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盛唐无妖

忘川顾曳番外(含蓄点的番外,最后一个,完结咯)

  • 作者:沧澜止戈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11-09
  • 本章字数:11026

得到这个回答后,顾曳闭上眼,什么也没说。

出了病房,调查组的人汇总了下刚刚得到的信息。

脸色苍白唇嫣红的美人恹恹点头,但仍旧问了他们一句。

“其他人怎么样了?还有那个棺椁”

死了,棺椁没事。

中了一枪,几乎垂死,急救回一条命,脸色苍白得跟鬼一样,但这唇永远嫣红娇艳。

“顾老师好好休息,等身体好一些再回京,其余事情我们会处理,您不用担心。

很难调查,因为现场痕迹很古怪。

好像被一种神秘的力量抹除了。

很奇怪。

“出手了,却什么也没拿走,只杀人。”

“应该说有两拨人,一拨人目的是那棺椁,另一拨人阻止他们,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顾曳醒来的时候,省城某个病房里人不少,已有武装警察等着,还有调查组专门来调查。

但她在考古研究所还算地位不低,外加上面几个老教授叮嘱,调查的人员对她还算客气。

问完一些问题后,对方看了看顾曳苍白的脸,但目光在她唇上逗留了一会。

好像也对。

苍白温柔的顾曳在一个月后恢复了一半元气。

虽然还在修养期,但关于这个陵墓的报告会,她还是出席了。

“要把棺椁跟那些陪葬品全部运到京都?不在陕西?”

顾曳有些惊讶,因为往常都是专家组先去陕西研究,等有一定成果了再送来京都。

但仔细一想也不奇怪了——陕西那边的安防不够,也怕是幕后人再出手,研究期太长,很容易出事,所以就直接送来京都为妥。

这个会议针对的就是组成考古小组对即将送来的这些物进行调研。

顾曳应该是其中之一,但她有伤在身,能不能参与还是两说。

结果就是她把主力调研的职位给推了,选择辅助调研,外人惊讶,研究所的人却都了然。

“我这伤还没好呢,就不给自己添乱,也不给大家添堵了,何况缺我一个,这研究也不会乱。”

她一向说到做到,也说什么是什么,这么大的研究成果说推就推了,别人也奈何不了她。

只是就算是辅助研究提供技术知识辅导,也得去看看物吧,主要是那棺椁。

打不开。

用各种手段都打不开。

“而且材质十分特殊,像是特殊陨石,目前还在研究。”

研究?顾曳绕着棺椁走了一圈,瘪瘪嘴,她对这玩意没好感。

感觉有点邪性。

差点死在那古墓里的顾曳对此敬而远之,甚至想找机会把这辅助研究的工作也辞了,没法子,她怕死啊。

棺椁一直没有进展,物的研究也止步不前,顾曳索性就撒开手不管,直到又一个月后,因为手头另一个案子,顾曳在研究所待到挺晚,但人多,都在加班,凌晨两点钟才算结束,一行人正要离开,顾曳忽然顿足。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顾曳一问,众人才狐疑,好像隐约是有点。

“约莫是第一号库房那边的。”

“那不是陕西的神墓吗?”

陕西神墓,是业内给它的戏称,但也证明它的神秘。

神墓出事了?

他们这群人能听到动静,守卫库房的武警那边恐怕也出事了。

顾曳拿起手机正要联系武警总部,却发现

“被屏蔽信号了,这出手很厉害啊。”顾曳觉得脑仁有点疼,隐隐觉得陕西的那伙人又来了。

“都先躲起来,我过去看看。”

虽然怕死,可顾曳现在是这里最大的头儿,谁躲起来都可以,唯独她不行。

去库房?那不是送死吗?

顾曳去了总监控室,对于信号被屏蔽这种事儿,研究所也不是没应对方式的,打开**系统就行了,研究所的领导级有这种权限。

顾曳用身份磁卡打开总监控室,坐在电脑前面打开系统,确认了信息启动**,并且拿起电话就要打出去

忽然,手机被打掉了。

被子弹打掉。

顾曳吓了一跳,门口提抢的黑衣人却走进来了。

“阿,没想到还有一个聪明人。”

他进来的时候用脚关上了门,似笑非笑得看着顾曳。

“长得还真漂亮。”

顾曳被他用抢指着,一动不动,却也淡淡道:“多谢夸奖。”

“男人对女人的夸奖可不能仅限于嘴上。”

顾曳冷笑:“一把枪?”

他笑:“不,我要用另一把枪。”

开车了啊。

看来她的情况不妙。

“我一直很苦恼,为什么每次都遇不上坐怀不乱柳下惠的坏人。后来我终于明白了”

这个男人已经放下了枪,他的体格是她两倍,并不需要枪。

这是男人的尊严。

但他觉得这是一个不太寻常的女人——太美艳了,或许她也想用身体来换生命。

“哦?明白了什么?”

他走过去,见顾曳眉梢勾勒妩媚,那眼神特带劲,要把男人的骨头给酥化了。

“明白这不是你们的错。”

他已经朝她伸手,仿佛要捏住她的下巴。”

顾曳微笑:“只是我太美而已。”

果然极美。

美貌如盛宴,蚀骨可沉沦。

她的腿也很带劲,尤其是踹到他两腿中间的时候。

他痛极,蹲下,她却按着椅子跟桌子起身,顺便用腿肘来了一个飞踢下颚。

噶擦!

砰!

落地之后,她也重新坐下,椅子转了个圈,手指捏起手机,飞快打出电话,一边说话,她的手指吧嗒吧嗒响,关闭第一库房的大门。

好嘛,让你们跟棺椁都睡一起好了。

正要完事儿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bth!”

hat!!顾曳的惊骇更甚于愤怒,因为她听到了子弹发出的声音

砰!子弹会穿过她的脑壳。

但没有。

窗子先粉碎了。

这窗子是超厚防弹的,就是火箭弹也打不穿,然而它却粉碎了,碎成无数粉末,然后一个人。

一个黑影出现了,悬浮窗外,长发飘飘。

鬼啊!!!顾曳吓成狗,第一反应就是钻桌子底下。

但还没钻成功,她就被抱住了。

鬼抱住了她,却也让那个想杀掉她的黑衣人变成了飞灰。

巨大的力量,恐怖的精神碾压,顾曳昏过去前,还看到一张脸。

雪肤黑发,好看得像是一幅画里走出来的。

然后他消失了。

顾曳坐在地上,坐了好长时间。

等人来救,她的精神还有些恍惚,可愣是没法说有一个鬼一样神一般好看的男人救了她。

因为没有痕迹留下。

真特么见鬼了!

检查出只是受了一点惊吓的顾曳不想再住医院,就回了自己的家。

进屋开灯脱衣洗澡,洗到一半,家里的灯一闪一烁,顾曳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最重要的是,一闪一烁中,浴室玻璃门外好像有一个人影也跟着一闪一烁。

顾曳吓得想把自己原地爆炸!迅速打开浴室柜子掏出一串大蒜挂在脖子上又抓着桃木剑

小心翼翼打开门。

黑影不见了。

但内屋的门是开的,冷风吹进来,让她打了一个寒颤。

走了?还是刚进来?

顾曳步子一跨,正要走过去,忽啪嗒一声,一只手抓在了她的小腿上,手指特别长,她的小腿又细,那被抓的感觉。

“啊!!!!!”顾曳叫唤着一脚踹过去,啪!另一只脚也被抓住了,重心不稳,顾曳直接摔啪在了床上,身后有黑影覆上来,捂住她的嘴巴。

“别叫,是我。”

是你b!你谁啊!

顾曳挣扎着要起来,可他身高腿长,愣是压着她起不来,且磨蹭了几下

浴袍蹭到了腰肢位置。

顾曳:“”

顾曳以为自己今晚算是要被吃抹干净了,也不知能不能活下命来,可人家愣是没动,只是喘息了下,伸手把浴袍下摆往下拽了拽,重新盖住了那挺翘的屁屁。

但拍了拍。

“我累了,不许闹。”

顾曳:“hat&bsp;zh&bsp;fuk!”

等了一会,后背趴着的人没起来,倒是有粘腻的东西从他身上流出来,带着一股血腥味。

顾曳整个人都不舒坦了,叫了几声,没应,她顿时掀开他,站起来,看到这人已经昏过去了。

“d!哪来的蛇精病。”顾曳正要打电话报警,却觉得这张脸似曾相似。

古墓前,还有今晚的时候

“是他?”

顾曳停下了正要按下的拨出键,看了他一会,伸出手拍拍他的脸。

“小样,看你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

她把他拖起来,拖进了浴室里。

——————

次日凌晨,顾曳朦胧着眼,发现床上躺着一个裸着上半身,下身只围着浴巾的男人。

她默了一会,回忆起这是昨晚的鬼男,才按下了报警的念头。

坐起来,看了他一眼,进浴室里洗澡。

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床上的人不见了。

走了?

走了也好。

本要换衣的顾曳自在了,索性披着浴巾就出去了,随手拿了桌子上的一**酸奶,才喝了两口,忽看到厨房里一个人。

一个男人。

裸着上身,腰上就围着浴巾。

腹部八块肌肉。

正在煎荷包蛋。

噗!顾曳忽然就碰了

他抬起头,阳光从玻璃外照射进来,他整个人就跟神宫里走出的神祇似的。

反正那种美貌看得顾曳连嘴角的酸奶都来不及擦。

他看了她一眼,端着盘子出来,拿了两张纸巾擦她嘴角。

“控制不住吐奶,难道还不知道擦奶?”

这话了,小哥哥小司机啊?顾曳眯起眼,坐下了,哪怕披着浴巾也翘了腿,两腿缝隙若隐若现,可她淡然自若,管自己吃荷包蛋喝牛奶。

吃完了,擦擦嘴,才看向对面同样在吃早餐的人。

“不管你打哪来打哪去,也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救了我两次,但我不打算跟你牵扯上什么关系,所以请你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

冷酷无情小姐姐就是她。

他咀嚼着,没回答,等吞下了才慢条斯理得看向她。

“第一,你不足以保护自己,而我可以保护你。第二,你会做饭做菜可你很懒,我可以给你做饭做菜还不收钱。第三,你好色。”

啥玩意儿,顾曳正打算反驳对方。

他笑了,笑容在阳光里灿烂生辉,却像是一个妖精。

“仅限于我这样的色。”

顾曳在当时愣了三秒钟后,双双环胸,高冷得盯着他。

“好啊,那你把你腰上那块破布拿下,让我瞧瞧是什么样的色。”

他也看着她,然后三秒钟后手伸向腰部

扯下了。

顾曳没动弹,但吹了一声嘹亮清澈的口哨。

因为他穿了她的皮卡丘短裤。

哈哈哈!

——————

“卧槽,你还笑!”

“能不能不笑得这么妖风阵阵,严肃点!严肃!”

咖啡厅里,几个衣装光鲜性感的时髦丽人翘着长腿围着一个人各种问候。

“你才回来多久,就差点死两回,我说你还是辞了那研究所那工作吧,也忒邪门了。”

顾曳的几个朋友劝她早日回头,省得死在那棺材板上。

论钱,顾曳不缺,又不是不能谋生,啥事不能做,非要钻在那棺材板上。

“别的不说,就凭你这脸这胸这腰这身材,当明星也行啊,非要摸那棺材板”

顾曳放下咖啡杯,目光扫过这些人,“我说你们够了啊,那是考古,什么摸棺材板儿,活搞得我像是盗墓的。”

众女对视一眼,齐声:“不都一样吗?”

顾曳微笑:“当然不一样,盗墓的可以偷了去卖,可我不行。”

切,还不如盗墓的。

“对了,你刚刚笑什么?跟个撒比一样。”

有姑娘还是比较敏感的。

“笑一个撒比。”

诶?她们这群白骨精就喜欢嘲笑撒比。

“什么样的撒比啊?”

“穿皮卡丘短裤的撒比。”

一群白骨精笑得花枝乱颤,也笑得店里所有女性男性都眼神发直。

这群女妖精,忒坏,喝个咖啡还祸害人。

不过还好下雨了。

下雨了,她们没带伞,那就走不了,那就可以让他们多看她们一会。

玫瑰花雨洗眼睛啊。

然后最美的那个妖精忽然愣了下,看向窗外,玻璃窗外站着一个人。

撑着雨伞,雨水打在雨伞上,一张脸,两条腿。

够了,足够洗所有人的眼。

这特么是一片花海啊。

但他却盯着最骄傲美艳的一朵玫瑰。

那玫瑰也在看着他。

旁边的白骨精在惊艳之后,来回看看两人。

“这人谁啊?认识你啊?”

顾曳转过脸,淡淡道:“不认识。”

那人走了。

众白骨精还在谈论他,顾曳却重新看着窗外失神。

直到旁边传来吵闹声。

有人扯她衣角,她转过头,看到早上扯了浴巾穿了皮卡丘短裤的男人穿着大学生常穿的那种休闲装一步步走来。

在她面前顿足。

“下雨了,我来接你回家。”

他的眉眼都像是画出来的,这话也想得朦胧,但在顾曳内心无端起了一片雾。

好像莫名浮现一些记忆。

一个男人,腥风血雨中打开牢笼。

说:跟我走。

“你到底谁啊。”顾曳起身,眉头紧锁,她早上明明把他赶走了,怎这人就粘着了。

“忘川。”

他回答。

顾曳眯起眼,“忘川又是谁?”

这人来历不明,她怎么可能放心留在身边。

他走到她跟前,往下腰,看着她。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因为他是你的,是什么,得由你说了算。”

“不过你身上还有伤,就喝咖啡,看来你并不喜欢我刚刚在家里做好的糖醋白骨,土豆焖鸡,酱油猪蹄等”

顾曳表情变了变,终究起身,瞪了瞪他,“滚你!赶紧走!”

她要走,其余人忙问她这位小哥哥谁。

“皮卡丘。”

皮卡丘朝其余人略颔首,跟上。

在她后面打上雨伞。

她没拒绝。

众白骨精:皮卡丘啊?长成这样,别特么说穿皮卡丘,就是咸蛋超人红内裤她们也认了啊!

“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这个顾老师”一个男子看着手里记录下来的信息。

旁边的一个女子却挑眉,“很美?”

男子顿时脸红,悻悻:“我只是觉得她跟传闻的不太一样,挺斯温柔的。”

“你中一枪从鬼门关回来试试,不温柔也得温柔。”女子翻白眼,众人顿时哑口无言。

阅读盛唐无妖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