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天鹅和蛤蟆

    “长安哥哥,你整天不学习,就会看一些乱七八糟的书!”小女孩明显不感兴趣。

    “谁说的!”

    豆制品能够很好的补充身体所需要的蛋白质,对于生活贫困的刘长安来说,这是极好的东西。

    刘长安可以肯定大豆起源于中国,在近代之前他未曾在除了东亚以外的世界各地见到过大规模种植记录。

    “最早的大豆不叫大豆,叫菽,就是草字头加一个叔叔的叔字。豆是一种青铜器皿,你看这个豆字,最上边一横是锅盖,中间的口字是一口锅,下边像不像燃烧的火?只是后来经常用豆来装煮熟的菽,豆便取代了菽,成为了这种植物的名字。”刘长安喝着豆浆,一边对给自己送豆浆的小女孩说道,“夫子出生前一百多年,山戎部落南攻燕国,我游说霸主齐恒公出兵相助,一直打到山戎部落的老窝燕山深处,我把山里找到的上好的豆种带回中原,大豆才上升到主粮的地位,不过那时候的人是喝不上豆浆的,豆浆要等到石磨推广的……”

    就像他现在住的地方,就属于很多人会唏嘘感慨呜呼哀哉的环境,但是刘长安一觉睡到自然醒,依然身心愉悦。

    刘长安起床以后,照例扫了扫梧桐叶,再喝了一袋子豆浆。

    摊主有点烦,她就那么一袋子豆了,这年轻人翻来覆去的挑了半天,能在里边找着金子啊?

    “撒豆成兵!”

    “我妈妈!”

    说完,小女孩就蹬蹬地跑了。

    刘长安出门跑步,照例避开了宝隆中心一带,跑完步来到菜市场,买了一些豆子,有点陈,但没有变质,还不算坏,小菜市场也没有地方弄转基因大豆,那都是用来榨油和当做其他工业原料。

    饮酒(其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陶渊明描绘的生活,和刘长安是有些相似的,完全一样的生活和心境,大概也有过,只是更轻松一些,毕竟刘长安从未在意过得志和不得志的问题。

    刘长安点了点头,也没问有什么事,这时候苗莹莹和林心怀一起来了,刘长安把座位还给苗莹莹,高德威有些不自在地挪了挪肥胖的身躯,尽量往外侧坐着,一边扭头看了看林心怀就继续低头做自己的习题去了,为什么要把有限的学习时间浪费在谈恋爱这种事情上?苗莹莹和林心怀谈恋爱的事情是安暖早上告诉高德威的。

    苗莹莹有些讪笑地坐了下来,她有点儿不好意思,感觉自己被黄善用来当剪红线的剪刀了,自己谈恋爱了,就越发明白被迫分开,不能坐在一起是多么难受的一件事情,苗莹莹就想和安暖换座位,因为安暖隔着过道的位置就是林心怀。

    刘长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抬起了腿,避开了陆元看似漫不经心地伸到过道上的一脚。

    他的书桌上被用人墨水笔画了一只癞蛤蟆。

    白茴瞟了一眼刘长安,她当然知道这是陆元和钱宁干的,她才不会管这些事情,倒是乐意见到刘长安是什么反应。

    于是白茴拿起了语文课本,挡住了半边脸,一只手抬起来搭着额头,眼睛偷偷地从刘长安注意不到的角度瞄了过去。

    “这蛤蟆真丑。”

    刘长安在自言自语,白茴冷笑,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刘长安放下书包,拿出笔,就在蛤蟆旁边画了一些盘盘罐罐,白茴一边疑惑,一边不得不承认刘长安画画的水平是真不错,白茴自己也会画,更清楚这些简单的小东西,在随意勾勒线条竟然也给人一种画的不错的感觉是很显功力的。

    可他这是干什么?一般人被人这样侮辱,难道不应该暴跳如雷吗?白茴可以肯定,如果是钱宁或者陆元,此时此刻一定已经拍着桌子跳起来喊这是谁干的了!

    画了盘盘罐罐以后,刘长安又画了刀叉,然后在癞蛤蟆前边画了一堆燃烧的大火,大火上边是烧烤架,烧烤架上是一只毛都没拔的天鹅!

    就是因为没拔毛才看得出来是天鹅,要是拔了毛,谁知道癞蛤蟆烤的是鸡还是鸭,又或者是别什么傻鸟?

    白茴抿着嘴,越看刘长安就越不爽了,他是死心塌地要吃天鹅肉啊,哪怕自认癞蛤蟆!

    刘长安突然看了一眼白茴,白茴连忙坐直了身体,心想着他应该没有发现自己在偷看,自己的侧刘海挡着眼睛的。

    可白茴还是忍不住偷看了一眼,刘长安竟然在那被烤着的天鹅上写了一个“白”字。

    白?白茴还是白天鹅?白茴拿不准,忍不住聚精会神地看着刘长安的笔尖。

    很久刘长安都没有下笔,白茴都要忍不住要催促刘长安了,抬起头来才发现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眼神很讨厌的感觉。

    白茴一阵脸热,面无表情地瞪了一眼刘长安,然后轻轻抬头,好像很自然地对不远处也在关注的陆元说道:“我给你们的糖好吃吗?”

    “好吃。”陆元愣了一下说道,白茴有个在台湾工作的表姐,最近回了郡沙,给白茴带了一大堆零食,白茴还埋怨表姐把她当小孩子,其实她想要化妆品来着。

    白茴就没有再说什么了,自然地转过身来,顺便用眼角的余光留意了一下,这个该死的刘长安吊人胃口,就写了一个“白”字,然后居然就拿着一本《海错图笔记》看了起来,翻开的一页正是“海蛇”的图画,顿时把白茴恶心的打了个冷颤,她从小就特别怕这种柔软光滑蠕动的丑东西。

    刘长安是个王八蛋,白茴握紧了拳头砸在了课桌上,她前所未有的希望高考快点到来,结束和刘长安同桌的日子。

    “蝮蛇交尾可达六到二十四小时,人们一边说蛇性本淫,一边又认为吃蛇能延时……海蛇以前也是很多的,现在少了,早些年间南粤闽山沿海,常常有数万条甚至数十万条海蛇浮出海面交尾,蜿蜒绵绵蠕动,十分壮观,只是现在都被希望吃海蛇来延时的人们吃的差不多了……”刘长安十分遗憾地自言自语,他看书,向来是喜欢触类旁通,引荐开来的。

    白茴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刘长安描绘的无数海蛇**的模样,加上早上吃的油腻,顿时一阵恶心,连忙冲出了教室。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

    刘长安随意丢了一把豆子在墙边,他当然没有本事真的能撒豆成兵,他只是希望随意丢的豆子说不定就会生根发芽,长出一片豆苗来,豆苗可以吃的,结了青豆以后,摘下来煮熟就是很好的下酒小食毛豆了。

    这种希望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落空的,也许他自己过一阵子就忘了,可是刘长安经常做这种事情。

    来到学校,刘长安习惯性地坐到了原来的座位上,高德威和安暖一起看着他。

    “相忘于江湖,再见。”刘长安站了起来,就准备回自己的座位了。

    “中午找你有事。”安暖神情严肃地说道。

阅读我真的长生不老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走进修仙》《史上最强赘婿》《尘骨》《我的女友是恶女》《道君》《纣临》《我有一座恐怖屋》《对食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23/123150/1276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