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无聊

    当年四公子在这干溪滩上大战渊地异人四大长老。

    双方苦战九九八十一个昼夜,而未分出胜负。

    小花有四个花瓣。

    此小花名为肆子花。

    四个花瓣象征着浮山东西南北四峰,二百多年前四峰尊师由四个貌美如花的公子执领。

    可容纳下所有浮山弟子在此练剑。

    整个干溪滩,被一种如血液一般的红色小花覆盖。

    最近一次绽放在十六年前。

    当年司空大人钱南昊惨遭灭门。

    四公子未了彻底减轻主峰的压力,与异人四大长老执剑相割于这干溪滩上。

    后,凡沾染四公子热血的地方便开满了红色小花。

    红色小花并非年年绽放,但每一次绽放天下均有要事发生。

    当日未常随南涧四大长老顺干溪而下,来到干溪滩上察看剑阵。

    黄昏中,当五人站在甘溪滩时,被他们所看到的景象镇住,陷入良久的沉默之中。

    干溪滩是一个空旷的草甸,有四个仙剑台那么大。

    崔姓长老回答道。

    “如此,弟子当立刻告知师父。”

    未常话音刚落忽感有人入了剑阵,转而厉声道:

    “有人创阵。”

    说着未常拔剑而起准备冲入剑阵。

    “映儿,你快回去告诉尊师,来人是黍子的爪牙王子漾。”最年长的长老令道。

    未常望着四道剑光齐齐入了剑阵,叹了一声转身离去。

    那王子漾在岭南蛰伏七载有余,四大长老联手也占不了上风。

    ……

    整个浮山诸峰尚未搞清那一声青牛声的来历,干溪滩上空已是剑意凌凌。

    只十来息功夫,干溪滩上空的剑意就已消失。

    片刻之后,一把黑剑拖着长长的尾巴直奔主峰而去。

    更奇的是,四峰尊师无一人挺身而出。

    浮山弟子中不乏有血气的少年,都吵吵着咽不下这口气。

    西峰一个有着初生牛犊之“志向”的少年已然拔剑,亏了被龙骑制止。

    “师父有话,今日谁也不能离开西峰半步。”

    弟子们对龙骑的话很是不解,可都不敢言语什么,一个个只能憋着那口气。

    未常扭头看着那道升起的黑烟,瞪得眼珠子都快要出来了。

    “你瞪啥,给我回去。”曲一白厉声呵道。

    “师父,难道你早已经知道。”未常很是不解,问道:

    “为何不救四位师叔?”

    “他们是不会白死的。”

    曲一白虽然嘴巴上很是坚定,却难掩一脸的重重心事。

    南涧一下子折损四大长老,这不光在浮山宗,乃至整个天下剑道都不是一件小事情。

    而那把黑剑远远地绕浮山诸峰一圈便消失不见。

    整个浮山如临大敌的气氛随着黑剑的消失不见逐渐消散。

    但,包括未常在内的浮山弟子,始终咽不下那口恶气。

    只因各峰尊师有话,众弟子只能将这口恶气转接到平日的修行中去。

    更有不少弟子心思单纯地誓言要将毕生献给浮山,誓死诛杀一切犯我浮山者。

    ……

    站在崖边的雨生望着群峰间剑意森森然,脸上的神情很是复杂。

    他把目光转向了剑谷,那里却仍是一片阴郁。

    “我是来告诉你那只黑鹤死了。”

    嚯嚯站在圆木“桥”的另一头对雨生说道。

    隔着层层薄雾,依然能清楚地看到嚯嚯脸上的泪痕。

    雨生听到后只是很轻声地哦了一声。

    这让嚯嚯很是不解。

    他原本还有话要跟雨生说,见圆木“桥”另一头的雨生并不把黑鹤的死太当回事,嚯嚯狠狠地瞪了一眼雨生转身要走。

    “那头青牛,还有那把黑剑?”

    “青牛,你不会想不到。至于那把黑剑……”

    嚯嚯话说了一半转身走向圆木望着雨生继续说道。

    青牛是掌门老夫子的坐骑确定无疑,可雨生怎么推算不出青牛为何这个时候出现的缘由。

    这个王子漾显然是冲自己而来,老夫子不会不知道,奇怪的是老夫子并没有找他。

    嚯嚯来只是告诉他黑鹤的事情,并不是老夫子的安排。

    黑鹤的死因自己而起,雨生并非无动于衷。

    他现在有些后悔当初让黑鹤去查那件事情。

    “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还能好好睡几觉。”雨生心中自言道。

    ……

    “奇怪怎么没人了?!”

    嚯嚯一边往回走一边挠这脑袋。

    “嘿!可找到你了,你在想什么呢?”

    一个和嚯嚯年龄一般大小的女娃一下子出现在他跟前,着实把他吓了一抖。

    “紫芸,你怎么来了。”嚯嚯故作正定反问道。

    “师父受你们的老夫子邀请,前来一同筹划仙剑联赛。他们聊的实在无聊,我就偷偷溜出来找你来了。

    “你刚才又躲到哪里去睡觉了?”

    紫芸是灵境宗掌教静海真人最宠爱的徒弟,年纪虽小,却熟知天下剑宗各派要义,甚至连那浩如烟海的《剑经七十二论》都能背的滚瓜烂熟。

    这灵境宗虽然只是个女众宗派,却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对了,南山两年前收了一个天生道种你可知道?”

    嚯嚯故意岔开话题问道。

    “听师父提起过,怎么你要带我去看看?”

    于是,山道上两个娃娃互相搀扶着向山下无归院走去,其憨态样霎时招人喜欢。

    ……

    书阁里雨生或许只是想打发时间,翻出了一本旧卷随意翻看着……一眼横扫万千,突然弃卷而出,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会到崖边,恰巧看见山道上的嚯嚯和紫芸。一时间心中多年疑团终于解开……

    “他就是那个推磨的少年?”

    云天阁茶室里清茶飘香,一张高山柳木跟茶几占据这整间房最好的光线。

    此处可以看到书阁的一切。

    “他并不像传言中那般超凡脱俗……他看到了什么如此兴奋,这和传闻中不太一样。”

    静海继续说道。

    老夫子站到静海的位置,他的脸色当即一变。

    老夫子并没有对此说一句话,独自驭剑来到书阁前。

    “我没想到你会进书阁,更没想到你会翻到那本书。”

    “我只是无聊!”

    案发前一天,刚执掌浮山四年剑脉的老夫子就在这干溪滩上看到了一片片如血般的四瓣小红花。

    未常望着其势足以吞噬落日余晖的肆子花。

    似乎感受到了四子滚滚热血,甚至能够看到肆子花丛下掩映的四把利剑。

    “四位师叔可知这肆子花?”

    “我浮山剑师未敢忘却两百年前那场血战。”

阅读九霄天凤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傲世丹神》《近身狂医》《从良种田纪事》《重生之超级银行系统》《林氏荣华》《『综』寄君一曲》《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战皇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42/142961/1474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