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送礼

    这次要是冬美发火他不是那么理直气壮了,略有些心虚地拉开了门,轻声打着招呼:“打扰了。”

    纯味屋的大堂里春菜依旧站在案板后面静静忙碌,而冬美正拿着根挑杆在挂今天的时鲜菜品木牌子,同时大堂一角跪着一个举着扫把的雪里,闻声齐齐向他望来。

    礼物是一种点心,名叫羊羹。起源北原秀次也说不太好,但看店内的介绍图画好像是起源自国北方一种由羊肉煮成的羹汤。原本这种羹汤是经冷冻成块后佐餐用的,但经和尚的手传入了RB被改成了由豆粉、栗子粉及麦粉制作,同时也因为和尚爱喝茶,时间久了这种点心现在成了RB茶道最有名的几种茶点之一。

    北原秀次对这礼物较满意,让福泽直隆吃点心配茶,这怎么也不可能出问题吧?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种点心足够便宜,他都有些怀疑这点心外面的精美木盒可能点心本身还要贵一些了——他现在手头紧,只能略表心意。

    他拎着礼物直接到了纯味屋门前,瞧了瞧发现门帘没挂,也代表着纯味屋还没正式开门营业。他站在门口略定了定神,准备迎接冬美那个小萝卜头的怒火。

    他还给了阳子公寓的备用钥匙,以防她万一又回不了家,想来应该是万无一失了——其实他觉得依福泽直隆的性格能打来电话说“这事到此为止了”,那基本应该没事了,但为了避免真出什么意外导致遗恨终身,他还是少见的婆婆妈妈了一回。

    北原秀次午吃饭时候咨询过式岛律,问给年纪大且身体不好的人送礼物去哪里买较合适,式岛律给他推荐了一家店,于是他去纯味屋的路拐了个弯,顺路把礼物买了——没想到那家店还挺有名气,排队的人不少,害他浪费了些时间,不过礼物挺不错的,装在一个精美的木制便当盒里,看起来很是体面。

    “是,姐姐!”雪里扑通一声又跪下了,不过偷偷冲北原秀次挤眉弄眼,示意他快点过来说几句悄悄话。

    北原秀次不知道雪里又闯什么祸了,不肯过去触这个霉头,向着春菜走去,低声打听道:“这是又怎么了?”

    门口的北原秀次一时没顾得春菜甚至是雪里,注意力完全放在了冬美身,防止她一杆子捅过来自己反应不及,但出乎他意料,冬美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又紧紧抿着小嘴露着两个小梨涡继续一个一个挂着牌子,好像他是透明人一样。

    雪里本来跪在那里低眉垂眼装好孩子,见到北原秀次有些兴奋了,起身高兴叫道:“听说你打架了呀,为什么没叫我去助你一臂之……”

    冬美猛然咆哮了一声:“跪好了,你还有脸说话!”

    <content>

    第二天北原秀次正常学,本以为学校会为了昨天打架的事找他谈话,但学校不知道是反应迟钝还是负责案子的女警好心根本没通知学校,这整整一天下来什么事也没发生,甚至都没看到应该暴怒冲来找麻烦的小萝卜头,很是怪。未来小说网 wWw.

    他又闷头学了一整天,等三点多一放了学便按约定前往纯味屋,准备去感谢一下福泽直隆的相助之情——阳子那边不用担心,他早不放心又叮嘱了一遍,告诉阳子今天遇到事什么也别想,第一时间按未成年人报警器,先把警察找来再说,然后再给他打电话,接下来的事由他处理,千万别怕惹麻烦。

    北原秀次听得莫名其妙,问道:“那她这样子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该不会是在憋大招吧?

    “我也说不好,大姐的性格在妈妈过世后变了很多,我猜可能介于生气和不生气之间。”春菜说得依旧很平静,“我父亲说你是为了保护妹妹免遭不良少年欺辱才打的架,大姐她很注重亲情,心里八成觉得你做得对,但又心疼昨天亏掉的钱,昨天收入是负数,不但没赚到钱,还给两桌老客免了单赔了一点点。”

    春菜没说得太细,其实冬美关了店后在店里暴跳如雷,扬言明天要宰了北原秀次,算后来知道真相后仍然憋着火气——万幸赔得不多,要是像入学争名额那样亏个两三百万日元,别管北原秀次做得对不对,她肯定得找别的理由再和北原秀次打一架闹一场才算完。

    姐姐是这样的小心眼春菜已经很头疼了,不想再让姐姐和北原秀次之间的矛盾更深,含糊解释了一下便避过了这些,有些好地问道:“你有几个妹妹?”

    她们家姐妹众多习惯了,本能认为北原秀次家里也应该差不多。

    北原秀次不知道福泽直隆昨晚怎么解释的搞出了这种乌龙,不过说阳子是他妹妹也不算错,便答道:“一个,不过不是亲的……”他简略把阳子的事向春菜一说,最后说道:“我也是气不过才动了手,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

    只要别涉及到她尊敬的姐姐,春菜还是个通情达理的好孩子,轻轻点了点头:“没什么,我觉得你做的对!你既然当她是妹妹,那为保护她打架确实没什么可指责的,而且我父亲帮你总去帮他那些狐朋狗友强……”

    说着说着她自觉有些失言了,看了看北原秀次手里提着的点心盒子,改口问道:“今天来这么早是要找我父亲吗?”

    “是的,他现在忙吗?”

    “不忙,在书房,你自己直接过去可以。”

    北原秀次道谢一声便熟门熟路的去了,到了书房门口敲了敲门,只听福泽直隆叫道:“请进吧,北原君。”

    北原秀次这次学乖了,听着福泽直隆“隔门辩人”丝毫不动声色,进去后一看,果然如同先前预料,这福泽直隆还是斜卧在那里喝酒。

    “过来坐,北原君。”福泽直隆也没起身相迎,只是改成了盘坐,干咳着笑道:“麻烦你早早跑这一趟,是我任性了,没给你造成困扰吧?”

    他说着摸起酒壶给北原秀次倒酒,而北原秀次也没反对,反对估计也没用,只是拿出了羊羹点心盒子放在案几向前一推,客气道:“福泽先生,昨天的事真是多谢了。”

    福泽直隆做为本地土著,扫了一眼便知道是什么东西,而且他也没客气,直接动手开始拆——这家伙和一般RB人不一样,好像不太讲究礼法——嘴里笑道:“乃川桥的羊羹吗?真是好久没吃过了,北原君有心了。”

    他知道这东西不贵,但知道北原秀次的意思,心颇感欣慰。很多年轻人总有那种无论别人替他干了什么都理所当然的气质,可能是总和父母呆在一起养成的习惯,有时连句口头谢谢都不肯说,相反还会很嫌弃,来句什么我又没要你管之类的,很让人头疼。

    但北原秀次他感觉完全不同,这少年即踏实稳重又通人情世故,别说十六岁了,说是二十六岁他都敢信,特别是再对一下家里的四个半咸蛋女儿(春菜算半个),这种感触更深了。

    他真有些欣赏北原秀次,总感觉他将来可能会有点大出息。

    “您喜欢好。”北原秀次又客气了一句,不过看着福泽直隆咬了一口块状的羊羹,又举杯喝了口酒,憋了憋有些胸闷——这东西该是配茶的吧?你怎么直接拿来下酒了?

    不过他深知算为了一个人好也不能总劝,劝来劝去容易劝成了仇家,只能当没看见,问道:“福泽先生今天让我早些过来是想说些什么?”

    福泽直隆笑容略敛了敛,不过依旧很温和,说道:“只是些老生常谈罢了,是有些好北原君为什么要学习古流剑术。”

    【PS.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咱们又给人举报了,所以删除了一章,更改了67、68、69三章,对给大家造成的阅读不便深表歉意。】</content>

    春菜用围裙擦着手,低着头小声答道:“二姐没参加社团训练跑回来了,大姐很生气,要掐着表让二姐跪到训练时间结束,而且以后也这样,要么二姐好好留在学校里训练,要么回来跪着。”

    北原秀次无语了,看了雪里一眼实在是爱莫能助——你姐姐那爆脾气为了你的前途都去低头求人了,你还要搞这些飞机?

    这种属于雪里这二百五自己找着挨罚,不能帮她,帮她才是害了她。北原秀次当没看到雪里在那里焦急——她好像急着想了解一下北原秀次和别人打架的经过——只是继续向着春菜问道:“昨天店里营业没受影响吗?是春菜你掌的勺吗?”

    雪里的事不用提了,冬美的反应他本能觉得不太对,依小萝卜头的脾气应该见了面扑来打吧?这样才算是合情合理!

    “我没有那水平,昨天我父亲一走早早关门了——你是想问大姐为什么没发怒吗?”春菜算是相当聪明了,很容易听出了北原秀次的言外之意,低声说道:“昨天大姐等你吃饭等不到,她有些生气了,后来刚开始营业你又一个电话把我父亲叫走了,她更生气了,好在那时客人还不多,她一个一个赔了礼道了歉,好好把客人送走了,等我父亲回来了后她和我父亲大吵……咳,质问了我父亲和你干什么去了,最后我父亲没办法把你的事说了,她成现在这样子了。”

阅读我的女友是恶女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军少大人,体力好》《牧神记》《我从凡间来》《飞剑问道》《我的女友是恶女》《大道争锋》《极道天魔》《诡秘之主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28/128827/1333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