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看女婿

    王氏愣了愣:“阿十都是孩子,阿彻比阿十还小好几岁呢,怎么就成大人了,我记得阿十十二的时候,还天天跑出去跟咱们府后头那几个皮小子疯玩呢。”

    大儿媳笑了:“阿十是女孩子啊,又是咱们国公府独一份的千金小姐,自是要娇养着的,而且,阿十那个性子,估摸到了八十也是孩子心性。”

    大儿媳哪会不知婆婆这是又想起当初自己答应兰儿进宫的事了,不禁道:“兰儿是我生的,您老疼孙女,媳妇儿难道不疼闺女,只是这姻缘真是天注定的,当初我跟她爹也是不想她走这条路,虽说母仪天下尊荣无俩,可咱谢家何时注重过这些虚名,望着孩子们能平安和乐的过日子就成了,可兰儿却执意走这条路,后来我才知道,她那一颗心里头装的都是皇上,这女子一旦动了情就跟那夜里里飞蛾一般,明知前头是火也会义无反顾的扑过去,是好是歹也是她自己的姻缘,兰儿的脾气您老是知道的,她自己若是乐意,我们当爹娘的想拦也拦不住。”

    王氏夫人叹了口气:“这孩子自小主意就正,平常不言不语的,可一旦决定了事儿就谁也变不了,好在如今有了阿彻,说起阿彻,才多大的孩子啊,就去前头了,那些大臣一个比着一个奸滑,仔细使坏灌阿彻酒,他年纪小身子弱承不住。”

    大儿媳听了忙道:“您老就别操心了,阿彻可不小了,都十二了,去年就随他父皇临朝参知政事了,太傅时常赞他聪敏好学,老成持重,不愧我大晋的东宫储君呢。”

    大儿媳自是知道婆婆的脾气,忙道:“您老别急,兰儿让周喜儿在前边儿盯着呢,年年万寿皇上都是中途便离席,更何况今儿睿王殿下在,虽说是叔侄儿,却是自小一处里长起来的,情分比皇上那些嫡亲的兄弟都要亲近,睿王殿下难得进宫一趟,叔侄儿俩必会说些梯己话,那宴上乱糟糟的却不得说话儿,兰儿说皇上叫人在御花园的沁香亭子里置办了小席,就是为了招待睿王殿下,您老再等会儿,等皇上去了,咱们再过去不就瞧见了吗。”

    王氏夫人:“这么说起来皇上也不是性子冷,对这位皇叔不是挺热乎的吗。”

    大儿媳点点头:“对,对,外孙女,跟阿十一样好看,长大了也是咱们京里的第一美人。”可着大晋也只有她们谢家闺女金贵,小子倒看的寻常。

    正说着,就见那边儿周喜儿匆匆小跑了过来,上前在皇后娘娘耳边嘀咕了两句,皇后娘娘开口道:“时辰不早,各位内眷支应到这会儿,想必也乏了,本观看今儿这宴就到这儿吧。”站起来走了。

    王氏也笑了起来:“我跟你公公还觉阿十长得快呢,总觉着昨儿还在我怀里抱着小娃娃,一转眼就能跑会跳了的了,这再一转眼啊,就该成亲嫁人了……”说到嫁人眼圈都红了,甭提多难舍了。

    大儿媳暗暗好笑,虽说都知道阿十是公婆的心肝儿宝贝疙瘩,可这还没嫁人呢,刚一提就难舍难离的,将来真嫁的时候怎么办,却也只能劝婆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阿十大了怎么也得寻婆家,您老帮着把关,挑个样样儿都好的女婿,等阿十过了门,夫妻恩爱的过小日子,来年给您老生个外孙子抱,您老难道不高兴啊。”

    王氏却摇头:“什么孙子,阿十这头一胎肯定是孙女,一准儿跟阿十小时候一模一样,瞧着就可人疼。”

    什么好亲事?阿十觉得自己跟那冰块男还真是孽缘啊,怎么就脱不开了呢,不管了,想来爹娘要给自己定亲怎么也要来问问自己,自己点了头才能答应,更何况还有哥哥们呢,十有八九成不了。

    只不过这回阿十倒猜错了,皇上万寿的宫宴阿十并未参加,反正都知道她这个国公府的千金养的金贵,举凡应酬大都托病,所以不出现也没人觉得奇怪,倒是纳闷国公夫人今年怎么待了这么长时候,虽是臣妻,可国公夫人却是皇后娘娘的外祖母,东宫太子殿下得叫一声老祖宗,辈份高,年纪也大,故此即便这样推脱不得的宫宴,也不过来站站露一面就回了,也没人敢挑礼。

    今年这是怎么了,竟然从头到尾坐在皇后娘娘下首的席上全程没动劲儿,其实老太太早已不耐烦了,看了眼旁边的大儿媳开口道:“这给阿十相看个女婿怎么这样难,这都赶上大姑娘上轿了。”

    皇后眼角微润:“是兰儿不孝让祖母担心了。”

    王氏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你们都是孝顺孩子,祖母知道,前头那个亭子就是沁香亭吗。”

    皇后点点头:“ 是了,祖母您瞧万岁爷对面那个就是睿皇叔。”

    王氏夫人揉了揉眼:“不成,这离着太远,我这眼睛又花,巧不清楚眉眼儿,不过远远望着这身姿还过得去。”

    大儿媳不禁道:“哪只过得去啊,睿王殿下跟咱们家老八当年可是并称京城双璧,尤其您老可别忘了,睿王殿下是带兵的将军王。”

    王氏夫人挥挥手:“什么王也得我亲眼仔细瞧过了才能作数,光听你们说可不成。”

    皇后娘娘忍不住笑了一声:“兰儿知道祖母要仔细相看,咱们过去就是。”说着让周喜儿过去先跟御前的总管太监王德顺打了个招呼。

    本就是事先安排好的事儿,自不会拦着,王德顺进了亭子里躬身:“回万岁爷,皇后娘娘与国公府老祖宗,承恩公苏氏夫人,正在那边儿赏景儿。”

    皇上忙道:“老祖宗难得进宫,快请过来。”

    王德顺应着去了,不大会儿功夫,祖孙三人进了沁香亭。

    王氏夫人刚要跪下行礼,皇上就忙道:“都是家里人,这些虚礼就免了吧。”王氏夫人也不矫情:“老婆子谢皇上恩典。”抬起头来一眼都没瞧皇上,直接看向皇上旁边的睿王,上下打量了数遭,那目光着实有些露骨。

    皇后娘娘忍不住咳嗽了一声:“祖母,这是睿王殿下。”

    王氏夫人这才收回目光,又要跪下行礼,睿王忙道:“皇上都不受您的礼,您老这可要折煞我了。”

    王氏夫人道:“那老婆子就不跟殿下虚客气了。”说着仍是上下的打量,又瞧了几遍,方才道:“想必皇上跟睿王殿下有国家大事要商量,老婆子就不搅扰了,再不出宫,只怕我家那老头子这会儿已在宫门外等的不耐烦了,老婆子告退。”

    皇上站起来以示尊敬,吩咐王德顺亲替自己送出了御花园。

    一出御花园,皇后娘娘就道:“祖母您可也真是的,哪有您这么瞧人的,把人家睿王都瞧毛了。”

    王氏夫人:“我没瞧着他毛啊,挺稳重的,先不说别的这份大气倒是难得。”

    皇后娘娘笑道:“这么说祖母是相看中了。”

    王氏夫人:“阿十自小是个跳脱的性子,又被我跟你祖父宠着长大,旁的还罢了,就是脾气扭,若是寻个年纪相仿的女婿,将来还不知怎么打呢,倒是年纪大些的好,这睿王的年纪我瞧着倒合心思,人也稳妥,模样儿跟咱们阿十也算般配,只是寻常他这般年纪的男子,大都成婚了啊,要不房里也有几个伺候的丫头,想来他身边儿也早有人了吧。”

    苏氏夫人听了忙道:“您老多虑了,睿王殿下可是有名儿的洁身自好,他哪个睿王府里头除了太监就是婆子,正经年轻的丫头便有也是房里伺候的,您老尽管放心吧。”

    听儿媳这么一说,王氏夫人却更不放心了,摇摇头:“你说他也不过才二十六,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身边怎会没人,你瞧瞧老八虽说娶了媳妇儿之后收了心,之前可没少折腾,就算老九听说外头那什么楼里头有个红颜知己,时常的去,这睿王殿下竟乐意当和尚,实在令人想不明白,莫不是有什么隐疾吧。”

    皇后娘娘摇头失笑:“您老这是想哪儿去了,太医院隔三差五就有人请平安脉,睿王可是练武带兵的人,身体比谁都好,哪来的什么隐疾啊?您老尽管放心,兰儿还能害了小姑不成。”

    众人忙下跪:“恭送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前脚走,王氏夫人婆媳俩后脚就跟了出去。

    出了大殿就见皇后娘娘正在前头候着呢,一见祖母忙伸手来扶着,规矩不过是给别人瞧得,自己家里人讲究那么多做什么,王氏夫人这会儿才仔细端详她半晌道:“刚在殿里倒是没瞧仔细,这会儿看着怎比上回又瘦了些。”

    皇后:“祖母的眼神越发好了,可见身子骨硬朗,这些日子赶上皇上万寿,后宫事儿多了些,忙乱起来,膳食便不大顾得上,这才瘦了一些。”

    王氏夫人:“你这宫里头事儿多着呢,若事事亲力亲为累死都忙不完,能交给下头的奴才们就别自己硬撑着,熬坏了身子,祖母心疼。”

阅读阿十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春野小农民》《极品仙师》《重生八零翻身记》《TFboys之蜜宠水晶恋》《穿越之1975》《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战皇》《富一代[穿书]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44/44858/493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