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万般着迷

1.Chapter1

  • 作者:Fuiwen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4
  • 本章字数:11449

到婚宴现场要半个钟,路上湿滑,司机开得比较稳。她到时,偌大的会场已经堪比颁奖典礼,星光灼灼。

一路和认识的人颔首寒暄进去,最后盛临看着让人有些微微眼花缭乱的浪漫场面,准备往自己的位置去。

这个天气,没戏约没广告,就应该待在玻璃房里喝茶看电影,当个无忧无虑的闲人的。

可是……宴上的钢琴也是交给她了的。

盛临轻笑一叹,起身去衣帽间换了身低调的黑色贴身礼服,正要出来,想到天气微妙,又拎走一条灰色披肩。

盛临透过落地玻璃看出去,屋檐下雨水滴滴答答的,很是美妙。

一时懒倦,忽然不想去。

盛临拢着披肩优雅站着,在来往人群中,隐约看到侧眸看来的人笔挺高大的帅气身影,穿的一身利落有型的灰色长风衣,散开着纽扣双手闲抄在口袋中,人倚着桌旁的白色椅背,惬意舒适。

过来的大导演见她在看他身后,往回扫了眼,随后轻笑道:“易渡,你认识吧?”

抬眼间,却见应该是她位置的那一桌桌旁站了不少人,今天结婚的年轻导演和着几位像是圈内同行的人物站在那儿,正你来我往,谈笑风生。

一瞬后导演倒是看见她了,马上转身过来。

他动身时,原本站在他身侧的人随意地顺着他的动作也看了过来。

万般着迷

fuiwen/文

练完待会儿婚宴上要弹的钢琴曲,雨刚好停。

盛临颔首,了然了,男方嘉宾大都在那一片。

那边的人收回目光后还靠着椅背对着她要去的那桌,她犹疑着要不要待会儿再过去,现在去,打招呼不是,他们不认识;不打招呼也不太合适,有些不方便。

还没想好,身边的导演就把她的注意力给转移了。

他问:“你后面有档期没有盛临?”

盛临回神,艳艳红唇弯了弯,抬眸:“怎么?大导演有戏找我?”

被问的人马上点头,下一秒,伸手往那边招了招。

盛临挑眉,瞥过去,那边闲闲站着和几个圈内人士在一起的人侧眸看了看,精致的桃花眼微眯了眯,笔直而明亮的眼神和她远远交缠而过。

那一瞬,她莫名有些紧张,像被风吹过眼睛,有些,陌生的犹豫、踌躇。

果真是……被他碾压久了,很少遇见这个级别的、气场比她还强的人。

真人好像有点冷,和网上传的没有二致。

随后在导演的眼神示意下,他慢条斯理地迈开长腿走了过来。

盛临眼底光芒转了转,不解,困惑,找他来干什么……

人走近了,导演冲她道:“真有个戏,筹备很久了的,你一直在计划里,”话落他朝来人表示,“我前两天吃饭跟你说的,没忘吧?盛临给你当女主,怎么样?顶级配置。”

盛临:“……”

她抬眸默默瞥过去,悠悠走近的男人目光也落在了她身上,两人视线再次轻飘飘从对方身上扫过、暂停。

这么近的距离,她在思索着要怎么打招呼的间隙,被眼前陌生的身影蓦然扰弄得不免小小地分了下心。

他好高,她穿着十公分高跟鞋还要微微抬眸,深色的长外套解着纽扣散开在这具行走的衣架上,好看得尤其过分。

还没来得及想到要说什么,他脸上已经客气地泛过一道浅淡的笑意,唇角半勾,随后,一只手伸过来和她握了握。

她伸出手去,心里同时清晰地茫然了一下。

……和他拍戏?

她对这个人完全不了解,只知道名气真的很大,连年在榜单上稳如泰山,还一直压在她前一位。

可能是她签的国外公司,和他的交际圈子距离甚远,站在一起都有点破次元壁,所以……其他从未联想过,她对他的脸孔认识度也仅限于电影大银幕上。

私下里还没见过。

倒是公司里有位花旦,喜欢他喜欢的内外皆知,好像是曾经合作过那么一次,绯闻也似乎传过。

他手掌宽大温热,长指均称干净,碰上一秒那种舒服的感觉就没了,很绅士。

盛临收回手,索性扭头看身边的导演,困惑:“什么戏?”

“回头跟你细说,今天不方便。”

盛临轻咬下唇,微笑,小小吐槽,“不方便你开什么头?”她一头雾水呢,虽说眼前的人一般的戏估计也请不到他,可也得摸清楚情况呀。

导演被她噎了一下,提了口气要说什么,却一时间词穷。

对面男人见此扯了扯唇,脸上有点笑意,却不说话,也不给他解释。前者扫了一眼,瞪了下,回头对盛临道:“这不是让你们认识认识吗?我就等着今天你俩都来了好说话。怎么,不想认识?”

盛临微咬了下舌头,在心里暗暗给这大导演记了一笔,面上抬抬眸,悠悠扫了对面帅气非常的人一眼,浅笑:“想,只是不想给你做事。”

导演:“……”

她眼前的人闻言唇瓣慢悠悠地扯起一抹弧度,目光在她说完话微垂着眸思索事情的脸上停留两秒,随后移开和导演对视。

还是一副看戏的姿态。

后者悲催了下,失笑后,忙不迭的转头问身边的女神,“为什么不想啊?为了给你请个同级别的搭戏,我还请了这位大哥吃饭呢。”

盛临拢了拢身上柔软的披肩,莞尔,扫了眼前面的人,开口:“在人家面前你不是也说了。给你请了盛临。互相诱惑,你就不是什么好人,不吃亏。”

导演:“……”

盛临话落,收到对面男人朝她投来的意味不明的笔直目光,一瞬后晃神,咬了下舌头,想捂脸,诱惑什么。

她轻咳一下,朝导演道:“你忙吧,回头再说。”话落,她朝眼前的高大男人微笑颔了颔首,提着裙摆默默绕过去落座了。

走了两步,身后隐约传来导演撇清的一句:“什么不是好人,互相诱惑,不要听她的,盛临就喜欢开玩笑。”

后面男人微微仰头睨了眼天花板上浪漫跳跃的灯,慢悠悠开口:“她说的,好像也没错。”

“???”

盛临低头笑,和路上遇见的熟人点了几下头,很快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原先聊天的人已经散开。

只是三两秒后,身后就传来一阵男人慢条斯理有序的脚步声。

他外套拂过她的椅背,在身后距离不到半米的另一桌落座。

盛临自然而然地侧眸望了下,他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一角隐约的侧脸,但也足够让她一时目不转睛了。

这个人容貌似乎和地位一样,少有的清隽帅气,入眼的那面侧脸轮廓,怎么看怎么像是锋利笔锋才能勾勒出来的,棱角分明流畅。

笔直目光里却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泛出一股冷然淡漠感觉。

但越发显得勾人了,忍不住窥探,完完全全的让人见了心就酥软的一张脸。

这么近距离认真地端详,比起大荧幕、杂志,真人似乎还似乎要更……没有真实感。

正要回头,他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了目光,蓦然侧了侧眸,盛临偏着的脸就怔怔和他隔着半米左右的距离,对视了三五秒。

最后有人从中间经过,她回神,脸色微微泛起一阵热浪,浅浅弯起红唇微笑了一下,转过头坐好。

余光里,那边有同桌的艺人和他说话,他往回瞥了眼,说了两句后,又转头慢条斯理看她一下,随后才坐好。

很是有始有终

盛临手撑在桌上,揉揉眉心无奈地浅笑一下。

婚礼很快开始了,盛临不时和同桌熟人低声聊天,不时看看台上的仪式,导演和她几年前合作过一回,因为她签的国外公司,合作起来不方便,所以也就那么一回,但后来回国时在一些场合不时能遇到,就关系一直很好。

所以今天来了。

导演虽然年轻,但是拿了好几个金奖的大导,所以婚礼现场明星尤其多,玩得很开。

身后的男人倒是和眼里神色一样,一直闲闲地靠着椅背,不动如山,只有别人和他说话,没见他主动开过口,偏偏朋友貌似尤其多,来来往往酒一直喝个不停,偶尔同桌谁说了什么话,随着众人的哄笑,他淡淡浅笑两声。

难得没人了,长指也是虚搭在桌上细长的杯脚上,漫不经心地抬眸看两眼热闹。

中间最热闹的时分,盛临放下酒杯要去忙她的了,起身绕过椅子时,为了避让别人往后站了站,一时不察,披肩跌落在他臂上。

她垂眸,坐着的人慢条斯理抬眸,黑如点墨的眼睛目光笔直而澄亮,无波无澜的直勾勾盯着她。

她一顿,随后微笑抱歉道:“不好意思。”

拢好披肩,她踩着高跟鞋绕过去离开酒席。

身后的人侧眸看了看手臂,几不可察地扯了扯唇,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盛临平时很忙,最近恰逢几天休假,第一次出现在这种场合。原本低调地穿着黑礼服藏身在酒席间没什么人发现,可她答应别人了,在婚宴上弹钢琴。

中间有歌手上去唱歌,一众人蓦然才发现,弹钢琴的是她。

她坐在黑色漂亮的三角钢琴前,披肩挂在手臂上,卷发铺在耳后,优雅曼妙的身影被投在后面偌大的屏幕上,一下子所有人就都知道她来了。可能平时多在国外活动,蓦然出现,好多艺人是她的粉丝,场内大热。

司仪还在那里撩起气氛,说导演请她来不知道是不是得按照请艺人出席婚礼的价钱给红包,不然他人脉怎么那么好,私下肯定有交易。

场内大笑,司仪看着钢琴前的美人,在歌曲停顿的中间忍不住走了过去递上话筒,“盛临,是不是,导演给了你多大的红包?”

众人乐不可支,全数目不转睛地看着。

盛临指下有序不乱地在黑白琴键上弹着,微笑着看了眼主持人,又看了看台下,“不用吧,要是都得包红包,那今天这场下来,导演得破产。”

众人哄堂大笑。

司仪啧啧感叹,不愧是名利场来来去去游刃有余的大腕,一句话捧了在场所有人呢。

易渡盯着台上,浅浅勾了勾唇。

被人撞了一下手肘,他随意地把酒杯移过去碰了下。剔透晶莹的杯身撞上的那一秒,清脆优雅的声响和着她的钢琴钻入耳间,浑身舒服。

身边的人悠悠说了句:“刚刚朝这边看来,感觉在看你。”

他眼底微动,斜睨了一下身边的人。

友人轻笑:“你们早前不是聊天了嘛,她比较清楚你的身价。另外,‘仙临’果然不是白叫的,美得发光。”

易渡端起酒杯,回头,目光随意瞥了瞥台上那个花团掩映间不甚清晰的身影,人已经逗完满场继续微笑温柔地演奏了,琴声浪漫梦幻,她在光圈里,黑色礼服发着光,人也由内而外地散发着一股迷人浪漫色彩。

醇香的酒液滑入喉咙,易渡垂了下眸,瞥了眼刚刚被一条披肩拂过的手臂,那阵温热的风仿佛伴着琴声还在脖颈间缭绕。

后续下来好多人过来聊天喝酒,盛临酒量只是还行,没多久就微微有了些醉意。

到散场的时候,没有多待,钻入停车场的车后,扫了眼在后面和友人也准备离开的男人,很快就利索走人。

不然被同行遇见免不了多寒暄两句。

晚上十点多,酒店外雨后的天已经星光乍起,晚风吹得玻璃上未干的雨珠摇摇晃晃。

盛临闭上眼睛盖着披肩在后座休息,没多久,听见司机说:“易渡也离开了。”

她微微轻“唔”一声,头晕地继续睡觉。

下一秒,车辆转弯,弯度有点大,她晃了下身差点摔倒,接着,一阵略略尖锐的摩擦声由外传来,金属物质闷沉地砰了一声。

车辆震了震,刹停。

盛临闭着眼睛呼了口气,默默问道:“我们出事故了?”

“算吧。”

“什么?”

“三辆车呢,不孤单。”司机开门下车去。

“”

盛临戴上口罩,降下车窗,一眼蓦然瞥见对面黑色商务车内下来一个男人,深灰长风衣,身姿颀长,抬眸朝她看来的眼神,熟悉地带着一股直直勾人的利落与明亮,冷冷中有些摄人地苏。

盛临完全酒醒了,一愣,正要推开车门,他远远地蓦然开口,“待着,别下来。”

声音卷入耳朵,在深夜里毫无征兆的,像一泓电流。

她动作僵住,看着外面卷过的冷风,不自知地真的打消了念头。

车在路边,没下去也没关系,可是

她趴在了车窗上,枕着堆在手心的披肩,眼睛一眼不眨地迎着冷风看他,“那你,过来呀。”

易渡顿了顿,走了过去。

盛临开口:“怎么了?”

他随意扬扬下巴,言简意赅,“那辆银色的打滑,你和我遭殃。”

“哦,今天很有缘分。”

“”

隔着一臂距离与车窗,四目相对半晌,盛临失笑,垂眸。戴着口罩,她笑意全流淌进眼底。易渡望着那双和夜空一样灼灼闪亮的眼睛,自己也若有似无不自知地,淡若无痕得扯了扯唇,偏开头。

手机响了起来,他单手抄在口袋接了起来,导演打来的。

“出事故了?”

“嗯。”

“你们谁酒驾了?靠。”

易渡皱眉。

盛临听到了,侧眸瞥了眼,电话里又传来导演的质问,“你开车了吗大哥?你没开车吧?”酒驾了他的戏就泡汤了。

“谁给你通的风。”易渡漫不经心地嘲了句,说着就要挂了电话,这时,盛临蓦然听到里面的人转而问道:“你没开吗?那是盛临?她都醉了还开车?”

盛临:“???”

易渡没理,眯着眼拿下手机要挂了,忽然车窗里伸出来一截白皙纤细的手臂,一把抽走他的手机。

他扭头。

盛临把电话放到耳边:“庾导!”

“我靠盛临你真的在,你俩怎么会在一块?”

“我”

“你还酒驾呢?你可是我女神你居然。”

“”

盛临深吸口气,措辞了半晌,开口,“你那戏,自己拍去吧,哼。”话落,她把手机丢回给旁边的男人,钻回车厢。

易渡拿着手机,偏头看着车厢里鼓起腮帮子闭上眼睛的侧脸,明黄色柔软的车灯敷在那张肤如凝脂的美艳脸上,跟假的一样。

寒寒冷风的深夜路口,他忽然想起宴上朋友说的那句——仙临果然不是白叫的,美得发光。

“易渡?!”

“嗯。”他眼眸微动,回神。

“盛临呢?”

“找她干什么,我的手机。”他转头斜睨了眼路口对面他喊来的车。

电话里的人很忧心,“什么叫找她做什么?她撂挑子不干了,你没女主角了哥。”

“我答应你了吗?”

“???”

盛临望出去。

导演一口气提不上来,卒。

盛临微微一笑,颔了颔首,某个名人榜上,连年压在她前面的那位,刚刚只是觉得有些陌生的熟悉,确实是这位。

只是,她颔完首又浅浅莞尔道:“只是听过,没见过。”话落,她抬眸和来人对视,“导演人脉果然广的,这样的大佬都来了。新婚愉快。”

穿一身黑西装的新郎官轻笑,“我连你这样在国外游走忙得脚不沾地的女神都请来了,易渡来不是很正常,他和你差不多的。”

盛临微笑,回头眼神再次扫了扫他们站着的那处,迟疑地问:“我……和他同桌?”

“不是,挨在一起而已。”

阅读万般着迷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