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节 涟漪

    作为合格的键盘政治局成员,他们当然对汉家的政治和表象有着足够深刻的认知。

    人人皆知,天子的意思,已经是昭然若揭了——他有意要追封李息。

    当然,也有可能是要问罪某位或者某几位倒霉的列侯、宗室、诸侯王。

    “据说,陛下在召见宗正卿和太常卿时,特别向两位正卿询问了有关故将军李息的功绩问题……”一个素来以消息灵通著称的人士,立刻开始炫耀自己的情报来源:“听说陛下是亲自以诏书的形势,对两位正卿进行询问的!”

    “啊……”吃瓜群众纷纷震惊。

    “嗯?”听着立刻就竖起了耳朵,太常卿是掌管宗庙和礼仪的九卿,而宗正卿则是负责诸侯、列侯以及功臣的九卿。

    一般来说,天子一旦同时召见这两者,那就意味着要封侯。

    也就李广,因为拥泵众多,而被人广而知之。

    这个时候,自然有着清楚国朝典故的人物,出来做介绍:“将军李息,先帝时大将也,曾四出塞击匈奴,功勋昭著,元朔二年拜为关内侯……”

    但李息是谁?

    无数人挠头搔首,不明所以。

    对于先帝时期的大将们,世人已经所知不多了。

    当太阳升起之时,一个消息在长安城中不胫而走。

    “听说了吗?”

    “陛下今日一早,就派使者召见太常卿和宗正卿……”

    “既然是张子重提议,那就应该是没错了!”很多人都说道:“张子重,真丈夫也!当初伤寒肆虐,满朝文武畏之如虎,不敢近之,独其敢于临危请缨,取高帝之书而救之!”

    “今其建议追封将军李息,那么李息肯定功勋昭著!”

    不久前,长安城忽然爆发的疫情,可是让很多人都依然记忆深刻。

    满朝文武,列侯公卿,数以百计,人人在疫情爆发后,避之如虎,没有一个人敢于承担责任。

    那个侍中官挺身而出,拿着高帝赐给当今的药方和策略,果断进入疫区,将疫情根除,仅此一事,就让张越在整个长安市井,都获得很高的声望,拥有了极大的人气。

    于是,在此刻,当人们听说此事是他提议的之后,立刻就无条件相信了。

    人民有时候就这样的可爱。

    而在坊间的议论纷纷之中,公卿大臣们,自然也知道了。

    而且,他们知道的内情显然更多。

    “据说,那张子重所献养生之法,令陛下龙体日安,真是神乎其神啊!”有列侯叹道:“可惜,此子一直低调,不肯与我见面,不然,纵使千金,吾也是肯出的!”

    谁不希望自己可以活的更久、更长寿呢?

    列侯贵族们,对养生之术的追求,在汉季,几乎已经臻于狂热之中。

    黄老学派之所以能一直有口气吊着,没有直接和墨家、名家一样彻底没落,就是靠着这些列侯贵族们的支持和奉养。

    在汉季,一个懂养生之法的人,哪怕是布衣也可以堂而皇之的被列侯贵族甚至皇室奉为座上宾。

    当初,长安人杨王孙善养生,于是,无数人登门求教,年年送礼,希望可以得到对方的养生之法,靠着这个杨王孙訾产千万,成为知名的养生专家。

    如今,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张越,自然成为了无数列侯贵族富商们眼中的香饽饽。

    不知道多少贵族富商们,愿意拿出大量财富,只求能得到张越指导养生。

    可惜,这个侍中官自从幸贵之后,就很少参与贵族之间的聚会。

    唯一一次有据可查的记录,还是奉车都尉霍光续弦的时候。

    而其他时候,送去张府的拜帖,从来都是有去无回。

    这可真的是让人扼腕叹息啊!

    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这个事情,就未必是什么好消息了。

    “听说陛下欲拜张子重为临潼候,爵在关内侯,食邑两千七百户……”

    “然被其婉拒,陛下固强封之,由是其便上奏,愿以其所封爵位、食邑,换取陛下加恩李息……”

    “陛下答允,便诏太常与宗正入宫……”

    听着此事,赵昌乐只觉得背脊凉梭梭的,全身冷汗直冒,庆幸万分!

    他拍了拍猛烈跳动的心脏,立刻对家臣吩咐:“马上去将那个不孝子送去新丰!”

    “不!吾亲自送去张府,请张公训诫!”

    太可怕了,赵家距离灭门,只有一步之遥!

    若当初他不机灵点,现在恐怕他就得想好自己该怎么死,才能让对方息怒,不再追究赵家了。

    要知道,对方的名号,可不是说着玩的。

    张蚩尤这三个字,可是建立在一个丞相,一个太仆,一个婕妤以及整个左传学派、谷梁学派的脸皮上。

    甚至传说,广陵王刘胥都因其之故,而被天子训诫,几乎就要被圈禁!

    如今,这个侍中官,居然牛逼到能影响天子意志的地步!

    此子的能量,恐怕已经是臻于一种无敌的境界了!

    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一旦碰上这样的大人物,几乎就是立刻粉身碎骨。

    与赵昌乐一般,其他提前去求饶和讨好的家族,都有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之感。

    “识时务者为俊杰!古人诚不欺我也!”无数人拍着胸脯,赶紧派人准备礼物,送去张府,谢这位张蚩尤‘高抬贵手’‘不与蝼蚁计较之恩’。

    但那些不能识时务者,统统陷入了恐慌之中!

    很多人,甚至在听说这个事情后,就陷入了死寂一般的恐慌。

    开罪这样一个大人物,而且还是一个素来‘睚眦必报’的天子亲贵,这些人知道,不赶紧想个办法,大家就都准备洗干净脖子去死吧。

    于是,在慌乱之中,很多人都开始向王家和赵家聚集,打算抱团取暖。

    这也是他们在此时,唯一能想到的解决办法。

    大家抱团,这张蚩尤还能全部干掉不成?

    再说了,天塌下来,也有个高的顶着。

    赵家和王家不倒,那张蚩尤有脸来找自己这样的小虾米麻烦?

    当然,恐慌之中,也有着愤懑和不满。

    “这张子重也未免太霸道了一些吧……”许多人都说:“吾等又没有去他的新丰捣乱,只是在关中行事而已,且夫,吾等也是为了百姓,为了黎庶啊!”

    “是啊!”这样的议论,自然引起了无数人的共鸣:“吾等乃是眼见百姓因为苦于灾害,田地不得灌溉,才想出的这个办法!”

    “新丰能用,为何其他地方就不能用?”

    “难道只准你张子重放火,吾等点个灯都不行?”

    “猖狂!太猖狂了!”

    对这些人来说,他们在长安,每日开销,都是天文字数。

    自身封国产出和收益,却只有那么一点。

    日子过的那是紧巴巴的啊,连买个好点的僰奴或者邯郸歌姬,都要思虑再三。

    而如今,长安城政局大洗牌,丞相公孙贺父子倒下,太子属官也大批被罢免。

    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眼前。

    为汉家社稷,继续发挥余热的契机已经出现。

    谁不是跃跃欲试?哪个不是摩拳擦掌?

    可,若要为官,乃至于担任一些为社稷宗庙出力的关键位置,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毕竟,哪怕是一个千石有司的职位,也需要打点上下,那黄金就像水一样的花出去。

    好不容易,大家才发现了一个这么好的捞钱的门道。

    但结果,却被一个家伙,一巴掌拍下来——不准!

    岂有此理!?

    你说不准就不准,我们的面子往哪里搁?

    再说,你张子重再牛逼,手还能伸到关中地方?隔着京兆伊和左冯翊、右扶风来打我们?

    太夸张了吧?

    但现在,李息之事,让他们如梦初醒。

    对方真的是可以隔着京兆伊、左冯翊、右扶风来揍人的!

    道理是很简单的。

    他只需要在下次给天子煮参汤时,随便说一句关中地方贪官污吏如何如何。

    大家就全部等死吧!

    当今天子生平最喜欢的就是杀人了。

    别说是现在了!

    就是当初,军功贵族们声望最盛之时,他也能一巴掌拍下来,将一百五十位列侯的爵位与封国剥夺!

    根本就没有人敢反抗,所有的列侯们,都只能脱帽谢罪,鞠躬下台,完了还要高呼:“圣明无过陛下,臣等诚惶诚恐,谨谢隆恩!”

    所以,尽管愤懑,尽管不满,但他们只能是战战兢兢的,向着王氏和赵氏的府邸而去。

    为了让这两位大哥出面,保护自己,让自己能够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

    他们不得不提着大包小包的黄金珠玉,带着美女奴婢,将这些当成保护费,送到王赵两家。

    于是,赵家和王家,愕然发现,似乎好像大概,只是收这些家伙的保护费,自己就已经赚得盘满钵满了。

    “关内侯?”吃瓜群众们更加不解了。

    一个关内侯何德何能,能让天子忽然提起呢?

    于是,素来自称有着宫廷消息来源的人,轻声道:“听说啊,此事是张蚩尤提议的……”

    “张蚩尤???”人们立刻肃然起敬,甚至还有人马上就收敛起玩世不恭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问道:“可是长安除疫大使、侍中领新丰令张子重?”

    “然也!”

阅读我要做门阀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万界武神》《神医小农民》《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学霸红包群[重生]》《全职抽奖系统》《如何死得重于泰山[快穿]》《主神崛起》《空间商女:重生绝世神医

本文网址:http://www.7yun.org/read/62/62497/674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