,本王乃……乃当今皇子,你竟敢……敢囚禁我……不成?”

    抛去外面的杂乱,傅景晏抱着人大步往里边走。

    将她慢慢放在床上,她还无力的半合着眼。

    傅景晏见她这般模样,又不知她哪里不舒服,在床边坐下,低下身子,“哪里不舒服?”

    沈禾也没觉得哪里有多痛,就是方才被赵成西猛地甩在地上,现在这会全身都阵阵地疼,尤其是腰间还有右边的胳膊,她完全没有多少力气再开口说话,最后索性没回他,继续搭着眼皮缓着。

    “是不是摔着伤到身子了?”看她刚刚蜷着的模样,想必也差不多是这样。

    她脸色煞白,整个虚脱似的躺在那。

    傅景晏抬手在眉间揉了揉,情绪有些烦躁,“这样躺着不行,我让我娘来给看看你身上的伤。”

    沈禾再晕沉也听到了这话,在男人起身之时,小手有气无力地抓了抓他的衣袖,许久才说了一个字,“不。”

    许是现在的情形让她忘了伪装,那轻柔细软的声音中,哪里还有平日里压得稍低的沙哑。

    傅景晏手往下一勾,将她抓着自己衣袖的手握进掌中,声音低哑,“玩这么久,也是时候停了。”他将她的手搁在她身侧,手背上破了皮,他眸子紧了紧,“行了,你先躺着,我让人去请大夫过来。”

    沈禾就这么直愣愣躺着,回想着他方才的话,脑子里本就又混又乱,这会更是轰的一声。

    一阵雷鸣轰乱之后,一件事在她心里回荡着。

    果然,傅景晏什么都知道。

    没等她再多想,那边傅老夫人便进了来,沈禾挪了挪身子,打算起来,老夫人扶了扶,“景晏让我来替你看看身上的伤,我估计少不了几处磕碰。”

    沈禾半低着头,看这情形,傅老夫人恐怕也知晓了她是女儿之身,平日里傅老夫人待自己也不错,如今自己倒是骗了她许久,沈禾一时间有些愧疚。

    傅老夫人见她半天也没应声,心里一紧,捏着帕子的手紧了紧,“沈禾呀,今儿这事,说到底这事还是要怪景晏,你说他怎么就留了这么一尊无耻的大佛在家里?你别急,我回头便好好说他一顿,这俗话说远小人,近君子,他这次只怕也看清了一些。”

    其实这事她倒没有怪傅景晏,只是没有料到堂堂二皇子竟会做这般下三滥的事。

    方才傅景晏似乎狠狠打了赵成西几拳,这人是当今陛下的皇子,这么一打——她提了点劲,语气有点急,“老夫人,大公子打了他,会不会被——”

    “你放心,不会有事的,该怎么处理权衡好这件事,那是他该做好的事。 ”

    沈禾听她这般温和慈祥的语气,心里越发歉疚,想想还是自己主动坦白,“老夫人,其实,还有一件事,我……我其实。”

    “不用说了,你要说的老身早已经知道了。”

    她张了张嘴,到底没有再说什么,这么看来,傅景晏也是早就知道她的身份,傅老夫人也是。

    自己辛辛苦苦掩饰着,结果他人早就看穿了,她怎么有种自己很愚蠢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脸上有点火烧火烧的。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傅老夫人给她看完身上的摔伤,傅景晏带着大夫过来的时候。

    傅老夫人简单和大夫说了一下,腰背处和手臂上有几处青肿,其他地方倒是肿得轻一点,大夫又给把了脉,处理了她手背上破皮的地方,用了药,随后用纱布包扎起来。

    傅老夫人同大夫离开之后,屋里只剩下他们俩人。

    沈禾也躺了有一会,除了那隐隐疼痛之外,其他都在慢慢恢复。

    她撑着手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道,“大公子,您什么时候知道的?”

    傅景晏抬了抬眼皮,“很早。”

    “再具体点呢?”

    再具体点——傅景晏该怎么和她说,难不成说就在每天你给君宝讲课时在背后看你的小细腰,白白嫩嫩的手,然后开始怀疑的吧。

    见他不说,沈禾也没继续追问,说到底这些也都没什么,结果都一样。

    “大公子,你把宁王打成那样,不会被治罪吧?要——啊——”原本在床上躺着,突然整个人腾空而起,落入一个宽厚的胸怀里,她下意识地伸出两只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大公子,这是做什么?”

    傅景晏勾了勾唇角,抱着她朝外边走去,步子又大又稳。

    “送你回去。”他顿了顿,俊朗的脸上神色较之不久前温和许多,“顺道,与你,与沈夫人赔个礼。”

    “大公子,我没怪你。”

    男人低下眸子,对上她的目光,低声道,语气颇有些坚定,“我怪我自己。”

    “哎哟,够了,够了,景晏,快住手。”这边动静大,到底还是引了傅老夫人的注意,一路上零零总总听刘管家说了前因后果,听了之后自然也是生气的,这二皇子也真是太胡来了,早就觉得这不是什么好品行的人,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沈禾,那个心疼的,恨不得傅景晏将赵成西再多打上一顿,,不过,到底还是皇家的人,真是叫人心里不舒坦。

    想归想,到底还是招呼了刘管家和几个小厮上前将傅景晏拦住。

    赵成西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上哼哼唧唧。

    傅景晏收了手,转过身,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将半晕半醒的沈禾打横抱起。

    他的手紧紧稳在她腰间,力度有些大,怀里的人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

阅读我和侯爷的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全能跨界王》《快穿之逍遥道》《重生都市仙君》《全能小农民》《分则为王,合则无双》《[快穿]男神他又出家了!》《许静的荣华路》《银狐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49/49660/541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