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一章

    大家都是这样想,所以,看到经历了化形劫,却还是以本来面目出现的几个神兽,苏淡水等人,也什么话都没说。

    不同于飞渊,在蛋中经历过漫长的岁月,虽被一线天的各种禁制差点弄没了,被卢悦带出后,却还能自己有选择地出世,所以,年龄对他来说,可能就是个迷。

    倒是三千城,透过几个特别渠道,倒是先知道那位混沌兽虽然被人从铁昊山挖了出来,却还一直沉睡,目前似乎没有醒的意思。

    这让谷令则很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好歹等忆埋绝地里的神兽,长大一点,卢悦那里,就会少很多麻烦。

    妖族的事,最好还是由妖族自己解决的好。

    所以,神兽也好,凶兽也好,只要没回归妖族,就好像与大家没多大关系一般。

    毕竟星罗洲是魔族地带,所有在仙界混不下去的邪修,基本都在那里,所以,那地方可能更合混沌的口味。

    这天午后,早早期期艾艾钻进她的丹房,“我师父有跟您说,吉吉怎么安排吗?”

    “安排?没啊?”

    苏淡水庆幸飞渊和早早,虽然有时很不懂事,却不是婴儿状。

    如果那样,她都怀疑自己的头发,是不是要白十几根。

    “师伯!”

    星罗洲出现混沌兽,在多方封锁下,终于还是被有心人透露了出去。

    妖族对此不置可否,因为他们还没见到真正的混沌兽,曾经的神兽凶兽,都只在他们的传说里。

    虽然早有鲲鹏神兽现世,可是那位叫飞渊的鲲鹏,因为自小际遇更亲近人族,不要说普通的妖族,就是妖族那些长老,十年也见不到他一面,现与魔星卢悦一起,被困忆埋绝地。

    早早给她捏肩捶背,“虽然我比较皮,可是连申生师祖都说,我总体来说,是个好孩子。”

    “噗!”

    苏淡水被她逗乐了,“什么叫总体你知道吗?那是因为你身上的缺点太多,你申生师祖没办法,只能用夸的方式,希望你做个好孩子。”

    “……”

    早早帮她捶背的手一顿,这话也太扎心了,“那师伯,我师父在申生师祖那里,算好孩子吗?”

    “……”这话可把苏淡水问住了。

    要她说,卢悦是祸头子,怎么也与好孩子挂不到边。

    可是从小到大,申生师伯无原则,无立场地就是喜欢师妹。

    “你到底想问什么吧?别给我顾左右而言他。”

    “师伯,您看,我师父那么懒,又是个没常性,见异思迁的人。”

    “……”苏淡水愣了,师妹虽然有很多缺点,可是没常性,见异思迁算不上吧?

    “你别看她这一时喜欢吉吉,”早早有些紧张,“过段时间,她一定又会不喜欢了,就像对泡泡,就像……就像对……我。”

    提到她自己的时候,早早有些难过,当师父徒弟,还是她自荐的,“师父如果收了吉吉为徒,以后,您可麻烦了。那些神兽不敢把化形的样子露出来,一定是见不得人的,吉吉再这么被师父照顾,以后化形一定也早,到时候,一个不顺意,他就哇啦哇啦哭,可怎么办呀?”

    “……”

    苏淡水竟然无言以对。

    她也担心这一点呢,只是吉吉的父母不靠谱,师妹能对小家伙有那么多耐心,实在有些物伤其类在里面。

    “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想了想,她一边问,一边等着早早更多的理由。

    “除了在我师父面前装弱小,吉吉厉害着呢。”早早很不服气,明里暗里的,她已经因为那小混蛋,被师父瞪过好几次了,“您别听它喵喵叫的软,其实都那是骗人的,对着我的时候,那叫得可硬气了,真打起来,小师妹星舞都不是它对手。”

    “所以呢?”

    “所以,我觉得……”

    早早观察师伯的脸色,发现她正认真听,努力给自己打了一口气道:“既然它总要回妖族的,老在我师父身边总不是事,我觉得,我们可以把它交回给它父母。”

    “可是它父母都不喜欢它。”

    “不喜欢并不代表就会虐待。它妈妈不是还愿意给它奶吃吗?是它自己死赖着师父,因为师父能给它弄更好的白虎神兽的奶。”

    早早就差说小家伙是白眼狼了。

    “嗯!早早,当初你自荐当残剑峰弟子的时候,还记得说过什么吗?”

    “……”

    早早忙闭上嘴巴。

    为了让师父收她,她说要保残剑峰几万年传承的。

    “你的话,有的有道理,有的没道理。”苏淡水强忍眼中的笑意,“我觉得,你应该跟你师父说,让你师父自己决定。”

    “师伯,我刚刚什么都没说,您也什么都没听见行吗?”

    真要当师父的面,说她话坏话,早早怀疑屁股能被揍成八瓣。

    “不是啊,我觉得有些很有道理。”

    苏淡水一本正经,“就比如,你师父收徒,最后倒霉的可能是我。”

    早早:“……”

    她后悔了,苏师伯一向是腹黑的,万一把她卖了,肯定哭都打不到地方。

    “我应该跟卢悦严重申明,年纪大了,带不了小孩子,她要是再收徒,让大的带小的正好。”

    苏淡水笑意盈盈,“除了没来的木道远,你们三个都挺大的了,这段时间,管那些鸡飞狗跳的神兽,管的也不错。”

    “师伯……”

    早早都想哭了。

    “真的,不用谦虚。”苏淡水拍拍小丫头的肩头,站起来道:“吉吉的智商挺高,你放心,就算化形成小儿,被人欺负了,他也不会动不动就哇啦哇啦哭的。”

    他会打回去。

    用各种办法把场子,找回去。

    这性子倒是跟残剑峰合了。

    难得一向阴别人的早早,都被小家伙整得提前想办法,苏淡水突然觉得,师妹再收个徒弟也不错。

    反正再撂挑子,最受累的是林芳华和严星舞,跟她应该没多大关系。

    想到就做,苏淡水直接去找卢悦。

    “什么?收徒?”

    卢悦听明师姐的来意,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你要想收徒,那就收好了。”她是喜欢吉吉,但从来没想过再收徒,“外面那些神兽,你喜欢哪一个,或者哪一个于你炼丹好,就收呗!”

    徒弟不是灵宠,守不守家都无所谓。

    “你不收徒,那对吉吉那么好干嘛?”

    “我喜欢它不行吗?”

    “喜欢就收徒啊!”

    “我收了,你管吗?”

    她管?

    苏淡水似笑非笑,“卢悦,你是不是觉得,你的脸,比我的大?”

    卢悦摸摸脸,因为写往生经,她到现在,都还在吃药膳,才把脸上的血色,补回来点,哪有胖?

    “你又不想帮忙,还想我收徒?这算哪门子事?”

    卢悦看到软塌上,打着小呼噜的吉吉翻了个身,忙在那里打上结界,“该我尽的责任,本人都尽过了,四个徒弟呢,所以,你现在如果要逼谁收徒,怎么也逼不到我头上。”

    “有本事,你让吉吉听啊!”

    苏淡水没好气,“你一边养着它,一边又不想安排它,你到底想怎么样?我告诉你啊,如果你想把它扔回妖族就趁早,否则,它以后的日子,会有多难过,你知道吗?”

    “……”

    卢悦头疼,“谁说我没安排?我像泡泡那样养着它,不行吗?”

    像泡泡一样养着?

    苏淡水再次瞄了一眼巴掌大的小东西,“我怕泡泡听到你这话,会把它撕了的。”

    “……”

    卢悦气得鼓眼,“师姐,你怎么能这么想泡泡?”

    “嗬!我也不想这么想啊!”苏淡水冷笑一声,“可是你的行为,会逼得他这么做。卢悦,他在帮你量九天阙的山峰,结果他累死累活,你在干什么?”

    “……”卢悦无由地有些气短。

    “要么收徒,要么你就把它扔回妖族,两条路,你选吧!”已经落下一个早早,苏淡水可不想某天泡泡过来,跟她掉金豆子。

    收了徒,泡泡就会以长辈自称,不会想着争宠了。

    卢悦拧眉,绕了一圈后,站到苏淡水身边软语,“师姐,我都四个徒弟了,好好的,你干嘛又逼我收徒弟?”

    她真不是个负责任的师父,“要不然,我们换一个逼怎么样?让飞渊收吧!那样我就算吉吉的师伯了,师伯帮忙带师侄,在我们残剑峰,最正常不过了。”

    当师父,她不合格,当师伯,她肯定是合格的。

    卢悦希望自己合格一次,“正好,飞渊与吉吉都是妖族,这样一来,以后不管是到妖族发展,还是就呆在我们身边,都可以了。”

    “……”

    苏淡水好好看了一眼师妹,这一次,她理解早早为什么那么想把吉吉扔出去了,“卢悦,你知道,你现在的心,偏成了什么样吗?”

    卢悦无语,她就是帮吉吉多想了一些而已,怎么叫偏?

    “木道远不提,林芳华和严星舞也不提,可是早早的心性还是小孩子,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师长的疼爱,至关重要。”

    苏淡水叹口气,“你把吉吉带着,坐卧一处,你觉得,早早在旁边看着,是什么心情?那天她那么把吉吉扔出去,让它飞,你还没看出来吗?”

    “……”卢悦想了想后,深吸一口气,“知道了,回头我会跟早早好好谈。”也许她做错了,“师姐,多谢你。”

    虽然徒弟很少管,却不代表她不在乎。

    ……

    忙得跟狗一样的谷令则,不知道妹妹还有这种徒弟多了争宠的甜蜜烦恼,今天收到仙盟传来的秘密消息,星罗洲离铁昊山万里远的沙原里,还发现了梼杌兽。

    四大凶兽已出其二,谷令则严重怀疑,另外的穷奇和饕餮也在星罗洲。

    多年来,仙界与星罗洲在明面上,保持了井水不犯河水的态度,但事实上,私底下的小龌蹉从未断过,甚至黑道好些凶人,出身地都是罗星洲。

    这事,以前三千城无权知晓,但现在,做为一方势力,她必须知道了。

    因为四大仙盟,都有人渗透在星罗洲,三千城做为后起之秀,同样免不了,要承担某些责任。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有人手。”

    洛夕儿在天音嘱上的公示栏里,发了两条异常平淡的消息,回来跟苦恼的谷令则道:“你只要把活动经费,发到大公商行便行。”

    “你有人手?谁啊?”

    谷令则倒是不在乎钱,只好奇她的人手。

    本来义父空牙是可以的,可他的名号,因为她们姐妹,早入星罗洲掌权者的名单。

    约冥厄几个吧,他们又是从三千界域飞升的,别人对他们的信任,肯定要打折扣。弄不好,被人当靶子打,那就糟了。

    “别问了,总之我不会拿这件事,随便开玩笑的。”

    谷令则看着不肯说的洛夕儿,沉默了一会道:“只要不是刑堂派出去的人,我都有知情权。”

    “真想知道?”

    “自然!”

    “你会后悔的,”洛夕儿笑笑,“在星罗洲的两个,卢悦都认识,并且与他们的交情不错。”

    什么?

    别又是结交的什么魔修吧?

    谷令则很怀疑这一点,“人可靠吗?”

    她已经不坚持问了。

    “哈哈!人可靠吗?”洛夕儿大笑,“你把那个吗字去掉,卢悦交出来的朋友,什么时候不可靠过?”

    能与她有过命交情的,基本人都还不错。

    更何况,大獒和海霸是她们从百灵战场带出来的。

    “看样子,那两个人,与你的并情也不差。”谷令则察言观色,心下微松,“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问了。本来我还在想着,是不是要跟黎景谈谈,让他到星罗洲一行。”

    “黎景?纪前辈的记名弟子?玩傀儡的那一位?”

    “是!”谷令则朝她笑,“我昨天接到消息,他飞升了,目前正在仙盟坊市摆摊。”

    “摆摊?他卖什么?傀儡?”

    “答对,虽然他现在弄的傀儡等阶都比较低,不过仙盟那里有钱人多,给小孩子买傀儡玩的也多,据逍遥子前辈说,生意还挺好。”

    “……纪前辈如果知道了,会打人的。”

    洛夕儿比较无语,“不管是卢悦,还是吴露露,还是他老人家,都不缺钱,他们要是知道,黎景居然在仙盟摆摊……,咦,对了,让他也去星罗洲吧!海霸那里,应该很需要他。”

    “师伯,那您喜欢吉吉吗?”

    以早早的一双慧眼,早就发现,诸师伯中,最能管得住她师父的,就是这位苏师伯,所以,这段时间,在她面前,特别的乖巧。

    “你怎么不问我,喜不喜欢你?”

    苏淡水似笑非笑,她又没瞎,当然看到,因为某人对吉吉的宠爱,早早深有危机感。

    “师伯肯定是喜欢我的。”

阅读一指成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似锦》《大明星的贴身保镖》《六零年代离奇生活》《阴阳眼滚滚婚约[星际]》《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清穿之弘昀》《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直死无限

本文网址:http://www.7yun.org/read/9/9342/149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