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五月五

    李由算是长见识了,他虽是楚地人,但上蔡已属中原,后来又去了关中,哪里见过这么复杂的船只分类,这也说明南郡人真的是靠水吃水,与舟船相依为命。

    除此之外,黑夫他们乘坐的这艘大船又叫做“楼船”,甲板建筑特别巨大,船高首宽,外观似楼,这是在三百年前,楚国和吴国争衡于江淮时发明出来的战船。船上多竖旌旗,以壮声威,是为秦国水师的主力战舰,所以水师也被称之为”楼船之士“。秦国的楼船还算比较小的,仅能载三百人,据说楚国的楼船,能载上千人!

    李由和黑夫已也来到了甲板上,吹着江风,眼看码头将至,李由开始指点着在江上见到的各类舟船,询问黑夫名字。

    黑夫一一回答了他:“在南郡江汉之地,凡是船大者谓之舸,小船谓之艖,长而薄者谓之艜,短而深者谓之塄,小而深者谓之舆……”

    “在关中,不管什么模样船都只叫做船。”

    据说,当年这里曾停泊楚王喜欢乘坐的龙舟,屈原在楚辞里说的“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便是龙舟的写照。而楚国的贵族则乘坐“青羽之舟”,乃是一种凤舟,也就是在船上悬竖着长尾青旗,可让封君乘坐。逐波泛舟于大江、云梦之上,是楚国王公贵族的一项消遣方式。

    可现如今,那些中看不中用的华丽舟船都已经不翼而飞,只剩下不断停靠驶离的船舶,或运货物,或载兵卒。

    李由一惊,之后才发现并非是敌袭,从他的位置朝前方望去,却见前方的水面上闯入了几艘狭长的小船,上面的船夫用力摇动着木浆,正飞驰而过,似乎正在比赛竞速……

    “那又是什么船?”前方的战船奉命前去驱散这些民船时,李由又问黑夫。

    这也是南郡不想让楚国夺取潺陵、夷道等地的缘故,因为楚军在水上是有绝对优势的,若让其得到了位于江陵上游的港口码头,郡府将随时受其威胁。

    至于围绕在楼船周围的各类作战船只,则是大翼、中翼、小翼、艨艟等,各有不同的功用,载兵卒的船叫做“舫”,是将两艘小船相连,一舫可载50人。

    这时候,前方开导的两艘大翼却突然减缓了速度,发出了示警的鼓点!

    “郡尉、左兵曹史,再过一刻,吾等便能抵达渚宫!”

    五月初五这天,李由和黑夫坐于船舱中时,在船头眺望的兵卒前来禀报。

    黑夫知道,江陵城在沿江一线有许多个民用码头,但惟独最大的码头专属于官方,位于城东南,叫做“渚宫”,这里原本是楚成王时修筑的水边行宫,专供楚王的舟船停靠。

    黑夫瞧见那岸上,除了戒备森严的兵卒外,已有许多身穿官服的人在等待了,心中暗想:“这次郡守真是给足了李由面子。”

    叶腾为人霸道,李由初来乍到时,一些关于兵事的任命甚至都不跟郡尉商量,而是决定后再通知李由一声。李由也不敢与之拗着干,竟郡守之权极大,自己在本地没有根基。

    这次楚国发动的孟夏攻势,两位地方大员倒是配合得不错,叶腾立刻回到江陵调兵遣将,而李由则亲帅大军渡江,逼退了楚军的进攻,虽然斩首不多,但也算一场小胜利。

    所以叶腾大概是想借此机会,对内对外表明郡守、郡尉和睦共事的印象吧,郡守光是要应付外敌,为秋后备战就已经殚精竭虑,这时候可不能再因权力之争而起内讧。

    与黑夫所料不差,李由才下船,叶腾便热情地走了过来,与李由相对作揖,称赞他是“国之干城”!而瞧见后面黑夫后,也让他上前,夸他是“年少有为”,看得出来,叶郡守对黑夫在夷道办的差事很满意。

    叶腾最担心的,就是黑夫这个年轻人对夷道叛乱的处理手段太过简单粗暴,导致当地糜烂,成为一个难以治理的溃疡,那将让叶腾痛苦不已。结果黑夫先在夷道城击退了巴人,又派巴忠于诸部沟通,设计杀了樊禽,诛其首恶,最为绝妙的是,威胁巴人们跟着他往潺陵走了一趟,使其见识到了秦军的强大实力,想来至少在灭楚之战期间,夷道巴人能安分一段时间了。

    郡守和郡尉相互谦逊一番后,便携手上了同一辆轩车,往城内而去。待他们驶入江陵城东南的“龙门”时,黑夫发现,除了官府的官吏尽数来迎外,亦有不少来围观的学室子弟和民众。

    那些学室弟子中,可有许多黑夫熟悉的面孔呢,那便是上巳节当日与他发生了冲突的祁夏、黄田等人,他们也瞧见了行在凯旋队伍里的黑夫,面色有些不豫。

    不过更多的百姓,则是朝着黑夫等归来的将吏兵卒们叫好起来。

    虽然这次战事算不得什么大功,但也阻止了楚军进一步威胁江陵,打搅当地人的生活。

    而叶腾也让车队停了下来,并破例让一些本地父老上前向李由献酒水,李郡尉似乎很享受这一幕,叶腾则让传令兵向周围的百姓父老宣扬其功绩,无非是郡尉率军击退楚军,保南郡平安云云……

    看着这一幕,黑夫也明白了:“除了要显示和李由关系友善外,叶腾如此大费周章,在江陵城营造吾等凯旋而归的场面,也是为了冲刷掉第一次伐楚失败后的阴霾吧,好调动南郡人的战争积极性吧……”

    这个老狐狸,还真是一点表演的机会都不放过啊,不过正因有这样的人坐镇南郡,这里方能安如磐石。

    这时候,闻讯赶来的人越来越多,在道旁挤得密密攘攘,当真到了“朝衣鲜而暮衣蔽”的程度。而街道两侧,那些两层高的建筑也纷纷打开了窗户,各个富裕人家的女子倚着门窗,在向外偷看。不过因为秦律禁止从沿窗向街道上扔东西,否则重罚,所以女子们倒是没有朝将吏兵卒们扔手绢香囊。

    这时候,黑夫却抬起头,无意瞥见侧前方街道边,一面窗户亦悄然打开,从黑乎乎的窗洞里,伸出了一样东西……

    他没有看错,是弩机!民间严禁私藏的弩机!

    黑夫的心,立刻从欢快的气氛中被抽离!提到了嗓子眼!

    他大声喊了起来:“刺客”。同时抄起车上的弩,对准了那窗扉!

    “小心!”

    不止是黑夫,在郡守和郡尉左右护翼的骑士卫士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也发现了这一幕,他们纷纷出言示警,同时举起随身携带的盾牌,想要保护郡守郡尉。

    然而箭矢的速度比人的反应更快,弓弦的崩响被热闹的人群欢呼掩盖,黑夫只能看到下一瞬,前方那辆轩车上的郡守叶腾、郡尉李由几乎同时倒地!

    整个江陵的欢呼,这一刻仿佛被利箭封喉,霎时间寂寥无声!

    “是舲船。”黑夫道:“是专门用来竞速的,今日是夏历五月初五……”

    今天就是后世的端午节,这年头,已有在水中乘船竞速的习俗,不过却不是为了纪念屈原,因为早在屈原死前,就已经作赋说过这种风俗了:“乘舲船余上沅兮,齐吴榜以击汰。船容与而不进兮,淹回水而凝滞。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

    大概是古代居住在此地的濮人、越人留下来的驱邪习惯吧,因为楚地有一个传统,那就是五月五日所生的婴儿,无论是男或是女都不能抚养成人,所以这天在江中溺婴者甚众,直到秦国统治当地,在律令里严禁溺婴后才稍微缓解。

    “若真的有人在以这种方式悼念屈原,想来也会遭到抓捕吧,毕竟前段时间的上巳节,因为我闹出的事,郡守连楚辞屈赋都给禁止了。”黑夫感觉有些滑稽,看来往后只要还在秦国治下,便不要想着端午节放假了。

    这场小插曲之后,近百艘大小船只载着数千归来的秦卒终于抵达了渚宫,数十个码头已经空了出来,只待众人靠岸。

阅读秦吏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表小姐活不过十七》《刷钱人生》《怪物聊天群》《原来我是妖二代》《我的女友是恶女》《一品修仙》《十恶临城》《大龙挂了

本文网址:https://www.7yun.org/read/105/105039/1097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