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犯上

第二十五章

  • 作者:赵百三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2-21
  • 本章字数:10442

这半年,不知是陆盛时常带着古旭出宫走动,还是怎的,古旭身体好转,不再一味嗜睡,身形亦逐渐匀称下来,虽不至如其余宫女般苗条纤细,但比之以往也是顺眼多了。

或许是瘦下来的缘故,她没有前些年抗冻,冬季时便不怎么愿意朝外跑,陆盛偶尔来寻她,她便推辞着不出门,次数多了,陆盛便不来找她了。

陆盛不给她,她因此怄了许久的气,却也不敢冲到他面前去强要,如今听闻曹方问话便显得兴致缺缺。

今年她也什么都得不到的!

她挨着火炉坐着,身上披着厚实的棉衣,即便如此还是嫌冷,忙招呼曹方坐下,两人挤在一处取暖。

曹方兴致勃勃的推门而入,叫喊道:“小旭,你猜年关时太子会赏赐给我们什么?”

年关时各宫主子照例会赏赐宫人们金银衣物等,去年东宫宫人按照份位高下各自得了些许银两,只古旭一人没有。

曹方侧身,入眼是古旭圆润饱满的额头,她微微阖上眼睛打盹,睫毛浓密而黑长。

她瘦下来后,脸整整小了一圈,五官比之以往则要凸显几分。

她本便不喜陆盛,这人脾气阴晴不定,同他待在一处总是会被欺负。

还是曹方好。

他永远不会乱发脾气,这般想着,古旭便偏着头亲昵的靠在曹方肩上,伸手挽着他的胳膊肘取暖。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秋去冬来

东宫被一片白雪覆盖,空气十分清寒,再有一月便是年关,宫人们心思都渐渐懒散下来。

她对自己的认知倒是十分客观全面的。

曹方点点头,顺势夸奖道:“脑子不好你也是美人,比东宫所有人都好看。”

说到这,曹方想起一事,凑近古旭神秘兮兮道:“我给你说啊,你知不知道前些天,有名宫女爬上了太子的床………”

爬床?

古旭神色懵懂,凑近了去听。

“听当时值夜的太监说,那里面动静十分大,可不知为何,那宫女半夜又被赶了出来。”曹方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听说当时那宫女浑身光溜溜的,一件衣服都没穿啊!”

“一件衣服都没穿?”古旭大骇。

曹方咬牙点头,“是的,而且第二日,她便死啦!”

古旭瑟瑟发抖,裹紧身上的小棉袄,轻声道:“她是冷死的吗?”

曹方也不知那宫女是怎么死的,反正他知晓这事时,那宫女的尸体已被人用一床破褥子裹紧从东宫后院侧门抬了出去。

他啧啧两声,摇头道:“太子着实是不好伺候。”

这话含着十足的酸意,毕竟他此时比之李成年来说已是完全失势。

自余元死后,李成年被提拔为东宫管事,而他虽从晨曦宫被调了出来,却不能时刻候在太子身边,大多时候他无事可做,连月俸亦是降了一截。

想到这,他苦着脸问古旭,“你身上有没有银子?”

古旭摇头,她如今一穷二白,是整个东宫最穷的人。

曹方见此便有些鄙夷,“我这些年可存了不少银子,等年纪大了出宫可以买下一整座宅子的!”

古旭便很是艳羡的看着他,扯着他的衣裳问,“那到时候我可以来住吗?我没钱,买不起房子。”

“你可以现在存钱啊!”曹方开始给古旭算账,“我们太监若是做不好,不被主子待见三十岁便可自行出宫,我如今离三十还有十四年,宫女要早一些,二十五岁便可离宫嫁人…”

说到这,曹方停顿片刻,叹气道:“小旭,我真没法想象你能嫁什么人?”

“你长的很是漂亮,但脑袋不行,你如果嫁人是很容易被欺负的。”

曹方絮絮叨叨的说着,古旭听的云里雾里,“我为什么要嫁人啊,我们可以一起出宫,然后住在一起不行吗?”

陆盛依靠着门扉,一脸嘲弄的听着两人对话。

这段时日,他时常被献文帝召见去御书房参与朝政,性情沉稳不少,再未如幼时那般惹祸。

他亦不在打骂古旭,只每次见着古旭,总会用他那一双乌黑的眼睛淡淡的看着她。下颌微抬,狭窄的双眼皮微微下垂,从里面露出一两点淡漠的星光。

再让人瞧不出他心中所想!

他这般,于古旭而言还不如幼时模样,至少不用猜测他的心思。

此时听着古旭提出与曹方同时出宫住在一起,他不由的出口打断她的憧憬,“别想了,你这辈子是出不了宫的。”

正在畅所欲言的两人闻言一惊,齐身朝他看去。

“奴才参加太子。”

曹方躬身行礼。

陆盛似乎才从外归来,身上披着的墨色斗篷聚满一层浅浅的雪花,他大步走近,经过曹方身侧时,沉声道:“出去。”

曹方闻言麻溜的走远了。

陆盛甫一靠近古旭,古旭便被他身上携带的寒气给冻着了,不由的缩着脖子朝后躲去。

陆盛看了她一眼,问:“有这般怕冷吗?”

他这般说着,却也将特意携带的女式斗篷打开披在古旭身上,“别整日闷在这屋中,出去走走。”

斗篷上绣着朵朵祥云,整体为砖红色调,只帽檐一圈是白色的动物皮毛。陆盛伸手将帽子罩在古旭头上,白色的绒毛聚拢在她脸侧,衬托的她整张脸愈发秀美小巧。

古旭衣物与宫女无异,一脸四季来来回回便只得那几样,于是这斗篷与她而言便显得十分特殊。

她摸着帽檐处的白色绒毛,未将重心放在陆盛邀她出门的提议中,反是仰头问道:“这个斗篷给我了吗?”

陆盛垂眸,眸中带上一分笑意,道:“你同我出去,我便将这斗篷送给你。”

外面着实太冷,古旭正待摇头,却听陆盛又道:“今日宫中组织雪地蹴鞠,百里虞扬会到场参加。”

古旭偏着头,她似乎许久未见着百里虞扬了。

他说有时间会来看自己,如今一年即将过去,他也未踏入东宫一步。

同陆盛一般,他们说话…总是不算数的。

就像曹方说的,糊弄傻子,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点头应答。

陆盛见了,静默片刻,忽然好奇问道:“曹方和百里虞扬你更喜欢谁?”

“曹方啊。”古旭毫不迟疑的答道,“当然更喜欢曹方。”

她答的这般简单直白,又极其诚恳,陆盛忽然想问若自己同曹方比呢?这念头一起,他便沉下脸来,呵斥道:“既然要出去那快些走,冬日天黑的早,若是去晚了便玩不了多长时间。”

古旭被陆盛催促着出门,二人身后只李成年一个内侍,三人来到蹴鞠场时,场地中央的积雪已被宫人尽数铲除,远处则堆积着一层两人高的雪墙。

雪墙前立着一名女子,此时正背对着场地众人将色泽不同的凤羽插入雪墙中,不多时,雪墙上便出现一副鲜活的边塞轮廓图。

陆盛见了,大步朝女子走去,古旭待要跟去,却被李成年拦住朝旁边凉亭引去。

“这是什么?”

赵焕茹回身,见是陆盛,便轻轻笑了,解释道:“幼时同父兄在边塞生活,有幸见着他们堆积雪墙代替球门,规则比之寻常蹴鞠竞赛要复杂许多,难度亦提高一级,但可看性增强不少,也有趣许多。”

“因见你们冬雪日竟提出蹴鞠,便想着不如来试一试新的玩法。”

冬季,赵家父子皆去了边塞守护边疆,赵府只赵焕茹与赵覃的众多妾室留守,太后便令人请了她来宫中居住,待年后春暖再回府。

此时,因着方才在雪墙前用凤羽绘图,她双手冻僵,鼻尖亦被冻的通红,陆盛见了,便取下身上斗篷罩在她身上。

男式斗篷罩在她身上有些大了,垂在地上沾上污浊的雪水,赵焕茹心疼的皱起眉头,“弄脏了。”

“无妨……”

“是啊,一件斗篷有什么心疼的,东宫别的没有,就是宝贝多。”孟泽言在两人身后大声说道,同时双手抱胸取暖,催促赵焕茹道:“这是什么新玩法,你先讲讲,我再这么等下去,可得给冻僵了。”

赵焕茹随上前一一讲解。

雪墙之上边塞轮廓起伏,轮廓上分别画有北燕及大周两军,红色凤羽为北燕军队,墨绿色则为大周军队,另一黄色凤羽为囤积粮草的驿站。

这三种凤羽互相交错排布,有的分布稀疏,有的则聚拢在一处,凤羽上系有不同颜色及数量的丝带,分布代表得分与扣分。

赵焕茹提醒道:“若球踢中北燕军队及驿站按照位置难易程度得相应分数,同理,踢中大周军队则扣取相应分数。需要注意的是因雪墙并不稳固,若球踢上雪墙时,裂口过大影响周边凤羽则之前取得的成绩清零,若是负分,则按照现有分数成倍增加。”

这听着道是有趣,众人闻言皆跃跃欲试,脱去外裳准备应战。

场中众人以大皇子陆晔及太子陆盛为首分为红黄两队,每队各八人。百里虞扬是太子伴读自是在陆盛这一队,孟泽言则因着同陆盛置气跑去了陆晔那队。

古旭行至凉亭,见凉亭下方已坐着许多女子,只余下一处空位,她赶紧跑上前去,待要坐下,却被一名女子拦住,“这处是赵妹妹的,你……”

那女子比之古旭年长不少,见古旭梳着宫人发髻,从斗篷内露出的衣角也是宫人服饰,不由的皱起眉头,语气亦不如之前平和,轻声斥责道:“你可是太子身边的人?竟如此不知体统跑至此处。”

此处坐着的皆是公主与朝中大臣之女,伺候的宫人及丫鬟则退于后方立着,古旭不知这些规矩,方才竟是想坐上她们特意留给赵焕茹的空位。

李成年比古旭慢上一步,闻言忙躬身朝女子致歉,拉着古旭朝后方宫人处走去。

天空飘着细小的雪花,他本意是带古旭来此处立着躲雪,不想古旭冲动无知方才竟是闹了笑话,也庆幸方才那位贵族之女并未追究下去。

他无声叹气,拉着古旭来到凉亭侧方角落,嘱咐道:“你便待在此处莫要走远,切莫再如方才那般冲动。”

古旭点头应答,李成年便上前加入陆盛一队。

离开东宫后似乎事事皆要小心,古旭略显沮丧的靠着檐柱,待看见前方雪墙上花花绿绿的羽毛时又忽然兴奋起来,觉得这场竞赛必定十分有趣。

她上前两步,坐在凉亭台阶上,用斗篷将自己全身罩住,专注的看着场中比赛。

舒婉侧身看着台阶处的古旭,眉头微微皱着,赵焕茹回道凉亭挨着她坐下,见她一直朝侧方看去便问道:“婉姐姐看什么?”

舒婉回身,见赵焕茹身上披着太子斗篷,便打趣道:“我们这么多人太子也只给了你斗篷,可真是有心。”

赵焕茹将斗篷微微提起,不让其垂至地面,低声道:“你可莫要打趣我了,这身后……”

她示意身后人多口杂,并不想就此事多说,于是岔开话题道:“我方才问你看什么,你可还未回我。”

舒婉便沉下脸来,指着古旭道:“那女子被太子带来观赏蹴鞠比赛,方才竟想坐上你的位置,一个宫人罢了,以为爬上太子床便以为自己是太子妃吗,竟如此不知体统。”

前日,皇后送至东宫的宫女夜间爬床被处死之事还传的沸沸扬扬,不想短短数日,他却带了一名宫女至这般场合观球?

太子与皇后向来不合众人皆知,可今日他这般却也还是显得刻意了些。

赵焕茹眼睑微垂,不甚在意道:“毋须在意这些,我们安心观赛便是。”

她画的边塞轮廓图太过复杂,两队中八人水平不等,时常有人踢中北燕军队,或是力道把握不准将雪墙踢烂殃及周边的例子。

末了,众人变换思路,只派主力踢球,其余则在周边守卫。

陆盛这一队,他实力不俗,百里虞扬身手亦不错,两人协力配合,到令陆晔一时招架不住。

陆晔这一队只他一人球技甚佳,其余人自知帮不上忙便也不上前添乱,只孟泽言嚣张的紧,总是想将球抢过。

比赛分上下两场,上半场结束,两队比分拉的过大,孟泽言脸色青黑,狠狠瞪着陆盛及百里虞扬。

半场比赛下来,众人身上皆出了一层细汗,陆盛脱去外裳走至凉亭,赵焕茹正迟疑着,却见他一把将衣裳丢给坐在阶梯上的那名宫女身上。

宫女反应不及,竟被那丢来的外裳整个罩住脑袋,不由的微微朝后仰去。

她心中一窒,却见陆盛朝自己看来,眸中幽深,她瞬时撇开眼去,余光见他缓缓朝此处走来,终于,他的手覆上自己身上斗篷,微微用力,将其朝下扯去。

她方才担心斗篷边沿落在地上被弄脏,便一直用手微微提着,脚踝便露了出来,沾上风雪,寒意侵染。

此时,斗篷被他朝下扯去,却是完完全全将脚踝罩住了。

她抬头,陆盛俯身看她,两人挨的紧,气息相交,这着实太过亲呢,但赵焕茹并不后退,反是问道:“听闻前些日你打杀了皇后送来的宫女,如今却又带着新人来观赛,皇后知道必定不喜。”

“你关注这个?”

陆盛问道,眸间映着赵焕茹温婉异常的脸孔。

赵焕茹一时不知如何作答,竟是撇开眼去。

另一边,古旭被陆盛突然丢来的衣裳给打昏了头,反应过来朝他看去时,只见他微微俯身同一名女子说着什么,那模样远远看去,竟像是两人亲上似的。

她没心没肺的转过头去,捏着他的外裳想了想,愉快的垫在了自己屁股下。

她隔着斗篷坐在台阶上,可这斗篷她很是喜爱,总不想弄脏了,如今用他的衣裳垫着却是再好不过。

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比之皇宫盛宠不衰的淑妃亦要明艳许多。

曹方打量着,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秀气小巧的鼻尖。

鼻尖有些痒,古旭嘟囔着转醒,“你摸我干嘛啊?”

曹方道:“我见你这鼻子长的挺好。”

古旭伸手摸了摸自己鼻头,一脸天真的问,“我是不是长的很好看啊?嬷嬷也时常夸我那那都长的挺好,就是脑子不好。”

阅读犯上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