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吻你比蜜甜

第十二章

  • 作者:何曾有幸
  • 类型:都市言情
  • 更新时间:01-03
  • 本章字数:7181

再看见时暖身上系着的围裙后,顾淮觉得他做得更过分了――

睡过之后,竟然还让人家姑娘这么早起来做早饭?!

她本意是不希望他把陆之恒吵醒,毕竟他昨天晚上也是为她忙前忙后弄到很晚才睡的。

可这话落到顾淮耳中,注定又是另一层意思了――

陆之恒嘴上说着把人家当学生,结果扭脸就把小姑娘给睡了,还生生折腾了一整晚!

“那个……”时暖挺不好意思地对他说。

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好,她便学着当晚在酒席上的叫法,“顾总,麻烦你小声一点,陆老师昨天晚上睡得很晚,现在他应该还在睡觉呢。”

昨晚光线暗,看不太清,如今近距离一看,他觉得这姑娘还真挺好看的。而且还没有化妆,可以说是天生丽质了。

“早上好。”霍铭和时暖打了声招呼,笑得有几分歉意,“没想到你也在这里,打扰到你们了,真不好意思。”

陆之恒简直是禽兽不如啊!渣男,24k纯金的渣男。

顾淮对这个昔日好友很失望,站在他旁边的霍铭倒不像他这样激动。

他记得,这就是昨晚上陆之恒车的小姑娘,后来听说原来还是他的学生。

顾淮这一声吼得太大,都快地动山摇,响彻云霄了,时暖的小心脏被他吓了一大跳,觉得很意外。

她没想到他的反应会如此激烈,激烈到完全超乎她的想象了。

按理说也不应该啊,她和他不过就在酒席上见了一面而已。

陆之恒穿着深蓝色的家居服走到时暖的身边,“他们吃面包就好,不用麻烦给他们做。”

顾淮瞪眼,哼了哼,“你这重色轻友地也太不要脸了啊。”

时暖被这四个字说得脸一红,小幅度地摆了摆手道:“不麻烦,我做得很快的,你们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说完,她转身进了厨房。

顾淮凑近他,八卦地问,“陆之恒你怎么回事啊?真和她那个啥了啊?”

“别胡说。”陆之恒三言两语解释,“她家里钥匙搞丢了,进不去。”

似能感知到他接下来要问什么,陆之恒斜觑了顾淮一眼,语气正儿八经,“什么都没发生,别当着我学生的面瞎说。”

顾淮冷哼一声,明显不信。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货打小就蔫坏,小时候在长辈面前装得像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私底下抽烟喝酒全不落,打架还能以一敌五。

后来又出国,被万恶的资本主义浸淫了几年,说不定变得有多衣冠禽兽呢。

没一会儿,时暖就把做好的早餐和热好的牛奶一起端了上来。

三个男人坐在餐桌前,陆之恒最先站起来把她手里的东西接过。

他说了声“辛苦了”,就开始给她介绍,“霍铭,顾淮,你上次见过他的。”

时暖看着他们,点头示意,中规中矩地做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时暖,现在读大四,目前是陆老师的学生。”

闻言,顾淮笑了笑,很自来熟地叫了她一声,“小暖妹妹好啊。”

时暖被他叫得脸一红。

陆之恒在桌下踢了下他的凳子,皱眉道:“别瞎叫。”

霍铭也笑了,“就是,这是陆之恒的学生,你别把在外面乱认哥哥妹妹那一套搬过来。”

顾淮脸上笑意更甚,偏要和陆之恒作对似的,立刻换了个更亲昵的称呼,“暖暖啊……”

还没开始说正题,坐着的凳子又被对面的人踹了一脚,好像还比刚才更用力了点,都快把他踹得从座位上摔下来了。

顾淮重重“啧”了一下,鄙夷道:“陆之恒你管得也太几把太宽了吧,小暖妹妹不让叫,暖暖也不让叫,你说叫什么?”

陆之恒目不斜视,压根没看他,“好好叫名字。”

“这么护着啊。”顾淮嘴边勾起一个调侃的笑,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陆之恒没打算理他,倒了杯牛奶递给时暖,“给。”

时暖赶忙道了声谢,接过来小小地抿了一口。

喝完放下杯子,唇边残留着些许的牛奶,像长了一圈白胡子,她下意识地先用舌头舔了下,动作小小的,像小奶猫似的。

看着有一股说不出的乖巧劲儿。

顾淮坐在时暖对面,看到这一幕后,不由替陆之恒沧桑地叹了一口气。

长得美艳,性格却乖,真是不可多得的。以他多年纵横情场的经验,他这个兄弟啊,别管现在有多嘴硬,绝对要栽进去。

一顿早餐很快吃完,时暖和陆之恒告辞,“陆老师,我上午外面报了表演课,就先走了啊。”

“嗯。”陆之恒提醒她,“这几天你先在寝室住着,别回那边。”

时暖也怕又碰上那个老变态,立刻点头,笑着给他挥手,“好的,我知道了,我们学校再见。”

她离开以后,顾淮和霍铭两个很不见外地往沙发上一躺,又拿起遥控器一按,调到了一个体育频道上。

液晶电视里开始重播昨天的精彩赛事。

等陆之恒过来坐下,霍铭饶有兴致地问:“你对时暖真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啊?”

没等他回答,顾淮咧嘴笑了两声,兀自接过话头,“他没意思正好,那我去追。”

他一脸玩味,继续插科打诨道:“小暖妹妹长得多好看啊,性格也好,还特别的贤惠会做饭,我还没交过这种类型的女朋友。”

陆之恒低头睨了他一眼,声音暗含着警告,“你别乱来。”

“哈哈哈。”霍铭大笑起来,很不厚道地提起了往事,“想跟陆之恒抢你疯了吧,你忘记了小时候被他揍得有多惨?一颗牙都被揍掉了吧。”

那个时候,三个人住在一个军区大院,陆之恒是里面成绩最好的。

而且他寡言少语,性格沉默,和他们几个完全玩不到一块去。

其他男孩子皮得能上房揭瓦,就他一个安安静静地读书。

作为典型的“别人家孩子”,每次挨训,他们都得听家长念叨好几十遍陆之恒这个名字。

顾淮听的耳朵都起茧了。有一次,在陆之恒看书的时候,他故意寻衅滋事。

他把书本从他手中抽出,眼中满是不屑,“你整天读书有什么用?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男人,靠的是拳头。”

当时陆之恒只一笑,眸光微冷,语调漫不经心的,“想打架,嗯?”

“来啊,有种你就和我干一架。”这正和了顾淮的意。

他看着就弱不禁风像个古时候的书生,估计二两力都没有吧。顾淮本以为能好好教训他一顿,结果却被揍得鼻青脸肿。

压在地上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这群人才意识到,陆之恒他丫的就是一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啊!

阴险,太阴险了!他们这群心思单纯的小男生都被他良善的外表骗了!

提到难堪的旧事,顾淮脸一阵红一阵白,“当时我轻敌了,做不得数。而且那颗牙也不是被他揍的好吗?我当时刚好在换牙。”

霍铭嗤笑,毫不留情地戳穿,“十三岁了还在换牙,您老发育得够晚的啊。”

顾淮继续梗着脖子,忿忿地狡辩,“我晚熟,哪像你啊,恋爱的花苞开得早,上初一就和校花谈,踩着个小摩托带她去兜风喝酒看星星,被你爸发现了,一个暑假都罚着站军姿。”

霍铭和顾淮针锋相对,互相揭对方老底时,忽然听到陆之恒站在阳台那里打电话。

隐约还能听到“小混混”“教训”这样他们熟悉但和陆之恒的形象气质很不相符的词语。

两个人同时闭嘴,又同时竖起了耳朵。

等他打完电话进来,霍铭先开了口,很仗义道:“谁惹你了,直接告诉我们,我们帮你去教训啊!”

陆之恒轻轻扯唇,“不是我。”

顾淮追问不休:“那谁啊?”

“时暖。”陆之恒没法,简单扼要地说了说,“她小区住着一个精神有问题的老人,经常对女生性骚扰,她昨晚回家碰上了。”

顾淮一听,挺有正义感地怒道:“这老变态敢欺负我家的小暖妹妹,你让我来,我绝对帮她好好出口气。”

“我已经找人解决了。”陆之恒说完,眉一拧,不满地看他,“注意用词。”

顾淮嘿嘿笑两声,忙道歉,“口误口误,朋友妻不可欺,我懂的。”

陆之恒的办法简单又有效率,根本不需他亲自动手,花钱找几个小混混就行。

虽说是混混,但也讲点江湖道义。他给的钱多,他们办事也尽心尽力,一个礼拜不到就把事情完美地解决了。

几个混混查到了老人儿子工作和住的地方。老头子年级大,揍狠了容易一命呜呼,那他们就换成揍他儿子。

父债子尝,而且儿子皮糙肉厚的,经打。

上班下班的时候,他们堵着他揍一顿,还在他家门口泼红油漆贴警告信。

没过几天,儿子就受不了了,问他们要怎样才肯罢休。

几个混混提的要求也简单,只说要把他那个神志不清的爸送到精神病院就行。

否则见他一次揍一次,且一次比一次下手狠。

那儿子本来是舍不得花钱的,明知道自己爸有精神病还放任他一个人在家里住着,反正他爸有病,年纪也大,出了事不用负责任。

可不知是得罪了谁,引来这么大的麻烦,现在他就算再心疼钱也不得不照那几个混混说的办,把他那个神经不正常的爸送到精神病院关着。

时暖忙摇头道:“没有打扰。”

想起锅里的鸡蛋,她随口问,“你们吃了早饭吗?我在煎鸡蛋培根,要吃吗?”

“谢谢了啊。”

“你不用给他们两个做。”

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阅读吻你比蜜甜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