锲子

    乾者,天也!

    大乾即为地上天国。

    而就在这终年被恺恺白雪覆盖的山巅之上,却有一人盘膝端坐,丝毫不惧此地的严寒、死寂。

    头戴黑玉冕旒,十二串旒珠遮住了那威严的相貌,明黄帝袍盖不住他身上那股睥睨天下之气,九龙缠身,龙眸自带一股俯览苍生之意。

    这是一位人间帝王,大乾皇朝的开创之主,横压此界百年的一代传奇——赵东青!

    大片大片的雪花随风飞舞,在劲风中编织成一面遮蔽天日的白网,笼罩四方。

    寒意侵袭下,高约数千丈的玉龙雪山带着股冷峻圣洁的美感。

    甲子之后,大乾疆域东至无垠荒漠,西达万里莽山,南扩十万大山,北拥无尽江海。

    疆域之广,民生之强,历朝历代无有能及!

    自前朝乱政,诸侯分裂,天下陷入纷乱战火之中。时势造英雄,平民出身的赵东青趁势崛起,短短三十余年,即横扫天下,建立了大乾皇朝。

    此后数十年,大乾施行外王内圣的政策。

    外,诸将东征西讨,疆域扩充足有前朝十倍有余;内,施行教化,休养生息,短短十余载,大乾已是经济繁荣,人才辈出,为外征之地提供教化管理人才。

    玉龙雪山,此界最高峰,终年积雪,狂风不绝,千百年来人迹罕至。

    巍峨雪山,直入高空,寒光曜日,尽显雄伟壮观之态,这等胜景,自古至今,却含有人欣赏,却是一种憾事。

    此即,雪山之巅,狂风依旧,咆哮的风声如同远古莽兽在奋声狂吼,震动着云霄。

    “真的是太久了!”

    “吾皇万岁千秋,区区百年,对您来说不过是弹指一瞬。”

    一个尖细的声音从后方响起,随声望去,却是位跪倒在地的人影,人影被厚厚的白雪覆盖,如不细看,实不易被人察觉。

    “可我已经等不及了!”

    赵东青微微眯眼,眼眸绽放的神光之中,隐隐透着股癫狂。

    “千万年太久,我怕到时候我已经迷失,不再记得自己来时的地方,也会忘掉曾经的恩怨。”

    顿了顿,他才轻轻开口。

    “你说,我会成功吗?”

    “吾皇欲行之事,自是无有不成!”

    后方的声音略带急切,充满着一种盲目的崇拜感,似乎绝不允许有人质疑赵东青的能力,就算是他本人也不行!

    伴随着后方提起的声音,那人身上的白雪也被音波震开,露出下面一身紫红色宦官服饰,和那双手前伸,平稳托举的一柄古拙长刀。

    长刀样式古拙,色泽黝黑,全长三尺三寸,刀刃锋锐,闪烁着刺骨寒芒,虽是死物,却也让人不敢直视。

    此刀名曰天刀,曾经是赵东青随身之物,后来赠与好友刀圣岳开,成为天刀门镇教之宝,却不知为何又回到他的手中。

    “呵呵……”

    赵东青轻轻一笑,不在言语,只是微抬头颅,眼眸透过身前的珠玉冕旒,越过浓密飞雪,直视百里之外。

    “他们来了!”

    刀光!

    锋锐的刀光出入无间,穿梭于漫天飘雪之中却不沾分毫,速度惊人,却未曾激起丝毫风波。

    刀光一闪而逝,瞬息千丈,倏忽间已是来到山巅之前。

    “赵兄,久违了!”

    刀光逸散,山巅之前的虚空之中却有一人浮现。

    那人脚踏虚空,御风而立,宛若传说中的仙人。

    魁梧的身材,披散的长发,麻衣披身,芒鞋虚踏,明明生着一副英伟的相貌,却偏生不修边幅,彰显着此人不拘泥外物的性格。

    “岳山,你好大的胆子,见到太上皇,还不下跪!”

    未等赵东青开口,他身后的太监身上已是升腾起一股锋锐的杀机,直逼那虚空而立的男子。

    即使对方乃是当世顶尖强者,跪地不起的太监依旧毫不畏惧,而且看其动作,竟是下一瞬就要动手。

    “算了!”

    赵东青朝后微微摆手,制止了身后人的动作,又朝着前方的岳山轻轻一叹。

    “我们有五十多年未曾见面了吧?”

    “五十七年四个月单八天。”

    岳山冷冷开口。

    “你还是那般无趣,不苟言笑。”

    冕旒下,赵东青的嘴角似乎轻轻一扯。

    “若是你得知自己的宗门、亲友,都被曾经的至交好友杀绝,想来也绝不会笑得出来!”

    岳山语声冰冷,双眸中似乎有怒火闪动,在赵东青和那太监手中长刀间转动。

    “赵兄,天刀本归你所有,你要取走,天刀门也无话可说,甚至就算你要取我性命,岳山也绝不会还手,但灭绝天刀门上下三百一十三口,手段却实在是太过霸道狠毒!”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吾皇要取他们的性命,那是他们的荣幸!他们敢反抗,已是灭族大罪!”

    太监尖细的叫声再次响起,也让岳山眼中的怒火越来越烈。

    “好,好得很!赵兄自登基之后,行王霸之道,果真是越来越断情绝欲了!”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岳山,你之所以不如我,就是狠不下心!对别人、对自己,都是如此!”

    赵东青缓缓从山巅立起,微转头颅,扫向四方,身上那股霸道之意,越发惊人,巍峨雪山,在他脚下竟似乎也被压的畏缩起来。

    “既然都来了,那就别躲着了!”

    音如闷雷,响彻天地之间,震荡的音波,也把四方数道人影给逼出真形。

    “葛小乙,你竟然也来了?”

    看到其中一人,赵东青的声音也略显诧异。

    “好友所托,不得不来!”

    一个身材瘦长的年轻人脚踏虚空朝着武皇帝躬身一礼。

    青布长衫,后背药篓,几叶青翠欲滴的树叶从药篓之中偷偷探出头来。这位名叫葛小乙的年轻人,浑身上下都带着股通透劲。

    葛小乙看上去年岁不大,却是药神谷的当代谷主,因为体质的缘故,药神谷的青木长生诀被他推陈出新,达到了前人从未到过的境界,其后自创的不死神功,更是名列当世绝学榜前十的位置。

    据闻,不死神功一旦真正大成,真的可以做到长生不死!

    “陛下若能收手,小乙绝不敢得罪!”

    望着山巅之上的武皇帝,葛小乙更是真心实意的开口,他自小就生于大乾皇朝的统治下,对这位开国君主、曾经的圣明皇帝,自幼濡慕,却未曾想过有朝一日却要与对方兵戎相见。

    “武皇帝认准的事,从未半途而废过,小乙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一位手持玉箫的俊美男子紧随其后踏雪而来,在葛小乙身旁站定,双手拱起,朝着赵东青遥遥一礼。

    “浪子柳轻侯,见过陛下!”

    “多情浪子柳轻侯,你不守着你的百花山庄,竟然也来了。可惜,百花国自今日之后,没了主人,怕是多了不少悲凉!”

    赵东青语带遗憾,轻轻摇头。

    多情浪子柳轻侯,曾经的豪门柳家七少爷,现今百花山庄的庄主,年少多金又英俊潇洒,仪态非凡。

    当然,最让人艳羡的,则是他遍览群花的艳福。天下无人不知,百花山庄的诸多女主人,每一位都是艳丽多姿,位居花魁榜上的绝色。

    能得众美归心,柳轻侯自是不凡。

    此人天资聪慧,多才多艺,堪称精才绝艳,弹琴吹箫、下棋品茗、书画诗词柳轻侯样样精通,甚至就连烧菜做饭都是天下一绝。

    不谈他的相貌风度,单论武艺,这位多情浪子柳轻侯也超越了诸多前辈,可与当世顶尖强者相提并论。

    传自三百年前一代奇人无忧子的三百年功力,更得寒泉淬体、烈火焚身的无极真身,让柳轻侯足可傲视群雄,玉箫剑法更是得了魔门音杀之术的精髓,伤人于无形。

    “有劳陛下费心,来之前,轻侯已经处理好后事。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陛下所做诗作,轻侯深以为然。大义当前,个人生死,实在无足挂齿。”

    眼望武皇帝,一身贵公子打扮的柳轻侯手腕一紧,掌中寒玉箫已是隐隐欲动。

    “陶崇,你也来了!”

    赵东青未曾理会一脸提防的柳轻侯,把目光再次一转,看向他身旁的一位儒衫老者。

    老者满脸褶皱,肤色黝黑,一脸的困苦之色,即使腰别精美的金银带,指带价值连城的白玉扳指,依旧不像位富家翁,倒像是深耕田地的老农。

    商业之神、金钱之子、富贵闲人,武林绝顶高手,这位陶崇有着诸多名号,却只有武皇帝的好友在他心目中分量最重。

    “赵兄,你已坐拥天下,如今此举,又是何必?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你自己打下的盛世江山,毁于一旦?”

    “你知道的,我一生所愿,就是要回去。”

    看着面前的老友,赵东青的眼神也显出一抹柔和。

    “这里有你的家人,有你的亲友,更有着偌大的天下等着你守候,难道这些还不够?”

    陶崇声音一提,身躯更是激动的轻轻颤抖,似愤怒、似激动。

    “那里有我的未了之事,不解决,我日日都在遭受折磨。”

    赵东青眼神渐渐变冷,肃杀之意横扫四方,众人对视,都觉心中一凉,当下再无劝阻的打算。

    “明举,在大悲寺待的如何?“

    “阿弥陀佛,有劳陛下过问,明举一切安好。”

    回话的却是一位身披袈裟的光头和尚,和尚慈眉善目,眼带笑意,正自双手合十、一脸温和的朝着赵东青点头示意。

    “对了,周明举现今改了法号,无心。”

    “无心,无心……”

    赵东青默念两遍,这才微微额首。

    “我说过,你是天生做和尚的料,我从未见过如你这般,看淡世事之人。”

    “当初陛下说的可是小僧天生无情,只适合做和尚。”

    无心和尚笑着开口。

    “曾经是我见识浅,不知佛门真意。”

    赵东青毫不忌讳的低头认错。

    “不过你当初能够舍弃娇妻美妾、高官厚禄的诱惑,执意投入佛门,这个决心我一直都很佩服。”

    “陛下精通佛理,却无一颗向佛之心,可惜,可惜!”

    无心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

    “没什么可惜的,况且,我就算要出家,也要找张道长才是。你说是吧?张符元!”

    赵东青把目光投向最后一人,神色才真正的显出一抹凝重。

    在他眼中,面前六人虽然都是一时俊杰,但真正能让他视为大敌的,只有这最后一人!

    刀圣岳开有着心结,对着自己实力无法尽展。

    葛小乙和柳轻侯年岁太轻,虽有无穷潜力,但远不能让他放在心上。

    陶崇修炼的一身笨功夫,除了抗打,实在上不了台面。

    至于无心,此人其实也是一个传奇,当年乱世之时,他也与赵东青一般起事,只是后来被赵东青收复,立朝之后,做了文官,其后看破红尘,当了和尚,虽然实力高强,但命多舛途,浪费了太多时间。

    只有面前的这位道门真圣,活了四百多岁的在世神仙,才是赵东青的大敌!

    张符元相貌清癯,如同中年,却偏生长着满头的雪白长发,一枚木簪把白发在脑后挽成道稽,拂尘、阴阳鞋、太极袍,一身清爽的道士打扮。

    清澈的眼眸映照天地,漫天飞雪环绕下,透体而出的飘渺之意让道人几如画中走出的仙长。

    道门真圣,武林神话,张符元!

    “如若陛下愿来,小道乐意之至。”

    张符元拂尘一扬,打了一个稽首。

    “免了,我有心愿未了,遮住了心头清明,却是看不破红尘纷扰。”

    赵东青洒然一笑。

    “陛下有何心愿,可否告知,如若可能,我等愿助一臂之力!”

    葛小乙接口。

    “此事确实需要你们帮忙,不过,确需留下性命。”

    赵东青语气淡然。

    “就如你灭绝魔门、屠戮武林一般?”

    岳开冷冷开口。

    “然!”

    赵东青点头承认。

    “陛下体内真气如滔滔江海,无有尽绝,放眼古今,无一人能敌,看来陛下是修炼了魔门的吞天大法。”

    张符元突然开口。

    “张道长好眼力!”

    冕旒下,赵东青轻轻一笑。

    “不对啊!吞天大法虽然强大,却不能统御诸多杂乱气息,陛下气息虽强,却精纯无比,怎会是吞天大法?”

    葛小乙的不死神功最善感应气息,当下紧皱眉头。

    “尔等知道什么,吾皇天资超绝,吞天大法上那区区窒碍,岂能难得了吾皇!”

    太监那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几人却没有无视,脸色反而越来越凝重。

    普天之下,武学修炼的就是精气神三者,其中气之一关最难积累,因而魔门的吞天大法虽有偌大缺陷,却依旧名列绝学榜前排位置,如若真的能够修正其中的缺点。

    那么……

    “上千魔门高手,无数江湖豪杰,陛下灭其满门,看来就是为了修炼这吞天大法吧?”

    无心双手合十,面上的慈和笑意也尽数收敛。

    “不错!”

    赵东青单手须抬,轻轻看向自己的右掌。

    “这门功夫乃是我耗费几十年精力苦心所创,我称之为七情六欲纵横法!”

    “七情六欲纵横法?”

    张符元眼眸闪动,突然低声一叹。

    “看来外界传闻不假,陛下您已经疯了!”

    “疯了?”

    其他几人悚然一惊。

    “他们说的没错,我确实已经疯了!”

    赵东青脸上的笑意越来越诡异,眼眸中的神光也越来越癫狂。

    “这门功法不仅仅吞噬他人真气,还可吞噬他人精血、元神!精气我还有法可控,但元神却太过神秘,待我发现不对的时候,我已经杀了太多人,早已无法挽回了!”

    “我已经没办法控制自己,这门七情六欲纵横法会逼着我去杀人!现今我只有两条路可走,死,或者完成心愿。”

    “这个心愿纠缠了我的一生,那就是回去,回到那个我来的地方去!”

    天际风声呼啸,飞雪盘旋,数道身影与虚空之中静静矗立。

    “陛下,请赐老奴一死!”

    尖细的声音打破宁静,伴随着赵东青一掌遥遥击出,那太监身躯瞬间干瘪,浑身上下连同身上的宦袍齐齐化作烟气,被赵东青纳入掌心,消失不见。

    “现在,杀了我,或者让我成功!”

    “铮……”

    岳开单手一伸,雪山之巅刀光升腾,瞬息间撕裂天地,直斩而下!

    “轰隆隆……”

    玉龙雪山,与大乾皇朝文玄宗皇帝三十七年,轰然倒塌,寒流涌出,冰冻万里,造成此后大乾长达几十年的缺粮、衰败。

    而传闻中的武皇帝和其他几位当世至强者,自那日起,就再未重现世间。

    地上天国,大乾当之无愧!

    而文韬武略的传奇皇帝赵东青也与此时退位,称太上皇帝,而在外界,世人则称这位以武立世的他称之为武皇帝!

    “一百二十年了!”

    苍凉之声缓缓响起,声音不大,却压的四方疯狂咆哮的风声几不可闻。

    冕旒之下,隐隐有神光开阖,一股充塞天地的霸道之气,也随着赵东青睁开的双眸腾然升起,迫开四方风雪,在头顶天际撕扯开一片洁净蓝天。

阅读修行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太初》《军少大人,体力好》《这里有妖气》《诸界末日在线》《怪物聊天群》《未来天王》《如意小郎君》《秦吏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39/139616/1440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