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七零知青白月光

10.剧情乱了

  • 作者:清涴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23
  • 本章字数:7488

江母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亲热道:“这么客气干什么?反正这臭小子成天到处溜达不干活,也没指望他帮上家里。闺女,你这份心意婶子领了,东西还是拿回去吧!”

不得不说,舒颜来上这么一出,真是让江家人心里舒坦。

还是江大川反应最快,一把夺下亲妈手里的扫帚,迅速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扬着下巴道:“有什么事?”

舒颜尴尬地笑了笑,眼神在江大川手里的高粱扫帚上转了转,而后挥了挥自己手中的布袋,笑道:“今天多亏你帮忙了,我心里过意不去,给你送谢礼来了,你可千万别推辞!”

这话一出,江母的脸色缓和了些许,江玉柱微微一愣,诧异地看了一眼舒颜,倒是没想到舒颜会特地上门来道谢。

当舒颜来到江大川家时,江母正拿着扫帚追着江大川满院子跑,一旁的副队长江玉柱就抽着旱烟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这个倒霉儿子被打。

舒颜一走到江家门口就惊呆了,万万没想到他们家竟然是这样魔幻的画风。

等到舒颜离开后,江母才看向一旁抿唇不语的儿子,皱眉叹道:“行了,把你的心思收收,这事儿,没戏!”

江大川低着头闷声道:“我也没想过有戏来着。”

舒颜却直接将手里的布袋塞进江母怀里,温和笑道:“江大川同志帮了我,我就得领这份情,婶子你就别客气了。另外,江大川同志,我们下乡就是锻炼自己来了,你下次可别再帮我了。”

说完,舒颜也不等江大川开口,又笑眯眯地对着江母说道:“我还要给张红兵同志家送点谢礼,就不陪你说话了。”

江母笑呵呵地应了下来,又热心地给舒颜指了指张红兵家的路,笑道:“兵子家不远,就在对面,你过去就是。”

舒颜不是许芳芳,指挥别人干活指挥得理直气壮。她心里当然清楚江大川对自己的好感,但舒颜同样确定,自己不会给江大川任何回应。既然如此,舒颜也干不来凭借别人对自己的好感占便宜的事儿。

这年头儿的劳动力多珍贵,家家户户的粮食都指望着家里的工分。像江大川这样的青壮年劳动力,一天可以拿十分满工分,都能说是家里的顶梁柱了,结果竟然跑来帮自己干活。舒颜都觉得自己要是江大川他妈,揍死他的心都有了。

实际上,江大川回家后还真挨揍了。

舒颜对此一无所知,将剩下的谢礼送到张红兵家,并再三强调不用他再帮忙后,便回知青点休息了。

许芳芳已经洗漱好,正在院子里坐着,等头发被风吹干。见舒颜回来,许芳芳对她努了努嘴,一边拨着头发一边道:“快点去洗澡,你那桶里的水都快凉了。”

又嘟囔道:“也就你瞎好心,江大川那些人是自愿帮我们干活的,又不是我们求着他们来的。你倒好,还给他们送谢礼,真是嫌自己东西太多烧得慌!”

自从茶叶蛋事件后,许芳芳基本不在舒颜面前阴阳怪气,知青点的气氛倒是比之前和谐了不少。许芳芳这话,倒也没什么恶意。

只是舒颜这人天生不喜欢欠人人情,她的空间存货又不少,也不缺钱和票,能用一点吃的抵掉这份人情,舒颜觉得很划算。

尤其是,在察觉到江大川对自己的小心思后,就更该算清楚了。情债太难还,舒颜也不想欠。

当然,舒颜这想法在许芳芳看来就是单纯的傻,有便宜都不占,不是傻是什么?

见舒颜不搭话,许芳芳又摊开自己的双手,抱怨道:“你的手还好吗?你看我的手,都磨出血泡来了!”

舒颜摇头:“我手上就俩水泡,早就挑破了,明天应该就没事了。血泡比水泡还严重,你也快找根针挑一挑。”

许芳芳崩溃地靠在竹椅上,哭丧着脸道:“这才是干活的第一天,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不行,我得继续给我爸写信,让他一定想办法把我弄回城,这日子没法过了!”

舒颜不由失笑,见许芳芳已经飞奔进房准备写信了,舒颜也没再多说,自顾自地洗漱去了。

舒颜本以为江大川这事儿就算过去了,却没想到,第二天跑到红薯地里一看,昨天留下的一大堆红薯藤全都被人挑走了,就剩下一两根被落下的红薯藤蔫儿吧唧地躺在黄土里,看上去还挺凄惨。

许芳芳都惊呆了,忍不住羡慕地看了舒颜一眼,轻声道:“你运气可真好,竟然还有人连夜帮你干活。”

又看了看自己地里小山堆似的红薯藤,许芳芳又不由嘟囔道:“我怎么就没碰上这样一个二傻子来帮我干活呢?”

舒颜却皱了皱眉头,心里隐隐有了猜测。然而四下看了看,舒颜并未看到江大川的身影,倒是江母正佝着身子在地里忙活着。

舒颜想了想,还是走到江母面前,轻声问道:“婶子,我那地里的红薯藤……”

江母很是爽快,站直了身子笑道:“是我让我家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挑的。舒知青你太客气了,昨天送的谢礼太贵重,我们也没什么好东西回礼,就只能帮你干点活了。哪能这么占你便宜呢?”

舒颜昨晚给江大川和陈红兵家送东西的事儿,村里人基本都知道了。农村根本瞒不住事,大门敞开,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看得一清二楚。江母这话一出,倒有不少人附和:“没错,你给的东西太金贵了,那印着大兔子的糖可是稀罕东西,我们村都没几个人吃过。让他家大川给你干点活,应该的!”

相比之下,虎子和二牛的母亲看许芳芳就格外不顺眼了。同样都是干活,别人有谢礼收,自家这个却费力不讨好,确实让人生气。

舒颜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微微皱了皱眉,却又不好再说什么。不远处的张红梅见状,笑着走过来拉了舒颜的胳膊,爽朗地笑道:“婶子们说得对,咱们也不是想占便宜的人。你给的东西太金贵,大川哥多给你干点活,那是应该的。反正你也没事了,不如去我家?有道题想问问你。”

张红梅近来努力得很,自从她发现自己觉醒了过目不忘技能后,就一直待在家里背课本。只不过一些数理化方面的问题张红梅还有点弄不明白,刚好舒颜有空,张红梅就来抓壮丁了。

恰巧舒颜也想看看这个年代的课本,也就顺势同张红梅一道去了张家。

张家大嫂刚生了娃没多久,正是奶孩子的时候,便听张母安排在家做饭带孩子。见张红梅带着舒颜回来,张家大嫂的脸色顿时就有点不好看,张红梅也没理她,直接拉着舒颜进了房门。

张红梅是张家最小的孩子,又是唯一的女儿,张大河夫妇基本不让她干什么活。她房间的布置,在这个年代也算是比较出挑的了,柜子都是新打的,旁边还摆了一张书桌,在这个孩子写作业普遍在家里堂屋的餐桌上写的时代,张红梅能有一张属于自己的书桌,当真非常难得。

舒颜见她桌上摆了好几本书,也来了兴趣。

张红梅则拿过上次从陈平那里借来的《数理化自学丛书》,指着上面一道题一脸茫然地问舒颜。

舒颜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一道二元一次方程组的问题,心中不由感叹了一下这年头的题目难度。后世初中的知识点,张红梅这个高中生竟然还不太懂,也是很心塞了。

仔细地向张红梅讲解了一下方程组的解题方法,又重新出了几道题让她做了几遍,确定她真的掌握了之后,舒颜这才准备回知青点,看时间也该到吃午饭的时候了,要是还不走,张大嫂的脸色估计会更黑。

结果没走多远,舒颜就迎面碰上了江大川。

江大川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眉眼满是桀骜,见了舒颜便冷哼一声,也不说话。

舒颜回了他一个笑脸,温声道:“谢谢你帮我搬了红薯藤,下次不要再帮我了,这些活干下来挺累的。”

江大川抿了抿唇,再次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哼:“我那是不想占你便宜!”

舒颜看着这个原著中被许芳芳坑惨了的青年,忍不住开口劝道:“你就比红梅姐大一岁吧?红梅姐现在正在努力学习,你要不要也多看看书?说不定哪天政策就变了,多读点书总归没什么坏处。”

江大川皱眉:“现在读书还有什么用?又不能考大学,没意思!”

舒颜又低声说了一句:“不会一直这么下去的,那些去读工农兵大学的人,底子太差。国家总归是需要人才的,多读点书准没坏处。”

说实话,这要是换了另一个人在江大川面前瞎逼逼劝他读书,江大川肯定是要翻脸的。不过说这话的是舒颜,江大川也就默默地忍了,而后黑着脸点点头,恶狠狠地说道:“知道了,就你废话多!”

舒颜无语,正要开口,江大川却已经黑着脸走远了。

舒颜也没在意,反正自己该劝的也劝了,江大川听不听,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不过,等舒颜到了知青点,看到陈平和许芳芳二人时,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这两人的原配,一个重生了,另一个被自己蝴蝶了。剧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彻底乱了,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江母简直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你这混样,我要有舒颜那么个可人疼的闺女,也不乐意把她托付给你这样成天混日子的东西。别看人家舒颜年纪小,做起事儿来哪里出过错?你再看看你自己,哪里配得上人家?真和她般配的,该是前几天跟着建业来的那个部队领导,你能比人家强?”

江大川闷闷地应了一声,蔫儿吧唧地朝屋内走去。江母则打开布袋看了看,里头放了一大把麻花和不少兰花根,还有些许印着一只大兔子的糖,总体价值绝对超过一整天满工分的两毛钱。

江母不由叹了口气,这闺女,宁肯自己吃点亏也轻易不愿欠别人人情。这样的性子,做朋友自然是极好,若是要做家人的话,他们家即便比村里其他人富裕些,怕是也养不起。

进了屋的江大川突然又返了回来,一把拿过江母手中的袋子,闷闷地回房了。

江母真是既生气又心疼,没好气地开口道:“摆出这脸色给谁看的呢?我还说错了不成?”

阅读七零知青白月光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