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一品修仙

第二零五章 清理人牙子,拾掇敖晚晴

  • 作者:不放心油条
  • 类型:武侠修真
  • 更新时间:01-11
  • 本章字数:9399

再次踱着步子回到小宅院里,橘猫揣着手,趴在院中石桌上,目光一直在小七身上。

“解决了?”秦阳随口问了句。

他们的脖子,直接断裂开。

眨眼间,三个人全部身死。

橘猫面无表情,张口一吐,一团流火,如同赤液泻地,三人的尸身,眨眼间便化为灰烬,橘猫左右看了看,张口一吸,所有的流火尽数消失不见。

等到橘猫进入屋内,就见屋内三个眼中戾气浓重,周身煞气弥漫的修士,同时望来。

橘猫抬了抬嘴唇,不屑的一声冷哼,身形一晃,如同站在原地晃悠了一下,可是这三个修士,却同时捂住脖颈,眼中带着惊骇。

前些天,就有不怕死的家伙,想打小七的主意,毕竟蓝色的头发,是很少见的,真有了,也十有八九是特殊体质。

也只有拥有特殊体质的人,才会生出一些与众不同的特征。

橘猫理都没理……

秦阳微微摇头,有些失笑,这家伙,还真是过河拆桥,小七重生之后,它这大佬的姿态,摆的可越来越高了。

不过秦阳也懒得跟它计较,反正现在橘猫勤快的很,对小家伙宝贝的不得了,完全极端到只要有谁可能会威胁到小七,橘猫都会主动出去,将其解决了。

橘猫离开院墙,踱着猫步,一路拐过两个街角,翻墙进入一座清幽偏僻的院子里。

院内有阵法禁制守护,橘猫抬起爪子,想了想,又放下了爪子,身形一晃,如同水波一般,无声无息的融入到阵法之中。

警戒防护的阵法,完全没有了作用。

后面,秦阳才知道这些阴暗的隐秘,所以后面这些天,只要有人打小七主意,橘猫必然是率先发现,然后自顾自的去将人解决掉。

凡人的世界一直有流传的一句话,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这话是有些极端,却也不无道理,这个牙,就是牙行。

牙行里最该杀的就是人牙子,能当人牙子混下去的人,见到十个杀十个,绝对没冤枉的。

因为但凡有点良心的,根本混不下去。

所以秦**本不管橘猫,干掉这些人牙子,权当行善积德了。

这次橘猫又出去一趟,不知道干掉了几个,秦阳觉得这地方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倒不是怕了这些人牙子,这些人牙子,不敢太闹腾,实力也都不强,秦阳一个人就能将一城内所有人牙子全部干掉。

可是现在已经有人注意到,万一闹大了之后,吸引来别的目光,那就不一样了。

这些瓜皮看不出来小七是鲛人,可是总有有眼光的人,万一鲛人王族的身份暴露,那可不是一点半点的麻烦。

尤其是小七的天赋好的可怕,这才一个来月,话还不会说呢,就已经可以本能的操控水流了。

琢磨来琢磨去,秦阳收拾东西,悄悄的离开这里。

而另一边,敖晚晴一路行来,按照秦阳之前的路线,一路追来,兜兜转转,没找到秦阳踪迹,可是却忽然发现了别的东西。

敖晚晴站立在一座山峰之巅,瞳孔化作金蓝色的竖瞳,向着四面打量,竖瞳之下,天地四方,都化作了扭曲的光晕,百里之地,在其眼中,纤毫毕现。

无数的画面不断流转而过,残留的讯息,也化作可以目视的痕迹。

搜寻了片刻之后,敖晚晴闭上眼睛,眼中酸涩无比,瞳术虽强,可是消耗和代价却一点都不小。

稍稍回忆刚才看到的一切,忽然间,敖晚晴睁开眼睛,满眼的血丝,继续强睁沧龙之瞳,目视着百里之外的一出地方,那里有一缕很特别的气息,唯有海族才能感应到的特别气息。

一路飞跃百里,敖晚晴轻轻嗅鼻,面上带着一丝震惊,喃喃自语。

“好纯粹的水灵之气,这是海族,这里怎么可能有海族,气息还这么纯净,只有幼儿才会……”

敖晚晴的话忽然一顿,面色微变。

“难道是,又有海族幼儿被拐走了?”

想到这,也顾不得去追秦阳了,休息的差不多了,便睁开沧龙之瞳,甚至以自己的海族气息为引,引出已经无法感知到的海族气息。

一路追寻,等到她再次睁开沧龙之瞳,百里之地,无数的画面飞速流转。

片刻之后,便锁定了一个骑着黑驴的人影,看到背影,这人怀里抱着一个天蓝色卷毛的婴孩。

可是瞬间,却见一只橘猫,忽然出现在那人头顶上,冷着脸,竖瞳与她对视到一起。

“不好……”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敖晚晴便连忙喊出声:“橘大人。”

可是她还是喊的晚了,喊出来三个字,口中就跟着惨叫出声。

她的双目之上,一道细长的裂纹浮现,双目尽毁,被斩开的伤口上,鲜血直流,半点愈合的趋势都没有。

敖晚晴被斩瞎了双目,却不敢有半点耽搁,一路向着秦阳这边飞遁而来。

而这边,秦阳一把将趴在自己脑袋上的橘猫拉下来,一脸不爽。

“大佬,你又干什么?”

橘猫不理秦阳,但是旁边还有个更大的大佬,拽着橘猫尾巴,将其扯下来丢到一边。

橘猫一脸无奈,落在黑驴脑袋上,趴在那里不动了。

秦阳乐不可支,吧唧在小七脑袋上亲了一口:“真乖。”

小七咯咯直笑,蠕动了两下,继续抱着秦阳的耳朵乱啃,秦阳也不管,反正啃不坏,随便啃。

最近有小七在,秦阳整个人都放轻松了很多,毕竟,葬海秘典一时半会是没辙了,若是找不到合适的经典作为主修法门,秦阳的确不甘心选一门稍差的法门。

进阶到归元境界,起码灵台圣女这边派来的人,不会找到自己头上了,自己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修行了土行炼体法门。

一般体修,只要是修行五行之属的炼体之法,谁敢同时修行两门,哪怕是相生的法门也没谁敢。

起码三元修士,没人敢这么玩,弄不好就把自己玩死了。

暂时没了威胁,又无法进阶神海期,秦阳自然是放松了点修行进度,慢慢修行即可。

一路走走停停,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见后方一道神光飞驰而来,落在身侧数百丈之外。

敖晚晴落地之后,连忙一声尖叫:“橘大人手下留情!”

她手中也捧着一块巴掌大的令牌,举在身前,面色煞白,双目紧闭,一道血痕,贯穿双目,血流如注,可是她却根本不敢动。

橘猫悬在半空中,一只爪子,已经到了敖晚晴头顶。

看到令牌之后,橘猫微微一怔,这令牌色泽深蓝,上面一个字都没有,只有一个深深的猫爪印。

橘猫沉吟了一下,身形一晃,又回到黑驴脑袋上,趴在那里闭目养神。

敖晚晴面色惨白,着实吓到了,可是不来也不行,她双目被毁,血流如泉涌,除了橘猫之外,无人可解。

再加上橘猫在这,面前这个面容生疏的俊俏公子,肯定就是诈死的正主。

再加上秦阳怀里抱着的蓝头发婴孩,随便哪一项,都容不得她离开。

秦阳上下打量了一下敖晚晴,好半晌才认出来,眼前这个身上沾满鲜血,双目尽毁的女子,就是花船的花魁飘香仙子敖晚晴。

看着她眼部的伤势,秦阳就知道,这绝对是橘猫干的。

念头一转,秦阳就明白,恐怕是这小娘皮,在后面睁开了沧龙之瞳,偷偷窥视,然后被橘猫抓瞎了眼睛。

橘猫最近神经紧张的很,有一点威胁就会直接下死手,秦阳可管不住它。

橘猫平日里挺和气,像是个贪吃懒惰的傻货神经病,可是再怎么说,橘猫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妖,具体实力多强秦阳到现在也不知道。

可弄死敖晚晴,绝对没什么问题。

平日里再人畜无害的大妖,遇到危险的时候,下手绝对比人族修士狠辣多了,根本不会废话。

更别说,在秦阳看来,小七完全就是橘猫的命根子,小七受到威胁,橘猫下起手来,更是狠辣无情,果断无比。

秦阳夹了夹黑驴的肚子,黑驴继续向前走,秦阳可不愿意跟这个女人纠缠。

上次被她的龙涎宝香阴了,到现在还对她生不出什么恶意,谁知道这女人忽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

不过看到怀里的小七,秦阳心里就猜测了个八九不离十,恐怕就是因为察觉到小七了。

旁人察觉不到,敖晚晴身负深海沧龙的血脉,绝对知道小七乃是海族出身。

秦阳一言不发,直接走了,敖晚晴顿时有些傻眼,她眼睛瞎了,却不是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沧龙之瞳是没法用了,哪里想到会是现在这种情况。

“公子留步。”等到秦阳走远了,敖晚晴才连忙喊了一声。

声音里带着一丝悲切,三分哀怨,再加上委屈的颤音,是个男人,都会被迷的五迷三道。

而且还有一丝微弱的馨香,缓缓弥漫开。

秦阳面色一寒,转身看了一眼敖晚晴。

“敖姑娘,你想死么?”

敖晚晴面色一滞。

然而,不等她说什么。

“阿嚏……”小七打了个喷嚏,小鼻子皱了皱,伸出小手在鼻子上揉着。

瞬间,橘猫眼中杀机毕露,身形一晃,一爪子拍在敖晚晴胸口,将其拍的化为一道残影,嗖的一声消失在林中。

足足两个呼吸之后,才见远处忽然炸起漫天尘埃,山林之中,一条绵延数里的长道,所有树木,尽数崩碎成齑粉。

秦阳眼皮一跳,卧槽,橘猫这护短的劲……

不过秦阳却什么都没说,那香气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正常人吸了龙涎宝香,神智都会被迷,小七还这么小,谁知道吸了之后会有什么害处。

秦阳抱着小七,看着小家伙揉鼻子,完了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秦阳还有些不放心,盯着小七看了半晌,确认小七都没有向敖晚晴飞走的方向看一眼,这才稍稍放下心。

这小娘皮要是连小七这么小的婴孩,都敢下这种高级迷药,橘猫不打死她,秦阳都敢下死手。

“走吧。”秦阳也不管敖晚晴是不是被橘猫一巴掌拍死了,拍了拍黑驴脑袋,继续前行。

上次暗中下迷药就算了,这次莫名其妙的出现,上来就故态萌发,又想迷惑人,被打死了活该。

秦阳现在可是知道,修行的世界,女人比男人可怕的多,也阴险狠辣的多。

想想之前见到的女人,有哪个是省油的灯?

若不是知道花船里那些女人的底细,若不是敖晚晴刚才那句“橘大人”,透露出来不少东西。

秦阳就不会走了,而是先去确认一下敖晚晴死没死……

秦阳走远了,远处山林里,敖晚晴趔趄着站起身,口中咳血不断,胸骨都断了好几根,要不是她有深海沧龙的血脉,刚才那一巴掌就被打死了。

或者说,这还是橘猫手下留情的结果。

敖晚晴闭着眼睛,疼的嘴角眉头紧锁,站在原地,良久之后,摇头苦笑。

一路行来,全靠龙涎宝香,早就用顺手了,可是刚才催动龙涎宝香的瞬间,她就知道,犯了个大蠢。

上次就被识破,这次明显又来,连说话的机会都不可能有了。

没被打死,还是因为那块令牌的原因。

再拿出令牌,印着猫爪印的令牌,已经碎了……

犹豫了半晌,敖晚晴拿出一面银镜,轻轻一拂镜面,银镜之中,露出一张苍老的老妪面孔。

“姥姥,我办了个蠢事,还有……”

……

另一边,秦阳抱着小七,盯着趴在黑驴脑袋上的橘猫。

“大佬,我可不管你跟那些人有什么渊源,现在他们发现小七了,你看怎么办吧?”

橘猫抬起一直爪子,噗嗤一声,露出尖锐的爪子。

“你是不是傻?”秦阳有些愕然的看着橘猫,这货最近杀性可有点大啊。

“小七可是鲛人王族,你觉得你能把所有发现小七的人,全部干掉么?万一灵台圣女来了呢?万一玄天圣宗的掌门呢?你能全部干掉么?”

橘猫愣了愣,揣着手,陷入了沉思……

尤其是拥有特殊体质的孩童,若是出生在凡人的世界,最是受到一些人牙子的宠爱,有时候甚至专门将人一家弄的家破人亡,拐走幼儿,将其卖给一些修士。

这些幼儿,下场几乎都非常悲惨,他们毫无抵抗力,又是肉身最纯净的时候,一些修士,就利用邪法,剥夺这些幼儿体内的神妙。

纵然绝大部分都会失败,可是偶尔也有人会剥夺继承这些幼儿一少部分特殊体质。

仅此一点,就足够让很多修士暗中下黑手。

之前有人打小七的主意,秦阳还不知道这一茬,尚未琢磨好怎么管呢,橘猫就毫不犹豫的将人全部干掉。

阅读一品修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