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C位出殡。

小要命!

  • 作者:轻侯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2-19
  • 本章字数:9418

职业病。

“赵胤,赵匡胤的赵,赵匡胤的胤。”少年赵胤这回总算搭理了他,清朗的声音在空旷的酒店大堂里回荡,显得有些悠远。

却又将话咽回去,只意味难明的望了他一眼。

场面似乎有点尴尬。

“你叫什么?”子鹤再次试图打破两个人之间的不热闹气氛,开口上来就不客气的问名字了。

他得跟肉身打好关系,做一起喝酒的好朋友!

少年抬头,对着子鹤的脸若有所思,张口欲言。

他已经得到吸食赵胤生魂,抢占赵胤肉身的‘钥匙’了!

他这要人命的小肉身应了他了!哈哈哈。

“赵胤……”子鹤实在忍不住了。

“嗯?”赵胤并无防备,一边左手无意识的摩挲着自己的殄官锤,一边应了一声。

子鹤几乎要笑出声来,窃喜。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空荡荡的酒店大堂的休息沙发上,子鹤和少年面对面坐定。

白丽丽被老保安连拖带拽到一边的长沙发上躺好,已经悠悠转醒,只是吓的不轻,回不过神来,裹着被子喝热水,哆嗦着发呆。

“那个……刚才我就是查看下你受没受伤,你别多想啊。”子鹤尴尬的笑了笑,可不能吓坏这要人命的小肉身。

子鹤面上立即露出一副不认同的表情,满脸作为长辈的优思。

那表情仿佛在说:这孩子是傻的,没有我保护,他可怎么活啊。

“??”赵胤对上他毫不掩饰的不认同表情,满脑门儿问号。

这人是不是有病。

望着赵胤的脸,子鹤又想到了他收回的那段记忆里,赐他名的那个男人。

长的跟赵胤一毛一样,简直就是长开以后三十岁左右的赵胤。

说不定是这孩子的爹呢?

改天得去他家拜访一番,去瞧瞧这孩子他爹!

“赵胤啊,你长的像不像你爸爸?”子鹤思维跳转半天,回神朝着对面的‘小要命’问道。

“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儿多?”赵胤听到对方的问题简直不知道该作何想。

我长的不像我爸爸,难道像你?

这人绝对有病!

“……”子鹤眉峰抽了抽。

这熊孩子……嘴怎么这么不讨人喜欢!!!!

于是,经过子鹤不懈的努力,酒店大厅里……

再次陷入无边寂静!

……

子鹤觉得自己应该挺讨人喜欢的,老观主陈铳一向都很喜欢跟他说话——几乎一整天一整夜的跟他说话。

这难道还不能证明吗?

可是,瞧着对面坐着的,一边喝水一边缓和情绪的冷脸少年,子鹤第一次对自己的定位有了怀疑。

是不是他近百年都只跟老观主相处,缺少更多更有力的反馈。

一边反省自己,他一边回味今天发生的一切。

以这孩子为难濒死时刻,还非要拉着白丽丽才肯逃走的行为来看,赵胤的品行好的简直打高光。

他突然有了一层担心——作为肉身,赵胤如果行善积德太深,待他修过黑袍可以炼尸成旱魃时,吸食了赵胤的生魂,使用赵胤的肉身,有没有可能欠下非常非常重的因果债?

那身上这因果锁……会不会突然覆盖全身,一下把他锁回紫玄观里?

为了让自己吃掉赵胤后不至于加重因果锁,要不要诱惑赵胤学坏呢?

不知道修炼成旱魃,是否能破的了身上的因果锁。

如果破不了,那就算修成旱魃,也不过就是在紫玄观里逞逞威风,又有什么意思?

苦恼。

他只是一缕残魂,被老观主日日守护讲经护养,才能恢复灵智,成为如今的恶鬼。

记忆全失,现在所学的技能和知识,出了这具肉身钱绅记忆里的那些杂七杂八外,都是老观主教的。

而关于自己的过去,和一些核心的信息,老观主从来不向他透漏。

实在是太被动了。

伸手进裤兜,手指在酒壶里的金属块儿上搓了搓——为什么这东西里面会有一丝他的魂气?

难道这东西曾经是属于他的?

那讨封的山狗将这东西送给他,是因为嗅到了这东西跟他之间的联系,还是对于山狗来说这东西非常贵重?

揉了揉眉心,子鹤忍不住深沉的想:为什么他这么累?为什么他身上这么多谜题?

难道他是个超级大人物?

对啊!

能给人的魂魄里印刻因果锁的道长,必然都是超级超级厉害的道长。

那么厉害的人,兴师动众的往他的一丝残魂里印刻了这么厉害的因果锁,代表了什么?

他曾经难道是个超级可怕的人嘛?

需要这样大费周章。

哎呦,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

自己居然是这样令人忌惮恐惧的人啊,呵呵呵……呵呵呵……

必须得恢复更多记忆才行!

“……”对面坐着的赵胤偶尔抬头。

就见子鹤单手撑额,皱着眉头一副苦恼的样子,却又露出怎么也压不住的得意笑容,还忍不住笑着摇头,仿佛是在为自己这样有魅力而感到苦恼般的那种、骚包的表情……

看起来这么不正常的一个人,却……

“请问……”赵胤虽然很不想跟对面这个神经兮兮怪里怪气的人搭话,但还是礼貌的开了口。

“?”子鹤抬起头,正襟危坐面对着自己的小要命肉身。

难得,对方居然主动跟自己说话,要好好珍惜。

“您贵姓?”赵胤虽然语气清冷,表情透着股少年人的反骨疏离,但却非常有礼貌。

“……免贵姓张。”子鹤犹豫了一会儿,才笑着道,“张子鹤。”

既然对方是自己未来要用的肉身,是自己要好好养肥的储备粮,是自己的小要命,那自然不需要向对方隐瞒姓名。

再加上,名字告诉这些普通人类,也没什么所谓。

“张哥,你那震字诀是跟谁学的啊?”赵胤问这问题时,双眼发光,几乎可以说是热切的。

子鹤愣了下,小要命居然知道他方才使用的是‘震’字诀。

对上子鹤有些错愕的表情,赵胤有些懊恼道:“是不是我问的冒昧了?”

明明非常急切的想知道,对那手诀感兴趣的不得了,但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

真是有教养有礼貌的小孩。

子鹤满意的抿唇笑了笑,朝着小要命点了点头,

“没有没有,你问什么都不冒昧。”子鹤笑嘻嘻道。

“……”赵胤哽了下,瞧着子鹤那张不怀好意的笑脸,他突然不想问了。

“不过,我也不知道这是谁教我的。之前受过伤,我失去许多记忆。虽然还会这个‘震’字诀,但是其他很多却不记得了。”子鹤一本正经道。

但是在赵胤看来,却觉得他是在故意隐瞒。

转念一想,赵胤便觉释然。

道家讲究‘秘天宝’和‘泄天机’。

所谓‘秘天宝’就是遇到天定可传可教可言之人,却保密不言。

所谓‘泄天机’则是把秘经秘技等,传与不该传之人。

都是要受天道遭天谴的。

对方不想与他说,想必是将那话说给他听,会触犯‘泄天机’这一点。

想到这里,赵胤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知道那是震字诀的?”子鹤忙顺势问道。

赵胤抬头,大堂的冷光打在他面上,照得他一张本就白皙的脸,呈现出最细腻冷感的冷白肌。

有种禁忌而神秘的美感,晃的子鹤紧眨了两下眼。

赵胤本想含糊过去,也如对方一样秘而不谈。

可是,神奇的是,他竟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想说的冲动,就仿佛冥冥中有股力量,在督促着他,对眼前这个人知无不言一般。

赵胤皱了皱眉,自从他得到那本神秘的道书,和一把有奇异力量的殄官赐福锤起,他就感受到许多普通人所没有的力量。

有时也会产生一些奇怪的第六感,此刻面对着眼前清秀的年轻男人所感觉到的,也让他觉得玄异,且……很难抗拒。

难道,坐在他对面口口声声称自己失去许多记忆的张子鹤,对他来说就是‘不对之言,则谓之为秘天宝’的那种人?

“‘咄’字对于普通人类来说,不过是个象声词。但是对于鬼魂邪祟来说,却与惊呼怒喝一样,有威慑喝退的效果。搭配不同的手诀,会有不同的效果。”赵胤的声音不大,清朗纯澈。

在空旷幽静的大厅里,听到子鹤耳中,有如山间清泉,静心涤魂,让人身心清爽舒畅。

莫名有种安神的作用。

“原来是这样,哇,你知道的可真多。”子鹤一边点头应是,一边铿锵有力的狗腿道。

跟着老观主呆久了,狗腿求自由成惯性,如今自由了,也有点忍不住‘狗腿’的冲动……

“可我只是知道概念,捏手诀一个都不会。”赵胤语气有点小嫉妒。

“我捏一遍给你看。”子鹤敏锐的察觉到了小要命的情绪,立即笑嘻嘻的说道。

原本已经有些讪讪的少年,一下打起了精神。

太好了!

看样子他和少年的友谊就要急速升温了。

子鹤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跟少年维系关系的切入口。

心情愉悦,满怀希望,子鹤如记忆里的那个灰袍道妆男人一般,快速的捏了个震字诀。

只是这次他没有搭配‘咄’字咒。

毕竟这个时代灵气邪气都非常薄弱,他又是残魂状态,一天使用一次震字诀都勉强,多次使用只怕对自己的残魂有损伤。

所以他只是给小要命摆个样子,供他看,但并没有真的施展。

赵胤瞪圆了双眼,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看着,双眼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只觉得神奇。

眼前这个所有反应都怪异的年轻人,都显得亲切了一些。

“怎么样?学会了吗?”子鹤收起手,笑吟吟的问道。

努力施展微笑,和善,亲和力。

“学?”赵胤愣了下。

“嗯。”子鹤点了点头,鼓励的看着他的小要命。

赵胤抿着唇,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然后回忆刚才子鹤捏诀的动作,努力尝试了下。

尽管他一向自诩聪明,运动细胞也好,但捏起手诀来,却笨手笨脚的,竟完全不得要领。

“咦?”子鹤歪着头有些疑惑的耸起眉头,盯着小要命的手,仿佛看到了什么世界十大难以理解现象。

赵胤抬头看了子鹤一眼,手上还在努力学习,大脑也在努力回忆。

倔强少年,对自己的学习能力是很有信心的,面对这个难学的手诀,也没因为一试未成而放弃。

只是,子鹤下一句话,却让他学习手诀的动作,彻底冰冻僵住。

“不是所有人都能看一遍就会的吗?”子鹤恢复的那段孩童时期记忆里,也是看灰袍道妆男人做一次就学会。

今晚也是这样,回忆了一下,就立即会捏了。

难道只有他能?

啊,怪不得那个灰袍道装男人说他是天才,原来真的只有他一个人做的到啊。

沉浸在这样的认知里,子鹤唇角的得意就快藏不住,笑容眼看着就要爬上他年轻的脸。

眼角余光突然扫到赵胤——

小要命坐在对面,手上保持着学习捏手决的姿势,身体却僵直着。

一双眼睛瞪着他,充满了怨恨。

面色涨红,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羞辱。

啊!

子鹤一下忆起方才他无意说的话‘不是所有人都能看一遍就会的吗?’。

哎呀,这话听着跟他在嘲讽赵胤一样:

‘连所有人看一遍就能学会的简单手诀都学不会!’

‘脑子是个好东西,你也应该有一个!’

‘真是我遇到的最蠢的人!’

“不是……”子鹤忙要解释。

赵胤却扭开头去,一张脸瞬间冷下来,气场可怕的像在身周张开满满尖刺——谁跟他说话他刺谁!谁靠近就扎的谁一身血洞!

那寒凉的眼神,带着怨极的恨意和强烈的怒气扫过子鹤的脸,仿佛刀子割过一般。

“我不是……”子鹤被冻的打了个寒噤,弱弱的还想挣扎,却还是被赵胤强烈的排斥气场冻的完全说不下去。

霹咔一声,他和小要命尚未萌芽的友谊,就这样破碎在摇篮里。

社交让他自闭。

嘤嘤嘤!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

Q:学生读者们,都什么时候放寒假呀?

……

不过……

这孩子也太单纯、太毫无防备、太容易信任人了!

怎么可以这样,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啊!

还做捉鬼殄官呢!

送死殄官吧!

阅读我,C位出殡。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