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请你乖一点

安排

  • 作者:天气决定心情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2-09
  • 本章字数:11324

江晨曦垂下抖动的长睫毛,双手触碰着奶茶杯的温度,“嗯,一个人是很辛苦。我正给她建议雇个帮手。”

岑越说,“阿姨同意吗?”

岑越也走向一旁她选的位置,“好。”

两人临窗而坐,岑越递给她一杯奶茶。她点头道谢,小心捧着它,安静的看向窗外的风景。

“阿姨平时工作忙吗?”岑越先开口。

岑越看见她后,眼底都是温柔笑意。

“我们坐在这里吧…”她指向一旁的高脚凳。

“人还是要有梦想的,有时候真的只是缺少一个机遇。”岑越说,“如果阿姨同意,我可以回家和家人商量商量。”

“……”江晨曦完全不知道岑越家是做什么的。

江晨曦摇摇头,“她之前说过等到我上大学,就辗转跟着我到另一个城市陪读。现在没必要雇帮手。可惜我目前也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岑越低头思考片刻,试探的问江晨曦,“或许你可以问问她,有没有兴趣接受注资招牌、合伙开店。”

江晨曦听完后很诧异,转头望着他,“…什么?她没想过,我也没想过…毕竟…”毕竟她们是外地来的,能自给自足已经很不错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江晨曦下楼后,跑去热饮店。

岑越刚买完奶茶,正往外走。

她站在门口,看见他捧着两杯奶茶款款走来,怔了怔,调整情绪欢快的朝他挥挥手,“岑越~”

但是岑越避过这个雷区,根本不会提及她的伤心处。他或许已经猜到那些了。

江晨曦用吸管搅拌了一会儿奶茶,低着头问,“你昨天…和六班的刘媛怎么样了?”

岑越笑了笑,很快又恢复淡定,学着她的样子搅拌吸管,“你指哪方面?”

江晨曦抬起头,然后视线移到窗外,“…都行,我想听前因后果。”

岑越有些意外,盯着她几秒,突然靠近,“前因后果就是你看到的,你要定义出区域,我才好缩小范围。”

江晨曦僵硬的别过脸,“我不知道,她送你礼物了…为什么不收?”

“为什么要收?”岑越反问道,“喜欢我的人太多了,难道要一个个去回应?送我礼物只是一种手段,但我也有拒绝的权利。”

江晨曦哑口无言,被他的理论驳得无话可说。

尽管他的理由不可置否,可是她发现他原来是这么自恋又清高的人,优越感太强,强到一种和周围格格不入的感觉。

江晨曦好长时间还没回过神,两个人的气氛就一直这么安静下去。

直到她又开口问,“刘媛有没有受伤…”

岑越很快回答,“两处皮外擦破伤,擦了碘伏,目前没有大问题。”

好简洁。

江晨曦明明听同学夸张的说班花刘媛好像哪里哪里被划伤很严重紧急送往医务室之类的,所以其实是没什么问题吗?

江晨曦又想到听说刘媛是朝着他身上摔的,之后又四下飞溅滚落到地上,周围同学都吓得赶紧躲开。

“你有没有…”江晨曦小声问。

“没事。”岑越回答的更快。

江晨曦昨天还在想,他那时当面被人摔了一身水晶,心里的别扭和压抑应该很难受。不过今天看见他,感觉他好像没什么可难过的…

她手里捧着奶茶喝了一口,把两颊的长发绕到耳后。

平常在家她是不绑马尾,出来的时候太匆忙,也没顾得上,现在她的长发乖顺服帖的散在肩上,衬得她肤色更白。

岑越穿的是AJ的一套运动服,羽绒的,有型却不臃肿。

大概是奶茶店的暖气足的缘故,他拉下羽绒外套的拉链,半敞开着。

她瞄了一眼,“你里面只穿一件T恤?”

她认为这个天气,起码要穿保暖或厚毛衣才能御寒。

岑越勾起微笑,“太热了…”

“热什么?哪里热?”她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和你在一起,有道看不见的磁场,”他认真的说,“全身都是跳跃的细胞。”

“……”江晨曦抿起嘴唇,身体下意识的疏离他,还特意移开高脚凳。

岑越的表情顿时黑线,但也没有特别表现出来。他嘴角下垂,拿起杯子,受伤淡漠的喝着奶茶。

———————

“顾洋之后还来找过你麻烦吗?”他声音有些微沙哑。

江晨曦一直没敢再看他的表情,“没…没有。”

“给他两万块?”岑越记得她之前说过找朋友借钱还顾洋。

“没有。”她不想说谎,声音渐小。

“他没有收钱,也没有再找你麻烦…”岑越皱起了眉,寒声问,“怎么回事?”

江晨曦并不敢把实情告诉他。

不关别的,纯粹是因为她去帮顾洋家遛狗这个设定。别说岑越,就算一般人,也一定是会笑话她的吧。

岑越再次俯身靠近她,“难道他是改邪归正了?”在

江晨曦没点头也没摇头,心虚的说,“顾洋家的狗治好伤后,所以…他也不跟我再计较那些…”

岑越当然不相信她。她连说谎都不会,眼神乱飘,底气不足。

一定是中间出了什么差错,然而他不知情。

岑越很快喝完奶茶,离开座位。

江晨曦的奶茶也喝完,她连忙站起来,把空杯放进垃圾收纳箱里,和他一起走出店门。

————————

“我们去大悦城逛逛,那里比较暖和,室外其他地方都太冷。”岑越说。

“但,我并不是特别想出去逛,没什么事我就回家,下次吧……”江晨曦声线越来越弱,最后都快没音了。

因为岑越正不悦的盯着她,她被看的心里发慌。两人僵持之下却是岑越先妥协了,他的语气颇有无奈,“行,你说的下次,我等着下次。”

江晨曦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岑越看到她那种解放的样子,心里略不爽。

他抬手在她头发上揉了揉,“再见~”

江晨曦眨了眨眼睛,像只小鹿似的慌乱跑开。跑到自家店门口的时候,她下意识回过头,岑越还站在原地没走。

岑越冲她浅浅笑了下,她心中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了。

恍惚记得像岑越之前提到的,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跳跃。她现在就是这样。

那竟然是真实写照,不是骗人的。

大冬天,有点热的慌。

她不敢久留,一口气跑进店里,直接跑进到卧室、锁上门。

盯着窗外不知疲倦冒黑烟的巨大烟囱,旁边却多了几株绿树苗。这个城市,她不能只看到表面。

—————————————

新的一周来临,江晨曦照常去九中,坐公交上学。

上课提前十分钟来到教室,岑越早早就到了。

江晨曦努力平复心情,侧过他的座位、坐到里排。淡定的点头打招呼。

两人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对话,只不过都能感受到,相处的更融洽了。

江晨曦拿出数学书,准备课前预习。

岑越修长的手指越过书架上一排排书,准确的抽出一本,拿出来后翻了几页,状似随口问,“这本书讲了一多半,月考什么时候?”

江晨曦算了算时间,回答,“应该是下周。”

岑越,“嗯,如果有不懂的问题别攒着,可以问我。考试前最好解决完。”

后排的小胖听见两人的对话,连忙跳起来,“哎,越哥,我我我…我也有不懂的地方,太多了,正等着问你呢!”

岑越都没回头,“没空。”

“…男神,这是双标啊!”耿小胖标准哀嚎嗓。

数学老师走进教室,全班安静下来,开始上课。

上午的四节课依次是数学,语文,历史,自习。

第三节课上课时,班主任历史老师果然公布了月考的具体时间消息。

“同学们,月考时间定在下周二。咱们班上次的考试成绩不是很理想,在文科班里排倒数第二。有太多同学拖后腿,”班主任顿了顿,“我不希望我们班这次还原地踏步……”

“老师,倒数第一几班啊?”刘闯顺嘴插了一句。

班主任没好脸色的回答,“你别管谁,反正上次拖后腿名单里就有你。跟倒数第一比光荣还是怎么着?”

刘闯讪讪的撇撇嘴,“我就问问,万一下次没发挥好更拖广大优秀同学的后腿…”

“倒数第一万年不变三班,有混世魔王那个班,你们超越不了的。”班主任冷嘲道。

全班哄堂大笑,还有人交头接耳的说着,有顾洋在的班级,一定会有大半男生成为他的手下,跟着他到处惹事生非,哪儿还有心思学习。

江晨曦听到顾洋的名字,不由得心脏骤紧,然而她余光瞥到岑越正在打量她,江晨曦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坐正,埋头到书中,掩饰着情绪。

————————————

中午放学,江晨曦依旧和好朋友王欣一起去食堂吃饭。

王欣和江晨曦在窗口买好饭,聊着天,不可避免话题又聊到顾洋,“你前天去顾洋家…什么情况?他也没有刁难你?”

江晨曦表情有些不自然,摇摇头,“没有。他没刁难我,还留我在他家吃饭了。”

“……我去,真的假的?”王欣像听到天方夜谭,“这也太……我不信他有这么好心。”

江晨曦其实也理解不了。

“那他家的狗呢?咬人吗?”王欣急于想了解真相,毕竟她的好朋友去那个小混混家里试探军情(划掉),同时还要和一只自闭狗相处,简直不要太恐怖。

江晨曦说,“嗯,不靠近就还好。如果靠太近,它还是会发脾气。平时就是一副懒洋洋无精打采不愿意运动的颓废模样。”

王欣拍案,很像键盘侠的义愤填膺,“什么鬼,它家狗这是惯的,打一顿就好了。那什么,顾洋要不要带着狗一起去精神病院看看,治一送一。”

江晨曦知道王欣其实是在关心她,没有恶意。她自顾自的继续说,“顾洋说要让它完全好起来,我才能算完成任务。”

“别听他的,你真的早点远离他、找个借口就说狗心理没问题只是心情不好就行了。”王欣正说着。不远处顾洋的乌合之众朋友段星就来了。

段星盖章的找人小能手,相似的场景,相似的历史再次重演。

江晨曦正在吃着饭,段星出其不意的上前抓住她的校服衣角,朝那边的顾洋喊,“老大,江晨曦在这儿呢!还说找不到她,我一眼就看到她了!”

江晨曦巨大的恐惧升起、这句话简直像她的夺命魔咒,她又一次触电般的抬起头,脑中警铃大作,站起身准备逃跑。

江晨曦记得顾洋答应过,以后不再找她的茬。那她这次逃跑似乎是没必要。

但此情此景,不知道顾洋又找她什么事,她能想到的只有躲开,别无其它。

这次还没轮到江晨曦推开段星,王欣就反应迅速的把段星扯到一旁,面露杀气的微笑,“喊啊,继续喊~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喊的更大声?”

王欣从小就练过的,力气不比一般男生小,段星是个头矮体重瘦,没什么优势。

王欣实在是被激怒了,以为段星这次又要叫顾洋来接着找事,顾洋以往欺负江晨曦的次数够多了。王欣一次两次的都没帮上忙,这次她忍不了。她从小就是不会吃亏的性格,尤其在节骨眼上,她不能干看着。所以她使用擒拿术把段星安排的明明白白,

段星还没来得及组织语言,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向后扭曲快掰断了似的,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王欣懂得分寸,收拾够了就立刻牵着江晨曦快步跑。

顾洋原本是快要追上江晨曦她们,但是看见段星的惨状,犹豫了一秒,转身走向段星的方向。

江晨曦跑的过程中,听见段星的惊叫声,还有隐约怒喝声,好像是顾洋在说对方废物。

要跑出食堂前,江晨曦很忐忑,担心段星会不会真有事。

她下意识的回头望了一眼。看见段星身旁已经围了一圈人,都是顾洋的兄弟们。段星捂着肩膀,顾洋站在他身旁,意味不明的目光,正看向她逃跑的方向。

“别看他们,伤不了,最多给他开开肩拉拉筋。”王欣不屑的说。

江晨曦听到这句话放了心,转而移开目光。在她看不到的地方,顾洋的双手握成拳头。

———————————

一路跑到教室,江晨曦坐到座位上后。心里有些微妙。她总觉得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看顾洋那样子,也不像专门来找她麻烦的。

但不管在是不是有误会,今天有王欣的帮忙,确实大快人心。下一次顾洋那帮人再见到她,应该多少会多些忌惮。

———————

食堂里。段星正抱住顾洋大腿哭诉,“老大,她们太欺负人了…”

顾洋没心情听段星废话连篇的描述他肩膀被王欣掰成不可思议的角度,有多么痛苦之类的。他只是不耐烦的应付一句,“知道了。”

段星越说越委屈,“我觉得自己很可怜…我竟然连女生都打不过…”

顾洋没再听段星说话,思索了一会儿,果断走出食堂。

—————————

江晨曦准备午睡,这次她特意从家带来一个迷你抱枕,软软的趴在上面很舒服。

岑越应该又打球去了,还没回来。班里少了一大半男生,比平时安静的多。

她把抱枕放在桌上,调整好位置,安静的倒在上面。睡意袭来,刚进入梦乡之时。

一道声音打破寂静,犹如回荡在她耳旁,“江晨曦!”

她梦魇般的挣扎醒来,抬头,发现顾洋就站在她座位旁,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她的心脏差点要跳出来,…顾洋是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站在她旁边的?他这一脸严肃是…生气的表情?

“你…我…”江晨曦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合适心态来面对。

“我什么?出去说。”顾洋不由分说的要把她拉出去。

岑越此时和□□个男生恰好走进教室。

其它男生一看见顾洋,都有种莫名的畏惧,主要是不敢惹,全校知名的问题少年,九中扛把子,家里又有钱有势,谁敢惹。

岑越却没停下脚步,他径直走那个方向,同样满身寒气,面带冰冷微笑,“同学,又见面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跪求首订,谢谢大家。

V章留言发红包

对于她来说这就是一个谜一样的同桌。从一中转学来,性格白切黑,成绩不错,武力值可怕,连零花钱都有一两万,其中还提到有好几个家。

江晨曦下意识转移当前话题,“不用麻烦,我妈妈只是精通手艺活而已,没有太多经营管理的经验,肯定不会…”

“没关系,以后再考虑,”岑越看见她有点紧张,只好半开玩笑的安慰,“别怕,我爸妈也不是什么奸商……他们做风投的,出国在外经常不回家,我这个越洋电话还要打好久。”

江晨曦看了看他,感觉岑越不管说什么,语气都是很真诚,让别人很容易有信服他的理由。

而且岑越很聪明。一般人如果得知她妈妈一个人开店很辛苦,肯定还会下意识发问她爸爸呢,没有其他家人吗?亲戚朋友呢?

阅读请你乖一点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