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覆汉

第二十六章 不见

  • 作者:路边呆子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25
  • 本章字数:7497

当然了,如今的公孙伯圭只是一位一无所有的求学士子,他的态度如何变化都无关紧要。而随着天气渐凉,那位位于同龄人顶点的袁绍终于在一个秋意萧索的下午回到了洛阳城。

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不开眼的人去打扰人家袁本初,毕竟人家养母,也是实际的伯母此时已经快要咽气了;而六日后,袁绍的养母一命呜呼,跟汝南袁氏有明确关系的一些亲属、乡党、门生故吏,还有朝各高官显爵,开始门吊唁;又过了七日,袁绍的母亲下葬到了北邙山,与他的名义的养父袁成合坟,而袁本初也开始在坟前正式结庐守孝,也是从这时开始,忽然间,前往吊唁和拜访的人蜂拥而至,竟然直接阻塞了郊外的街道。

从这一点来说,袁绍公孙瓒走运太多了。

然而更走运的还在后面,不清楚是不是卑贱出身给的加成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东西,反正这个袁绍从小自己那两个嫡出兄弟强太多,而且是全方位的强,无论是先天的容貌身高,还是后天的学识水平都是如此……于是,袁家在世两个当家人,亲爹袁逢与叔叔袁隗,都非常看重袁绍!甚至于有意无意的把资源倾斜给他!

而说到这一点,讲实话,公孙珣总觉的自己那位族兄最近有些不对劲,明明一开始对袁绍回京最热切的是他,可自从请许攸过来给自己兄弟几人科普完了袁绍的信息后,他反而有些不冷不热了起来。

这要说到整个洛阳人尽皆知的一些小道消息了。

其实袁绍的身世和公孙瓒几乎是一模一样,母亲是个地位接近于无的婢女,完全是他生父袁逢一时激情的产物。然而,所幸这袁绍恰好有一个死的很早的伯父,那一房无后,于是袁绍被过继给自己的伯父袁成,从而在身份获得了一种类似于袁氏嫡子的认证。并且,还让他获得了相当程度的行事自由度。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许是路秋风呼啸所致,兄弟几人却渐渐都不再多言了,甚至面色普遍变得有些阴沉。

这样,一直到了下午时分,公孙兄弟才驱车来到北邙山下,然后又下车步行山,这才来到了袁氏坟茔前的草庐旁。

“这是天下第一名门之威势吗?”公孙越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车子,不禁面色发白……他的前面自然是公孙珣与公孙瓒了,三人此次各自乘坐了一辆车子,然而刚出城门不久被堵在了路边,变得亦步亦趋了起来。“当日我在太学,看到前来抄录石经的车子阻塞了城门和太学,已经觉得是生平所见之盛事,可如今……实在是未曾想到,作为天下教柱石的石经竟然也不一个名门子弟的威势,今日来吊唁的,怕是得有几千辆车子吧?”

话说,后面公孙越如此感慨,其实前面那哥俩也是面色发白……这个时候,几个辽西土包子才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天下名门,什么叫真正的世家子弟,什么又叫做四世三公。人家不需要去结交谁,也不需要参与什么扬名立万的工程,只要坐在那里,自然会有成千万的才俊你争我抢的去送到他跟前。

车队缓缓向前,却无一人动摇回转,因为据说那袁本初不问出身,不计地域,只要是去吊唁和拜访的,他都能够礼贤下士,让人如沐春风……甚至隐约间公孙珣已经听到了‘天下楷模袁本初’这样的称呼。

<content>

袁绍的名声极大,但凡在洛待过的人都知道这一点。品書網(w W W. VM)

然而,这里面其实还有些弯道……如最直接的一个问题,都是汝南袁氏,四世三公,同辈之,且不说他叔叔袁隗的长子早夭,其余两子尚幼,单说那袁绍下面还有个嫡出的弟弟袁术,面还有个嫡出的哥哥袁基,为什么不是这两个人名冠洛阳呢?

终于,眼看着前头再无人,身后几个刚刚递了名刺的人也都是和自己一样的少年、青年,公孙兄弟立即放下之前种种心思,开始起身整理衣冠。

孰料,在此时,一名士打扮的袁氏宾客忽然快步从草庐那边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一名慌慌张张手持名刺的袁氏家仆。

“哪位是臧洪臧公子?”这宾客一来到此地,立即团团作揖行礼。

一名刚刚递名刺不久的少年,看样子也是十五六岁刚刚束发的样子,闻言马从后方前拱手还礼:“不敢称公子,小可正是臧洪。”

那宾客正色问道:“可是前太原太守,现使匈奴郎将臧公嫡子?”

“正是。”那少年赶紧答应。

“速速随我来吧。”宾客拱手道。“我家少君听说是臧公之嫡子,特使我前来迎接。”

臧洪忙不迭的答礼,然后从仆人手接过自己带来的奠礼,亲自捧着,目不斜视的跟着进去了。

公孙珣等人相顾无言,公孙瓒更是直接涨红了脸。

“这臧洪我认识。”看着此人进去,站在一旁的公孙越忽然低声抱怨了起来。“此人因为父亲恩荫,在太学做童子郎,前些日子修建石经的时候还听我们讲解过钩识标准,当时对我尊重的不得了,现在居然装作没看见我们……”

公孙珣面色抽动了一下,赶紧安抚道:“阿越何须说这些话?大家都吹了一整天冷风,个个哆哆嗦嗦的,恐怕这时候谁也没心思认人。”

“你也知道我们吹了一整日冷风?”在此时,耳畔忽然响起一个音量极大的发怒声,却是那边的公孙瓒终于忍耐不住了。“彼辈欺人太甚,仗势邀名,说是一视同仁,却还是以出身相论!我们等了半天,这个同乡那个名门倒也罢了,区区一个童子,竟然也要挤到我们前面!如此这般的‘天下楷模’,见了又有何用?”

公孙瓒天生的大嗓门,北邙山无遮无庇,一时间竟然惊得漫山的人凛然无语,连刚刚走进去没几步的臧洪都惊愕的回过头来,而且面色涨红,不知所措。

然后,不待众人作出反应,公孙伯圭竟然直接将祭奠用的酒礼掼在地,然后径直下山去了。后面的宾客宛如见了瘟神一般,纷纷让出一条道来,任由他离去。

公孙珣心万分无语……莫非这二人天生相性不对?

但也来不及多想,眼看着一旁的袁氏仆从还有其他宾客回过神来齐齐变色,有人急忙进去汇报,还有人面露怒容,公孙珣与公孙越对视一眼后,赶紧低头跟,去寻自己那位怒气勃发的族兄去了。

然而,北邙山下车马拥挤,人流不断,两人追下山来却又发现公孙瓒竟然是步行回去了,而他们偏偏又没法放着车子不管……无可奈何之下,公孙珣只得将公孙越派出去找那位发脾气的大兄,然后自己和车夫守在原处,等待道路通畅再回去。

但是,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在公孙珣一边尴尬的躲到车一边暗暗吐槽自家那位族兄时,一名面善的仆人却飞速跑来,并转述了许攸的口信!

原来,那袁绍听说有人在他父母墓前大闹,面子挂不住,已经叫人来寻他们兄弟问个清楚了……而许攸的建议是让公孙兄弟暂且躲一躲,毕竟此时见面,恐怕真的要闹掰。

仆人报完信迅速溜走,秋日风寒,车的公孙珣却瞬间急的满头大汗,眼看着那边北邙山好像真有人马要下来了,他却突然心生一计……只见他和几个车夫交代了两句,然后竟然拎起一旁的酒礼,直接迎了去。

你还别说,还真让公孙珣给赌对了,此时山道本来到处都是人,这几个来寻人的袁氏家仆、宾客恐怕也不过是之前打过一个照面而已。所以,公孙珣低头快步迎,居然让他给蒙混过去,直接擦肩而过山去了。

到了山也不是没处可躲。

毕竟嘛,公孙氏总归是个世宦两千石的巨族,所以还是有这么两三位不知道八竿子能不能打着的先祖客死在京城的,然后也是葬在这北邙山的,清明时公孙兄弟还一起来祭奠过,再加身旁正好有奠礼……那不如一边祭奠一下先祖,一边躲一躲风头了。

这样,天色将晚,日色渐暗,眼看山下的官道也渐渐开阔了起来,躲在祖宗坟前的公孙珣长叹一声,终于趁着暮色下山了。

然而,来到山下时他才发现,自己似乎还是没能躲掉公孙伯圭那厮造的孽。

“公孙少君,”一名明明是士打扮却又有着罗圈腿特征的高大青年士子,正束手站在公孙珣的车旁,神色轻松,言语自若。“袁本初听说他家的仆人恶了你们兄弟,心颇为不安。正好我在一旁,当时又恰巧认出了你家兄长的声音,便毛遂自荐来寻你们兄弟,不成想却在此处一直快等到日落才见到正主……且不说这个,天色已晚,回城路,能否载韩某人一程啊?”

公孙珣心惊疑不定,但也只能赶紧俯身行礼:“约兄请了。”

“(袁)绍有姿貌威容,爱士养名。既累世台司,宾客所归,加倾心折节,莫不争赴其庭,士无贵贱,与之抗礼,辎軿柴毂,填接街陌……珣与瓒、越在洛,尝共谒之,自旦达暮,方至庭前,瓒与越皆喜,起身互正衣冠,独珣坐而不动,瓒、越皆疑而问之。珣乃掷礼于地,呼曰:‘大丈夫当为天下先,何以为人客而喜乎?’满座皆惊,瓒、越亦惭,三人乃共退。或曰,座有韩约者,时为洛三署郎,亦壮珣言,弃绍而走。”——《汉末英雄志》.王粲</content>

当然了,这里依然要排队。

负责接待众人的袁氏门生、宾客、家仆倒也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无论来人衣着华贵还是朴素,带过来用于祭奠的酒水是高档的还是低劣,基本都能做到一视同仁。

但是很快三人发现,这些家仆固然是能做到不失礼,但是名刺递过去以后却是有人能插队的。

几名一同到达的汝南豪门子弟被先放了进去,公孙兄弟都还能保持淡定……这个实在是人之常情,人家十之八九是能扯关系的故旧;接着,又是几名关东名门子弟越过了他们前去拜见,这好像也没辙,因为这几位的家世摆在那里,算是公孙兄弟也都听过;再往后,忽然又来了几位年纪稍长的人物,看起来都过了三十岁,那更不用说了,自然又要先请进去。

而等到这时,公孙珣还好,公孙越也只是少年心性跺跺脚,而公孙瓒的脸色却是愈发阴沉了起来。

阅读覆汉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