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纲吉他能见鬼

第 3 章

  • 作者:无人桓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2-24
  • 本章字数:11944

在山本武盯着纲吉发呆的时候,下课铃已经打响了。在骤然热闹起来的班中,山本武仍然满脑子都在想着沢田纲吉的事情,也许是因为想得太出神了,所以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声:“阿纲--”

在吵闹的课间中,山本武的这一声轻到近乎耳语的呢喃。

长相清秀、待人温柔、来历神秘,他简直就是活生生的言情小说男主角。

如果一定要在沢田纲吉身上寻找什么缺点的话,那就可能只有‘偏科’这一项了。他的古文和历史都很好,连老师都忍不住在课堂上对他连连夸赞,引为知己;但是数学和外语却是一塌糊涂,甚至能考出十几二十几的分数……

抛开这些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不谈,山本武总觉得那些并不是沢田纲吉真实的样子。沢田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疏离感,让他能够与其他人分离开来,变得与众不同。就好像超脱于世,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山本武出神地看着沢田纲吉的后脑勺,‘头发软软的……感觉很好摸。如果我上去揉一揉的话,会不会很突兀--’

实际上,班里悄悄观察纲吉的,绝对不只山本武一个人。不少女孩子--乃至少数男生,都对这个神秘的转学生抱有极大的好奇心。

而就在这个时候,教室中爆发出了一小阵惊呼声。站在后排的几个女孩子看着突然回头的沢田纲吉,一边露出‘姨母笑’,一边发花痴说:“笑起来的样子好可爱呀!”

“怎么能用可爱来形容男孩子呢?”另一个女孩儿立刻反驳她,“明明就是帅!”

但在他说完之后,沢田纲吉立刻回过头,看着他笑了笑,问:“山本同学有什么事吗?”

--普通人当然没有办法理解,身为阴阳师的沢田纲吉从小就需要培养耳力目力等一系列其他同龄人们都没有办法想象的事情。

山本武没想到纲吉真的会回头,他一怔,有些不好意思地跟着纲吉一笑,同时在脑海中疯狂思索着该用怎样的借口搪塞纲吉……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班里转来了一个奇怪的学生……’

山本武在数学课上悄悄走神,一边想着上面那句话,一边盯着坐在自己前面的奇怪转学生:沢田纲吉。

托老师调换座位的福,山本成了沢田纲吉的后桌,每天都能仔细地盯着沢田纲吉看,还不会被老师发现。

而他这一眼,又引发了一阵小小的惊呼声,“看过来了!”“是在看我看我!”

被这一阵惊呼微微吓到,纲吉只好收回视线,努力当做自己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不知道。

沢田纲吉听到这些小姑娘们的话之后,只觉得苦恼和茫然。但山本武却突然从那几句话之中得到了些启发,觉得刚才那几个女同学也许说得对。

沢田纲吉身上的确是有一种很强烈的违和感,让他与其他人格格不入。像是不知人间疾苦而带来的稚气与天真,又像是深知人间疾苦而带来的冷漠孤傲。

见山本武迟迟不说话,纲吉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山本同学?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啊……我……我是觉得你的名字很好听,所以想多叫几遍。”

支支吾吾地说完这句话之后,山本武就后悔了。‘这是什么烂借口啊……烂到家了傻到家了!!’

但就是这么一个完全没有说服力度的借口,沢田纲吉听了之后,却笑了起来,甚至还认真地道谢:“谢谢,我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能够得知自己的姓名,自己的姓氏,这在曾经的纲吉眼中,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痴心妄想。

山本武没有想到沢田纲吉会这么一本正经地对自己道谢,他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回答:“不……不客气。”

同时心里又想,‘好像纲吉同学……并不是那么难接近。’

对于学生们来说,下课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山本武刚给两人的对话开了个头,正打算再接再厉继续聊下去呢,下一堂课就要开始了。

美术鉴赏课的老师村野是踏着上课铃声一起走进来的。

其实班里的同学们,无论男女,都不太喜欢这位村野老师。倒不是因为他教得不好--毕竟美术鉴赏课对于这些中学生来说本身也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课程--而是因为他实在是太爱炫耀自己了,十句话中有九句半都在自吹自擂。

这个年级的学生本来就是胜负欲和自尊心最强的时候,他们一遇到村野老师,自然一点就炸,双方互相看不起对方。

不过今天这堂课有些不同。

村野老师小心翼翼地将一个便携小保险箱放到讲桌上,说:“同学们,今天老师从家里给大家带来了一件珍稀古董,让大家能够近距离地体验到我这堂课的意义与价值。”

毕竟都是一群十几岁的小孩子,好奇心都重,虽然他们都向来不喜欢村野老师,但听到村野这番话之后,一个个眼睛都亮了,都期待地看着讲台上的小保险箱。

村野老师看到学生们这副模样,脸上的得意之色更深了许多,接着说:“这件粉彩荷叶形紫砂酒令杯1,是我前些年环球旅行的时候,在中国买下来的。虽然价钱的确不菲,但对我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大钱。毕竟大家都知道,老师手里多少有些积蓄,买几件古董玩玩儿,用来打发打发时间还是挺不错的。”

村野老师一边说话,一边眉飞色舞地打开保险箱,对底下眼巴巴等着的学生们说:“你们可以上来看看,不过要小心一些--千万别碰着磕着了,这可贵着呢,你们可赔不起。”

听到村野老师这句话,早就等不及的一群孩子们忙涌上去,围成一团,盯着箱子里的贵重古董。

山本武随着其他人一起上前瞥了一眼,但他实在看不出来这花花绿绿的杯子到底贵重、好看在哪儿,所以便又很快下来了。走到纲吉座位的时候,他忍不住好奇心,问都没站起来的纲吉,“阿纲,你怎么不去看?”

沢田纲吉正捧着一本英文书给自己‘补习’,听到山本这么问,他的回答也很简单,“因为那是假的。”

“假的?”山本武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你怎么看出来的?”

沢田纲吉一怔,“不用看啊……那个杯子--”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村野老师打断了。

“谁说这是假的?”村野气势汹汹地从讲台上冲下来,他打量了几眼沢田纲吉,心虚地一拍桌子,“不想上课就别上!出去给我站着!”

沢田纲吉刚转学过来没多久,班里的那群小姑娘们都免不得将心思缠在他身上,听到村野老师的要他出去罚站,教室里立刻爆发了一小阵哀嚎声和求饶声。

纲吉自己倒是很平静,他把书放下,就乖乖走出去罚站了。--他自小在式神们的照顾下养大,几乎能够称得上‘娇生惯养’四个字,这还是第一次体会到罚站的滋味。

--日常出来巡视自己领地的云雀,路过纲吉教室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倚着墙发呆的沢田纲吉。

云雀恭弥在战斗上有一种诡异到可怕的直觉,与沢田纲吉的超直感有所不同,他的直觉只限定于判定敌人、猎物、对手之中。

那是一种积累在无数次经验之上的,完全下意识,甚至基于本能的判断。

而云雀恭弥对沢田纲吉的判断是……极度危险。

云雀恭弥定定地看着沢田纲吉,并盛中学是他的地盘,而在他的地盘上,竟然突然出现了一只陌生的、会咬人的草食动物。

在云雀恭弥打量沢田纲吉的时候,纲吉也在同样打量着云雀,并且同样地在努力进行判断。

只不过纲吉是在判断……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是人是鬼还是妖怪……

--拥有阴阳眼,有时候的确是件麻烦事,对吧。

神出鬼没的reborn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压了压自己的帽檐,自言自语道:“多像两匹孤狼在对峙啊,随时都会扑上去咬对方的脖子,”列恩在他手上不安地爬来爬去,“你也觉得很像吗?”

云雀恭弥察觉到纲吉并不惧怕自己的视线,饶有兴致地眯起了眼睛。他抬起腿,向沢田纲吉走来。

只是不等到云雀走到纲吉面前,下课铃就打响了。

山本是第一个从教室中冲出来的人,他一把拦住纲吉的肩膀,笑着问:“阿纲,罚站的感觉怎么样?”

“嗯……”沢田纲吉努力地斟酌自己的用词,最终试探性地说了一句,“还不错?”

这个认真的回答又惹得山本武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沢田纲吉和他说完话之后,又转过头去看刚才云雀恭弥站着的地方,那地方早就已经空无一人。

‘已经消失了啊,’纲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样子的确不是人,他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初遇时的这场误会,直到很多年以后,纲吉还是没敢告诉云雀。如果让自家云守知道,自己曾经差点把他当成游荡在学校中的妖怪……那带来的后果,一定会是一场惨案。

山本见纲吉看着一旁发呆,便好奇地问他:“怎么了?在看什么?”

“没什么。”纲吉摇摇头,“放学了吧,咱们走吧。”

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山本又对纲吉讲起方才在美术鉴赏课上的事情,“你出去罚站之后,村野老师气得脸都白了,他把古董收好之后,又对我们强调了好几遍,说那杯子一定是真的,是他花大钱买回来的。”

“那真的是假的吗?”山本转过头看向沢田纲吉,语气中却没有多少疑问。

山本武并不是会用恶意揣测他人的人,但早在看到村野老师那心虚的表现之时,班里所有同学都相信了刚才纲吉所说的话:村野老师带过来的古董,是假的。

村野老师这一次本是想来对学生们炫耀自己的家产,结果没想到班里多了一个沢田纲吉,没玩好,玩砸了。

“嗯。”

沢田纲吉回答完之后,停下脚步,问山本武,“山本同学的家是这个方向吗?”

山本武一怔,面不改色地开始胡说:“是啊,我和阿纲同路。”

“我好像……”纲吉皱着眉头质疑,“没告诉过山本同学我住在哪里吧?”

“今天阿纲领我去了,我就知道了呀。”山本武熟稔地搭上纲吉的肩膀,“不对吗?”

这奇特的逻辑从山本武口中说出来,竟然成了理所应当自然而然的道理。沢田纲吉无奈地摇摇头,还是带着对方走向神社。

纲吉能够分辨的出来,自己这位后桌,并没有抱有丝毫歹意,他的心中只有对自己的好奇和善意。所以他并不排斥山本武的接近。

快走到神社的时候,山本武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便开口对纲吉说:“对了,阿纲,你刚刚转学过来,还没有加入社团吧?我听说有不少同学都希望你能选他们的社团,你想要去哪一个呢?”

“我?”纲吉微微一怔,“我没想过这个。”

“那……阿纲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兴趣爱好……”沢田纲吉重复了一遍,迟疑地回答,“好像没有,我平日里都忙着赚钱忙着养家糊口。”

--如果管账的铁鼠等人听到这句话,一定会愤怒地反驳,纲吉虽然每个月都在接客人的委托,但十次里起码有八次会是赔本买卖,他赚来的钱别说养家了,就连养他自己都是勉强。

山本武可不知道铁鼠等人的抱怨,他听到纲吉的抱怨,又看到纲吉脸上那真诚并不似作假的笑容,立刻信以为真。

他愣愣地想,难道班上所有人都猜错了吗?阿纲家里的条件这么艰苦,还要阿纲自己赚钱养家。

沢田纲吉在他脑海中原本是一个神秘优雅的贵公子,可此时,却瞬间降级成了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在外打工受人欺凌的小可怜。

山本武想到这儿,忍不住为自己的想象打了个哆嗦,同情心旺盛的他,想到了自己家的寿司店。‘也许可以让阿纲到自己家的寿司店打工,起码不会被欺负……’

山本武想得出神,直到沢田纲吉带着他走到神社门口,对他说:“到了,这就是我家。”他才回过神来。

山本抬起头打量着神社,有些惊讶地开口:“阿纲……住在神社里?”因为纲吉现在要过‘普通人类’的生活,所以他去除了神社那原本破旧的伪装,让神社露出了原本繁华的样子。

--否则的话,山本武如果看到纲吉住在一个破败不堪的神社之中,同情心一定会更加爆棚。

“住在神社中很奇怪吗?”沢田纲吉茫然地反问,“我有一个打网球的朋友,他住在寺庙里。”2

无论是住在神社还是准在寺庙里,都绝对绝对很奇怪好吗!!

山本武努力压下自己吐槽的欲望,跟着沢田纲吉向里走去。

沢田家光不能轻易离开彭格列本部,所以他虽然认回了纲吉,但父子只相处了短短几日,他就匆匆飞回意大利了。神社之中,除了沢田纲吉原有的式神们之外,就只留下了暂居家庭教师之位的reborn。

这些天来,沢田纲吉每次放学的时候,他的式神们都会迫不及待地涌上来慰问他。可是这一次……纲吉带回了一个陌生人,他们不敢随意出来,只好一个个都眼巴巴地躲起来偷看。

“我第一次带朋友回来,”纲吉领着山本武回了自己房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也不知道该怎么招待你,希望山本同学不要生气。”

山本武没想到纲吉会用这么郑重的态度招待自己,有些不太自在地挠了挠脑袋,说:“阿纲能请我过来做客,我已经很高兴了。”

沢田纲吉从小都在和妖怪们打交道,所以不擅长与人类交往,他亲自为山本武倒了一杯茶,放到他手边,说:“山风……我家人前些日子去采的茶,山本同学尝一尝?”

对于山本武这种热血少年来说,品茶是他目前根本无法理解的行为,如果纲吉请他喝肥宅快乐水的话,他可能会更高兴一些--

虽然不懂茶道茶艺,但看到纲吉热情又期盼的眼神,山本还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并且从脑海中搜刮出一小段电视剧片段--有模有样地说了一句:“好茶。”来回应纲吉。

听到山本武这么说,纲吉脸上的笑容更高兴了几分,他又兴致勃勃地为山本武续了一杯茶,说:“山本同学喜欢就好。”

山本武硬着头皮又端起杯子,“嗯?”他的动作一顿,惊讶地将手里的杯子转了一圈,“阿纲,这个杯子和村野老师今天拿来的那个古董,长得很像啊。”

“嗯。”沢田纲吉点点头,“真的在我这儿,所以我才能够一眼认出,老师带来的那一件是假的。”

“……所以,”山本武艰难地开口,“你平时就一直拿这种贵重古董来喝茶吗?”由于村野老师刚刚对众人的洗脑,所以此时山本武很清楚这件东西有多贵……

“也没有一直。”

山本武的心随着纲吉的这句话而放缓许多,他就说吧,就算再怎么有钱,也不可能拿价值连城的东西来喝水喝茶吧?

“只是偶尔拿出来招待客人。像这样的瓷杯子太容易碎了,我小时候打碎了好多……山本同学,你怎么了?”富而不自知的沢田纲吉关切地问。

“不。”山本武想到刚才自己还起过让纲吉到自家打工的想法,扶额感叹,“我只是发现,原来我才是那个穷人。”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1:真的有这件东西,是清朝的,现藏于南京博物馆(专业本色,哪怕写综漫文也一定要加一点古董……)

2:玩梗,这位打网球的朋友是指越前龙马~

“沢田同学真的好像我昨天看的那本小说里的男主人翁啊--”

听到这句话,其他女孩儿都齐刷刷地看向说话的女生,异口同声地问:“什么小说?”

“一个在民间体验疾苦的王子爱上了灰姑娘……难道不像吗!沢田同学就很像是突然降临的王子一样,优雅、神秘--”

这群小姑娘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收敛压低自己的声音,所以山本武和沢田纲吉都很清楚地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沢田纲吉无奈地看了她们一眼,脸上是近似孩童一样的茫然与懵懂。

阅读纲吉他能见鬼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