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仙兽门传承

    连绵起伏的群山中,古意盎然的建筑静静矗立,群鸟嘶鸣,群兽奔突。

    身穿长袍古服,头挽发髻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聚集在最高那座山峰的山脚下。

    就像即将冲破堤坝般的洪水,被冻结在某条河道里,只剩涓涓细流,慢慢溢出。

    陌生的影像,终于被他的大脑解读。

    他也终于看明白那些影像表达的内容。

    这种落差太过强烈,宛如一生一死,秦旭一时无法适应,双眼略微发直。

    他脑海里那些被尖锐嗓音暂时镇压住的汹涌澎湃,杂乱无章的影像片段,彻底安静。

    也有斑斓的巨虫,蜷曲的长蛇,乖巧趴在主人身边,看似温和无害。

    视线从他们身上掠过,往青山山峰而去。

    肩膀上,腿脚边,怀抱里,头顶上,每一个人身边都跟随着一只动物。

    有色彩各异的飞鸟走禽。

    有长毛多足兽,或袖珍可爱,或威猛凌人,或体型庞大。

    诡异而可怖的手指,往他眉心戳来,那一瞬时间,秦旭满脑是命魂皆亡,濒临死境的绝望。

    但等那如刀指尖真正落下,秦旭只觉一阵冰凉感扩散开,犹如被人推下万丈悬崖,一翻身,却只是一个三十厘米的小台阶。

    而且台阶之后,并无生死绝境,反倒是鸟语花香,清风拂面的惬意和舒适。

    他们此时双拳紧握,悲愤望着接连轰倒的建筑。

    静默的时间没有持续太久,白发老者转身,苍老沙哑的声音,压抑着情绪说道。

    “今我仙兽门一脉,遭此浩劫,八大仙门集聚,欲毁本门传承,绝灭仙兽门之根基,如今周遭已被金阵宗以上古绝阵封锁,逃无可逃。”

    “为今之计,唯有借祖师爷玉兽堂的力量,将仙兽门传承刻入神兽白骨,你们与本命仙兽的魂魄,为传承之引,冲破此界,才有一线生机。”

    “为我所愿!”

    五人躬身,无一人心有不甘。

    白发老者手中闪现五块形状各异的白骨,逐个递给他们。

    山下,带着仙兽,与入侵者厮杀的弟子,疯狂抵御着数倍力量的攻击。

    白发老者闭眼,无力挥手。

    五人最后一拜,陆续带着自己的本命仙兽,走进翠玉小屋。

    最后一个走进小屋,是面庞稚嫩,梳着个小发髻,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童。

    他忍不住回头,不舍地看向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朝他点点头。

    小童眼中含泪,抱着一只毛色杂乱,体型圆肥的兔子,转身走进翠玉小屋。

    玉兽堂同色的翠玉小门缓缓关闭,白发老者面色坚毅,慈爱轻抚身边大鸟的彩虹色翅膀。

    虹鸟振翅,五彩羽光闪动,脑袋亲近蹭着白发老者。

    老者纵身跃上鸟背,腾空飞起。

    他高飞的身影,如一块靶子,强烈吸引攻击者的注意,几道白光从更高的空中砸下,直指虹鸟。

    半空中,被惹怒的虹鸟,剧烈挥动斑斓彩翅,把那几道白光挥开。

    白发老者不顾及己身,半分防御姿态也无,双手结印,一个彩色流转的虹球成行,抛向山顶上翠绿的玉兽堂。

    “轰!”

    在漫天虹光中,翠玉小屋骤然爆炸,绿焰烧起,转瞬化为灰烬。

    峰顶之下数丈,被夷为平地。

    在火焰最旺盛时,五片白色兽骨悄无声息地被焰火中心的黑洞吸走,消失无踪。

    秦旭就像一名坐在影院的观众,热血沸腾,看一部充满悲情的仙侠题材电影。

    名为仙兽门的修仙门派,从兴盛到覆灭。

    那些在现代社会估计会被划为5A级国家级旅游景点的建筑,在一波一波凶猛的攻击下,化为废墟。

    一个一个修行弟子,面临虎狼般凶狠的杀戮,最终魂魄消散,与本命兽一同丧命。

    正当秦旭在潜意识中,观看一幕幕陌生的场景时,在病房一角,秦旭的父亲忽然醒来,从折叠床上坐起来。

    他有些心悸,习惯性地睁开眼睛,盯着躺在床上的儿子。

    这毛病,就是秦旭昏迷这几天,晚上陪床的时候才出现。

    秦旭一直未醒,秦正洋与妻子的心就一直悬着。

    晚上守夜的时候,他害怕自己睡得太沉,忽略了儿子的情况,耽误病情,所以总会不时心惊肉跳地醒来,强迫症一般检查秦旭的状态。

    走到秦旭病床旁边,秦正洋听到他平稳规律的呼吸声,心中才算安定。

    是了。

    孩子今天醒来了。

    医生说没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秦正洋放下担忧,又躺回临时租用的折叠床,叹了口气,闭眼继续休息。

    秦正洋这一翻动作,轻手轻脚,未曾惊醒病房内其他人。

    只是,秦正洋分明从坐在秦旭床尾的矮小身影旁走过,两人距离不到十厘米,他竟然丝毫没有觉察到这个人的存在。

    仿佛,那个静坐得矮小身影,只是一团虚无空气。

    秦正洋查看完儿子的情况,便安心躺下继续睡着了。

    而在秦旭的世界里,那些不断涌入脑海的画面信息,数量巨大,比他二十多年的人生更为丰富。

    一声低浅的叹息声,幽然响起。

    ——

    ——

    秦旭分不清自己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中。

    他的记忆,每一帧都极为清晰,但记忆的内容,却都如此陌生。

    他久久在那个世界徘徊,满心是对仙兽门的眷恋和不舍,这种感情太过浓郁,秦旭只能在内心深处,隐约感觉,这并不是自己真实的情感。

    似乎过了许久许久,那些记忆终于变得安静乖巧,不再打扰秦旭真正的思想。

    秦旭睁开眼,再次看到坐在自己床边的瘦小身影。

    那个黑影背对着他,身子瘦小,但脑袋怪模怪样,还有两根长耳朵,在外形奇怪的脑袋上晃来晃去。

    虽然很奇怪,但秦旭此时再看他,竟不像第一眼那样心生惶恐,反而油然而生一股亲近感。

    “秦旭小子,你要叫我老秦师父。”忽然,那人继续发出尖尖细细的声音,听起来像小鸡仔在急急叫唤,与老成十足的话意相比,有点违和感。

    秦旭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手臂,重新有了力量。

    他并未急着回答这个人的话,而是手臂撑起上半身,左右警惕地看着周围的情况。

    父亲秦正洋蜷缩在并不宽敞的临时折叠床上,睡得并不踏实安稳。隔壁床的病人和看护家属,倒是睡得沉香,鼻翼呼噜出有节奏的鼾声,此起彼伏。

    这个人并不轻微的说话声,却谁也没有吵醒。

    “秦旭小子,不要乱看了。他们是听不到我的说话声的。你血溅神兽白骨,神兽白骨之力,让你获得仙兽门外门传承,也能看到神魂与白骨融为一体的我,但其他人,却不能看到我的身影,也不能听到我的声音。”

    黑漆近乎无光亮的屋内,秦旭只觉得黑影外形轮廓有几分熟悉,但看不清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家伙的真实模样。

    “你是谁?”秦旭直接问道。

    沉默了数秒,黑影慢慢转身,同样的光线下,并没有夜市能力秦旭,竟然清晰地看到黑影的面孔。

    “是你?那只兔子?”秦旭惊讶地张大嘴,咽了口口水,那些被强行灌入大脑的记忆,瞬间被提取。

    他记得最清晰的画面,是仙兽门里,五位弟子临危受命,接受掌门委托,带着仙兽门传承,进入祖师爷玉兽堂,那个山顶的翠玉小屋,最后爆炸消失无踪。

    而眼前此人,正是最后一位进入翠玉小屋的那个抱着兔子的五六岁小童。

    矮小的身高,稚嫩的小脸,明亮如星辰的眼眸,水汪汪地盯着秦旭,完全是一个可以上年画的漂亮娃娃。

    之前觉得很奇怪的畸形脑袋,竟然是因为小童头顶上趴着一只黄色杂毛肥兔子,长长的兔牙长出三瓣嘴,长耳朵晃来晃去。

    “我是老秦,以后是你的师父,会一直监督你,传承仙兽门的道统。”粉雕玉琢的漂亮小娃娃,说起话来一本正经,神色透着一股老成的模样,倒显得萌态天然,完全打散了秦旭先前反感,忍不住手心痒痒,心里偷笑,想揉一揉这个小家伙的脑袋。

    “老秦?我觉得叫小秦宝更适合。”秦旭话不对题地说道。

    “……”小娃娃漂亮的小眉毛扬了起来,不太高兴地瞪着秦旭,表情认真地纠正说道,“老秦我襁褓中,被掌门收养,在仙兽门度过五百年,你这小辈,不可随意称呼。论这个世界普通人的寿命,你叫我一声老祖,也不为过。”

    秦旭获得的记忆慢慢融合,他从记忆中找到了这位自称老秦的小娃娃的身份。

    他想起来了,这个小娃娃,可不就是那山顶翠玉小屋湮灭时,最后与仙兽门掌门告别的小娃娃。

    这个外表看起来跟幼儿园小朋友差不多的家伙,是仙兽门藏书阁里的管理者。幼年被仙兽门掌门收养,但天赋不佳,却在五岁那年,因机缘获得一枚奇异的延寿果实。

    修行凝滞,但寿命可比金丹。

    自知修炼无望之后,就隐居在仙兽门藏书阁中,打理藏书阁琐事,并终日与仙兽门的典籍为伴。

    论仙兽门基础修炼之扎实,无人能与这位外形似孩童的老人家媲美。

    一栋如小庙般的建筑,以青翠欲滴,似冰晶莹的玉石为材料搭建而成。

    小屋前,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身穿朴素的宽襟长袍,目露悲凉,俯视周遭。

    他身边,有一只一人高的大鸟,彩羽绚烂,熠熠生辉。

    在相隔不远的山峰上,一座高大的多层塔楼轰然倒塌。

    老者身后站立着五个人,有俊郎高挑的青年,有富态圆润的中年,也有矮小年幼的小娃儿。

阅读成为仙兽师的小民警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我的1979》《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鹰掠九天》《轮回乐园》《纣临》《明朝败家子》《红楼之庶子风流》《漫威里的德鲁伊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40/140973/1454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