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心似小小城

172.婆耶树

  • 作者:浅浅烟花渐迷离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22
  • 本章字数:6299

现下已经知道这是一棵邪树了,那就不能放任。最主要的是此路是我们必经之路,回来时必然还要经过,蛊气的散播已经极快,使得十平方米土质都已发黑,若是扩延开来,会与山林中腐烂的树叶相融变成瘴气,那我们回程时就没现在这般容易了。所以必须尽早除之。

周通提议是放一把火,将这树与木箱连根烧了,那样不管邪树还是蛊虫,都尽数而亡。但乌巴却反对,说火若烧毁了外层木箱,很有可能会使得木箱内存放在蛊坛里的蛊虫,因为高温而纷飞出来,后果不堪设想。确实木箱内的蛊虫是个大问题,放火不可能立即就将其全陨灭,最好的办法就是根除尸体来源。

周通闻言瞪着那树,“意思是这树底下还埋了个老巫婆?”乌巴没理会他,我却心思转念到了外婆以尸气养蛇的事件上,这两者间似乎有些异曲同工,只是一个养的是树,一个养的是蛇,念头转过,作出猜测:“那这箱子中的蛊虫其实也是靠尸气存活,从而也积聚尸气传递到树的根须里面,来供养这颗树?可是为何它的树干变成了腐木?”

盛世尧道:“那不是腐木,而是这棵树本身的材质如此,底部根须从蛊箱里吸取蛊虫邪气,透入进树心,然后那看起来像是腐木的中间有无数气孔,使得尸气钻透到最上方。长年累月下来,这棵树就变成了蛊树,会在树身的无数气孔内生出蛊虫,而最顶端结出的果子,将会是蛊中之最。这才是养蛊之人的真正目的。”

听完他分析,设想若树皮包裹下,里面钻满了无数条可致命的虫子,那会是一件十分毛骨悚然的事。盛世尧转眸看向乌巴,问:“你这些都只是听说吧?其实你并未见过婆耶树。”虽是问句,但语气笃定,乌巴怔了下点头:“没错,我只听老人形容过婆耶树的样子,不曾亲眼见过。”难怪他到后来才反应过来,叫我们闪开的。

听着觉得很荒谬,但少数民族的文化很难深入理解。本还以为乌巴懂这许多巫蛊之术,又起这么奇怪的名字,是苗族人呢,刚才听他所言,才知是布依族人。

“所以,”乌巴顿了顿后又道:“有个传说,婆耶树里都附着一个古老神婆的魂,这种树并不像其它树一般能随意生长,必须是将二十年一结的婆耶树顶的果子埋在葬有神婆尸骨的土里,靠吸食尸气来供养成树苗。”

立即了悟,庄聿手中瓶子内的液体是硫酸,骨骼都是钙化物,碰到强酸立即腐蚀。没过一会,尸骨就陨灭了,而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那只原本直竖在那的人手,逐渐发黑且枯萎,张开的五指也蜷曲,最后外层的皮都呈干瘪状,逐渐脱落,庄聿眼明手快将强硫酸倾倒在那只手上,很快也发生了腐蚀,这场景委实有些阴森恐怖。

当露在外的手被腐蚀的差不多时,我们发现箱子底部渗出了一滩黑水,并且有股恶臭飘散开来。条件反射去捂鼻,却听乌巴道:“蛊虫都死了,这些是尸臭,并没毒。现在可以放火烧树了,连带把这木箱都烧掉。”

就如当初庄聿威胁我一般,要让黑白双蛇死,无需动手杀它们,只需毁了它们赖以生存的成家先祖的骨骸即可。这里既然这棵树和蛊虫都是借靠尸气而活,那就毁去尸气来源。再动铲子,离开树一些距离,挖土约两米多深,果真看到了一具纯黑棺木,树的根须都从棺盖缝隙里钻了进去,使得树与这具棺材成了连体。

为了不把婆耶树的根须弄断,我们只好再挖下去一米,将棺盖以下的棺板给截开一面,等看清里面情形时,大伙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确实有一具骨骸,但却被婆耶树的根须密麻缠绕,就跟个蜂窝一般,居然根须与骨都长在了一起。

等于这就像个食物链,尸骨供应尸气到树的最底层根须,然后底层根须供养到上层,进到蛊箱中祭养蛊虫,再由蛊凝聚出新的养分去供给整棵树的成长。问题是,现在要如何毁掉这骨骸,这个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庄聿命乌巴回车上拿来一瓶液体,戴上手套后就朝骨骸上倾倒,只听嗤嗤声传来,很快就发生了化学反应。

“啊!”乌巴突然惊叫起来,面色大变了道:“快离树远些,这是婆耶树。”

婆耶树?大伙互看面露茫然,从没听过这种树名,但看乌巴如此惊惶神色,还是都往后退开了好几步。不等人询问,就听乌巴开口:“错了,这臂蛊的目的不是为养蛊,而是有人借蛊虫与婆耶树相连,用蛊来喂祭树。”“会有什么后果?”庄聿问出大家心头的疑问。

乌巴没立即回答,盯着那棵树看了好一会才答非所问道:“婆耶树,在我们布依族里,把它认定是魂祭之树,婆耶即为孟婆,褐红的叶子则是孟婆汤的化变,族内神婆在算得自己将寿终前,会吞食褐红叶子,并吊死在婆耶树上,据说这般她死后不但能走阴司,还有可能成为下一位孟婆。”

清晨醒来时,发现头脑有些发涨,估计是被那鸟扰得没睡好。但问及周通时,却说夜里不曾听到鸟啼声,我怔了下,去问六子,也说没听到。难道是我重听了?还是他们都睡得死,没听见?盛世尧从外回来,看我一脸困色,询问什么事。我立即把夜里鸟啼凄厉这事跟他说了,想他如此敏觉,总不可能也没听到吧。

但见他黑眸沉定,突然伸手摸向我额头,蹙眉道:“怎么着凉了也不说?周通,你去问简宁一要粒感冒药过来。”周通立即应声朝庄聿车走,我有些懵懂茫然,感冒了吗?好像没感觉也。很快简宁一跟了过来,手里拿了个医务箱,先用测体温的在我耳朵里按了下,扫过上面显示的数字,轻声报:“38.5度,有些微热。吃一粒药,多喝点热水就好了。”

哪有热水?这两天路上都是喝的储备矿泉水呀。不过这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周通与六子在路旁架起了火堆,找了个铁盆架在上面,很快就把水烧开了。就着中和过的温水,把药吞服下去,等再启程时由于药性,很快我又困顿起来,在阖上眼睡过去时想之前夜半闻鸟啼的事,盛世尧还没答我呢。

我是被推醒的,迷蒙地睁开眼,发现一觉已经睡到了中午时分,而我们的车队停在了密林入口处。并不是再排成一长排,而是尽量停进树与树之间。其余的人都在分配资源和装备,盛世尧探手再摸了下我额头,低声道:“热度退了,有力气走动吗?”我连忙点头,这一觉睡得很沉,把夜里睡眠都补了回来。

下车后走了一圈,并不觉有什么难受的,就朝周通那边走去。到近处,见他和六子两人凑在一起整顿着包袱,看我过来,递了个轻便的背包给我。

说干就干,面包车上有整桶的汽油,本是为防车子汽油接不上时备用的,储备比较充足。故而此刻拿了一部分过来,浇在树干上与木箱处,并把周围的十米开外处的杂草给拔掉,以免火烧蔓延到旁边的林木,那就变成纵火烧林了。

火苗扔进圈内,一下就燃着了,由于树干松动有孔,比起坚实的树木更容易着,没多久火势就直冲上天,只听到噼噼啪啪声。大火之后,不管什么神婆之魂,还是婆耶邪树,都变为了灰烬,而那个木箱在被烧毁之后,里面的瓷坛子因为高温都裂开了,并未有什么飞虫飞起,只是一团乌黑,很快就被火烧着。

我们是等到火灭,连一点火星都不剩时才启程离开的。虽然有惊无险,但都心头添了阴霾,这还没进到十万大山深处呢,就遇上了巫邪之物,等于是一种警示,意味着往里会有更多的危险在等着我们。越往里开山路越加崎岖,从原本还算宽阔的大马路,变成了狭窄的只够一辆车行的泥路,尤其是外围那边也没凭栏,一个不慎就有可能翻车进山沟去了。

由于因为婆耶树的事耗去了整个上午时间,所以原本定在傍晚时分能到原始丛林口的计划有变,而晚上山中不宜行驶,只能在天黑前寻找可供栖息的地方,最终选在两座山的山坳之内停下,明天上午只需翻越过前面那座山,就到了第一道丛林入口,此后翻山越岭就全得靠自己双脚了,因为里面已经没有路可供汽车行驶。

由于山地湿气重,夜里气温低,在外面睡帐篷的人只有少数,大多都窝进了车内,但为了省油,并没有开暖空调。盛世尧没再让周通与六子守夜,都留在了车上,我估计是考虑到明天要开始跋山涉水,必须保存体力。这夜平静安宁,没有事发生,只偶尔有几声凄厉的夜啼鸟叫声,听着有些慎人恐怖,给人一种感觉,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阅读心似小小城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