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乌医锦华

第1章 请医

  • 作者:千语千夜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15
  • 本章字数:9530

老夫人心中一凉,旋即来气:“没有张太医,就请不到其他医者了吗?”

可说是这么说,她们郑家人的病一直都是张太医所医冶的,张太医虽然不是她们郑家专用的御医,可整个荥阳城中恐怕再也找不到比他更高明的医者。

“中什么邪,身正不怕影子邪,我郑氏子孙素来潜心向佛,乐善好施,何来的邪物作崇?来人,还不快去请疾医来。”

一名婆子领命就要离去,却听到一声音打断道:“阿家,已经去请过了,原本住在咱们隔壁巷子里的张太医不知何时搬走了,那宅子里已是空无一人。”

说话的乃是她的儿媳,也便是她这孙儿的嫡母李夫人。

看到从前活泼好动、聪慧秀颖的孙儿变成如今这幅模样,老夫人心如刀割,恨恨的拄了拐杖厉声问:“这是怎么回事?前两日不是都好了吗?不是已经康复的差不多了吗?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婢女们吓得乱战,其中一个勉强抬头颤巍巍答道:“回老夫人,郎君前两日确实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能吃能喝,还能与杨家、李家的两位郎君一起赛马,可不知为何今日……”婢女似想到了什么,抬头,“老夫人,郎君他,他一定是中邪了!”

老夫人似乎意识到什么不对,又站起身来,厉声喝了一句:“哭什么哭,人还没死呢!现在所有人都给我出去找,哪怕是将这整个荥阳城翻个底朝天,也要将所有的医者都给我找来,若是十四郎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这一屋子的人陪葬!”

这道命令一下,跪了一地的仆妇们皆面如死灰,吓得浑身哆嗦说不出话来,就在她们一个接一个的爬起身来正准备往外飞奔时,其中一个小婢忽地说道:“老夫人,奴婢知道这荥阳城内还有一名疾医,她一定可以冶好郎君的病。”

此时又是夜半三更,她们又从哪里去寻更高明的疾医,老夫人心中忧虑,脸上呈现出的更多是恐慌和颓丧,忙踉跄的跑到床塌边,抱着仿若垂死挣扎中的年轻男子哭泣。

“我的好孙儿,你可千万别弃祖母而去,你可是祖母的心头肉啊!”

听到老夫人哭泣,屋子里妇人们的哭声更是放大了一倍,凄恻的哭喊传遍了各个角落,直令得花枝乱颤,树木凋零,整个院子再次陷入一种比死寂更可怖的阴森恐怖之中。

太建二年初春,北齐荥阳郡内。

夜半时分,位于汜水关城东的郑家大宅之中突地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声惨叫划破长空,仿若一颗石子击破水面,使得原本静谧的夜陡然间变得阴森可怖如魑魅夜行一般沸腾起来。

老夫人郑卢氏从睡梦中惊醒,忙唤婢子披了一件氅衣,在两名老妪的搀扶下赶到那惨叫声响起的别院之中,就见挤得满满一堂的室内,一众仆婢瑟瑟发抖伏地而跪,而卧房之内床塌之上所躺着的年轻男子却是口歪眼斜,浑身抽蓄个不停,悲凄的哭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荒唐,就凭她说一句身有恶疾,你就能断定她是神医了吗?”郑卢氏再次拍案插嘴道。

那婢子又立即摇头:“不是的,老夫人,大夫人,后来郎君去打听了有关那位娘子的消息,听说那娘子医冶好了许多得瘟疫的村民,被那村子的人称之为神医。”

“她还对郎君说过,一个月以后,郎君必会旧疾复发,口歪眼斜,浑身抽蓄,不能吃、不能喝,不能动、生,生不如死。”

老夫人再次看向自己的孙儿,就见年轻的男子似乎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更加剧烈的抽蓄起来,嘴角边涎水直流,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可不就是生不如死吗?

她忙握了握年轻男子的手,悲切又心疼的道了声:“十四,别怕,祖母这就给你将这位神医请来!”

正要走时,李氏却伸手拦道:“阿家,您不觉得这婢子说的话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老夫人问。

李氏答道:“这婢子说,十四郎是因为要纳那女子为妾,但那女子不肯,所以,她道出了十四郎身有恶疾。”

“你的意思是,怀疑十四郎的病就是这女子所为?”

“子妇只是觉得,这名女子我们素未相识,又与十四郎有过节,我们不得不妨,且不说她是否真如传言中那么神,倘若她要对十四郎不利……”

“不管能不能冶,不管这女子是人是鬼,我总要见了再说。”老夫人打断道。

子时将近,无星无月的天空,夜色如泼墨一般降下来,郑府的宅院忽然大开,一行人马追随着一辆马车从宅院中缓缓走出来,向着城西的方向疾行而去。

马车辘辘,夹杂着慌张凌乱的脚步声,经过了通往汜水关城西的整条街道,直至停落在一处清泉石上流的郊外村落。

“老夫人,就是这里了。”

随着婢女的一声轻唤,老夫人打开车帘,踩着一老仆的后背,从马车中走了出来,看到火把照出的眼前的景致:小桥,流水,翠竹、松柏,还有春杏似雪,夭桃艳旖,不禁也心中感慨:好一处杏花烟雨似江南,桃花流水绿荫蔽的世外桃源,原来这里还有一处如此幽静雅致的好地方。

在老夫人的带领下,一行人搀扶着踏上溪水里冒出来的白石,便蜿蜒着向那村落行去。

没有人注意到,当火把一个接一个的燃起时,有一道小小的身影穿过松林,迅速的窜进了一座低矮破旧的小屋之中。

“卿哥哥,如你所料,她们来了。”一个略显清稚的男孩子声音说道。

屋子里寂然无声,陈设简陋,仅有一塌一桌一几,另加上一扇可将屋子隔成两间的巨大屏风,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正提着一支狼毫笔,目光呆呆的望着那扇屏风,如豆的烛火摇曳,在“少年”滢润的肌肤上染上一层氤氲的红晕。

如果有人仔细来看,就会发现这屏风上其实什么都没有,或者说,只有一幅只画了些许轮廓却还没有完成的画。

而这幅画或许就等着在“少年”的笔下复活起来,呈现出原本属于它的万般华彩。

“好,我知道了。”少年回道,放下手中的笔,顺手拿起了放在一旁桌上的帏帽。

门便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寂静的夜中顿时响起一阵喧闹。

……

“你去,将那娘子给请出来,就说,是我们荥阳郑氏的老夫人来求医了。”李氏指了指面前的小婢,命令道。

那小婢看着屋子里暗沉沉的,似乎只有一星点的烛火摇曳,一阵冷风吹过,险些要将它熄灭,半开未合的门竟发出吱呀呀的声响,吓得那小婢生生的打了个寒战,两腿直哆嗦着不敢上前。

“快去啊!还愣着干嘛!”李氏不耐烦的推了一把,那小婢弱不禁风的竟是踉跄的摔倒在地。

“没用的东西,谁进去请出那神医,回去之后,本夫人必重重有赏。”李氏干脆拿好处相诱。

几个呆立一侧的仆妇立刻便蜂涌的向门上挤去,却在这时,陡见一盏灯笼晃悠悠的从门边露了出来。

仆妇们吓得一声尖叫,定睛看时,才看清那灯笼原是被一个青衣小僮举着,那小僮看上去不过十岁左右,竟是生得绮貌玉艳,肤光如雪,刹那间便叫一众婢子看呆了去。

郑老夫人与李氏见了都有些惊讶愕然,这北地美貌的郎君她们见过的也不少,而这一刻给她们的震憾竟是远远超出了从前。

正当这里所有人惊艳呆愣之际,就听男孩子问了声:“你们是来求医的么?”

声音洋洋盈耳,如水击石磬一般动听,竟还是个音容兼美的。

“是是!”仆妇连声答道,“我们是郑家的奴仆,烦请通禀一声,我们老夫人来了。”

她话落,就听男孩子毫不客气的说道:“抱歉,我家主子已安睡了,现不方便给人看病,夜深露重,还请各位快些回去吧!”说罢就似要关门谢客。

大夫人李氏瞬时傻了眼,这小子莫非没有听过荥阳郑氏的大名,正所谓“王卢崔郑,王谢袁萧”,无论是南地还是北地,荥阳郑氏都是与顶级门阀齐名的大族,是这些贱民一辈子所仰望的存在,就算是隐士,也从未见过有闻名而不动声色者,何况这小子看上去还不过是个身份低微的仆僮,就这身衣服来看,其主家的身份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等等,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我们是来请医的,不是来求医的,今天你家主子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来人——”

李氏觉得她要拿出点颜色来吓唬一下这个孤陋寡闻有眼不识泰山的小孩子,两名部曲也在她的示意下操起长棍就朝那男孩子的方向大步跨去。

谁知两人还没近前,就好似被人在腹部上狠狠踹了一脚,身体也如断钱的风筝摔了回去。

看到两具肉身砰砰摔到眼前,李氏尖叫一声瞪大了眼,震愕不可置信的看向正抬脚而立一脸愤怒的男孩子。

竟然还是个会武的!

“原来你们不是来请医的,而是来找事的,恕不奉陪,快走不送!”

男孩子再次下逐客令,李氏再也不敢放一个屁,倒是郑老夫人气闲神定的肃着一张脸,转手就给了李氏一巴掌,然后向男孩子抱拳施了一礼,语气犹为谦逊和蔼的说道:“小郎君,有所谓医者父母心,老身听闻你家主子也是个心善的,曾救冶过许多疫病缠身的村民,为何今日就不肯施以援手,救人一命呢?佛语有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也是为你家主子积累功德,若是能冶好我孙儿的病,老身也能以我郑氏合族之力,帮你家主子传播美名,让她的医术名扬天下!”

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男孩子,这是名利双收之事。

老夫人觉得这种以这种利益相诱,已足以令人动心了吧!人活一世可不就是为留个名嘛,可没想到男孩子竟反问了句:“求人一命是胜造七级浮屠,可若救的是一匹狼呢?放狼归山,只会让更多的生灵受苦,郑老夫人,您说救,还是不救?”

老夫人一愣,真没想到她活了大半辈子,今日居然要与一个小孩子讲道理论起了佛道。

什么叫放狼归山,救还是不救?

男孩子见老夫人沉吟,唇角微弯,眼露轻蔑,转身就要甩门进去,就听老夫人大喊了一声:“等等——”这不是狼不狼的问题了,老夫人一下子头脑清明,干脆切入正题:“小郎君,我家十四郎可是得罪过你家主子?”

男孩子道:“何止,你家十四郎不但抢占良田,欺霸良民,强夺民女,曾经还想非礼我卿哥哥,我卿哥哥为何还要救他?”

老夫人脸色一白,果然这是早就结了仇啊!

“那我十四郎身上得的病,可是你家主子……”

老夫人话未完,男孩子便不悦的竖眉截断道:“怎么?你们还怀疑那猥琐二傻子的病与我卿哥哥有关啊?”

说谁二傻子呢?她家孙儿明明就是‘貌比潘安,才比子健’,连天子也下过‘颖悟通达”的评语,老夫人皱眉不悦,但有求于人,终究不好说什么。

这时,阴暗沉沉寂静了许久的小屋之中忽地传出一句:“凤凰,你进来一下!”

凤凰?是这男孩子的名字吗?就这等低贱的仆僮,也敢取名叫“凤凰”?

在一众妇人目瞪口呆的惊讶声中,男孩子旋风一般的进了屋子,不多时,又走了出来,沉着一张脸不悦道:“我卿哥哥答应冶你们家那个二傻子了,你们赶紧把人送过来吧!”

“送过来?不是……不是到我们府上去吗?我们这里有马车……”

李氏顺口插了一句,谁知马上迎来了男孩子的一记眼刀,以及怒喝:“是你们看病,还是我们看病?看病的人比我们冶病的人还牛气,不想把人送来就给我马上滚!”

李氏再次傻了眼,仆妇们皆憋着笑不敢发出声音,唯有老夫人隐忍着一肚子怒气,仍旧面不改色从容应对道:“好好,老身马上叫人把人送来。”旋即吩咐下人,“还不快回去,将十四郎送到这里来!”

几名部曲与点名到的仆妇应命,正准备走时,忽地听到那男孩子又喊了句:“等等,要想冶好你们家二傻子的病,我卿哥哥还有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

以老夫人为首的一众人心再次提到嗓子眼:就知道,这事不会这么简单。

“那还不快将她给我抓来!”一旁的大夫人李氏连忙喝令道。

却听那婢子吞吞吐吐的颤声答:“就怕她不肯。”

“能给我们荥阳郑氏的子弟看病,乃是她的福气,有什么……”

李氏话未完,老夫人伸手示意,让她掩了嘴,又示意那婢子继续说下去。

婢子这才道明缘由:“原本在一个月前,郎君在汜水关游玩之时,路经桃花峪,无意间碰到一名女子与一名小僮,那女子虽戴着帏帽,可一阵风吹过时,让郎君看到了她的容貌,惊为天人,郎君便想纳那名女子为妾侍,不想那女子拒不从郎君,反而道出郎君身有恶疾。”

阅读乌医锦华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