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 六博

    一些好事修士,想要询问一二,可还未接近北小蛮,就被人高马大的石兵挡住了。

    如今的石兵,已经被改造成了仙王傀儡,周身透着万古不灭出的威压,一副生人勿进的冷漠表情。有他护在一旁,那些好事者无法接近北小蛮,只得打消好奇心,悻悻离去。

    “臭周明,烂周明,居然还不来,本姑娘都等了十几天了,你竟敢辜负少女的等待…”明明已经知道了宁凡的真名,独处时,北小蛮还是爱把宁凡叫成当年的周明,只因这简简单单的周明二字,包含了她与宁凡的太多回忆。

    云崖码头的位置虽然偏僻,但还是有不少修士选择从这里登岛。一见北小蛮在此等人,嘴里念叨着‘周明’,皆是大吃一惊。

    那周明究竟是何许人物,竟能令遗世宫四小姐如此想念,更在此苦等十数日!

    西宫岛上,建有大大小小四百多个码头,可供修士渡海登岛。此刻,某个偏僻小码头上,正有一个红丝少女,遥望大海,怨念深重。

    云崖码头,北小蛮。

    “妾身就叫周茗,谁说叫周茗的定是男子?”

    “这…”

    也有个别闲人选择留在云崖码头,想探探北小蛮究竟是在等谁。

    “传言这遗世宫四小姐生平最为厌恶男子,若我所料不错,她等的应该是某个女修好友。”

    “道友此言差矣,那周明听来更像是男子,说不准是遗世宫有某个贵客要接,故而才派四小姐在此恭候呢。”

    岁月海上,小岛无数,规模较大的仙岛屈指可数。其中有三座仙岛堪比帝星巨大,正是遗世宫三大分宫所在。

    西宫、北宫、东宫之间的争斗由来已久,也因如此,三宫仙岛相隔极远,门人之间除了公事,甚少来往。

    宁凡此行目的地,是三宫仙岛的西宫岛。

    于是乎,众人只看了这青年一眼,便收回目光,并不在意。

    没人觉得北小蛮等的,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白脸。可现实总是出人意料,北小蛮等的还真就是此人。

    一见宁凡到来,北小蛮一腔不耐瞬间散了个干干净净,心情多云转晴,说不出的欢喜,哪还记得苦等十几天的埋怨。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你若不来,我便找其他人当棋兵,哼!”北小蛮娇哼一声,眼底的笑意却出卖了她真实心情。她哪舍得找其他人当棋兵,这么好的位置,当然得留给宁凡呀!肥水不流外人田!

    “抱歉,遇到了点意外,稍微耽搁了些日子,倒是让你空等了十多天。”宁凡失笑,自是被北小蛮口是心非的样子逗笑的。

    “意外?你又受伤了,哪里哪里,叫我看看…”北小蛮一听,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早将宁凡当成了自己的面首,面首是什么!面首是她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哪舍得让宁凡受伤呢。

    她将宁凡翻来覆去的检查,小手在宁凡上上下下摸索个不停,完全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

    毕竟她都和宁凡这样那样过无数次了,这点程度的肢体接触,算个奶!

    可这一幕落在路人眼中,就有些不寻常了!

    那些路人一个个张圆了嘴巴,怎么都无法相信这一幕:女神一般的四小姐,水宗道子的未婚妻,为何会和一个陌生男子如此亲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见异思迁,红杏出墙!

    好在北小蛮和宁凡的“亲呢”,并没有太过火,确定宁凡身上没什么损伤后,北小蛮才恢复了笑脸,带着宁凡上了一辆仙鹊车,直奔内岛方向离去了。

    直到北小蛮离去后许久,众人才敢低声议论此事。

    “我说,那天神一般的水宗道子,是不是被…被绿了…”

    “被绿?此言何解,还请道友解释一二。”

    “这是我们家乡的俚语,在我们家乡有这么一个传说,说是古时候有一个修士出门访友,忽见天边闪过一缕绿光,他掐指一算,登时汗如雨下,回到家一看,果不其然,他的道侣正和另一个陌生男人鱼水行乐,捉奸在床…”

    “懂了,懂了,那水宗道子看来也快偶遇天外绿光了…”

    “诸位不觉得那个和四小姐眉来眼去的男子,有些面熟么…”

    “道友这么一说,此人还真是有些面熟…”

    有人想起了什么,从储物袋取出一张通缉令,一比较,众人顿时大乐。

    能不乐么!

    原来和四小姐苦等十多天的男子,就是水宗通缉的人!

    “贫道之前还在奇怪,水宗好端端的,为何莫名其妙通缉此人,现在贫道懂了…那水宗道子怕是早已见到天外绿光,故而盛怒之下,对这名男子起了杀心!”

    “此人怕是已经得手了…嘿嘿,想那水宗道子何等光风霁月的人物,头上居然成了青青草原,呜呼哀哉…”

    “要不要干掉此人,去水宗领赏呢…”

    “领赏?哼!你有那个本事么,你道此人是谁!堂堂秘族都被此人踏碎,你难道能比秘族更厉害么!”一个名叫徐坤的修士,忽得冷哼一声,打断了众人的议论。

    “嘶!徐道友何出此言!什么叫秘族都被此人踏碎!这等消息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我与诸位不同,我乃仙帝门徒,自有得到消息的渠道。莫看此人行事低调,可北天仙修也不全是傻子,消息灵通者,早已猜出此人身份…此人身份十分复杂,随便拿出来一个,都不是我等惹得起的,被水宗通缉至今,他却还好好活着,便是一个证明。以他的修为,莫说调戏区区水宗道子的老婆,便是睡了哪个仙帝的老婆,恐怕对方也敢怒不敢言的…且,徐某根本不信,堂堂道德真君,会做女的下作之事,此事必定另有隐情!”

    “嘶!徐道友此言当真!那驾龙男子竟是传闻中的道德真君!那个远古大修赵简!”

    众人一瞬间面色大变,哪还敢继续议论宁凡。

    他们敢议论坊间艳事,敢私底下嘲笑水宗道子的头顶草原,却不敢公然议论一名远古大修!

    众人还欲再从徐坤口中撬到一些消息,徐坤却不再理会众人,抱拳告罪后,竟是匆匆离去,同样直奔内岛而去。

    北天的修真圈子就那么大,自宁凡在北天大闹了一场后,北天消息灵通之辈,或多或少都得到了消息:被水宗通缉的宁凡,就是远古大修赵简,不能惹!

    也是宁凡来西宫岛来得太过低调、隐蔽,倘若他高调一些,早就有无数北天名宿出海相迎了!【道德真君】赵简的救人事迹,早就传遍北天,感动了无数内心麻木的修真者。

    道德真君的名号,也是在那时,被人强加到宁凡头上的,北天修真界俨然已将宁凡当成了末法时代的修真楷模、道德名宿。可笑的是,宁凡本人还不知道自己多了这么一个称号,若是知道,怕是会笑到内出血。

    “不会错!此人就是师父苦苦寻找的道德真君!若我将这个消息告诉十分,必是大功一件!”

    徐坤强忍着内心的激动,直奔内岛而回,此刻他的师父,正暂住在内岛某座坊市当中。

    徐坤只是一个命仙小辈,算不上北天名人,可他的师父不同,他的师父乃是桃李真人,是堂堂六劫仙帝,更因为在整个北天范围收徒无数,名望甚高,有【桃李满北天】的美誉!

    桃李真人不是普通仙帝,他是一个参加过蛮荒大战的仙帝。

    换言之,桃李真人在蛮荒时,曾被宁凡救过一命,感恩至今,一直思报无门。

    宁凡当年现身纯阳宗,他便追到纯阳宗;宁凡后又现身海沙宗,他便又追到海沙宗。

    他一直追随着宁凡的脚步,想要再见宁凡一面,想要还清当年的恩情,想要再次瞻仰赵简前辈的风采。可惜的是,每每他赶宁凡所在之地,宁凡总是先一步离去,缘悭一面。

    人生之憾,莫过于此!桃李真人甚至一度怀疑,宁凡正是不愿接受他的感谢,故而才会先一步离去,如此行事,当真有古人之风,也更加令他钦佩。

    可问题是,倘若赵前辈始终避着他,他可能今生今世都没有机会再向前辈道一声谢了。那可是远古大修啊,若刻意避着某个小仙帝,岂是这名仙帝能够轻易找到的…

    哎…

    桃李真人长叹一声,此刻,他正在西山坊市租住的殿宇之内,给门徒授课。这一叹,座下听讲的几百名弟子,皆是大惊,他们从未见过师父如此消沉的一面。

    “师父何故叹息,莫非是弟子们刚刚提出的问题太过功利,惹了师父不快?”众弟子诚惶诚恐问道。

    “非也,为师不是叹你们,为师是忽然触景生情,想起了赵前辈。”桃李真人苦笑道。

    “赵前辈,哪个赵前辈?”有刚入门不久的弟子,不明所以问道。

    不必桃李真人回答,立刻就有其他弟子解释道,“你刚入门,有所不知,师父是在想念赵简前辈了。”

    “嘶!赵简!莫不是那道德真君赵简前辈!师父竟认得如此高人!”那刚入门的弟子大感震惊。

    对低阶修士而言,桃李真人这等仙帝是至高无上的存在,远古大修赵简则近乎是传说中的人物,只存在于故事之中。

    此刻骤然听说自家师父和传说级人物有关系,这名弟子自是吃惊不小。

    “为师岂止是认识赵前辈,那赵前辈,曾救为师于蛮荒,于为师有活命大恩,如此恩情,又岂能用一句认识来概括。为师一直想要回报赵前辈,可始终无法再与赵前辈相见。前辈行善,并非为了浮名浮利。古风长存,正气不死,这才是赵前辈的本性。倘若赵前辈这样的善人多一些,修真界哪会有这么多尔虞我诈。吾辈苦心经营一世,反不如前辈日行一善洒脱…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若能再见前辈一次,为师死而无憾!只可惜,见不到…”

    座下弟子皆被桃李真人的动情之言感动,一个个被师父所感染,仿佛都成了赵简前辈的信徒。

    “师父,再给我们讲讲赵前辈蛮荒救人的故事吧!”

    “弟子想听赵前辈周天行善的故事!”

    “弟子想听赵前辈以德服人、感化光族全族的故事!”

    “弟子想听赵前辈御女三千、白日飞升的故事!”

    “弟子想听赵前辈智惩真界十二恶霸的故事!”

    “弟子…”

    眼见话题完全转到了赵简前辈身上,桃李真人也不消沉了,浑浊的双目变得炯炯有神,“好好好,你们想听赵前辈的故事,为师便给你们讲!只是你们说的那些故事,为师已讲过太多遍了,今日为师给你们讲一个新故事,故事的名字有点长,叫‘白衣磊落天地间,天涯寻花不可忘’,这个故事说的是赵前辈年轻之时,曾错失一名女子,万里寻她,终不可得…”

    “万里?万里于我辈修士而言,不过是眨眼的距离,赵前辈为何只走万里寻人…”有好事徒弟不解问道。

    “就你多嘴!赵前辈走的万里,和尔等竖子所理解的万里能是一个概念吗!我等所处世界,于更高境界的修士而言,可能只是一粒尘、一滴水,赵前辈走过的万里,可能比四天九界加在一起还远百亿千亿倍…”一听徒儿质疑自己的故事,桃李真人顿时板起脸,感到不悦。

    “…师父,这故事该不会是你编的吧…”那好事徒儿继续弱弱顶嘴。

    “呃,这个,这个嘛…这故事千真万确记载在典籍中,怎么会是为师编造的呢。恩师如父,你怀疑为师秉性,当受小惩,就罚你将为师前段时间编著的《道德真君游记二百卷》抄上一千遍吧!不许使用神通,要用手一字一句的抄,从书中感悟赵前辈的伟大!”桃李真人明明板着脸,底气却有些不足,因为他说的故事,真的只是随口乱编的,甚至就连他编著的那本书,内容也全都是搜集的坊间传说,真实性有待商榷…

    “!你编的那本书足足有二百万字!抄上一千遍,弟子可能会死!”好事徒儿欲哭无泪,他就不该多嘴一问,这下好了,接下来好几百年,他什么都不用做了,只抄书就够了!

    “好了,我们接着说赵前辈的故事…”

    桃李真人正欲继续讲学,忽见一人极为无礼,直接闯入讲堂,顿时不高兴了。

    “徐坤,今日为师讲学,你不是告假了,为何去而复返!”桃李真人一向不喜欢徒儿徐坤,因为这个徒儿资质虽然不错,但却生性油滑,没有持之以恒的修真心。

    “大喜,大喜事!师父你猜徒儿在云崖码头看到了谁,徒儿看到了道德真君前辈!”

    “什、什么!你竟遇到了赵前辈!他竟也来了西宫岛!他在哪里,快告诉为师!”桃李真人大喜过望!

    他头一回觉得,这个徐坤看着如此顺眼,分明是一个可造之材!

    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西宫岛各个角落。

    那些仰慕宁凡的北天老怪,一听说宁凡就在西宫岛,一个个全部激动难耐,恨不能立刻登门拜访宁凡。

    考虑到空手上门太过唐突,这些人才没有在第一时间上门打搅宁凡,而是匆忙备起昂贵礼物,唯恐礼物太清怠慢了宁凡。

    这一切宁凡毫不知情,他乘着仙鹊车,跟北小蛮来到西宫岛的内岛。内岛可不是普通人能够踏足的地方,除了遗世宫的门人之外,历来只有第二步修士能够踏入此地。

    北小蛮在内岛有着自己的府邸,她对于遗世宫而言意义极为特殊,其府邸外也是内三重外三重,遍布守卫。

    这些守卫修为太低,自然不可能拥有桃李真人的消息来源,也就不知道宁凡就是那远古大修赵简了。

    见四小姐出门十几日,竟带回一个陌生男子,且和这名男子多有亲呢之举,守卫们的脸色都有些古怪。

    谁都知道四小姐和水宗道子有婚约在身,无端带一个陌生男子回家,不妥,不妥啊…

    有几个忠心耿耿的守卫,想要上前规劝一二,可还没靠到北小蛮身边,就被人高马大的石兵挡住了。

    “不该管的闲事,不要管!不该知道的事,不要问!”石兵警告道。

    要知道石兵去了一趟光祖地渊,回来后修为暴涨,如今放眼整个遗世宫都算响当当的人物了,他的警告,寻常守卫哪敢无视!

    如此一来,众守卫只得对北小蛮带宁凡回家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在心中默默祈祷四小姐行事不要太过火,若真闹出个婚前失贞,水宗那边可不好交代…

    可惜,上天似乎没有听到守卫们的祈祷。

    这一夜,四小姐的房间里,传出的动静特别特别大,据说连琉璃瓦都被摇掉了好几片…

    可惜的是,房间周围设有禁制,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动静,自然无法确认里面发生了何事。

    可那些守卫又不是傻子!

    宁凡到底是在北小蛮的房内待了整整一夜才出来,且房内彻夜灯火通明…

    孤男寡女,共处一夜,除了啪啪啪,难道还能干其他好事吗!

    虽然没有人明说,但所有守卫都深信,他们冰清玉洁的四小姐,终于被某个贼人害得不再冰清玉洁了…

    翌日清晨,宁凡前脚从北小蛮的房间走出,后脚就感受到了守门们怨念深重的视线。

    他感觉十分无语,不就是和北小蛮下了一整夜棋么,怎么这里的人都用看霪贼的眼神看他!

    好吧,他本来就是霪贼,可问题是他昨夜真的没动北小蛮好不好…

    他答应了要当北小蛮的棋兵,可问题是,他连棋兵是什么都不知道。

    于是乎,昨夜一整夜他都在向北小蛮询问此事,就连北小蛮的数次求欢都拒绝了。

    为了给宁凡解释棋兵的意义,北小蛮不得不和宁凡下起了一种名为【六博】的古棋。

    宁凡还是第一次下这种棋,故而对于棋局规则十分陌生。好在他的心智极高,熟悉规则以后,马上就成了个中好手。

    可惜,宁凡终究不是通才…他的才智能帮他速成为一名六博高手,但若是碰上那种一生研究六博棋艺的棋师,他还是弱了不少。

    令宁凡意外的是,北小蛮居然十分擅长下六博棋,这丫头看起来不怎么聪明,六博的棋艺居然奇高异常!真是不可思议!

    这一夜,宁凡一共和北小蛮下了二十多局棋,居然全部惨败,连和局都求不得!

    不是他棋艺太臭,而是北小蛮强得犯规,强得有悖常理!

    “嘁,可悲的蝼蚁、蛆虫、蟑螂、蚱蜢呦!你的技术还不到家,回家再练一千年吧!一夜二十几次,居然没有一次让本姑娘尽兴,下次再无法令本姑娘满意,本姑娘就找其他人了!”

    紧随宁凡之后,北小蛮顶着黑眼圈,一脸欲求不满地从房内走了出来,满嘴嘲讽道。

    嘶!

    众守卫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四小姐的话,信息量太大了好吗!

    果然,果然!四小姐昨天夜里已经被这贼人得手了,而且还被折腾了二十几次!

    二十几次啊!对一个初经人事的少女折腾二十几次,这是人做的事吗!这是畜生才会做的事情!

    守卫们看宁凡的眼神,一下子又变了。

    不再是看霪贼的眼神,而是…看禽兽、人渣的眼神!

    且宁凡还不是普通的禽兽!这禽兽入了小姐二十几次,居然没有一次令小姐尽兴,全是秒结束。

    小姐何其可怜,偷偷摸摸找了个面首,居然如此不中用!

    “…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宁凡无语道。

    “你想多了。走,陪我用个早膳,然后我带你去见其他棋兵、棋将…”北小蛮神经大条地摇摇头。

    “早膳?修士都辟谷了,你吃哪门子的早膳…”

    “我之前还来癸水呢,能和其他修士比?之前身体太虚,故而一日两膳进补,从不间断,如今癸水的问题虽然解决了,可早膳的习惯却是改不掉了。喂,蟑螂蛆虫蚱蜢,你到底要不要和我一起用膳!”

    北小蛮鄙夷地看了宁凡一眼,鄙夷地当然是宁凡的棋艺。

    除非宁凡能凭棋艺战胜她,否则她要一辈子喊宁凡蟑螂蛆虫蚱蜢,狠狠嘲笑宁凡的臭水平!

    哈哈哈,她终于能在一件事上狠狠碾压宁凡了,这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活着真好!和宁凡下棋真开心!

    她决定了,以后夜间啪啪啪的时间,她要全部拿来和宁凡下棋,这种快乐几乎比啪啪啪还要让人沉醉!

    “贫道倒是听说这遗世宫四小姐,已经和水宗道子定了亲,人家说不定是在此地等待未婚夫呢…”

    “哦?遗世宫四小姐居然和水宗道子定亲了!那水宗道子骨龄轻轻便修到了仙王境界,假以时日,必是一代仙帝!四小姐这是高攀了…”

    “高攀?嘿嘿,那可未必。道友怕是不知,遗世宫这位四小姐可不是一般人,或许水宗占了天大的便宜也未可知…”

    在好事者的议论声中,一个白衣青年驾着雨龙,悄然到来。

    那青年一身修为看似平平无奇,容貌更是陌生,似乎不是什么名宿;其身下雨龙,看起来毫无威势,似乎也不是什么厉害坐骑。

阅读执魔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凤凰台》《雪鹰领主》《佣兵的战争》《武道宗师》《重生完美时代》《烽皇》《太上章》《超级医生在都市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6/16157/218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