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3、走散了

    第二天,郭胜利把钱给她了,原本的12万,郭胜利只给了11万,剩下的1万块钱是他自己留下来了。

    她彻底生气了,觉得郭胜利是拿这件事在要挟她....”

    她还是依照以往的方式去找郭胜利拿钱,这次,她是抱着给点小恩惠的心思,少拿点钱,毕竟郭胜利帮助咱们保住了秘密。

    可是,这一次,郭胜利却是吞吞吐吐,没有了以往的爽快劲了,推脱说这笔钱还没有到他的账。

    她当时很不高兴,但是没有表现在脸,对郭胜利说,愿意从应分的钱里面拿出来一万块钱给郭胜利作为奖励,说是作为间人的奖励。

    黄浩摇摇头道,“没有,那是魏洁自己的意思,被郭胜利知道后,她当晚请郭胜利吃饭了,郭胜利人单纯,一再保证不会插手别人的家事,我以为这事也这么了了。

    结果几天之后,也是东普热能的投标结果出来了,按照事先的约定,富大海会拿20万给郭胜利,郭胜利拿到钱之后,再继续分下去。

    所以她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你媳妇魏洁好看多了。”李和有意无意的摆弄了下手指关节,一个个给捏的啪啪作响。

    李和在那抱着胳膊,静静的听着,没有一声言语。

    “她问我该怎么办,我说我不知道。她跟我说,如果长期以往,郭胜利会愈发贪得无厌,到时候少了钱,即使郭胜利不告密,刘汉锋一看钱数不对,也会自己查的。

    一旦刘汉锋知道我们俩的事情,她什么都没了。

    <content>

    有的人走错一生都不会明白,有的人走错一步明白。请大家搜索(未来小说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色字头一把刀啊。”李和突然用古怪的语气道,“是不是也顺带求财了?”

    “我....”黄浩眼泪水再次潸然泪下。

    “没别的要求了吧?那我走了,”李和站起身,“有缘来生再会。”

    “哥!”黄浩腾的站起来,朝着李和的背影喊的撕心裂肺,刚想挪动两步,却被狱警强硬的按在原地。

    出了监狱那道小小的辅门,李和望着那高墙分切隔的天空,呆呆的。

    这一路走来走散了多少人。

    “哥,你的报纸!不好意思,下雨,给淋着了一点,你担待....”

    “给你放门鼻子呐...”

    “你甭急,我在外面等着会不碍事!”

    “....”

    那嗓音敞亮,而又透着洋溢的热情。

    即使偶尔受了委屈,受了排挤,他依然能笑着,笑的开心。

    李和不明白,到底是社会污染了人,还是人在社会暴漏了本性,而人性本恶。

    李阔在超市了一个月的班后,惴惴不安的被李和喊了过去。

    “不怕冷啊?穿这么薄?”何老太太有点看不过眼,摸摸李阔身的衬衫道,“这是老头衫,年纪轻轻的穿什么。”

    李阔道,“不冷,今天有太阳,老婶,这是化衫,你不懂,现在流行着呢。”

    “我很丑,但我很温柔?”何芳对着李阔衬衫的字念了出来。

    “小伙子多俊俏,哪里丑了?”老太太不解。

    何芳笑着对老太太道,“玩笑话呢。”

    李和批评道,“一天到晚没个正经,别冻着,可没有人有功夫照顾你。”

    其实,心里感叹,男同志们终于开始慢慢走了流行的前线,而不是总是在西装、墨镜、牛仔裤和喇叭裤间徘徊,以至于跟女孩子们一对,发现不是一个时代的。

    随着改革开放浪潮的不断冲击,人的审美观念和价值观念也发生了一些根本性变化,尤其是青年,随着自主意识、选择意识、参与意识的不断增强、他们在选择服装时愈来愈重视队服饰的化领域入手、来展示青年独特的个性。

    长期积压库底的老头衫或者白大褂由于印了各种图案和字,如格瓦拉、马克思、猫王,名言、诗词,甚至酒后狂言和梦吃语而成为“抢手货”。

    如格瓦拉、马克思、猫王,或者例如“风雨同舟”、“情系灾区”、“为人民服务”、“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别理我,须着呢!”、“我很丑,但我很温柔”等。

    许多名言依然还在21世纪的络流行。

    李阔大着胆子坐在沙发,笑嘻嘻的道,“这才哪跟哪,一点都感觉不到冷,我记得前些年你春节回家还用井水洗澡,大伯母追着你骂呢。”

    李和直接转了话题问,“工作怎么样?”

    有一种巅峰叫想当年。

    当然不愿意与现在做对。

    李阔说了一大堆,无非是说自己怎么苦,怎么累,最后才扭扭捏捏的道,“累倒是没有什么,是工资有点低了,到手没了。”

    李燕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暴栗,“一个月530还叫低?住宿不要钱,衣服我给你买,又没交通费用,除了一天三顿饭,剩下的基本是白得的了,你还有什么脸抱怨?”

    李阔委屈的道,“你真是我亲姐!你不知道什么叫居京大不易啊!呐,你自己一个月的油费我工资都高,你酸话也不嫌弃腰疼。”

    何芳笑着道,“你姐的钱都是自己辛辛苦苦一分钱一分钱挣来的,她当然可以花,但是她花钱也是有计划的,她绝对不可能像你一样,挣500花500,支出占收入的百分,总要有个计划的。”

    李和训斥道,“本事不大,你脾气倒是不小,谁给你惯的?”

    “哪里有。”李阔急忙否认,在李老二面前,他哪里敢有脾气!

    何龙和吴春强一家子来了,何老太太喊开饭,李阔才逃了一劫。</content>

    他第一次发现黄浩开车在外面沾花惹草的时候,他并没有在意,男人嘛,都会犯天下男人该犯的错。

    但是做勾搭人家有夫之妇,做第三者,这个有点不道德了。

    甚至还合谋害人家老公,更是有点缺德。

    “李哥,我对不起他们娘俩,麻烦你...”

    李和打断道,“这个我做不到,你也不需要操心,等你走了,自会有人照顾你的老婆,花你的钱,管教你的娃。”

阅读我的1979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神魂至尊》《最强农民》《极道天魔》《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妇》《奶爸的文艺人生》《八零美味人生》《造化之门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2/12948/185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