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老娘的灵魂被掳了

    “混账,祖先的玩笑都敢开!”老爷子连忙跪向内室的正中方向郑重地拜了一拜,道:“甘家祖先在上,混账小儿口不择言,请祖先们不要怪罪!”说完,还不忘跟甘子月招手:“快过来,一起向祖先们赔罪!”内室的正中间有个小隔间,算做甘家的祠堂,祖先的牌位悉数供奉在里面。

    甘子月可是很无奈的,只好站起身,准备走到爷爷身边向祖先赔罪,嘴里不忘小声继续念叨自己的推测:“爷爷,真的有可能的呐,你想这功法是甘家祖传……”

    “求救?!”甘宇轩惊讶地看向她,心中一阵凌乱浮上心头,那是种不好的感觉。甘家有套世代相传的功法,组训规定凡是甘家子弟从5岁起就需开始练习。在数代的传承中并没有记载有人学了几十年还不能静心入定,而他的亲孙女却成了第一个,而且出现的还是莫名其妙的杂念,关键那个杂念一直是重复的,一直困扰了孙女十几年。

    甘子月也是遵从组训自5岁起就跟随爷爷学习家传功法。提起这事,心里是满满的骄傲:家族传承功法,不是每个家族都有。但烦恼如影随形,她唯一的烦恼就是那个声音,从十几岁开始听得模模糊糊,到现在一清二楚。

    看着爷爷的胡子在烛光下反射着光芒,微微抽搐的嘴角,甘子月噗嗤一声笑了:“爷爷,您说会不会是甘家祖先里的谁在召唤孙女呢?”

    身旁的老者突然睁开了眼睛,眼光透着慈爱看向甘子月,嘴角微扬道:“子月,莫不是还不能静心?”这位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甘子月的爷爷,甘宇轩,年过80,却只是花白的须发,人称“花白甘”,是当地有名的中医。

    甘子月睁开眼睛无奈地摇摇头:“爷爷,我努力摒弃杂念,可是就在方才还是听到了那个求救的声音。”她垂下眼,长长的睫毛遮住了有些慌张的眼神,小巧的嘴巴撅起,带着些许的不甘心。

    不会水的她在水中徒劳地挣扎着,远远望见一个女子向她伸出手,嘴巴张合着,似乎在向她说着什么。她仔细去辨认那口型,心中却是一惊,那女子在向她呼喊:“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这不是水,挣扎了一会儿的她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放弃了挣扎。那水仿佛能够知晓她的心意,在她放弃挣扎后也散掉了窒息感。

    一阵风突起,穿过窗户扑进了屋子,瞬间熄灭了蜡烛。

    甘子月只觉得浑身一震,软绵绵地瘫倒下去。耳边传来阵阵的惊呼:“子月!子月!子月!”那呼唤渐渐远去,直至消失。

    甘子月看到自己跌落进了一滩黑水中,水淹没了她的身体。

    风凉凉,月戚戚,芭蕉摇曳静无声。

    “救我,求求你快来救我!”

    声音如道惊雷般砸到甘子月的心上,她攒了下眉,微微睁开眼睛,视野里现出熟悉的内室。烛光轻轻跳跃着,将她身后的影子拉得好长。偷偷瞧向身边的老者,看他盘腿而坐,双手叠在膝盖上,与窗外的芭蕉融合地如同一幅画般美好。

    那女子见红色符号游到甘子月的头顶后长长舒了一口气,脸上挂着看不懂的笑容,向她扑了过来。

    甘子月是拒绝的,这个缠了她十几年要求救她的女子好陌生。她潜意识地拒绝她的接近,努力地想要用双手撑开她。但当双手触碰到对方的一刻却颤抖地停在了半空,不是不想继续推,而是她惊讶地发现她的双手直接洞穿了对方。

    那女人扑过来后,甘子月并没有碰触到真实的身体。那女人竟然是空气,或者说是影像。甘子月迅速转身,盯向那女人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挂满泪水的脸,还有嘴角一丝不易察觉的满足笑意,嘴巴开合,仿佛还在说着什么。

    “咋回事?那女人是谁?难道是一直在我打坐时向我求救的那个?但是我没有救她啊,为什么她说谢谢我,还有她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甘子月没听清,脑子混乱成了一坨浆糊,垂眼看向脚下时却发现自己的双脚也在消散。

    “我竟然也是影响?!”不等她有片刻的思考,一阵阵疼痛袭来,疼的她没了意识。

    当再次醒来时,甘子月的第一反应还是疼,浑身都疼,疼的眼泪如开闸的洪水,一路狂飙。

    耳边飘来一声喊叫:“小姐,小姐,没死没死,你放心吧,还能给你玩!”

    又一个声音响起:“没死就好,等后面再好好收拾那个小贱蹄子。今天也累了,我们回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一定不能让老爷知道,晓得吗?!你要透漏半点风声,我让你也生不如死!”那个声音又在叫嚣着。

    “小姐,您放心,我绝不会透漏出去的。”后面一个颤抖的声音回应着。“小姐,老爷那么疼您,就是知道了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蠢货,老爷虽然容我虐待她,但是并不想她死。这个贱人还真命大,不然我还真没有想好什么借口来推脱她死了的事。”

    外面声音渐渐消失,屋里外恢复了平静。

    甘子月的脑里一个机灵:“啥小姐?!”一个挣扎爬了起来,睁眼看向四周,心跳都漏跳了几拍。月光透过窗撒在地上,她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乱糟糟的木头堆里,身上裹着硬邦邦的布料,脚上穿的鞋子还是破的,露着脚趾。看不清身上的情况却明显地感受到自己受了伤,抬一下手都会传来钻心的疼痛。

    “爷爷!”甘子月第一反应是找爷爷啊,明明自己刚刚在爷爷身边的,怎么只是晕了一下就成了这样。她费力喊了一声,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骨膜里回荡,不可置信地再喊了了一声呼喊却只是“啊,啊”的声音荡回耳边。难不成我成哑巴了?!这个想法如同惊天霹雳一样吓得她哆嗦了一下,眼泪吧嗒吧嗒又开始往下掉。

    哭够了,好歹是30岁的人了,甘子月内心快速地平复了下来:“我这是在哪里啊?爷爷去哪里了?!难不成我被拐卖进了山沟里,可是我明明之前是在爷爷院子里打坐的啊?!”

    环顾四周,这是一间宽敞的屋子,只是除了木头还是木头,一摞摞的堆成一排排,黑黝黝堆在里面。

    想起方才听到的“没死还能玩玩”的话,她迅速做了判断,原来自己大概是被拐卖了,可想不起在哪被拐,也记不得拐卖前的情况。

    “不对!我记得那个向我求救的女人扑向我,然后就消失了,我也消失了。我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了这里!”甘子月绞尽脑汁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擦!不会是那个女人做了手脚吧!她跟我说谢谢我救了她,她又跟我说了对不起!”想到这里,她拎起衣领往下看去,只是一眼便失神地松了手,喃喃自语道:“我那傲人的C真的成了A不到!”

    这种小说里才会讲的故事怎么就真的发生了呢!甘子月此时才真正的意识到,她的灵魂穿越到了一具陌生的身体上,或者说她被那个女人掳到了这具身体上。

    在烂大街的穿越重生小说里,不是说死了灵魂才会穿越重生吗?可是她没死啊!她只是陪着爷爷打了会儿坐。那么是献舍吗?好像在很多鬼怪玄幻小说里有说夺舍与献舍,可是那样的操作不是需要什么步骤跟仪式吗?!

    她仔细查看了下身体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符号。又回忆了一遍与那女人相遇的情景,努力回想那句没有听清的话语。

    “谢谢你给了我你的人生,对不起你要过我的人生了!”

    不知道为什么,甘子月清晰地想起了那女人说的最后一句话,仿佛那话是从自己嘴里说出去的。脱口而出后,她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这身子就是那歹毒女人的,这话是她说的,我现在在她身上,想不起来才怪!”

    那一巴掌在寂静的夜里着实响亮,半边脸火辣辣地疼痛迅速传来,这不是梦,原来一切真的就这么发生了。

    “狠毒的女人,老娘居然被夺了身体!”

    “是她一直在向我求救吗?一直求了十四年!”甘子月心里疑惑,手却不知道为什么向那女子伸去。在伸出手的瞬间,她看到了女子身后的月亮,那是一轮血红色的月亮,而那女子的双眸亦与月亮同色,是血红色的。

    那女子见甘子月伸出了手后,脸上漏出了片刻的悲伤与不忍。

    不待甘子月仔细去想,只觉得自己的手在触摸到对方手心的片刻,一张纸状的东西黏糊糊地贴了过来,仿佛有什么钻进了她的掌心。

    甘子月抽回手想看一眼,却见掌心射出一束光迅速将两人包裹了进去。

    源源不断的红色符号从掌心随着光钻了出来,汇聚成红色的条纹。那红色条纹如蝌蚪般歪歪扭扭地游走在两人身边。

阅读都是月亮惹的祸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军少大人,体力好》《史上最强赘婿》《无疆》《奇迹的召唤师》《明日传奇》《纣临》《重生商纣王》《恶魔就在身边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46/46075/505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