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娇娇(重生)

获救

  • 作者:纪开怀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7
  • 本章字数:7752

此时再见故人,她怎能不心生感慨?

抱月见向来性情活泼的二娘子如见亲人般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心中有些奇怪,转念一想,二娘子这回可遭了大罪,难怪多愁善感起来了。她温柔地道:“婢子帮您把衣服烤干了,服侍您穿上。”

脚步声响起。有人抱着一叠衣服,推开门走了进来,对上她迷茫的杏眼,惊喜道:“二娘子,你终于醒了。”

瑟瑟看到来人,松了口气,竟有热泪盈眶之感:“抱月。”

抱月是她在闺中时的大丫鬟,陪她长大,陪她一起经历了燕家最艰难的那段岁月。后来,抱月年岁大了,生身爹娘来求她的恩典,她便放了抱月的身契,又另备了一副嫁妆让其嫁人。哪知抱月的爹娘却是个狠心的,为了一点彩礼,竟做主将女儿嫁给一年迈官员做小。抱月郁郁寡欢,嫁过去没多久便一病而亡。

不是在宫中。她心下一松,晕倒前的记忆回笼。被杀,复生,再遇萧思睿……她记得自己似乎受寒烧了起来,这会儿身上没感觉到其它异状,所以,浑身无力是发热的后遗症吧?不是如梦中般……

她的脸烧了起来,不愿再想下去,皱起眉来:她的衣服哪儿去了?

上一世,瑟瑟也是后来才知道陈萦为什么会对自己下手。

陈萦倾慕国子监司业蒋晖的幼子蒋让。偏偏蒋让和瑟瑟的二堂兄交往甚密,常去燕家,一来二去,不知怎的,看上了她,拒绝了淮安郡王府派去探口风的中人。

瑟瑟一怔,目光落到抱月手中的衣服上,正是她原本穿在身上的那一套。是抱月帮她脱的吗?那就好那就好。

抱月的动作轻柔而利落,很快服侍她将贴身衣物穿好,一边眼眶红了起来:“可算是找到您了,否则,婢子真是万死莫辞其咎。”她被陈萦支开去为瑟瑟取件披风,回头就不见了自家主人,当时差点没急疯。

瑟瑟道:“不关你的事。”她和陈萦无冤无仇,谁能想到对方会做出这样的恶毒事?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这是一间陌生的木屋,收拾得极为干净整齐,屋中摆着原木无漆的桌椅,墙角供着一盆墨兰,木板墙上挂着一幅江山烟雨图。

看着平平无奇,但以瑟瑟在宫中数年,阅遍奇珍异宝锻炼出的眼光看来,桌椅是沉香木的,江山烟雨图是前朝大家曹道远的作品,便是那盆墨兰,不提兰花本身的金贵,光那个龙泉窑烧出来的冰裂纹花盆,便已是价值不菲。

这里的主人,身份绝对不凡。

抱月点头:“这里是孟郎君朋友的住处,您不是还请了孟郎君前去报信吗?”

等等,抱月的意思是,她自己找到这里,向孟中原求救,孟中原才去报信的?

抱月道:“老天保佑,您掉进湖中没出什么大事,还侥幸被冲上岸。”

不是,明明是萧思睿救了她,抱月怎么一个字都没提?

瑟瑟脑中嗡嗡,一片混乱。抱月又帮她套上中衣,一脸庆幸:“还好您没有拘泥俗礼。您做得对,衣服湿了,再穿着,湿气入侵,只会让您病得更重。”

瑟瑟这一惊非同小可,一口气顿时岔了,呛得连连咳嗽:抱月的意思,衣服是她自己脱的?可显然不是。衣服如果不是抱月脱的,那,会是谁帮她脱了湿衣?

当时孟中原不在,她身边只剩一个人。

她没脸再想下去了,勉强镇定,抱着一线希望问道:“这里应该有女仆吧?”

抱月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答道:“不知道。不过奴婢没有看到有女仆。”

瑟瑟的心扑通扑通乱跳。想到很可能是那个人一件件将她湿透的衣物剥去,甚至贴身的裹肚、小衣都……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不可否认,他是一番好意,她穿着湿衣,病情只会更加严重。可,她如今已不是他的妃子,而是燕家待字闺中的女儿,他这样也太不避嫌了吧。

他是什么意思?

他不是恨透了她,要杀她吗?以他严苛无情的性子,即使一时不屑杀她,也不至于费心救她。忽然来这一出又是闹哪样?

莫非她的计策见效了,他没有将上一世的帐算到现在“一无所知”的燕瑟瑟身上?

一时间,瑟瑟心乱如麻,竟不知该是欢喜还是窘迫。

外面响起敲门声,男子雄浑的声音响起:“小娘子,药煮好了。”

抱月扶她靠坐在床上,走过去开门,就见孟中原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站在门口。

瑟瑟有一肚子的疑问想问他,刚要开口,便见孟中原趁抱月接过汤药转身时对她眨了眨眼,指指外面,又摇摇手。

瑟瑟:“……”不懂!咱俩没默契,就别打哑谜了。

孟中原却根本没发现她眼神中的懵然,笑嘻嘻地转身离去。

瑟瑟只得按捺下满腹疑惑,捏着鼻子将苦药喝了下去,一张脸都苦得皱成了一团。从前在宫中,她吃药怕苦是出了名的,御医开药总会尽量斟酌,实在不行,浅秋也会叫人备了冰糖给她含在口中。可如今,显然没人会给她这份优待。

瑟瑟闭上眼,乖乖喝完药,口中却忽然被塞入一物,甜甜的味道在舌尖散开。她一愣,这才发现抱月手中有一小包松子糖。

“这是?”她疑惑。

抱月笑道:“孟郎君先前拿过来的,说您要喝药,怕是要嫌苦。正好这里有松子糖,便包了些过来。”

是孟中原的好意?瑟瑟心中疑惑,孟中原性情豪放,行事素来不拘小节,没想到会这么细心。

这不过是小事,她并没有多想,想起一事问抱琴:“怎么就你一个人过来接我,其他人呢?”

抱月道:“大娘子带着人四处找您呢,我是在路上遇到了孟郎君,才能马上赶来。已经有人去寻大娘子了,想必她很快能找过来。”

这就是了。想到很快就能见到堂姐,瑟瑟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激动。上一世,堂姐和燕家其他人在城破后一起被乱兵所杀,死无全尸。萧思睿瞒着她,她为了他不起疑也要佯装不知,甚至连他们的最后一面都没能见到。

想到这个,她哪里还呆得住,吩咐抱琴服侍她穿衣起身。就算不急着去见家人,这里终究是陌生男子的地方,她总不能在这里过夜。

说到这个,她有些隐约猜到萧思睿在这件事中将他的存在抹去的用意了。

他是为了她的名声。或者说,他不想沾惹上她。水中救人,带回住处,亲手脱衣,无论哪一件说起来,都足以毁了她的名声,迫使他不得不娶她。

而他,恨透了她,就算一时没忍心杀她,却也绝不愿意再和她扯上关系。

很好,希望他继续保持这样的想法,她也不愿和他扯上关系。不然哪一天被他发现她还留有原来的记忆,直接喀嚓了她,她去哪里说理去?

何况,上一世燕家的灭门,虽然幕后黑手是萧太后和陈括,却不能否认直接动手的是他的人。更勿论他囚禁她,强夺她的种种可恶行径。

她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可不想重蹈覆辙,再卷入他们的争斗中。

抱月忽然“咦”了一声:“二娘子,这里有个荷包,好像不是你的?”

瑟瑟从沉思中惊醒,循声看去,见抱月从床头拿起一个大红蜀锦绣蝶恋花的精致荷包,上面的系带却是断的。

十分眼熟。

瑟瑟一下子就认了出来,目中闪过一丝冷意:这个荷包的确不是她的,而是她在挣扎时,从陈萦身上扯下来的。

上辈子,她落水被救后,回到别院就病倒了。堂姐知道她落水的真相后大为恼怒,当时就去找陈萦算账,陈萦却抵死不认,反而说堂姐污蔑她。堂姐性子火爆,一怒之下带人打了陈萦一顿,掀起轩然大波。

她那会儿病得昏昏沉沉,被陈萦留在别院养病,陈萦因此还博得了宽厚仁慈的美名。等到她醒来后知道燕家被淮安郡王府问罪,想起荷包,本想拿出来作为证据,却发现荷包不翼而飞了。

她们拿不出证据,反被陈萦倒打一耙,燕家被迫低头认罪,堂姐更因此传出了泼妇无礼的名声,为夫家轻视,甚至一度闹到差点退婚。最后虽然勉强出嫁了,却被婆母不喜,丈夫冷待,饱受煎熬。

这个荷包……瑟瑟道:“把荷包给我看看。”当初她病得迷迷糊糊,并没有来得及检查荷包里的东西。

抱月不明所以,将荷包递给她。

瑟瑟打开荷包,翻出里面的东西,不由目光一凝。

原来如此。瑟瑟笑了:怪不得陈萦当初一定要留她在别院养病,想法设法把荷包偷回去,原来是因为这个。这种东西,陈萦怎么肯落到自己手中?

瑟瑟从来就是个记仇的姑娘。上辈子,她成为陈括的贵妃后,淮安郡王府和陈萦的婆家动辄得咎。陈萦来服软,她却只是笑眯眯地对陈萦的婆婆表示了自己对陈萦的不喜,不久后便听到了陈萦“自愿”去寺庙清修的消息。

可那又有什么用?堂姐的一辈子已经毁了,陈萦受再多的苦,也换不回堂姐的人生。如今重来一次,她怎能不好好利用这个送到手上的把柄?叫陈萦再也伤害不了堂姐。

瑟瑟收好荷包,趁抱月收拾床铺,一瘸一拐地去向孟中原辞行。她的手上和膝盖上都敷了上好的药,如今行走勉强没有问题了。

想到如今自己应该是“爱慕”萧思睿的,她又红着脸悄声问起萧思睿。

一回生,二回熟,抛开心理负担,如今她已能将一个怀春少女演得活灵活现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瑟瑟:果然下限是用来不断突破的→_→

感谢以下小天使灌溉营养液,(づ ̄3 ̄)づ╭~

“空白語”+29,“阮微宁”+3,“愛讀書的豆腐深坑”+2,“醒眼”+6~

忽然发现今天是平安夜,大家节日快乐哦,祝玩得开心o(n_n)o

陈萦大为恼怒,也不知怎么打听到了蒋让的心上人是她,妒意大发,起了歹念。

瑟瑟当时知道原因,觉得自己真冤,她跟蒋让连话都没说过几句,蒋家更是从未流露过求娶她的意思,委实是无妄之灾。

陈萦的账回头再算,她现在关心的是另一桩事,问抱月道:“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抱月一愣,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担忧地道:“果然还是烧得太厉害了吗?您忘了,是您自己走到这里求救的。”

瑟瑟怔住:“我自己?”

阅读娇娇(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