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生如戏唱

第311章 醒来

  • 作者:于长生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9-18
  • 本章字数:6440

就在这时,露丝走了出来。身着黑色拖地纱袍的露丝,甩着长长的黑色缎带站在杰克面前。她美艳动人,身上飘散着香气,啡红的脸颊闪着光,两个酒窝托着眼角的笑意,流露出勾人魂魄的魅力。杰克拿着炭笔的手停在了半空,他被露丝的又一番丽质惊呆了,心中涌出一种冲动……

新娘子穿着红绸夹裤梅红小袄,正坐在头,一只手扶着茶几,在那里含羞低首。虽然坐着,已看出那袅娜的腰身,十分亭亭可爱。虽是穿着最俗的大红颜色,却照样掩不住那清矫的风姿。见罗九进来,偷偷的瞧了他一眼,脸上绯红,又低着头微微欠了欠身,仿佛是让坐。

白云灵瞧见她又是这样的打扮,心中微气,正想说什么,却见她颈项嫩白修长,乌黑青丝下,双目流光溢彩,不知道写了什么,微微一笑,丰神凛冽,惊艳万物,居然看得有些失神了。

程安被小梅的话吸引,抬起目光看过去,窗外的楼梯上,有个身材匀称颀长的男人正在拾阶而上,简单的白衬衫衬得他的气质越发清隽卓然,美如冠玉,他的步伐沉稳,神色淡然,似从清淡的水墨画中走出,正款款而来,仿佛初见时的情景

文子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潮。刚才近子提到怀表的事,她难过得眼圈微红,现在则羞得满脸通红,宛如猝然绽开的红花。

明兰忍不住又看了那两个女子一眼,只见她们低头垂首,粉面泛红,娇媚羞涩,更是艳色惊人,明兰看的都有些傻。

李皎神游天外,不知在想些什么,赫连平看她的眼神便愈发柔软。女郎面容映着窗外的光,淡淡一层清雪色,眉目轻垂,浓黑似墨画。她优雅又雍容,手叩案面,遐想时蹙眉的轻微动作,也赏心悦目十分。

她从容地向对面的男人解说着什么,不经意间仍会流露出特有的羞涩,大而漂亮的眼睛会因为认真看对方指出的字句而圆圆一睁,柔柔的凝住在某点,思考的时候会习惯性的微微歪头,可爱的像只小猫。当她抬头微笑的时候,眼睛里水光流转,清纯却无比娇媚。

林姨娘很知趣的跪下了,旁边一个水红衣裳的美婢扶着,老太太看了那美婢几眼,只见她杏眼桃腮,眉目含情,只是腰身有些粗,心里忍不住冷笑了下;另一边的墨兰就倔的多了,虽然这段日子吃了不少苦头,打扮潦草,神色有些萎靡,但依旧昂着脖子站在当中。

两个着浅粉薄衫的俏婢迎上来,眼睛俱是一亮。莺声婉转的下拜,又连拉带推的将他送入内室。屋内的丽人犹在镜前慵懒的梳头。闻得背后有人,并不回首,自顾自的挽起乌发,斜插上一根白玉簪,素衣轻浅,黑发如墨,一截粉颈纤细怜人,未见其面,心已柔了三分。

那女子穿着一身鹅黄色的纱衣,笑意盈盈地顺着走廊走到门口,含笑望着李舒白。在满庭森森竹影之中,她衣裙轻摆,正如一朵绽放的萱草,明艳动人。

一个西装少年,架着玳瑁边大框眼镜,他看见小怜一身的艳装,水红的蝴蝶结丝辫,束着青光的短发,正是一个极时髦的少女,老远地已经看定了。走到近处,却又在回廊边,挨着短栏干走,让小怜走中间,鼻子一直向前,眼睛不敢斜视,仅仅闻着一阵衣香袭人而已。

小半仙原先一身狼狈,现在这样打扮,杏雨和墨画顿时也看呆了,不仅墨画,就连杏雨也红了脸,将目光转到一边,不敢再看。

这男子束着一条云纹抹额,肤色白皙,如琢如磨,俊极雅极。眼睛的颜色非常浅淡,仿若琉璃,让他目光显得过于冷漠。神色依旧是一派肃然。近乎刻板,即便是也看见了魏无羡这张浓妆乱抹的可笑脸孔,也无波无澜。从头到脚,一尘不染,一丝不苟,找不到一丝不妥贴的失仪之处。

罗克敌送了齐泰三人离开,又复回到卧室,身着一身月白小衣的刘玉珏正给他收拾着桌上的杯碟,刘玉珏弯着腰,貌似何郎,腰同沈约,头发润润的简单地挽个道髻,盘在头上,露出一截粉腻的颈项,灯下看来如同象牙打磨一般。

两旁灯火通明,正前方是一堵筑在水上的白墙,约两米高,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正中一个月洞红漆大门虚掩着,有琴音和着曲声隐约传来,门上黑色匾额上书“梨园“两个烫金大字。

这次去的不是牌匾上写着洞天福地的那座楼,而是东面的一处木楼,木楼灯火通明。

木楼名为挽秋阁,两女依旧将小半仙和莫流年送至门口,两人走进木楼,就看到独自一人端坐在外厅的无垢。

小半仙和莫流年都是惊喜交加,小半仙奔到无垢面前“你你好了?”

无垢脸色苍白,但见到他们眼里顿时涌进笑意,他说“是一位神仙姑娘将我救醒的,不过这毒还未解。”

不用说也知道神仙姑娘是谁,说曹操曹操到,江疏影带着一个白衣美人从内间走了出来,应该就是江疏影先前提到的灵韵。

傅灵韵也算得上是个大美人,可站在江疏影身边就明显不够看了,一个是凡间的美人,一个是天上的仙子。

江疏影对小半仙道“将他救醒是因为若要解毒必须靠他自己的定力,解毒的过程会很痛苦,稍微差池就算是我等也无能为力,所以事先要跟三位说明。”

小半仙道“摧心花之毒竟这样难解?”

傅灵韵接过话道“摧心花之毒并不可怕,难解的是无望草。”

傅灵韵接着道“就连咱们这也只有四棵无望草,也不知他们在哪里得了这样的邪物。”

教堂整体有着温和的外观,进到教堂的里面,才发现这是座典型的有着藏式庭院的房屋,刚翻新过,雕梁画柱,色彩鲜艳,不过,相形之下,天主堂就显得有些破落。

马车一路向城外颠簸而去,半晌路边人烟渐稀、风景秀丽,单超挑起车帘,只见前方不远处,赫然出现了一座依山傍水的巨大庄园。傍晚的夕阳映照着飞檐墨瓦,越发显得雕梁绣栋,文采辉煌。

寺门面对宽阔的白洋湖。寺庙前半部在平地上,后半部则沿山而上,路人只见其黄墙耸天,延绵无际,不知其大几何。进得寺门,立即自觉矮小,连跨过一条门坎也得使劲搬腿。谁也走不完它的殿阁和曲廊,数不尽它的佛像与石阶。曾扒窗偷看过它的一个厨房,其锅之大,几若圆池。老人说,兴盛之时,此寺和尚上千,一睹此锅,大体可信。

扬州世子府邸恢宏巍峨,占地二十顷,稳稳盘踞在古城东部。透过四丈高墙,远远望去,隐约可见翠羽飞阁一角,参差错落,如同叠嶂。

古老的院落,苍劲的庭木显示了这古屋的年岁。过了穿堂,是个青砖铺砌的大天井,正面是大厅,两侧是厢房。

终于在一家十分普通的宅院前停下来,从外面看过去,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花木繁茂,蓊郁葱茏的样子。从外面看起来,高门院墙,青苔丛生,年代颇为久远,不像是新近修建的。

站在山顶鸟瞰西村坪,整个村庄尽收眼底。田地象一些绿色的、褐色的小块块一样,遍布整个山村,一幢幢民房,散落在各处。中间有一处,似乎有不少房子,还有一个大场坝,赵村长介绍说那就是大队部所在地。

莲灯跟他穿过翠竹林,一间黑瓦红柱的大木柞屋子就在眼前。那屋子建得大气,屋檐深远,鸱粗犷,沿路民居没有这样构造的。

在我家巷口有一间小的木板房屋。那间木板屋可能是一座违章建筑,由于年久失修,整座木屋往南方倾斜成一个夹角,木屋处在两座大楼之间,益形破败老旧,仿佛随时随地都要倾颓散成一片片木板。

朱老太太掸掸柴灰站起来,笑眯眯地拍拍她的肩,打了个手势。姑娘这才转过身来,仔细打量了我—眼,这—望,就象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她的腮上似的,她两颊绯红了。她轻轻一扯那条四角绣了花的毛蓝围裙,使—手提起桶,一手掩嘴,不出声地笑着跑了。

杏雨道“两位请随奴婢来。”说完就和墨画转身带路。

兰溪镇是个千年古镇,当地政保护得好,没有被过度开发,随处可见一派古色古香,镇上的人临河而居,大都是高低错落的木屋,院前屋后,绿树掩映,河水悠悠。

正北面最大山峰的半山腰处,遥遥可见一片金碧辉煌的屋顶巍然矗立,满山绿树中露出断断续续的灰色石墙。

穿过竹桥,眼前的景色突然一变,山势起伏并不明显,坐落着许多大大小小的院子和木楼,木质建筑。瓦檐飞扬,精致处刻着许多瑞兽和莲花。这山间很多人往来。大多穿着杂役弟子的服饰。这里面的花草树木大多都带着淡淡的灵气,一株巨大的树带着淡淡的红色火焰,结出的果子晶莹剔透。

阅读生如戏唱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