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类型 > 妙手生香

第四百七十四章 糖水(下)

  • 作者:董无渊
  • 类型:其他类型
  • 更新时间:06-12
  • 本章字数:5078

混沌与血污之中,许氏平静地看了他一眼,隔着帷帽也能感知到许氏的嘲弄与轻蔑,“进攻的号令,是您发出的,如何进攻、何时进攻、怎么布局,都是按照您的指令行事。被人打了个落花流水,如斗败的公鸡后,就想把失败的帽子扣到本宫头上了?”

男人被数落得脸上时红时白,双手紧紧攥拳,“王妃!以大局为重!此时此刻,不是咱们相互推脱的时候!”

“王妃...”

西陲军丙字分队队长低垂着头,在战事中,他的头盔斜斜地歪到一边,银寒盔甲之上布满血污,昭示着这一战他所带领的这支队伍失败得一塌涂地。

“我们...我们是否撤退...请您示下...”丙字分队队长低声下气道。

只能在浑噩的夜色中,借由散发光晕的火把,看到躺下的这些人浑身血肉模糊,中弹之处已经烂了,大股大股的鲜血争先恐后地往外涌,泛白的肉从伤口里翻出。

整个巷子,除了秦王府围墙上整齐有序换弹药的声音,唯余中弹之人无知觉地低呼呜咽。

许氏口中的周参将愣在了原地。

“停火!停火!停火!”

弹火纷飞,火光四溢,喷射的鲜血溅在红墙之上,除了让这半瓦红墙的颜色愈发深沉,竟找不到一丝生命消亡的痕迹。

许氏轻轻一声“呵”,眸光流转,语气平缓无波,“此刻应是大局为重,周参将您想想看,秦王府说摆阵势就立刻摆阵势,说上铁盾就立刻上铁盾,提前预备下的火铳、充足的弹药、深不可测的护卫...宫外的秦王府尚且准备如此充分...

许氏婉转一笑,发出了自嫁给三皇子以来,最真诚的笑声,“您觉得入了宫的四皇子,当真是单枪匹马吗?”

蒙着脸的西陲军在巷口进攻了半个时辰,云梯上了、火攻上了、人海战术也上了,可秦王府坚固得像是一座时刻防御的军事要塞,看似低矮的围墙却没能给西陲军半分机会。

甚至,在巷子里已经躺了二十来具无法动弹的西陲军。

不知他们是生是死。

圣人昏迷个十来日,也该死了。

三皇子便可由代掌,变为登基。

他们拥兵辅佐的西陲军,终于可以离开北疆那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到时,论功行赏,他们这些军户卧薪尝胆这么几百个日夜,终于可以光宗耀祖!得封丹书铁券!

必须向曲将军上报!

四皇子一定还有后招!

周参将的脚程没有徐慨的快。

乾元殿内,大堂之中,徐慨低头,手负于身后,站在最前方。

他的身后是气急攻心,半个身子都歪在儿子身上的龚皇后,抱着小公主焦急的杨淑妃,还有一众无法入内、焦灼难安的高位嫔妃与公主。

“父皇晕倒了,我等自然要去侍疾。”徐慨话声淡淡的,眉目轻抬,当了出头的那个人,神色平和地看着对面与他身上流淌着同样血脉的三哥,“三哥,你与贵妃娘娘拦在门口,是想作何?是否想对圣人行大逆不道之举?”

三皇子扬起下颌,正欲开口说话,却被曲贵妃一把拦下。

“老四,慎言!”曲贵妃从灯火明暗交替处走了出来,十二幅宫裙裙裾逦迤,在折返处拐过一个繁复奢华的波折,昏暗之中,瞧不清曲贵妃的神色,但能清晰听见她强势又果决的声音,“你母妃犯了禁忌,宫中多少年没出现血光之事了!且此事还事涉皇嗣!如今纯嫔尚在病榻之中,太医诊断,她流掉的十是一个成了型的男婴!正因如此,圣人才气急攻心,躺在床上至今未醒!”

“今日之灾,皆是你母妃的过错!你身为臣子、儿子,不想先赎罪,反倒是带着人来闯宫!”

“老四,本宫问你,你是否大逆不道!趁乱之中另有所图呢!?”

曲贵妃诘诘发问,眼神一凉,轻飘飘地看向了后罩房,“你母妃被押在后罩房待审讯,想不到顺嫔温顺老实这么多年,也会干出这样伤天害理之事。若按祖宗家法,轻则褫夺封号,打入冷宫,重则乱棍打死,拖到后山了事!”

徐慨的眼神随着曲贵妃的目光望向后罩房,神色不觉一凛。

龚皇后在身后急灼道,“老四!凡事有舍方有得!你母妃若知道你为了她,屈从于曲家,置圣人安危而不顾,恐怕也会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龚皇后话音未落,曲贵妃身边的女使一冲而上,手风极重扇在了龚皇后的脸上!

“姐姐,臣妾奉劝您,此时此刻就不要胡乱说话了。往前臣妾敬重您是正宫嫡妻,尊您重您...如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您好歹审时度势一些,也少受皮肉之苦!”

二皇子想冲上前去,却被侍卫死死压制住!

不知何时,徐慨身后传来了呜咽的低泣!

曲贵妃勾起唇角,笑了笑,漫不经心地看向窗棂外。

窗外漆黑一片,很远处的京城似有火光星点。

另两支队伍突破重围也进京了。

三皇子难掩兴奋,掌心后背全是汗!

他是高兴的!

宫中乾元殿外已密密麻麻布下了近千的西陲军,守宫的禁军与金吾卫早被下了药,如今全都被捆绑在马厩中。

他突然发难,调配了舅舅留在京中的那两支队伍,又半是哄骗半是强迫地告诉王氏服下堕胎药,作这场戏的印子!

在圣人去看望王氏时,他在王氏为圣人准备的那盏茶里放了大剂量的草头乌!

这些事,都是他自己做的!

都是他一个人做的!

连母妃都被蒙在鼓里!

当母妃反应过来时,甩了他一巴掌!

三皇子手不由自主地抚向脸颊,眯了眯眼,目光中有藏不住的阴鸷!

舅舅总说没准备好没准备好!

他觉得已经准备好了!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此次不动,何时才动?!等到老四羽翼更为丰盛?!等到圣人传位诏书下发之后?!

舅舅惧前顾后,母妃唯舅舅之命是从,他算是个什么?傀儡吗?!

他索性动了!

他一动,舅舅便不得不带着后两支队伍围陷北京城!

舅舅不得不动!

就算他没考虑妥当,舅舅也被他拖下了水!只能安安分分地给他擦屁股!

等他们抓齐六部的官员和领头的功勋,只要将北京城守到明天早上,等到后续的五千援兵...

在这满北京,谁他妈还敢给他脸色看!

他马上要登基称帝了!

三皇子跃跃欲试,往前站了一步,昂起头,似笑非笑地看向徐慨,“你若非得要带着人往里闯,你母妃的命...”再扯开嘴角笑起来,“还有你媳妇儿的命,如今这个时辰,秦王府恐怕已经被攻破了吧?”

三皇子眼神飘忽不定地落在龚皇后身侧的二皇子腿上。

这个废物,早就失去了一争的资格!

一个瘸子,就算是中宫嫡出又怎么样!

如今,甚至只能站在老四的身后充作小卒!

呸!

丢人!

三皇子嘲讽地笑得更开,当着众人给徐慨开出条件,“你自断双臂,我保你母妃和媳妇儿周全——两条胳膊换两条命,应当是值得的。”

他是想老四死的。

可母妃和舅舅告诉他,不要逼迫老四去死。

失去双臂,已经足够老四失去争夺帝位的资格了。

“老四——不要管我!”内厢房传来一个凄厉的惨叫,是顺嫔的声音,“去看看圣人!圣人昨日一早就口吐白沫了!曲贵妃和老三一直把持着风声,直到今天晚上才突然发难!是阴谋是阴谋!你不可以答应他们!你若是答应了,我就算活着出来了,我也会一头撞死!”

“啪啪啪!”三声!

顺嫔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徐慨手背在身后,指甲嵌入掌心的肉,低着头,半晌未抬头,“圣人还活着吗?”

徐慨紧抿嘴,轻声发问。

曲贵妃笑了笑,“瞧老四说的,我们是挽救大魏于危难,而非乱臣贼子。太医院正着力抢救圣人,圣人自然是活着的。”

“咯吱”一声。

乾元殿的大门被打开了一条大缝。

曲贵妃头皮一麻,望向声源,见缝隙中是一个佝偻瘦小的身影,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老太后也来了?恕臣妾不能放您进内室,圣人如今生死未卜,臣妾纵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

老太后走近,干枯的手高高扬起,一把扇在了曲贵妃的左脸!

“放肆!这也是你该同哀家说话的语气!”

三皇子猛地冲了出来,一把推搡在老太后肩头!

徐慨顺势上前,单手握住三皇子的手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下一撇,左手猛地勾住三皇子的脖子,脚跟向后一退,将自己的后背抵在了浮图宫墙之上,“老太后你他妈也敢动!废物!”

徐慨猛然抬头,目光中射出一道狠戾犀利的光!

“都退后!”

徐慨高声道,“放开皇后!放开女眷!我手一动!老三脖子就折了!”

曲贵妃略有焦灼地上前一步。

出乎众人所料,三皇子先是一声轻笑,紧跟着疯狂大笑起来,脖子梗得直直的,手却捂住了肚子,像是听见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

“哈哈哈哈哈——你倒是动呀!看看是你的手快!还是我一早就安顿在房梁上的弓箭射手快!你若是手中有匕首,我还怕你三分!你他妈的徒手勒人,恐怕还没等你使劲儿,一根穿云箭就射透你脑袋了!”

三皇子话音刚落,只听“噗通”一声!

一个黑影从乾元殿的房梁上倒栽下来!

仿若转瞬之间!

“唰唰唰!”

几十上百支弓箭穿透黑黢黢的天际正中埋伏在乾元殿外的西陲军胸膛!

三皇子脸色一变,“来人来人!”

没人可来!

大大打开的窗棂外,一群人乌泱泱地自乾元殿四面八方埋伏狂奔而来!

“这是什么人!”

三皇子一下子惊在原地!

“是谁!禁军和金吾卫都被捆在了马厩!宫门紧闭!无人可进出!这些人是谁!”

徐慨胳膊上的力道加重,语气平缓,“东南侯麾下之兵。”

三皇子瞳孔猛然放大!

福建沿海的抗倭兵卒,怎么会出现在京城!怎么会!

乾元殿外局势在一瞬之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徐慨眼神都未曾往窗棂外望,低声道,“东南侯长女的送嫁,满满五条大船。漕运上调拨的万石漕船,一条可容纳一千人...五条就是五千人...曹家在京郊购下的上万亩田地,安放这五千人足够了...”

东南侯...

东南侯之女和福王长子突然而来的联姻...

送嫁,送的压根就不是嫁妆!

是兵!

是兵士!

三皇子从袖中抹出一支匕首,双眼赤红,反手向徐慨一刺!

徐慨似是早有预料,一把拽住三皇子的手腕,虎口发力,匕首顺势转到了自己手中!

“你一定也很想知道,这五千人是怎么攻入皇城的吧?”徐慨笑了笑,“掖庭外有条密道,直通护城河与内宫,因走的是地下道路,甚至比地上路程更近——前年,我同圣人坦白了这条密道,圣人默许了我对这条密道的所有...”

匕首的锋利内刃落在了三皇子的颈脖处,徐慨压低声音,“三哥,我一直都是父皇最喜欢的那个儿子,从很早以前,就是了。”

手起刀落。

三皇子的脖子被开了一道深红色的口。

三皇子张大了嘴,鲜血从脖子“咕噜噜”地往外涌,用手根本止不住。

反应过来的周参将猛地转身,双手朝天疯狂摇摆,扯开嗓门高声集结,“所有人!所有人整合队伍!撤!向后撤!”

要立刻向上反应!

他们西陲军两支精锐,总计近一千人先行入京,奉三皇子之命,已在圣人陷入昏迷的昨日早上布满了皇城,只待将四皇子、二皇子瓮中捉鳖。

由曲将军带领的另一千人只需迅速行动,绕过西山大营,阻断了煦思门的进出,围控住了皇城,守住皇城三日,与西陲军后续五千的人马汇合后,踏平西山大营,直入皇城,便可顺势接替下皇城所有的禁军和金吾卫!

只要四皇子和二皇子身亡,圣人昏迷之中,在群臣百官的见证下,三皇子代掌江山,岂不是名正言顺!?

阅读妙手生香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