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

第 3 章

  • 作者:千峰一鹤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8
  • 本章字数:11616

这样明显很不舒适。

“你在干什么?”闻秋醒语气凶狠地道,但无疑是外强中干。

三十分钟之后,出租屋的单人小榻上,承受着它这个面积不该承受的重量和不科学操作。

非常担心的男人,把毛毯往地上一铺,完美解决问题。

一切平息之后,封廷用枕头垫着小青年的尾椎骨向下一点点的地方,让对方别动。

封廷望着被暴力关上的门,蓝眸微微动荡了下。

在闻秋醒嫌弃他国的人死气沉沉的同时,他何尝不被闻秋醒的鲜活和独特所吸引。

衬托得如刀刻般的五官,非常地深邃立体。

这位失去了装饰和公众场所遮掩的神秘男人,那种事过后更添魅力。

实际上他现在只能任人摆布,同时也困得想昏睡过去。

“增加几率。”封廷的嗓音尤其低沉沙哑地说道。

他之前一丝不苟的头发,现在凌乱地散落在额前。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然而下一秒,闻秋醒从他眼前走了过去,嘴里嘀嘀咕咕地进了洗手间。

因为常年混迹在网络上的青年突然记起来,基佬们的事可不像男女那么简便。

他们基佬做事是要做准备的……

闻秋醒自嘲地心想着,然后就困得睡着了。

封廷不敢移动对方,只好用被子将对方遮掩起来。

而他自己缓慢地穿上衣物,坐在床边陷入了思绪中。

选择一旦开始,就没有退后的余地。

如果地面上睡着的那人真的有孕了……封廷呼吸停滞了一下,想到以后的事。

哪怕他真的离开了,也会留下足够的财产,他计划着。

这让心情纷乱的男人,安心了不少。

三个小时之后,闻秋醒在迷糊中突然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靠……”过去这么久了,不知道还作不作数。

拧着眉的闻秋醒,立刻从被子里伸出手臂,打开婚姻管理页面,在提交按键上点击数次。

结果系统给他弹出一个页面:抱歉,没有检测到有效反应,提交不通过。

“妈的。”闻秋醒骂了句。

这引起了和衣躺在上面休息的封廷的注意,他立刻坐了起来,用担忧的蓝眸注视着闻秋醒。

“你是猪吗?做完了不会提交?”地上的青年,明显是迁怒地发脾气道。

“抱歉,忘了。”封廷微微面露懊恼。

“也对。”闻秋醒挫败地捂脸:“你是连交税也能忘记的主,我能指望你什么。”

封廷动了动嘴唇,到底是没有解释。

“我能动了吧?”闻秋醒爬起来之前,想了想,还是咬牙征求了一下意见。

“能。”封廷说道,蓝眸里一闪而过一丝笑意。

闻秋醒立刻扔烫手山芋似的,拿走那个有毒的枕头,却发现浑身酸软无力,很不舒服。

回忆起开头很不顺利,过程也很难熬的那场景,闻秋醒生无可恋地选择继续挺尸。

封廷移开目光,看了看眼下的时间,选择从网上订购了两份晚餐。

在晚餐送来之前,他尽快在伴侣家窄小的浴室里冲了个澡。

刚刚洗好就听见门铃声响,封廷在身上裹着一条浴巾,迅速穿上上衣,尽量得体地出去开门拿晚餐。

闻秋醒嗅到了食物的味道,这才忍着难受爬起来吃饭。

然而当他站起来的一瞬间,地心引力的作用就给了他一个有惊无喜的惊喜……

“沃日……”闻秋醒一脸扭曲地去了浴室。

平时爱照镜子,爱臭美的他,洗澡时破天荒地没有多看镜子一眼。

因为他不想从里面看到,自己被男人压过之后的惨状。

等一头湿漉漉的闻秋醒再出来的时候,桌面上仍然摆着两份完好的晚餐,显然对方在等他一起开动。

星际时代的外卖保温工作,不得不说要比美团和饿了么做得好多了。

哪怕是洗了一个磨磨蹭蹭的澡出来,再打开也仍然是热气腾腾。

至于肉类和蔬菜的做法和口味也还不错,中规中距。

没有特别惊艳,也没有难以入口。

闻秋醒吃了一半就不吃了,因为这份外卖的分量惊人,吃下一半已经算他超常发挥。

而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却一口一口地全吃了个精光。

这么强大的食量,也难怪爆发力强悍得跟上了发条的打桩机似的。

“你应该吃多点。”封廷瞥见闻秋醒留下的一半食物,出言劝导。

“你难道以为我在吃得下的情况下故意不吃么?”闻秋醒好笑地嗤了一声,不再理他。

星际时代的人们寿命出乎意料地长,如无意外,足足可以活到200岁。

人们在170岁的时候才会出现老年状态,这也是为什么闻秋醒肯以怀孕生子的代价,换取自由的缘故。

100多年,啧啧,很漫长的时光。

对于21岁来说,仅仅是人生的一个开端而已。

封廷见他真的不打算把剩下的食物吃完,就开始动手收拾桌面上的残骸。

“威尔,你今年几岁?”闻秋醒给自己倒着水,百般无聊地问。

被询问的封廷思索片刻,不知道是应该回答真实年龄,还是回答假身份上的年龄。

但其实两者的区别并不大。

“51。”他回答。

“噗……”闻秋醒刚灌进嘴里的热水尽数喷了出来。

靠,51岁??

也就是说,他原以为自己娶的是个高富帅,没想到是个糟老头……

这就很尴尬了。

真实年龄47的封廷静静看着小伴侣激烈的反应,眼神有点被嫌弃的复杂。

“你比我大30岁,我靠。”闻秋醒心情复杂地捏着杯子。

是26岁,封廷在心里反驳,并且也给自己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热水。

其实在众人心目中,他仍然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君王。

30岁继位,宇宙中绝无仅有。

不得不说,闻秋醒的关注点很歪:“那你之前的单身税不是很贵?”

封廷:“……”

闻秋醒继而追问道:“你结过多少次婚?不会是已经子孙满堂了吧?”

“没有。”封廷如实回答:“结婚是件愚蠢的事情。”当然,这是那位暴君的想法。

包括子嗣,对方也不想要。

“切……”闻秋醒撇嘴,因为他并不觉得结婚是件愚蠢的事情。

他闻秋醒是那种表面上看起来很花,但其实很专一很居家的好男人。

“下次别忘记交税了,你这样会害死人。”闻秋醒没好气地说。

“很抱歉。”封廷真心实意地说。

闻秋醒被道歉得更加没有好气,给对方翻了两个白眼,就走过去把地上的东西收拾起了起来,躺在床上上网。

他搜索的内容正是如何更快速的怀孕,然后发现这是一个很热的话题。

全星球,哦不,应该说是全宇宙都在关注这个话题。

闻秋醒浏览着乱七八糟的偏方,还有昂贵的药物,脸上渐渐出现了力不从心的表情。

总结下来还是要多做,以及事后垫枕头确实是一个普遍的方法。

求子心切的人士甚至会选择倒立,疯了吧。

“你说你什么时候要走?”闻秋醒看网页看的头疼,干脆转过来问封廷。

“一个半月之后。”封廷顿了顿,说。

“……”闻秋醒立刻看了看刚才搜索的结果,上面写着易孕人群平均受孕时长,3到6个月。

你妈!

这还是易孕体质!

显然老天是公平的,寿命长就代表着孕育后代困难,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可是该死的威尔只能留在这里一个半月,闻秋醒可不认为自己天赋异禀骨骼清奇,和对方来一次就能中奖。

“你过来。”闻秋醒豁出去般,闭了闭眼道。

封廷的眸色深了深,专注望着床上的青年。

过了好半晌,才终于起身向对方走了过去。

这一夜的出租屋,久久才恢复安静。

闻秋醒以前真的从来不知道,原来在特殊情况下,他竟然是个这么狠的人,连自己也下得去手。

而且还是毫不犹豫的那种。

“靠……”

第二天醒来,天色已大亮,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照出满室的荒唐。

他和另一个男人,基本上是不分你我,不动一动脚都不知道哪只是自己的。

“威尔。”闻秋醒拍拍封廷的胳膊,发现对方的胳膊坚硬得好像一块花岗岩。

封廷很快就醒了,他皱着眉头警惕地查看周围。

却在下一刻收起满身的戒备,因为他记起了昨天到今天发生的所有奇妙经历……

现在的他,是个有伴侣的人。

“抱歉。”封廷从闻秋醒身边起来,回头看了看那张不堪负重的小床,俊美的脸庞微红。

“……”身材仍带着少年感的青年眼下青黑地爬起来,脚步虚浮地进了浴室。

仓皇的背影,莫名其妙地令人口干.舌燥。

留在原地的男人,抓起被折腾得像咸菜干的被褥,放置到鼻尖嗅了嗅,然后假装平静地把它们折叠起来,准备一会儿拿到楼下扔掉。

在此之前,他穿上衣服,在网上订购了新的被褥和换洗衣物,日常用品,等等。

还有……午餐。

闻秋醒原来的计划,是等身体舒服一点就出去工作,赚取维持生活的信用点。

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不把这件事落实了,他根本无心工作。

那个害得他不得不如此拼命的罪魁祸首,好歹还算自觉。

没有叽歪一些让人难受的话。

不过今天这样……闻秋醒撑在洗手台面前,抬头看了看无精打采的自己,觉得不能再做了,否则会出人命。

吃完饭后,闻秋醒半死不活地躺在新的被褥上休息。

封廷在桌边看他,过了久久,说道:“我出去一趟,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

“嗯……”闻秋醒懒洋洋地应道。

“别给陌生人开门。”封廷犹不放心地又说了句。

这幅老妈子的模样,把闻秋醒逗得不轻,调笑说:“威尔,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封廷不语,起身走到了门边。

像他这种人,哪有资格说喜欢,不过是个有一天过一天的虚假存在罢了。

闻秋醒也是随口一说,他要是真有那种旖旎的心思,怎么都不可能说出刚才那种骚哒哒的话。

藏着掖着还来不及呢,更别说调.戏一个睡过他好几回的男人。

封廷出了门。

心情沉重的男人,裹紧身上灰黑色的风衣,挺拔的背影,消失在窄小的巷口。

夜幕降临的平民区,街道上走动的人群逐渐稀少。

不小心误入这里的男人,将主城区的热闹和这里对比了一番,显然没有可比性。

但是他清楚,夜晚街道上的冷清只是表相。

实则这里的热闹,也许比主城区……还要来得更为疯狂。

……

闻秋醒睡了一下午,醒来时天已经发黑,而出租屋里空荡荡的,好像只有他自己一个人。

闻秋醒不禁咒骂了一声,难道那个威尔逃走了??

他大爷的,那他的造人计划怎么办?

闻秋醒一阵生气,然后躺回去又睡了一觉。

第二次醒来,是被一串门铃声吵醒。

闻秋醒走到门边,通过猫眼看见一张令人心荡神驰的英俊脸孔,不是威尔又是谁。

他立刻打开了门:“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青年脸上自然流露的抱怨,看得封廷一怔,然后说:“抱歉,我回来得有些晚。”

顺便提起手中的晚餐盒。

“快进来吧。”闻秋醒伸手接了过去,懒洋洋地转身走到桌边,一副饿惨了的样子解开包装盒大朵快颐。

看见刚才还满身刺的青年被一份晚餐轻易安抚,封廷心里想,不愧是个年轻人,充满了孩子气。

闻秋醒自顾自地吃饱,也没有问对方去了哪里,这是做人最基本的情商。

要知道,他和威尔只是利益关系,又不是真正的你侬我侬的两口子。

现在的威尔算是好相处的了,要是个蛮不讲理的,估计够呛。

相对无言地吃完饭,闻秋醒去浴室洗了个热水澡。

虽然身体还是懒洋洋,但是睡了一天,他再也睡不着了。

看着正在上网的小青年,封廷脱下风衣,挂在床边的衣帽架上面,取出新买的轻薄睡袍,安静地进了浴室。

闻秋醒听见门关上的霎那,整个人微不可查地放松了一些……直接说明他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老司机。

“咳……”收起手环上映射出的网页,闻秋醒收拾了一下刚才制造的垃圾,提起来出了门。

就在他家楼下,有两个巨大的垃圾桶。

虽然垃圾桶的密封性很好,但是总有一股味道。

使得楼上的住户都不敢开窗。

住在三楼的闻秋醒更是,想着有钱了一定要搬个更好的地方。

就在闻秋醒踩开垃圾桶的盖子往里面扔垃圾的时候,一道黑影突然从里面照着闻秋醒的面门扑了过来。

“哇——”闻秋醒大惊失色,哇哇乱叫。

封廷所在的小浴室,有一扇非常小的窗口,他就是从这扇小窗口听到了闻秋醒的喊叫声。

洗澡洗到一半的男人,顿时扯了一块浴巾,然后跑到客厅,打开窗户从三楼跳了下去。

这时那只脏兮兮的夜猫刚从闻秋醒的身上跑走,在他脸上留下了几道带血的爪痕。

封廷一把抱住捂着脸骂骂咧咧的青年,满脸都是担忧:“让我看看。”

闻秋醒这才发现,威尔这个大块头竟然下来了,这么快?

他惊讶得都忘了刚才的事,自然也就放开了挡在脸上的手。

封廷借着街灯和良好的眼力,看见青年脸上有几道血痕,顿时间皱眉:“谁袭击了你?”

“啊?”闻秋醒往野猫跑走的方向看了看,已经看不到那只罪魁祸首:“没有人袭击我,只是一只野猫罢了。”

但是黑漆漆的从垃圾桶里突然蹿出来,仍旧把他吓了一跳。

说话的时候,脸上竟然有种刺痛感,闻秋醒用手摸了摸,放到眼前:“啧,竟然出血了。”

封廷眸色愈发灰暗,把青年拥上楼:“上去吧,风冷。”

闻言,闻秋醒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对方的好身材,满眼羡慕。

“这么肉麻干什么?我自己走。”

而封廷则是在想,若是他一个半月以后离开了,这个人该怎么办,到时候孤儿寡母……

封廷心里一窒,英气逼人的眉宇间仿佛上了一把锁。

沉甸甸地。

也许,他一开始就不应该踏进这里的民政厅,哪怕是三日后会被全城通缉,也好过现在进退两难。

送闻秋醒上去后,封廷穿上衣服,匆匆下楼买了一个药箱,替不愿意上药的青年涂了红红绿绿的药水之后,才再次进去继续完成之前洗到一半的澡。

闻秋醒不是不愿意上药,他只是嫌弃那些红红绿绿的药水,妈的,说好的高科技星际时代呢,就不能发明一种透明的药膏!

这红药水都什么年代的东西了,落后!

哪怕只是随意地坐在那儿,也给人一种端坐在皇宫的庄严和矜贵之感。

闻秋醒只是偶然地瞥了一眼,心跳莫名加速,不得不再次承认,威尔确实是个万里挑一的优质男人。

搁gay堆里肯定是让无数小受君尖叫的抢手好攻。

说句实在的话,如果今天和闻秋醒结婚的不是气质出众的威尔,而是一个土肥圆,或者一个长相普通的男性,他百分之九十九不会轻易选择怀孕这种瞎办法。

所以说男人果然是视觉动物,这跟性取向无关。

阅读我们这里禁止单身[星际]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