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父皇必须死

第一章 一定是幻觉

  • 作者:天际舟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3-15
  • 本章字数:5820

天知道,她一直以为“晴天霹雳”四个字,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

她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使劲眨了又眨,眼前的景物也没有任何改变。

任谁突然遇到这样的事情,恐怕都不会比她好到哪里去。

作为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阳光里的二十一世纪大学生,最大的烦恼不过是这学期的奖学金能不能拿到手,抑或是能不能再次偶遇理工科那个帅气的小哥哥。

谁能想到,她青天白日的走在路上,脑子里想着如何能让家教的那个调皮淘气的小男孩乖乖听话上课,竟然遭遇了晴天霹雳?

这个叫声如此惊恐,夹杂着绝望、迷惘、不敢置信等种种情绪,惊得栖息在树枝上的群鸟扑棱着翅膀飞起,树影摇晃。

这,还真不怪她。

细长的柳眉、秀挺的瑶鼻。菱角小嘴在此刻失去了血色,如同最粉嫩的樱花遭遇了风霜,惹人怜惜。

她把十指在心口中交握,片刻之后再次睁开眼睛。眼里的失望之色,比外面的夜色还要浓重,最终化作了泪珠氤氲。

“我在做梦我在做梦我在做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她口中喃喃自语,随即闭上眼睛。

长长的睫毛,如同小扇子一般,在她的面颊上投下阴影。

哪怕是在阴冷潮湿的盐井中,哪怕能投进来的月光微弱,仍然能掩不住她如春光般璀璨如秋月般姣好的容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

在月光清辉笼罩下的这片山林,在嶙峋的乱石中,在一口被废弃已久的盐井里,传出一个女子的叫声。

巨大的恐慌袭上她的脑海。

难道,自己和看过的那些小说一样,穿越了?

可还未等她细细思量,肚子中传来一阵明显的咕咕叫声,饥饿感如同火一般烧灼她的胃。随之而来的,还有席卷全身的疼痛,从胳膊肘处、膝盖处、小腿处袭来,让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知道是谁将这具身体推进了这口井,导致了处处受伤。不用查看伤处,她也知道一定是淤青遍布。

“谁这么缺德,能狠心把这么个小姑娘推到井里!”她小心翼翼地触碰着脖子后面的伤处,那里传来明显的刺痛,就好像被人用力掐过。

这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测,如果是她自己不小心掉下来,绝不会伤到后颈。她蹙起眉尖:“什么仇什么怨?这是要人命吧!”

恐怕,确实已经要了人命,否则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管了,先出去再说。”她恨声道:“长这么大,我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干这坏事的人,我非揪出来,让他也尝尝这种滋味!”

她抹了一把眼泪,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努力忽略口中的干渴,打量起身处的环境来。值得庆幸的是,这口井并非人们取水用的井,井壁粗糙凹凸不平。也不算高,她努力向上伸手,只差一个手掌的高度就能摸到边缘。

脚上传来冰冷的触感,她低头看见井底残余的水浸透了她的粗布鞋。而在鞋面上,绣着一朵纤细美丽的花朵。

绣花?

她打了一个激灵。这等精细活,不是早就被机器所取代了吗?

蹲下身仔细看了又看,没错,这一定是手工绣花。她敢拿十多年的美术功底、和学习了七年工笔画的眼力打赌。

不过,算了算了,跟今夜所受的惊吓比起来,这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她深深吸了一口气,面上浮现出倔强的神色,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努力往井口爬去。

当开始行动起来,她才发现眼下这具身体有多虚弱。

这是被困了多久?

四肢乏力头晕眼花。

当她终于爬出了井口,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时候。她瘫倒在地面上,累得气喘吁吁,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指尖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膝盖和手肘处又增加了新的擦伤,这是为了爬出来而付出的代价。

尽管浑身上下无一不疼,她却笑了起来,一口洁白的贝齿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如同珍珠一般的光芒。

不管她是谁,也不管她在哪里,她总会找到办法生存下去,还会让害她的人付出代价!

她总不会无缘无故地在这荒郊野岭,总会有认识的人。那么,这第一步,就是先走出这山林,寻找到自己的家。

拿定了主意,她努力爬起来,沿着一条被人踩出来的小径,跌跌撞撞地朝着山下走去。

这里的月光,比她见过的都要明亮,照亮了她前进的方向。

但在黑暗中传来的窸窸窣窣声,风吹过山林树梢中的呼啦声,还有那远处隐约传来的吠叫声,越来越让她心底忐忑不安。

她自问比起那些娇娇怯怯、见到蜘蛛都要尖叫的女生来,算胆子大的。但活了二十多年,头一回在夜里独自一人走在山林中,怎能不心生恐惧?

谁知道那黑乎乎的山林中,下一秒会不会窜出来一头野兽?

她越想越是害怕,深一脚浅一脚地小跑起来,口中唱起最喜欢的歌为自己壮胆:“这放纵的感觉,超越一切,不再胆怯……年轻就是要随心所欲高举你的手臂,拿出你的勇气不要再恐惧,只有依赖好战的心才能够拯救你……”

一首歌来来回回不知道唱了几遍,她沿着路转过一个弯,眼前的地势变得平缓起来。借着月光远眺,远处的山坳中有光亮传来。定睛一看,是五六只火把在山间移动。

她停下脚步细细聆听,随着风传来“三春,三春,你在哪儿?”的呼唤声。

这些人,或许是来寻找自己的?

她精神一振,不管是不是,先应了再说。虽然,她自己的名字并不是“三春”。但就算错了,也总能见着人,比一个人强多了。

她将手掌拢在嘴边,大声应了好几声:“哎——我在这里!”

听见她的回话,那支队伍明显加快了速度,有人大声喊着:“三春,你就在那里等着!”

看着火把朝着自己快速靠拢,她松了口气就地坐了下来,才察觉自己又累又饿又困又痛。夜风吹过,她打了一个哆嗦,用两手勉力撑着身子,不让自己倒下。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爬上了她所在的小山坡。一个面色焦虑、穿着一身粗布衣裙的中年妇人出现在她面前。

见到她坐在那里,妇人松了口气,紧接着踉踉跄跄地来到她的身边,一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连连哽咽不已。

她有一肚子的疑问,可那妇人只是挥动比划着双手,喉中发出暗哑之声,却口不能言,原来是个哑巴。

唯一可以确定的,这妇人不但认识她,还是极为关心她之人。从对方身上传来激动的颤抖,及她眼底是深深的关切之色,这些都做不得假。

那么,自己果然是叫做“三春”了?或者说这具身体叫做“三春”。这什么名字,好土。

获救了,她的心神松懈下来,软软的向后倒去,仰面倒在这名妇人温暖的怀里。

在失去意识前,她看见妇人头上插着一支木簪子,和衣襟处的云纹滚边,觉得十分荒谬。可下一秒,她看见天空中高悬的月亮,便忘了此事。

我一定是太虚弱,所以产生幻觉了吧?

这天上,怎么会有两个月亮?一个如银盘般洒着清辉,而距离它不远的夜幕上,还挂着一轮小了半圈的月亮,散发着紫色的神秘光芒。

一定是幻觉。

这是她昏迷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她眨了眨眼睛,凝结在睫毛上的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争先恐后地扑向地面。

“不是做梦……”

不用掐大腿,她也能肯定这一点,无法再自欺欺人下去。

借着井底微弱的光线,她伸出手看了又看。这双手,明显不属于自己。摸了摸光洁的额头,及脑后结成的长双辫,她越发肯定了这一点,她原先明明留的是齐刘海短发。

我是谁?我在哪里?

阅读父皇必须死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