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死了的前男友回来了

第5章

  • 作者:且拂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15
  • 本章字数:7798

夏俞凯呆愣的同时,白苻不能等他继续说什么,直接伸.出一直爪子,按了挂断关了机。

他这是十几楼,想逃怕是不可能了,看刚刚封立屹那话的意思是打算拿到钥匙开门,他如今是兔叽,封立屹也认不出来,等下开了门找不到人也就走了。

房门外封立屹没得到回应,大概是怕里面出事,吩咐助理:“你去找保安拿钥匙。”

白苻头疼,他的四条小短腿儿蹲趴在那,边听着外面的动静,边听着手机里传出夏俞凯急吼吼的问话,终于开口:“……叽。”

言简意赅的声音,让对面立刻噤了声:“…………”靠,真提前变了。

久久没得到白苻的回答,夏俞凯沉默一会儿,小声:“你不会……变大白兔了吧?”

白苻:“……”他还白又白呢。

等他恢复了,等着接律师函吧。

白苻想起忘在外面客厅的公文包还有笔记本,四爪一个前扑,借着力道就滑了过去,本来以为还有时间,结果滑到了一双程光瓦亮的皮鞋前。

他现在要做的是把这一堆一看就不正常掉落的衣服拖走,虽然房子里有衣服正常,可全套就这么掉在客厅就不正常了。

白苻叼住变身脱落的衣服往衣帽间拖,等全部塞进.去已经累得兔叽一身汗。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听到钥匙转动的声音:艹,当初买房的时候说好的严密性安全性极高呢?五分钟不到一个陌生人就能拿到他房门的钥匙?虽然是听到他房里的动静以为出什么事才找了安保,全程也在安保视线内进来的,但是!封立屹这厮绝壁是故意的!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白苻没想到会提前变身,他从一堆衣服中钻出来,往前面一看,手机没摔坏还通着,里面锲而不舍传来夏俞凯的声音:“……大白?大白?!怎么了?刚刚什么动静?”

他怎么觉得像是手机掉地上的声音啊。

而且,这情景有些熟悉。

可已经过了十年,兔子的寿命有这么长?

他慢慢单膝蹲下.身,将偏过头不看他只高仰着头的兔子提着后颈的软肉提了起来。

白苻没想到封立屹一言不合就把他提了起来,等反应过来,就感觉屁屁一热。

封立屹一手提起他的后颈,一手托住了他的后肢以及靠近短尾巴的地方。

他原形不大,封立屹应该是要托他后腿儿,结果手掌太大一起给包裹住了。

白兔叽:“…………”

这还是当年谈恋爱的时候他教对方的。

可那时候是情趣,这会儿就是耍流氓了。

一见面就被封立屹耍了流氓的兔叽露出锃亮的门牙,磨了磨,威胁:“叽!”把手从老子屁股上撒开!

这是兔叽不满的声音,等听到叽叽叫记得投喂,他就会又蹭又摸又给你抱了,是不是特别好养?

脑海里闪过当年青年清朗带着笑意的声音,封立屹望着面前雪白的兔子,将他整个侧搂在怀里:“原来是饿了。你主人呢?”

白苻听到他声音里难掩的喑哑与怀念,偏过头不理他:饿个鬼,老子刚吃了十二盘肉!

封立屹带过来的人都在门外候着,保安也缩在后面都不敢进来,助理他们就看到自家老大温柔地抱着一只兔叽在对话,对视一眼,面露惊悚,随后全体生无可恋。

算了算了,老板死了的前男友都能活了,老板都当着全天chao的面被打脸了,还有什么不能让他们淡定的?

封立屹听不懂白苻的叽叽声,干脆自食其力抱着兔叽在各个房间都逛了一圈,都没找到要找的人。

他最后站在洗手间。

视线落在洗手台前摆放的牙刷漱口杯都是单独的,一路过来等消化掉爱人没死却改名换姓又找了新男友的暴躁散了些。

封立屹寻了一圈没找到人,最后重新走回来,视线落在那个公文包和笔记本上,地上还有一个手机。

他的视线一扫过去,白苻浑身的毛炸了。

随即想到知道就知道,他反正是要离开G市了,都十年了,封立屹当年也没说怎么爱他,之前直播那模样,估计是以为他因为他死了愧疚罢了。

门口的助理瞥了眼,看老板这模样大概也猜到没人,赶紧将调查到的结果告知:“老板,查了监控没看到……离开,应该是避开了摄像头匆匆离开的,刚刚那声音应该不是……出事了,是这只兔子发出的声音,咳。”助理没想好怎么称呼那位,干脆越过去。

封立屹嗯了声。

助理猜不透自家老板的心思,扫过封立屹捡起来的手机,提醒:“要不……让小王解开手机,查查具体的……”

只是他这话还没说完,封立屹冷漠的眼神扫了过来。

助理立刻止了声:老板刚刚眼神好可怕。

封立屹垂眼瞧着在他掌心里不舒服扭来扭去要跑的兔叽,将手机放在茶几上,连同地上的公文包以及笔记本包一起放上去,顿了顿,摆得整整齐齐的。他这才动作轻柔地抱着兔叽,力道刚好,不会让兔叽不舒服,却又不能让他跑掉。

封立屹朝门走过,经过助理身边:“他不喜欢别人窥探他隐私,没有我的吩咐,让小王他们不必再侵入系统追查IP,你留在这,跟保安一起将门重新关好,确保不会出问题。”

助理连忙应了,等封立屹将东西重新放在茶几上走出来,他赶紧将门关上,紧跟上去,心里却疑惑:刚刚老板可不是这么说的,当时那位通话一断,老板二话不说草草交代一句就直接从直播现场赶过来的,完全不在意之后这场现场直播会引起的结果,他给老板当了这么多年助理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么着急的模样。

可这会儿不着急了?怎么瞧着这么邪乎?

白苻从封立屹怀里挣扎不出来,干脆不动弹了,听到封立屹跟助理的对话,拿红豆眼瞥他:哼,他就知道,三分热度而已。

封立屹刚走到这一层电梯口,这个高档小区的开发商老总得知消息赶了过来,点头哈腰的,封立屹面无表情客套两句,不咸不淡。

等一到楼下,一辆车开过来停在他们面前。

助理打开车门原本等着封立屹坐进.去,结果只见自家老板脚下一转,径直转身朝着花坛的草丛走去。

助理奇怪,连忙跟过去。

等到了绿化前,封立屹抱着一只雪白的兔叽站定,也不说话,可他长得高,站在那阴影一压,莫名有种威慑感。

白苻本来以为封立屹看房间里没人就该走人了,结果,这厮竟然把他一起打包带走了。

白苻挣脱不开,也不知封立屹这些年都吃了啥长成这样,人高马大的,力气也大,一点都不可爱。

他一双红豆眼骨碌碌转着,本来以为到了车里肯定跑不了,没想到封立屹不知怎么想的走到了绿化这边。

白苻扫了眼地势,想着一爪子挥过去趁机就跑。

结果还没等白苻回过神,只听前方的绿化从里悉悉索索传来动静,一个尖嘴猴腮的年轻人从一堆绿化中探出头,抱着一抬摄像机,有光一闪一闪的,显然正开着。

白苻想起之前夏俞凯说的现场直播他的小区,红豆眼瞅过去,看来就是这位一直跟着封立屹到了他的小区,还顺便现场直播。

那年轻人也吓到了,紧紧抱着摄像机,哆哆嗦嗦的:“封总,我……我……”

封立屹望着他头上身上的叶子,面无表情后退两步:“出来。”

年轻人吞了吞口水,可这位是G市大佬,得罪不起,只能硬着头皮钻出来。

他刚想着要不就跑吧,这摄像机是台里的,万一被扣了,他可赔不起。

结果,刚站定,就听到头顶上方传来封立屹听不出情绪的声音:“拍吧。”

年轻人:“???”啥?是让他拍?他没听错吧?是那个意思吧?天上这是下红雨了,还是这封总其实也是沽名钓誉之辈?也喜欢被人拍?

封立屹看这记者呆呆傻傻的模样,眉头深锁:“怎么?”

年轻人回过神,立刻打开盖子,对准封立屹,摆好最佳角度,比了个OK。

封立屹站在那里,一身笔挺的西服将他整个人衬得俊美冷漠,多年沉淀下来的沉稳气度让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无法忽视。

当然,如果忽视他怀里侧抱着的一只懵懵的兔叽,就完美了。

兔叽大概是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呆呆的,那模样与冷硬的男人形成鲜明对比。

这是现场直播,顿时收看的直播平台弹幕瞬间炸了。

封立屹这边看不到,他正对着镜头,将兔叽摆在显眼的位置开了口:“本来想找你谈谈,没想到却没见到人,只有雄风。我瞧着它是饿了,一直叽叽叫,就先带回公司照顾半日喂食,今晚八点你来接它回去,凯锐国际顶楼旋转餐厅,不见不散。”他的声音本就低沉好听,此刻尤其温柔,一只手说着的时候还故意顺了顺怀里懵逼兔叽的长耳朵,往后耳朵带过去的时候,衬着那茫然的模样,尤其蠢得不忍直视。

封立屹说完之后,不再看一脸莫名的年轻人,转身回到车上,启动离开。

白苻听到“雄风”两个字时就直接懵了,这是当年封立屹见到他原形之后自己解释是自己养的兔叽,当亲儿子养的。

当时他跟封立屹正如胶似漆,封立屹问他兔叽名字叫什么的时候,他故意嘴贱说叫“雄风”。

儿砸是小雄风,他是大雄风。

他当时就随口一说,没想到封立屹记了十年,不仅如此,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说了……

白苻终于明白封立屹这孙子为什么不着急了。

特么,兔叽儿砸在手,老子还远么?

他这是等着自己自投罗网呢?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有几个小细节处理的不太妥当,改一下哒,不用重新看,笔芯~

白苻反射性地抬头,一双红豆眼对上了封立屹那张俊脸。

即使刚刚在电视里已经见过,可这会儿近距离的接触冲击性还是很大的。

白苻望着封立屹沉冷的面容上那双眼里闪过的诧异,想起来封立屹十年前是见过他原形的,虽然过去这么多年,前前男友相见,虽然封立屹不知他的身份,气势上不能输。

白苻立刻执起前爪,用后腿儿撑着直起来,仰着头,三瓣嘴里喷出气音:“叽!”抬脚,好狗不挡道。

封立屹低着头望着这浑身皮毛雪白的兔叽,眼熟得很,诡异的跟十来年前在阿白房里见到的那只划上等号。

阅读死了的前男友回来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