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白露霜

第八章 医生多病,脱发又伤胃

  • 作者:虾米千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8-05
  • 本章字数:7339

果然还是不能离女主的男人太近!这个魅力值简直让人抵挡不住!韩玉萱捂着发烫的颊突然想起女主来,对,之前想问又担心时机不对,然后就给忘了来着,那现在……是不是可以稍微问问?

“那个……墨大人……您……知道度慧燕吗?”韩玉萱弱弱的问道。

韩玉萱扇着药炉火,看着墨诀并没有要离开的样子,一时分神,被黑烟呛出了眼泪。

墨诀听到声音,上前拿过韩玉萱手中的扇子,“我来吧。”

兴许是因为眼睛不便,拿扇子时握到了韩玉萱的手,韩玉萱愣了一下,什么也没说撤到了一旁,就是脸颊控制不住的红了一片。

“草民在想,你的病治好了,草民的头发也该掉光了。”韩玉萱哀怨道。

“有劳大夫费心了。”墨诀禁不住笑了起来。

“额……草民……”

“我是知道,凌风阁阁主的女儿度慧燕。”墨诀说道。

“什么?”墨诀停顿了下。

“啊……就是那个……草民听江湖人说凌风阁阁主有个女儿名叫度慧燕,有倾国之貌,武功也不凡,可惜草民随师父行走江湖,多是治病救人,也没和什么江湖帮派有什么交际,只是听闻,实在……有些好奇……”韩玉萱略有忐忑的开口,又担心墨诀误会她对女主有意,“当然!草民也只是好奇嘛,听人说的听玄乎的,就……一般好奇……”

“朴大人和凌风阁阁主是师兄弟,大夫怎么不去问问朴大人?”墨诀神色无异的说道。

墨诀的病,可不是一场小手术能解决的,这里医疗条件落后,没有万全的准备韩玉萱是不敢乱动的,要不然,身体没给看好先感染死了怎么办?

韩玉萱边熬药边叹气,总觉得最近头发掉的有点多,唉……

“大夫在这里叹什么气?”墨诀过来问道。

韩玉萱直接上手被烫了下很的,药罐也碎了一地,韩玉萱顾不得被烫到的手,蹲在地上叹了口气,“熬了大半天的……好可惜。”

“还是让无双他们来吧,大夫医术虽好,手脚倒是不太灵便。”墨诀说道,“手不碍事吧?”

“还好。”韩玉萱看了看发红的手,隐隐的有些疼痛,好在看起来不太严重。

“大人!墨诀大人!”如意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

“什么事?”

“额……”如意看了看韩玉萱,似乎有些犹豫。

“既然大人有要事商量,那草民……”韩玉萱很有眼色的要退下。

“无妨,说吧。”墨诀开口道。

“啊……是,今日,齐校尉暴毙于府,朴大人说……说是和桃源岛上的案子有关联。”如意说道。

墨诀沉思良久,抬头看向韩玉萱的方向,说道:“大夫与我一同前去吧。”

“嗯?大人要去?”如意惊讶道。

墨诀抬手示意如意安静,又开口询问道:“大夫可愿意?”

“哎?”韩玉萱愣住了,让她去做啥?鉴尸吗?

“大夫……有为难之处?”

“那……那倒不是,不过,命案现场,草民过去……不知能帮到大人什么……”

“我既开口,大夫自然对我有莫大的益处。”

韩玉萱心下一颤,还真是让鉴尸啊??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郎中啊!!

随墨诀上了马车,韩玉萱还是有些紧张,虽说不是没见过尸体,不过,鉴尸真是没做过的!!

“大夫?”

“啊?”

“你很紧张……没见过尸体?”

“尸……尸体是见过啦……鉴尸什么的……我……草民还是……技术尚待修炼……”韩玉萱尴尬的挠挠头。

墨诀轻握住腰间系着的玉佩,说道:“大夫在我面前,不必如此拘谨,‘草民’这一称谓,还是改改的好。”

“额……草民……我……我知道了。”韩玉萱点头应道,说真的,老是草民草民的,她也很累的呢。

马车经过热闹的街市,韩玉萱嗅到了空气中美食的味道,掀开帘子看看,京城的集市她有空常常来逛,比起现代社会的超市一类的地方,她更喜欢这里,古代的集市,每次逛都觉得趣意盎然,许是因为没有什么食品添加剂的缘故,这里的食物也格外可口。

看到一旁的摊铺上那冒着热气的汤面,韩玉萱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想到这里还有个听力极好的人,还是稍稍红了脸,扭头看去,对方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并没有注意到她,她这才松了口气。

到了齐校尉府邸,还未落轿,便听见府内妻眷哭做一片的声响,墨诀眉头一皱,唤来如意问道:“怎么回事?”

“大人……”如意挠挠头,说道,“齐夫人和齐小姐死活不肯走,我们也是没办法。不过,命案现场无双他们保护得很好的。”

韩玉萱跟着墨诀走进府内,在院中哭作泪人的齐小姐愣了一愣,扑上前来,要不是官兵们拦着,肯定是要扑到墨诀的怀里的,韩玉萱见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心下了然,这种爱情小说,怎么会少得了这种npc呢。不过话又说回来,没了女主的小说……还算是小说吗……这后面剧情该怎么办呢……男主男二又该怎么办呢……女主也是,怎么这么快就撒手人寰啊,也不给人点心理准备……

“大人!我父亲……我父亲死的冤枉啊!还望大人早日缉拿凶犯!呜呜呜呜……”齐小姐哭得可怜,但妆容倒是一点没花,韩玉萱心想,这死的莫非是养父?

墨诀没搭理她,径直去了命案现场,韩玉萱一进到屋内,便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齐校尉平躺在地上,身上有刀伤,脖颈处也有道深深的伤痕,但皮肤的颜色,总觉得有些怪异,或许……致命的不是刀伤,而是毒药?

“大夫,”墨诀突然开口问道,“你怎么看?”

“啊?”韩玉萱见墨诀用手势支开一旁的侍卫,看来是真的让她鉴尸了……

韩玉萱叹了口气,拿出随身携带的自制手套和口罩,上前去,好歹也是当了几十年的医生,这种场面也不至于反胃。韩玉萱仔细看了看,发现死因果然不是刀伤,刀伤看样子,是死后弄的,是中了毒吗?

韩玉萱摘下口罩,嗅了嗅由尸体散出的怪味,看尸体的情况,又瞥了眼地上的呕吐物和茶杯的碎片,茶水早已干涸,韩玉萱捡起残渣轻轻嗅了嗅,心中已然有了底,扭头看向墨诀,说道:“这人,应该是昨夜死的,虽然身上有多处刀伤,不过,应该是死后弄的,死因是中毒。”

“什么毒?”

“七星散。”韩玉萱沉思道,“我在师父的笔记中见过,症状雷同,中毒者肤色略显青色,尸体有腐烂之气,而且,这杯子的残渣中还残留了淡淡的仓夏草的味道。”

“仓夏草?”如意似乎有些吃惊。

韩玉萱沉思着,这仓夏草,是冰渊岛处的特色草药,是七星散的主要配料,中毒者会在片刻内神识不清,半个时辰左右身亡,若是身体不好,怕是一刻钟也顶不了,不过毙命在此之前服下解药,便会好转。

这种毒药,是冰渊岛上用来审讯犯人的……那么凶手,是想从齐校尉的嘴里知道些什么?

“七星散……原来如此……”墨诀沉思片刻,神色又恢复如常,“有劳大夫了,我们回去吧。”

“啊?”韩玉萱疑惑,就让她来看看尸体就要走?墨诀可什么都没做吧?不过话说回来,他看不见又不能走,过来干什么,直接让她过来瞧瞧不就行了?

虽然心中满是不解,但韩玉萱还是安分的一声不吭的跟着墨诀离开了齐府,只见一直没露面的无双抱着个大盒子站在马车边,一看到他们就兴冲冲的跑了过来。

“大人,玄余大夫。”无双得意的把大盒子塞到韩玉萱怀里,“大夫,我可是把一条街都给你跑了个遍呢!”

“什么?”韩玉萱满脸的问号,跑什么街?

“大夫刚见过尸体,你就把这给他呀?”如意偷笑道,“一会儿吐你一脸,我可不拦着。”

什么?她为什么要吐?韩玉萱疑惑的打开盒子,里面全是些吃食,量少但种类繁多,本就空着肚子的她禁不住吞了口口水。

“不碍事,我可是个大夫,尸体什么见多了,不影响食欲。”韩玉萱笑着摸了摸无双的头,“而且我刚好饿着,无双有心了。”

“哪里是无双,明明是大人让他去买的。”如意嘟囔着。

咦?韩玉萱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墨诀,想到来时肚子叫的那一下,果然是被听到了!她顿时觉得无地自容,只想钻进地上的缝里。

“先上马车,路上再吃吧。”墨诀若无其事的说道。

“哦!好!”韩玉萱很是听话的上了车,正正经经的端坐着。

墨诀听她没有动静,问道:“怎么不吃?”

“额……我……也不怎么饿的,回府再吃吧……”马车里不宽敞,空气也不太流通,盒子一打开满是糕点、小吃一类食品的味道,总归有些不好。

“齐府离正源宗府也不近,我倒不在意气味,你若是饿得厉害就先吃吧,不然无双倒是白跑一趟了。”墨诀似乎猜到她心中所想,开口说道。

这下反倒让韩玉萱不好意思不吃了,于是她打开盒子开动了起来,又担心吃东西的声音过于响亮,毕竟面前坐着的可是听力极佳的大人物,只好小鸡啄米似的细嚼慢咽,待回到正源宗府,才吃到第三块小糕点,却已经口干舌燥,胃也不大舒服……

“嗯?”

“不过……”墨诀放下扇子,说道,“不满足月,早夭。”

“哈?”韩玉萱顿时傻眼了,什么意思?女主生下来没多久就死了????

“我倒好奇,大夫是听哪个江湖人说的?一般的江湖人竟然知道凌风阁阁主十七年前,早夭的****的名字,倒是不容易。”

墨诀几句话惊到了韩玉萱,她有些懵,看到药汤白气冒的厉害,赶忙转移话题,“哎呀,药糊了!糊了!”

阅读白露霜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