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被忽悠成了土地神

第五章 神秘紫袍人

  • 作者:夏末叶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6-22
  • 本章字数:7883

“难怪葛老头不亲自动手,让这小子前来接手,原因在这啊,对他是如此的放心与安心。”紫袍女人嘴角摸过一丝淡淡的笑意。

此时,穿着紫袍的女人看见习语樊用紫色道符,一丁点儿事儿都没有,而且还很轻松自然。即便是入行十几年乃至二十年以上的镇魂道师或者是阴阳先生,也绝对做不到。

道符,最为常见的便是黄色道符,其次则是红色道符,最优最甚则是紫色道符且也是威力最大的道符。

当然,紫色道符所需要自身的修为也是极高的。

因为,动用紫色道符,若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会被紫色道符偌大的能量给反噬。可如今这小子.......给她的惊讶与惊喜......

“没想到这小子在葛老头的手底下,进步如此神速啊。”

小小的年纪,步入这一行也就八年的时间,整个年龄不到二十,居然就能够动用紫色道符。抛开天赋不论,就说勤奋而言,只怕真是无人相较。

见那紫袍人半天没说话,习语樊也懒得跟他客气了,催动其红莲罪业炎,顿时紫色道符感应到了那幽幽业火,瞬间散发出了淡淡的紫芒来。

虽说还是淡淡的紫芒,但那紫袍女人很清楚的感受到,微微的紫芒下所凝聚的业火之力到底有多强横,到底有多霸道,到底有多强势,大有要吞噬她之意。

小小年纪,能够运用紫色道符,当真是极为难得。

只是不知道这小子动用的是什么样的紫色道符,着实让她期待得很。

“喂,我说,你已经躲在那个地方很久了吧!”

“紫色符?”

习语樊手中的那一张幽紫色的符咒,倒是给了悬浮在半空中且身着紫袍的女人一个偌大的惊讶与惊喜。

这确实是她没有想到的,也是没有意料到的。

只是,现在的习语樊还摸不透对方真正的意图。毕竟,他没有从对方身上感觉到有半分的敌意。

虽说没有半分的敌意,但这善意似乎也没有。不带半分敌意,也没有一丝善意,这样的气息.......还真是让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也罢也罢,如果那人不碍事的话。”

这言下之意,敢有半分对自己不利的话,习语樊也会丝毫不客气的。

此刻,习语樊只当悬浮在自己头顶上的那个人是一块儿木头,懒得再去理会,顺势一转身,手一招,将禁锢于一旁的女鬼妖也收入了那奇特的袋子中,随后手一翻,袋子就如同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既然阁下您没事儿的话,那我可就走了,天色也这么晚了,大家都回家洗洗睡了吧。”

言落,习语樊也将之前的紫色道符收起,同时拿出一张黄色道符,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夹着话刚刚难色道符,眼眸微微一笔,轻声念道:“天地开朗,四方为裳。玄水荡漾,不祥均辟。双重八门,七灵守护。灵精谨链,万气混刚。内外贞利,福禄长存。急急如律令!”旋即一睁眼,下一刻,再道,“净天地咒,去!”

只在那一瞬间,原本整条谢家巷还是被污浊晦气所沾染,刹那间便被习语樊给净化得一干二净。

“不错不错,相当不错,当真是得到了葛老头的真传了,小小年纪便能够用普通的黄色道符施展出净天地咒了。”

一直悬浮于半空中的紫袍女人是不得不佩服。之前的紫色道符是佩服,那么这一次这是钦佩。毕竟,想要施展净天地咒,用一般的黄色道符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然而,习语樊将这个根本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更将其成为现实。

“看来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个小子已经达到了那个阶段了,而在达到那个阶段后,那么成为真正的镇魂道师也指日可待了。”

八年的观察,紫袍女人是越发的对习语樊有着浓厚的兴趣。

“那么主人,还需要我们下去检验一番吗?”此时,在紫袍女人的身旁,一个声音响起。同时,几个若隐若现的影子也随即出现。

“当然,”紫袍女人看着已经完全不搭理自己的习语樊且朝着谢家巷口走去,她的嘴角早浮现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你们几个去吧,记住可别给我弄‘坏’了,不然我可不好给那老头子交代,那老头子更会找我拼命的。”

弄“坏”了,倘若习语樊听到这样的话,只怕习语樊会顷刻间就冲上去与他们狠狠的火拼的。

弄坏?还不知道谁把谁给弄坏呢!

朝着谢家巷巷口漫步走去的习语樊,还没走出百米开外,便突然间就感觉到周遭气温又极度骤降,甚至这骤降的气温比起之前李菲的时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下意识的,习语樊是眉头一皱,心中更是一惊,心里泛起了嘀咕:“这净天地咒才刚刚施展,就实效了?未免也太邪门儿了吧!”

不过,这身体的行动要快于脑袋的思考。

习语樊其早就先行一步了,左脚微微向侧后方踏出一步,真可谓是险险的避过潜意识察觉到的危险。

转身的习语樊,那双眸子可是紧紧盯着突然而至的零度寒气。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愣是吓一跳。

“鬼魂?”

“不对!”

习语樊瞬间便否定了。

咋一看,冲他而来的,的确是鬼魂,可又和普通的鬼魂有着巨大差别。与其说是鬼魂,倒不如说是......“竟是鬼灵!”

八年的时间,习语樊跟着葛老头,什么没见过。这鬼灵自然而然是也见识过的。

“嘶......怎么会是鬼灵?”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鬼灵,习语樊倍感震惊。鬼灵与鬼魂虽然都是鬼,可是鬼灵是没有任何怨气与洗心革面的“鬼魂”,为了报答某人,甘愿为其护身的“鬼魂”,俗称鬼灵!

“妈的,这鬼灵未免和太强了吧,阴气如此强横霸道!”

更是让习语樊感到诧异的是。他从这些鬼灵身上所感觉到的阴气,犹如万年一般,似乎只要稍稍一触碰,就能够瞬间让自己成为冰棍儿。

“是他?”下一刻,习语樊的目光已经朝着半空中望去。因为,这些鬼灵的出处,他想不到会有其他人。

“很好!”

习语樊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向了那个神秘之人。

“正是没想到啊,今天会在这么一个地儿,碰到如此高大尚的人儿!”

能够操纵拥有鬼灵的,那可不是一般镇魂道师啊。就算是百鬼榜上的那些厉鬼见了这些镇魂道师们,都得叫一声姑奶奶姑爷爷的。

当然这世间也是有着相生相克的,即便是这些鬼灵也不例外,哪怕他们在厉害,哪怕习语樊现在还没有与他们一战之力。

可即便如此,既然对方来找茬了,那么习语樊怎么能示弱?

这可不是他的性格!

就算是那样的镇魂道师被人们称为镇魂圣师,习语樊也要一战。

这一刻的习语樊,没有去管那些鬼灵,一双眸子反倒是直勾勾的盯着那紫袍人。

臃肿硕大的紫袍,根本让习语樊看不出紫袍的里面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小。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果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就是那八年前那张纸条以及葛老头经常所提及的镇魂圣师有关的话......

那么......兴许......他会能够找到和父母相关消息,甚至得知父母的消息!

“你是镇魂道师中的镇魂圣师?”

习语樊看似此时此刻已经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紫袍人的身上,哪里还管其身后那鬼灵啊。

这反倒是让身后的那些鬼灵们有了很大的突袭余地。

然而,却是恰恰相反的,习语樊的这一举动,反倒是让他身后的鬼灵一点儿也不敢上前半步,不敢有半点儿轻举妄动。

“主人,这小子?”习语樊身后的鬼灵幽幽双瞳已经瞟向了紫袍他的主人。

“唐德,是不是感觉这气息有些熟悉?”

这个叫唐德的鬼灵,认为自己的主人还说得一点儿都没错,那小子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他们十分熟悉,太过熟悉。

虽然略微有些不同,但是那股略微有些不同的气息中所带着的熟悉感和流露出来的种种丝丝痕迹,太像太像了。

“难道他是......”叫唐德的鬼灵一下子便反应了过来,“难怪了,这八年来主人你都亲自......”

此刻,习语樊见上面那个神秘紫袍人依旧半点儿动静都没,有些无奈摇摇头。

打?

他习语樊肯定是弄不赢头顶上的那家伙儿的,实力相差得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对方可是镇魂道师中的巅峰存在——镇魂圣师,再加之他还有两三个鬼灵。那实力更是相差悬殊。

而自己呢,还只是一个菜鸟而已,连真正的镇魂道师都算不上。

不打?

对于习语樊而言,那是不可能的!

“哼,现在你们是很拽,等老子有一天到了你们这个级别,看小爷我不弄死你们!”

没办法,谁让人家牛逼哄哄的。

“我说,既然诸位没事儿的话,那我也就走了,我想你们诸位也应该不会和我这么一个小喽喽过意不去吧!”

在如此强者面前,该孙子时还真得孙子一番。可习语樊也不介意火拼一把,大不了鱼死网破,哪怕对方是镇魂圣师,一只手指头就能很轻松的摁死他。

“习语樊,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父母的消息吗?”紫袍女人终于开口了。

她的话刚落,神秘的紫袍女人眼瞳微微一怔,一抹震惊之意完全浮现在脸上。

因为刚才还在下面的习语樊,现在已经出现在她的面前,居然和她一样悬空而立。

“有意思!”很快,神秘的紫袍女人顷刻间就明白了,“居然已经能够用这样的符咒了,真是有意思的很呐!”

她从习语樊拜入葛老门下就已经暗中观察了有足足八年之久,在这八年的时间,她早就将习语樊的每一项性格都了解的清清楚楚了。

不得不说,习语樊有一颗世人难得一见的善心,这一颗善心是他最大的优点,亦是他最大的缺点。

同时,这小子要是装起孙子来,那可比谁都会装孙子。然而,这小子要是发起飙发起狠来,其阴狠毒辣也是世间难得一见,令人咂舌。不然的话,这小子,早就不知道被灭了多少次了。

“怎么,又是一个不给反应的?”动用了紫色道符,见仍然没有半分动静儿,这不禁让习语樊的眉头竞走起来,暗道,“我嘞个去,这可是紫色道符所点燃的业火,比起之前的......而且看那家伙似乎也不是来凑热闹的,反倒是像......”

尽管是猜测,可习语樊的这个猜测倒也不差分毫。因为,对方还真不是来凑热闹,看热闹的。

阅读我被忽悠成了土地神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