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做截教大师兄那些年

红云劫

  • 作者:漱流枕石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12-06
  • 本章字数:7258

后土更清楚来龙去脉,明白鸿蒙紫气有多重要,更清楚一个圣人对两族的影响力,帝俊对准提和接引穷追不舍,无非是为了这两道鸿蒙紫气。她不愿意巫族在其中当炮灰,劝帝江赶走两人,“哥哥,帝俊为了鸿蒙紫气不择手段,留他二人在族中,恐怕生事端。”

帝江和帝俊不合已久,眼下帝俊的敌人自动送上门,哪有不用的道理。他示意后土闭嘴,瞧了准提和接引一眼,“鸿蒙紫气,能和父神一样得道的玩意。”

接引觉得有理,加上没有更好的出路,次日便踏上前往巫族的路,越往不周山,妖族果然越发少,更加让接引和准提确定巫族之行。他二人报上姓名和来意,很快就被请到十二祖巫面前。

帝江为首一干的祖巫不认得准提和接引,只有去过紫霄宫的后土认出两人,代表十二祖巫开口,“道友远道而来,欲为何事?”

接引和准提嚎哭起来,控诉妖族种种不公,自他人离开紫霄宫后,妖族就对他二人穷追不舍,这事帝江不清楚,可也明白这两人是妖族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投奔巫族倒是让帝江没有太大意外。

接引懂了准提的意思,“投奔巫族?”

准提点头,给接引分析,“你没听老师说,巫族天生元神弱小根本无法成圣,你我去了巫族,不用担心巫族对我们下手,相反巫族还会供着咱们。妖族中只有一个女娲得了鸿蒙紫气,巫族想要赢过妖族,自然需圣人坐镇,三清向来不插手洪荒大事。除你我之外,有谁可做巫族的靠山。”

他两人与帝江话别后,找了个僻静处,准提先道,“这后土似乎不愿让你我留在巫族。”

接引面露鄙夷,“女修多疑,优柔寡断,诚不欺我哉,若非有帝江发话,你我怕是难留不周山。”

准提和接引顿时心惊,暗道怕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正想找借口逃走,帝江哈哈大笑,“莫慌,我不会对你们动手,不过我巫族向来以强者为尊,你二人想要留在巫族,就得拿出真本事。既然鸿蒙紫气世间难得,就取一道来于我。我便承认你等,奉两位为座上宾。”

接引和准提嘴里发苦,他们何尝不明白帝江的意思,无非是想灭了妖族的女娲,杀一杀妖族风头,可他们连妖族领地都进不去,见女娲更是难上加难。

除了一人……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他二人四处流浪,莫说参透鸿蒙紫气,就是修行都来不及,这样过了几年,准提实在受不了,“师兄,不能再这样过下去。”

接引扯着快成布条的外衣叹气,“帝俊身为妖族之主,我等岂是他的对手。”

准提,“你我不是,其他人未必不是。”

准提道,“二对二当然没有胜算,可若是只有一人,胜算就大了。”

“我听人说红云素来广交好友,朋友遍布洪荒,为人开朗爽快,像他这种人,怎么可能老实待在一个地方。镇元子能忍,红云不能忍。”

准提捡起地上两颗石头,丢开一颗后,剩下的轻轻一握,细灰从准提指间溢出,“这事不能怪我们,要怪只能怪妖族,要不是他们咄咄相逼,你我又会躲到巫族来,最后出此下策,踏上险之又险的一步。”

“退一万步说,死在红云手里,你我还有轮回的机会,若是被帝俊拿下,就是永世不得轮回。”

这话镇住接引,他不再犹豫,点头同意。两人当即前往万寿山附近,观五庄观阵法运作,从上而下,罩住整个五庄观,准提料想镇元子有先天法宝地书在手,五庄观不好破,便与接引先回不周山,细细商议对策。

“你我需得想计诱红云出来。”

接引点头,“还得调走镇元子。”

他两人想了会,脑中不约而同浮现一个人影。

“秦风!”

红云三次听道,除去第一次秦风不曾来,两次都与秦风交谈,说两人交情一般,第二次出手护秦风,鸿钧赐红云鸿蒙紫气,秦风第一时间让镇元子带红云走。红云好友无数,偏偏只对镇元子和秦风推心置腹。

准提思量片刻,“师兄,秦风是三清的人。”

提起三清接引就气不打一处来,鸿钧那句外门弟子和亲传弟子有别,叫接引直接恨上了三清,凭什么三清就是亲传弟子,他和师弟只能是外门弟子,连旁听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准提提起秦风靠山是三清,接引心里仅存的一点愧疚也没了。

抹黑三清,义不容辞。

“调走镇元子引红云出观,到时你我动手。”

准提点头,此法再好不过,他又想到什么,对接引道,“不如师兄你也换,免得徒生事端。”

接引觉得有理,只不过嫁祸到谁头上是个问题,他忽然想到一人,此人第一次讲道与红云有交际,关系冷淡,是个不错的人选,后退一步容貌变化,过后对准提笑道,“你观如何?”

准提笑了起来,“还是师兄有办法。”

整治不了帝俊,恶心他也不错,五庄观镇元子对上妖族,不管是两败俱伤,还是一死一伤,于他二人来讲,都是笔不错的买卖。

前后路线规划完毕,准提和接引即刻动手,先是以秦风的名义向五庄观送了一封信,邀请镇元子前往三清宫一聚,接下来就是等镇元子出门,诱骗红云出门。

五庄观内的道童接到来信,不曾多想,直接把信交给了镇元子。本身镇元子和秦风没有太多交集,仅一顿酒认下了秦风这个朋友,更不熟秦风平时的行事作风,见秦风来信还以为是秦风本人,再观信的内容,是和红云有关的事情。镇元子一时犯难,不知要不要去赴约。

同在五庄观的红云早就待不住,离开紫霄宫后,镇元子就跟个老妈子一样,成天跟在自己身后,不但开了护山大阵,还有事没事逼自己闭关,说什么早点参透鸿蒙紫气的话。

起先红云被镇元子的气氛感染,也认真闭关了几年,后来实在理不出头绪,索性出关找乐子,可五庄观就算再大,几年逛下来也逛腻了,红云惦记着自己的火云宫,想要出观回火云宫,被镇元子拦下。饶是红云性子再好,也被镇元子弄得火大。

他本体是天地间第一朵红云,居无定所,向往自由,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不是红云的爱好,一段时间下来,红云烦了镇元子。听秦风有办法解决问题,红云欢喜不已,心想知我者秦风也。当下催促镇元子上三清宫。

镇元子被催的没办法,再三勒令红云不准出万寿山,这才离去。等镇元子一走,本就没乐子的红云就更无聊了。他无视两个道童的哭丧脸,飞身上了人参果树,啃着果子想起第一次见镇元子的情景,也是现在这样,穿戴整齐,说话慢条斯理,他恶作剧心起,拉着镇元子半日之内飞遍整个洪荒,被迫飙车的镇元子终于破口大骂,失去冷静。

以前觉得好玩,怎么现在看无趣。

没过一会儿,道童来报,“红云老爷,秦风老爷来了。”

红云纳闷,心想不是要镇元子登门拜访,怎么自己上门来了。他不曾多想,让道童请秦风进来,见了秦风很是开心,“你总算来了,镇元子成天要我闭关,还不准我出门,管这管那,我都快被他烦死。”

秦风面带微笑,说了几句镇元子的好话,见红云不爱听,说起外头趣闻,“我在西边发现一件宝物,觉得极适合你,不如你等我片刻,我将宝物取来给你解闷。”

一听有宝物,自己不能去取还要别人送过来,红云坐不住,“我和你一起去。”

秦风苦恼起来,“不太好吧,毕竟镇元子让你在五庄观待着,不准你出门。你不妨等几天,容我回去和镇元子讨论出方法,到时天地间任你逍遥。”

红云哪还管这么多,拉着秦风就往外走,“去去就回,镇元子不会知道。”

秦风一脸无奈,只好跟着红云离开五庄观。他二人一路往西,也不见哪里有天材地宝出世,红云正想问秦风宝物在何处,鲲鹏突然杀出,“红云,要不是当日你在紫霄宫多嘴,我岂会失去圣位,给帝俊当牛做马,交出鸿蒙紫气,我饶你不死。”

红云正想和鲲鹏理论,背后突然剧痛,他来不及问话,身形一晃直接摔下云头。

**

在三清宫等人的镇元子忽然心慌,他按住乱跳的眼皮,起身面对来人,“秦风道友,你来信说有方法解红云困难,是什么方法要我亲自来三清宫?”

秦风脚步一顿,原先他就奇怪,镇元子不守着红云,跑来三清宫找自己干嘛,如今听镇元子的话,立刻明白是有人故意支走镇元子。

“你被骗了。”

镇元子失声,“红云!”

红云有事,秦风不会坐视不管,他动身和镇元子同去,刚到门口,就见通天提剑立于阶下,背对逆光,眸中情绪晦暗不明,剑尖在地上擦出火花,冰冷的声音响起,“我说过,凡有宫人出三清宫。”

“杀无赦。”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基三骚话:

收旧情缘,破情缘,不要了的二手情缘,都可以来我这换不锈钢脸盆

原先是无CP哒,现已改为耽美,小天使注意啦

可即使如此,帝江出的难题也叫准提和接引头疼,女娲是万万去不得,除去三清和他两人,剩下的就只有红云。

红云与他们无冤无仇……

接引还在犹豫,他在问准提也在问自己,“师弟,杀他一个换我等在巫族站稳脚跟,值吗?”

准提反问接引,“还有其他出路?”

接引先是沉默,而后冷静分析厉害,“自老师赐他鸿蒙紫气起,数年不曾离开五庄观,五庄观易守难攻,五庄观主人镇元子更是先天三千神祗之一,修为远在我等之上。就连他本人,也非等闲之辈。”

阅读我做截教大师兄那些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