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掌脉·托山(下)

    柳芙一路上没说话,李鸦一路上也没说话,两人各自有什么心思外人不知道,但从柳芙嘴角不时扬起的轻笑来看,任谁都知道与李鸦仅仅见过两面,交谈不过几句的女子对李鸦十分满意。

    欲拒还迎羞羞涩涩那一套柳芙不会,所以也就任由李鸦时不时往腰下探一探的手掌乱摸。

    ……

    李鸦与柳芙步伐缓慢地走出了刀术学院。

    柳芙性子大大方方,一时冲动归一时冲动,却也确实对李鸦有好感。话说回来,十桩爱情里得有至少一半是有了好感后的一时冲动促成的。

    方云晟叹了口气,忍不住一巴掌拍在男学生的脑门顶上,想怒吼两声却吼不起来,只能无奈道。

    “他认输了,你等晚上去和他到死擂上打一场,我替你照顾你妈妈,你妹妹,你姐姐,最好你爹给他下个誓杀帖……还不去?”

    “明天见,擂台你想看就去看看,不看也挺好,打打杀杀哪里比得上风花雪月。”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对我……我刚才,没吓着你吧,那些小女孩们的眼神……我没忍住。”柳芙说话的功夫自己先笑了起来,像她这样先下手为强的,估摸着很少见。

    到了学院大门口两人分开,柳芙抬头李鸦低头,两人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你……”柳芙欲言又止。

    “下午不来,晚上打擂台,明天上午来学院,现在住在联盟给丙字院三七号中,平日里便在这三处转。”李鸦把自认为该交代的东西交代清楚,又露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微笑,道。

    方云晟在李鸦走后对身边学生吩咐一句。

    “你去告诉吴坤,杀了他哥哥的人实力很强,远不是我们能对付的,让他的兄长出手吧。”

    “有那么强,他刚刚不是认输了吗?”

    “那你呢?”柳芙轻问。

    “上刀山,下火海,你说,我做。”

    李鸦轻轻在柳芙耳边说着,说完了,又抚了抚柳芙的短发,留了柳芙一个人在学院门口出入的人流中呆立。

    自私?

    李鸦很自私。

    走到商业街区的时候李鸦忽然想起昨天和连城定下的酒约。

    由酒想到连城,而不是由连城想到酒。

    果然自己以前滴酒不沾是对的,前天开了戒,这才过了一天就又想喝。

    人言江湖不可无酒,这里没有江湖一说,却同样少不了酒。

    喊了连城出来,两人片刻后坐到了邀日酒楼的雅座里。

    连城是这里的常客,惯例是先上一坛,狂饮的时候甚少,大前日算一次,前日算一次,今日却是李鸦将桌上摆的那个精致瓷瓶撤去,让酒侍在桌上摆了满满一桌酒坛子。

    连城好酒,更好与合自己胃口的人喝酒。

    没等李鸦动作,连城已经抓起两坛酒拍开酒封,递给李鸦一坛,自己一坛。

    两人相视而笑,各自就着心里的那点事抱着酒坛子连事带酒一块灌到了肚子里。

    “给你打刀的材料已经买好了,钧铁,我能打,你能用的最好材料,打算做一把连体刀,刀柄与刀身一体,缠刀柄的用料你有什么想法没?”连城有点没话找话说道。

    李鸦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好用就行。”

    “这把刀我想起个名字,你帮着想想。”

    “起名字是你们铸造师的事,我想什么?”李鸦灌了一口酒,砸吧下嘴。

    “半生可好?”

    连城用手指蘸上酒水,在桌上一笔一画写起来。

    字体与李鸦熟知字体不同,在刀上铭字所用字体又与李鸦新学字体不同。

    怎么看,都像无生两字。

    “这是无生。”李鸦纠正道。

    “这是半生。”连城肯定道。

    “就刻这两个字。”

    “我觉得不太好,再想想。”

    “就这俩字。”

    “你不是说给刀冠名是我们铸造师的事吗?”

    李鸦放下酒坛,盯着桌上两个字,缓缓道:“我用刀,你又不用刀。”

    连城放声而笑。

    他已多年未打刀,更别说给刀冠名,没想到时隔多年再打一把够资格冠名的刀,却被李鸦抢去了起名的权利。

    换做当年,把刀打出来再一锤子砸烂也不能应了。

    “就这俩字!”

    “三日之后来取刀。”

    将一桌子酒留给李鸦,连城却是手痒了,迫不及待要把这把不知是叫半生还是无生的刀打出来。

    李鸦独饮。

    喝完让酒侍把账记到了连城头上。

    醉醺醺的回到小院里。

    李鸦借着酒意练起了二次优化完成的九字刀诀。

    九个字在空中一现即隐。

    以刀术在空中刻字。

    每一字都需要挥出不知多少刀,血管在一字出现时鼓动一次,催生出的隐血回流,融入李鸦本来的血液中。流淌着隐血的血管一点点消失,随之而起的变化就如李鸦脑海中那个人体模型所展示那样,他身体里本来就有的血管变得宽厚柔韧起来。

    血液总量不变,却都集中到了他现在身体里的血管中。

    由血液而生的罡气立刻纯净凝练起来,原本的鲜红色变成了淡红色。

    心中笃定可以再次开辟一脉,李鸦当即按照开脉篇中路线运转罡气,将新生出的罡气全都集中在了右手掌骨上。

    同样的麻木,同样使掌骨变得好像面条一样。

    这次李鸦没乱来,静静等着掌骨中生出力脉,或者是罡气在掌骨中凿出一条可以容纳内力穿行的通道。

    又是一阵钻心钻肺的疼痛,指骨与掌骨相连的关节处,手背上齐齐开出五个小孔,指骨中的内力与掌骨中刚诞生的内力在小孔处触了一触便交融到一起。

    细细的骨粉从小孔中排出,内力一现即隐,小孔闭合,掌脉·托山就这样开辟了出来。

    李鸦笑道:“这才哪跟哪,一见钟情再见孩子都出生的事都算不得稀奇,你长的好身材好性格也很好,我又不想当和尚,有你这样的女人谈谈情说说爱正合我心意。”

    李鸦抬手,亲昵地抚了抚柳芙垂落至肩膀的短发,想了想,在柳芙被搂着腰都不曾心颤此刻却忍不住心里悸动的当口,继续说道。

    “至于之后的事,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情这东西由心而来,按我的心去想,我最想要的女人是一个我死了之后会好好活着,却为我守寡一辈子的女人。”

    柳芙呆立。

    李鸦笑容满面,目光里是悬挂在天空中磨盘大的太阳,很刺眼。

阅读无尽超武系统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超级黄金指》《重塑人生三十年》《七十年代之军嫂来自古代》《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TFboys之蜜宠水晶恋》《炮灰作弊系统(快穿)》《史上最强店主》《带着仓库到大明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42/142024/1465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