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在七零当反派后娘

谈婚论嫁(小修)

  • 作者:浣若君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2-30
  • 本章字数:11238

“我要吃大鸡腿,大排骨,还要大白兔奶糖……”小家伙口水呼噜噜的流着,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

正说着,聂老二家的大闺女跑进来了,说:“大伯,外头有个大姑娘找您。”

“爸,我肚子饿。”老二二蛋儿揉着自己空空的小肚皮儿,在炕上拿拳头假装鸡腿,呼噜呼噜的啃着。

“家里没粮食了,忍一忍,爸明儿一早带你们到乡上的国营饭店吃一顿去。”聂博钊说。

仨孩子都太瘦,瘦的让他心疼。他每个月给生母八十块钱,,生母就给他把儿子带成这样。

“行了,洗完了赶紧上炕,早点睡觉。”

虽说表面上穿的干净整齐,但是,脱了鞋,仨孩子的脚上全是裂开的大口子。聂博钊翻了半天没找着香皂,只找到一盒蛤蜊油,给仨孩子一人涂了一点儿。

陈丽娜自己没出面,在暗处站着呢,却把个陈丽丽使了出去,替她问话去了。

为啥呢。

聂博钊一听大姑娘,暗猜怕就是河对岸那个陈丽丽。就方才,他妈还不停的在那儿骂,说一定要把那个陈丽丽给送到公安局去了。

没敢打动生母,他自己一个人出来了。

……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爸,你不会是要给我们找后妈吧?”老聂家,聂博钊正在给仨孩子洗脚。

灯下一双深邃的眼睛,抬起头来眉头弯弯,“瞎说,爸只是给你们找个保姆。”

“你可是答应过我妈的,不娶后妈,要等我们长大。再说,你要找后妈,我外婆保准不答应,她又会在基地大哭大闹,到时候人人都会笑话咱们。”聂卫民说。

陈丽娜问为啥。

那孩子笑着摇头,只坚定的说:他对你也不是爱,只不过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你,而你恰好也是个合适的结婚对相而已。

凭啥呀?

陈丽娜就为了这个而不高兴,任聂博钊再怎么疼爱自己,作天作地的跟他对着干,直到他快死的时候,才明白他是真的爱自己,可是那时候想珍惜也已经晚了。

但这辈子呢,早了这么多年,真的会像他家小儿子说的那样,他还会一直单身,不愿意娶自己吗?

就是为了要弄懂这个,陈丽娜就把陈丽丽给使出去,让她去替自己打问情况了。

“老聂同志,您就只想找保姆,没有再婚的打算吗?”陈丽丽也是开门见山,直接就问。

此时天色已黑,河畔唯有月色。

黑暗中男人的呼吸一滞,紧接着就说:“小陈同志,我只想找个踏实肯干的保姆,你要说结婚的事儿,那就对不起了,我确实没有这个打算。”

瞬时之间,男人背愈发的挺了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

“为啥呢,您能跟我说说吗?”陈丽丽再问,毕竟妹妹说了,就让她问两个问题,一,聂博钊打不打算再婚,二,如果他不打算再婚,是因为啥原因。

月光下,男人眉头轻轻簇了起来,显然也是在慎重思考着该怎么回答。

过了半天,他说:“孩子尚小,后母难当,我现在只求平安带大孩子,压根儿没有再婚的想法。”

说完,他直接就转身走了。

“妹,你看嘛,我就说这人没有再婚的打算,你说咋整?我看呀,要嫁他,费老劲儿着呢。”

陈丽娜从棵白桦树后面绕了出来,望着自家男人远去的背影,却是笑了笑:“姐,只怕你得厚着脸皮再去一趟聂家庄了,一定记得千万千万,让他明儿一早到咱们家来一回,我想,我发现症结所在在哪儿了。”

好嘛,男人还是那个男人,但是早了十五年,他的孩子们还没有长大。

他不是不想结婚,而是怕娶个后妈,要虐待了自己的孩子。

这还不容易?

陈丽娜心说,那我就表现的傻一点儿,老实肯干一点儿,把自己装成个傻女人,对于他家的孩子,没有任何的侵害性,这样,总能把婚给结了吧。

等结了婚,她就不信,她征服不了这个男人。

为了二十块钱,没办法,陈丽丽就又厚着脸皮,往聂家庄去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儿,陈丽娜一早儿起来,扫完了前庭扫后院,扫完了后院再一看,天才刚刚亮,斜倚在门槛上,她也是费尽脑汁儿的想着呢。

昨晚,陈丽丽再一回去找男人的时候,他答应了,说自己今天要带几个孩子到国营饭店吃饭,顺道来一趟。

孩子们要来,不正是她好表现的机会?

但是,家里只有五斤细面,还是她妈攒下来过年的,拿啥招待孩子们才好呢?

正想着,她就见大姨何春儿提着只小挎篮儿,远远的就走来了。

“大姨,进来坐?”

“坐啥坐,不坐了。当初为了你和国柱的婚事,你妈送了大姨好多清油,米和面啥的,大姨不是那么不地道的人,这不婚退了嘛,见天儿听你妈四处抱怨,说我吃她的,用她的了,这些吃的你们也拿回去,咱们就算两清了。我家呀,以后就要吃部队粮了,不稀罕你们家这点子米面油。”

这意思是,聂国柱部队上找了个有工作的,高陈丽娜一等了?

部队粮,那可新鲜,估计是聂国柱新谈的对象从今往后,要给何春儿送油送米送面了。

“好啊,我家最近正好也快断顿了,既大姨送来了,我也就收下,谢谢大姨啊。”陈丽娜答的可干脆了,毕竟她如今正愁粮食了,一把就夺过了面袋子。

“往后,你怕是对象难找喽。”

何春儿毕竟小器,何兰儿给她送油是成斤的送,面是一袋袋的扛,她倒好,提了二斤白面,一块腊肉,就宣告把彼此的人情都给两清了。

陈丽娜笑说:“是难找,但也不是找不到,大姨你慢走啊。”

何春儿也是赶不急的要跑呢,毕竟亲姐妹,要叫何兰儿捉住了她,肯定又是一通哭。

这婚退的,可真是干脆。

趁着深秋的早霜,陈丽娜先到自家自留地里割了一茬子带露的大白菜,进门叮叮咚咚就剁上了。

“我的好闺女,你这是要作啥?”何兰儿清清早儿就到生产队忙了一早上,进得门来,就闻到一股子油香气。

一进厨房可了不得,姑娘居然在用细白面包饺子。

“丽娜,现在可不是浪费的时候,妈这五斤细面,是省着过年用的,你咋现在就包上饺子了?”

还有一块腌肉,油汪汪的,也叫陈丽娜给剁成了馅儿,和上绿油油的大白菜,好一锅饺子馅儿。

“妈,这白面和腌肉,是我大姨家为了退亲,给咱们拿回来的,既然婚事退了,不吃白不吃,咱们包顿饺子吃。”陈丽娜说着,已经在和面了。

陈母一听大姐为了退婚,居然都舍得给自己送白面,气的头发晕,就从厨房里出来了。

“伯母你好,我是聂博钊。”迎门见面,一个男人笑着就来握陈母的手。她直愣愣的看了半天,见这男人一身呢子大衣,浓眉大眼,胸膛挺挺,一派的英武帅气,跟电影上那小生似的,愣了半天问道:“你是?”

“聂博钊同志,快快,快进来,要不要喝茶?”

陈丽丽说着就迎了出来,家里当然没茶,但院子里的葡萄架下摆开凳子着呢,就要让聂博钊坐。

他后面跟了一长串,至少□□个孩子,那仨男娃是他的,剩下的女娃,就是聂老二家的了。

“我们要去乡上的国营大饭店吃好吃的,不坐。”大妞儿高声的说。

“我家也包着饺子呢,还是腌肉馅儿的,闻闻多香,国营饭店八里地呢,不行就在我家吃?”陈丽丽笑嘻嘻的说。

聂博钊这儿,保姆的事情还没议定。要不是他早起拦着,黄桂兰是准备要带着聂老二冲到这家来要钱的。

要是陈家不给,黄桂兰都准备好要去公安局报案了,还是聂博钊好容易拦下来的,他当然不好吃人家的饺子,就说:“饺子就不必了,我见见人就走。”

聂卫民三兄弟可馋可馋了,尤其是老二二蛋儿,在老家吃了一年的杂面酸菜拌汤,肚子里一点儿油水都没有,这时候一闻厨房里的饺子香,肚子咕噜噜的响,立刻就开始大叫:“爸,我不要去国营饭店,我就要在这儿吃。”

陈丽丽赶紧说:“人就在厨房,聂老大同志你自己进去看看,怎么样?”

说着,她就开始招呼孩子们了:“坐,都坐下,今天有个姨给你们包饺子,大家都有份儿,啊!”

厨房里正是那个文文静静的大姑娘,聂博钊进去的时候,两只手两根擀面杖,正在擀饺皮儿了。

呵,那叫一个飞快,刷刷刷的,细面饺皮一阵子就挪的小山似的高,不过,这姑娘似乎有点不懂礼貌,人进来了也不问,不说话,筷子一掏肉馅儿,一手捏一个,饺子刷刷往案板上扔着。

只看了一眼,因为人家没说话,聂博钊也就出来了。

“卫民,带上二蛋三蛋,走,咱们上国营饭店。”聂博钊抱着的,还是公私分明的态度。

“不,我要吃饺子。”二蛋虎的很,就不走。

“大爸,我们也要吃饺子。”聂老二家六闺女,简直跟一群鸭子似的七嘴八舌:“我们就要在这吃饺子。”国营饭店远了八里地儿,对孩子来说,啥也比不上眼前这顿香喷喷的饺子。

厨房里的二姑娘可真麻利,才说话的功夫,一盘盘薄皮大馅的饺子直接端出来了,就放到篱笆旁的桌子上了。

九个孩子,简直跟九条饿狼似的,聂卫民三兄弟到底城里来的,还知道等筷子,聂老二家的姑娘们直接上手,就开始往嘴里送了。

陈母看着白花花,一只只绵羊似的饺子给群娃们嚼吞了,看着也是心疼,既心疼饿坏了的孩子们,又心疼她的饺子,但又自我安慰:“吃吧吃吧,没事,大家吃饱一顿吧。”

吃饱一顿,她苦心求了几年的婚事,也就真的啥也没有了,她的心也就死了。

聂博钊又转进了厨房,见那二姑娘正在擦洗着收拾锅灶,一下又一下,抹布往锅灶上一揩,看起来是一把干活的好手。

“这位同志你自我介绍一下?”聂博钊于是说:“读过书没,还是一直在农村劳动?”

“啊?”姑娘看起来皮肤挺白,白的跟牛奶似的,也还很小,文里文气像个学生一样,但是面像有点儿呆。

聂博钊心说你不是要去给我当保姆嘛,咋这么个态度。

“你叫什么名字?”

“啊?我啊,丽娜,我叫陈丽娜。”她嘴里说着,但手里没有想要停的意思,还是不停的揩着灶台。

背着脸,其实陈丽娜可激动了。她在他死后,一个人没日没夜的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再见他,居然激动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不过,她心里也明白着呢,聂母那人看起来非常的强势,她可不能一下子就扑上去,跟他说些荒唐话儿,她得按着他想要的保姆的标准,先征服了他,嫁给他,再慢慢儿的,把俩人的前世给诉出来。

聂博钊心说这家俩闺女,名字倒是挺时髦,当然了,她爸是个小学教师嘛,是有点儿文化的。

聂博钊说:“怕是读过书?”

“我爸是校长,咱们陈家河小学的校长。”她声音还是特别大,脑袋扭巴扭巴着转过来,斜斜看了聂博钊一眼,笑了一下。

似乎眼里面还有泪,难道是在哭?

聂博钊也不知怎么的,觉得这丫头有点儿呆呆的,呆头呆脑的样子挺可爱,但又感觉她大概脑子有点不太正常。

于是,他耐着性子问说:“边疆,乌玛依沙漠,听说过没,你去不去?”

“去啥呀,我听不见!”声音死是个大,感情这是个半聋子。

聂博钊没法再跟她说下去,于是就转了出来,问陈丽丽:“你家这二闺女,人没啥大问题吧?”

“没呀,大学生,脑子可聪明了,不但会说普通话,俄语都会,人是真没得说。”陈丽丽说。

聂博钊觉得人有点儿问题,但也确实是给陈丽娜的勤快能干给震住了,就说:“我说话她似乎听不懂,不行你把她叫出来,你在旁解释,我跟她再多聊上几句?”

就这功夫,二蛋扒拉完了饺子,跑到厨房来了:“姨,还有饺子吗?”

陈丽娜揩着眼泪,一把糖就揣过去了:“饺子没了,有糖,来,娃,姨给你吃糖。”

“不吃,不能要别人的糖。”大儿子聂卫民也跑了进来,见一个高个子,白皮肤的阿姨给弟弟兜里揣着糖,立马就说:“我们不能要。”

猛的一眼瞅见陈丽娜是在河边帮他打过架的,他立刻就红了脸,端端正正的,叫了一声:“阿姨好。”

陈丽娜说:“乖,看你头肿的厉害,昨儿挨了打的地方,怕还没消吧。”

“谢谢阿姨,不过已经不疼了。”聂卫民说。

“那吃颗糖吧?”她又说。

聂卫民人小鬼大,早就听说爸想给他们找保姆,这一番来,是来看保姆的,虽说馋她手里那颗水果糖的香气,但也忍着摇头:“不吃。”

不过,他又悄声的说:“姨,你来给我们家作保姆,好吗?我不想我奶跟着我们到乌玛依去。”

奶奶跟着去,二房这一长串的丫头也要跟着去,个个儿嘴巴跟无底洞似的,刚才一起吃饺子,全跟老虎似的,他最慢,就抢到了三只饺子,二蛋虎,抢到了七八个饺子,三蛋只吃了一个呢。

而且自家婆还特爱骂人,聂卫民可真是受够了。

两只楚楚可怜的大眼睛,泪汪汪的,瞧起来可真可怜。陈丽娜本来不爱孩子的,叫这小家伙一双懵鹿似的眼睛看着,一下就心软了,也是激动的语无伦次:“姨去,姨想去来着。乖孩子,吃颗姨的糖吧?”

聂卫民抿唇站了会子,眼泪花花的,忽的一下子转过头,拉着二蛋就跑了。

而这边呢,陈丽丽就寻进来了:“丽娜,你怎么回事,不是你让我把他叫来的,咋人来了,你又不说话了?”

陈丽娜说:“姐,你没看他今天带了一长串的孩子呢,咋谈婚论嫁,约个地方,明天我单独和他谈。”

仨孩子还那么小,尤其是老大,虽说倔兮兮的,但是一看冻手寒脚的也是真可怜。

她要估的没错,明天他就能答应她结婚的事儿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猜猜陈丽娜要怎么把老聂给哄到手呢?

么么,要评论呀,嘤嘤,没有评论作者写不下去啊。

看我一天多准时,一章多肥美呀。

这里面其实有个巧宗儿。

上辈子呀,聂博钊先是石油基地的高级工程师,再后来下海创业,又是钊氏置业的老总,长的多金又帅气,温文儒雅,追求者当然众多,但一直都没有再婚,直到十五年后遇到她才结的婚。

最初结婚的时候陈丽娜还挺高兴的,毕竟聂博钊那时候可算是个黄金单身汉了,她自认自己也是足够优秀,才能让他放弃单身的打算,跟她结婚。

不过呀,婚后,聂博钊的小儿子曾说过一句话就把陈丽娜给弄的不高兴了。

他说:妈,你也只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我爸,他才会跟你结婚的,要是早上几年遇到他,他肯定不会娶你。

阅读我在七零当反派后娘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