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169

    一旁看着慕歌行云流水动作的邓佳、邓妈妈以及邓爷爷,完全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而慕歌做完一切动作之后,看向那站在身边的所谓邓佳弟弟的鬼, 动了动唇,“回去。”

    慕歌接过,“有酒精吗?”

    “有。”邓佳爷爷迅速地去拿了酒精, 等到消毒之后,慕歌迅速地拿着银针行动了起来, 先是左手的无名指, 然后一步步的顺着经脉往外扎下。

    很快,邓佳弟弟的身上充满了银针。

    就在这时, 慕歌突然之间发现邓佳弟弟的脉搏跳了跳, 下一刻, 看向一旁的邓佳道, “有针吗?越细越好。”

    “有。”一旁的邓佳爷爷反应过来,连忙冲进了一旁的房间里,再出来时,手里拿着的就是一排的银针, “你是不是想要这个?”

    “这已经够了,谢谢你……谢谢你……”邓佳口不择言的说道,眼眶整个都是湿润的,她刚刚还真的害怕,害怕自己失了弟弟,现在只要留着一口气,就还有希望。

    “救护车来了!”邓妈妈听着门外的声音,连忙喜极而泣道。

    邓佳弟弟愣了愣,诧异的看了慕歌一眼,然后乖巧地趟了回去。

    刚一趟上,慕歌就看到两者重合在了一起。

    轻轻地呼了一口气,随后看向邓佳道,“我只是暂时吊住了他的命,其他的,你们……”

    求正版支持, 大家么么哒!

    “你可以看到我是吗?跟我爷爷、妈妈还有姐姐说一声,是我一直连累他们了,没了我这个负担, 他们过的就不会那么辛苦,还有, 我爱他们。”邓佳弟弟走到慕歌的身旁低声道, 脸上还带着无法言喻的悲伤。

    慕歌:请不要对我说遗言,我不想被别人当成神经病!

    “没关系。”慕歌连忙道,或许救完人最开心的就是看到他们家人那欣喜若狂的表情吧?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们到时候再联系。”邓佳说着,给了慕歌一份自己的名片。

    “嗯。”慕歌点头,随后拿着自己超市所买的东西往家里的方向走去,反正她买的东西够支持她好几天了。

    今天遇到的事,她还得缓上一缓。

    走出巷子之后,慕歌辨认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找到了自己家所在的位置,继续往前走去。

    在一个路口等待红绿灯的时候,慕歌眼神一闪之后,突然之间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后跟了一人。

    那个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一样,慕歌的小心脏不由地跳了跳。

    而接下来的一幕彻底将慕歌惊住了,她亲眼看着那人在一辆车开过来的时候直接将那男人给推了出去。

    “碰”的一声,一场事故就在慕歌的眼前发生了。

    当慕歌定神的时候,那推人的人……不,是鬼已经不见了。

    而等慕歌上前的时候,突然之间,地上那人坐了起来,但他的身体却还遗留在原地,显然的,坐起来的那个也不是人。

    看着,慕歌僵硬着身子一步一步地走回家去了。

    这几天发生的一切都让她有些接受不能。

    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地方不说,她竟然还能看到鬼了?

    让她缓缓!

    不知不觉之间,慕歌已经回到了自己所住的房子。

    木然的将东西放到冰箱后,慕歌就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默默地梳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第一次可以说是意外,那么第二次看到算什么?

    难道接下来的日子,她还要经常见到鬼吗?

    即使她身上发生了这样诡异的事,但神怪鬼神之事,依旧让她所忌惮。

    她只是一个人,依旧会有担心害怕的事,现在的情况,她能该怎么办?

    就在慕歌在惶恐的时候,房门突然之间被大力的敲响了。

    慕歌起身,透过猫眼看到了两张面孔。

    很快,透过记忆,她想起了外头的正是原身的大伯慕翔,至于另外一人是谁,她就不知道了。

    “慕歌,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门再一次被拍响了。

    慕歌沉凝片刻,还是开了门。

    门一开,外头的慕翔便直直地冲了进来。

    慕歌的身子让开了一些,只是在看到另外一人的脚在地上飘时,再一次呆滞了。

    跟着原身大伯的,明显不是人啊!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慕翔坐在沙发上,大摇大摆道,“慕歌啊,怎么不给我倒杯水喝?”

    “大伯有事吗?”慕歌和直截了当道,强迫自己将视线从那鬼身上移开了。

    “大伯来跟你商量件事,你大哥最近带了个女朋友,要求你大哥要婚房,可是你是知道大伯家的情况,所以……”

    “不借。”

    “什么?”

    “房子现在是我的,大哥结婚什么的跟我没关系,让我贡献房子不可能,爷爷留的钱大伯你也拿到了,若你能将那部分钱交出来,这房子,给你就行。”慕歌淡淡道,原身阻挡不住,不代表她阻挡不住。

    这个大伯跟自己的那个叔叔会答应房子留给她,不就是因为那钱比这房子的价值多了不知道多少。

    现想要钱,又想要房子,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她这个外人看着都觉得太过贪心。

    “慕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大伯从小照顾你,现在只不过是需要你帮忙做件事,你就推三阻四的,谈钱多伤感情,房子就借你大哥结个婚,你也住这里,反正房子这么大。”

    “我喜欢清净,而且,这是爷爷生前经常住的地方,他生前就喜欢安静,要是他回来……”

    “停停停,你胡说什么呢!”慕翔听着慕歌的话,连忙制止道,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心虚的,毕竟他家老爷子死的时候说过要好好照顾慕歌这个侄女,可他们……

    “大伯最近是不是感觉到后脖总是有些发凉?有时候晚上睡觉的时候……”慕歌看着那双脚悬空的鬼不断地在慕翔身边徘徊着,声音轻飘飘道,配上那话,还真的有些阴森。

    慕翔的脑海里却是想起这几日睡觉之时总感觉有人压在他的身上,莫不是……

    “你……”

    “爷爷最近给我托梦了,说让你这段时间小心点,可能会有意外事故。”慕歌很认真的说道,若是对方真的听进去了,或许有点帮助。

    慕翔一听,浑身只觉得寒毛直竖,惊恐的看了一眼慕歌,然后声音慌慌道,“慕歌,我看你最近太伤心了,出现幻觉了,等过段时间,我再来。”

    说完,慕翔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那跟在他身边的鬼,当然也飘着跟了上去,一个眼神都没给慕歌。

    慕歌关好门之后,有些颓然的坐在沙发上。

    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换了个身体,她能看见鬼了!

    “他有救了吗?”其中一人鼓起勇气问着慕歌。

    “应该没多大问题,不过回家之后还需要修养一段时间,最好到……医院看看。”慕歌回道,随后蹲在男人的身边,拿着红果子的汁液一滴一滴的滴在男人受伤的部位。

    下一刻,一声惨叫从男人的口中而出,男人硬生生地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身体开始挣扎。

    “按住他。”慕歌直接道。

    周围的大汉听着,第一时间按住了男人的手脚,有一个也拿着毛巾让男人咬着。

    随着慕歌的动作在进行,男人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

    一直到男人的身体不再抽搐,慕歌才暂停了手中的动作,然后再将金针从男子的身上拔出,“好了,你们可以送他下山了。”

    慕歌起身,淡定的将那药蛇的尸体跟剩下的红果子包裹起来然后放到了自己的篮子里。

    看着这一幕,剩下的人支支吾吾的,随后一个大汉作为代表走到了慕歌的面前,“谢谢你救了我们。 ”

    “不用。”慕歌淡淡道,随后从地上背起了自己的竹筐。

    “要不,我们帮你拿吧。”大汉看着慕歌手里的竹筐,总想着帮对方做些什么。

    “不用了,不重。”慕歌依旧淡淡的拒绝了大汉的要求,随后看向身旁的邓爷爷,“我们走吧。”

    “嗯。”邓爷爷点头,随后与慕歌两人相携着走了。

    剩下的大汉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带着受伤的男人朝着最快的山路下山了。

    而慕歌与邓爷爷两人还是朝着原定的下山路线慢慢地走着。

    “你的医术很好。”邓爷爷直接肯定的开口道,那金针下手的时候就跟上次在他家一样的迅速。

    “嗯,学了很久了。”慕歌含糊其辞的说道。

    “看得出来,你爷爷也一定是名医,其实我们祖上也是出过太医的,但传了几代之后,后辈不成器,到了我们这一代,也就采药为生了,等我死了,大概也就断了。”邓爷爷说着,语气不由地唏嘘起来。

    “但以后你的子孙们,还是会知道,他们的祖先曾经是个医者,也许,他们之中有人会再成为一名医生。”慕歌语气淡淡的安慰道。

    听着,邓爷爷不由地笑了,“你这话倒是挺安慰人的。”

    慕歌笑了笑,大概还是心态好。

    看着慕歌唇角带着的淡淡的笑容,邓爷爷继续道,“刚刚,你为什么会选择去帮那些人?你就不怕有危险吗?”

    这句话,他本来是不想问的,但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我只是想要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他们,正好能帮的话,顺便帮忙,能救下几条性命。”慕歌回答道,眼神带着别样的情绪。

    更重要的是,她刚刚看到了,站在她面前不远处正在朝着那个方向走去的鬼。

    师父说过了,在人生死之际,她才能看到这种异相,而这种异相出现,则是说明,对方有生的可能,也有死的可能,纯粹看这个时候是否有外力能够帮忙。

    她,就是那个外力。

    要么眼睁睁地看着那群人死,要么就去试试看是否能改变他们原本的结局。

    再者,她是一名医师,做不到见死不救,除非真的没救。

    “你的心胸,我比不上。”邓爷爷直接道。

    “邓爷爷你的心中有所挂念,考虑的更多并不为过。”慕歌淡笑道。

    那你呢?邓爷爷在心里道,突地想起自家孙女说的,慕歌从小到大跟自己的爷爷相依为命,而在最近,爷爷也去世了。

    想到这里,邓爷爷的心中不由地有些可惜,可惜这么好的孩子了。

    以后的话,能照顾着点就照顾点吧!

    片刻后,两个已经回到了山下,山下有人三三两两的都在讨论刚刚有人在山上被蛇咬的事。

    邓爷爷看着身边淡定自若的慕歌,心里感慨了一句慕歌心理的强大。

    而两人背着的竹筐也迅速地引起了不少收购药材人的注意。

    邓爷爷直接老油条般的将人给打发了。

    走出一点距离之后,慕歌看向身旁的邓爷爷,“这里都会有人收药材吗?”

    “嗯,野生的一些药材会比一般的药材价格更好,他们收购走,再包装一下,就能以好几倍的价格卖出去,当然多的是药材经销商常年在这里等候了,不过更大一点的,他们自己也有采药队。”

    “那如果我也需要收购一些药材呢?”慕歌问道,原先的打算时借用药材来赚钱,但现在她有了师父给的她,她就不用这个时间,而是利用这个钱来创造更多的钱。

    “你要收购?” 邓爷爷诧异的看着慕歌,之前不是说没钱吗?怎么突然之间又要收购。

    “嗯,我需要一批药材。”中医治病看病,最关键的就是药材,她日后要帮人看病,这些必不可少的。

    “好,我帮你问问。”邓爷爷应道,慕歌的医术高明,如果真的做这一行,恐怕没多久就能够闯出名堂来。

    想着,邓爷爷心念一动,他年纪大了,再过几年恐怕也不适合上山采药了,若是能够与慕歌合作的话,他也能够轻松一些。

    想着,邓爷爷便直接开口道,“要不然我们合作,我来收购药材,到时候你从我这里购入,我家中也有不少珍贵的药材。”他在这里这么多年,也积累了一定的人脉,之前只不过是不敢讲钱投入,怕孙子的手术钱亏本,但现在也未尝不可。

    回去之后,他就可以准备起来了,到时候,他也能在自己孙子身边教教他一些草药的知识,日后也能有一技之长,等他死了,也能够自力更生。

    “好,那到时候我将我需要的药材名单给你。”慕歌立即点头道,从邓爷爷这里购入的话,或许会更放心些。

    “嗯。”邓爷爷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上了归程的车子,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回到了京都。

    邓爷爷回家,而慕歌则是前往古秋的家中。

    古秋一如既往的端着自己的高人范在自己的前院里给人算命看相,慕歌直接从另外一侧的小门进入,开始开始收拾起自己的篮筐。

    将最上面的药蛇跟红果子放到一旁,慕歌最先处理的就是手中的这一批药材。

    幸好古秋的院子够大,慕歌找了一块空地就将自己的药材摆了出来。

    古秋看完客人之后回到后面的院子,看到的就是慕歌处理药材的一幕,慢慢地走到慕歌的身边,还未靠近,最后被那瘫在地上的蛇给吓了一大跳。

    “你弄条蛇来做什么?”

    “这是条药蛇,对一些病有用,我拿回来研究。”慕歌头也不抬的解释。

    “……”古秋没说话,目光在蛇上的伤口看了一眼。

    一招正中七寸,这是慕歌做的?

    古秋忍不住眯了眯眼,自己的这位徒弟果然不一般,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五法推演出她的过去跟未来了。

    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她逆天改命,死而复生罢了。

    这时,慕歌收拾好药材后,起身面对着古秋。

    当古秋看到慕歌的脸时,神色不由地一顿,自家徒弟的面相变好了!

    “你这趟出去干了什么?”古秋忍不住问道。

    慕歌看了古秋一眼,淡淡道,“采了一些药,救了几个人。”

    古秋:“……”这出门就能做好事,积福运?哪里来的那么多人给她救?

    他们做这一行,多命犯三缺五弊。

    三缺:钱,命,权。

    五弊:鳏、寡、孤、独、残。

    也是这个原因,注定了他们这些人特殊的命格,注定不能拥有和平常人完整的命格。

    但这些人中并不是没有例外。

    那些身具福缘的人若学习玄学,可能能够压得住这样的命格。

    他早年的时候因为自己特殊的天赋,自己入门学习玄学,也没个顾忌,导致泄露天机太多,五弊中便犯了鳏,妻子早早去世,也没留下什么儿女。

    后来得以拜入师门,知道可以用一些福缘来弥补泄露天机带来的坏处,这些年来,除来孤身一人之外,其他的都能自在。

    可是现在看着慕歌,心情那叫一个复杂啊!

    古语有云:“女人有九善,为邑封之贵也!”

    慕歌的面相明显就符合这九善,原先可能是刚刚逆天改命,他能看到慕歌的面相上隐隐有死气,所以他没注意到。

    可这出去一趟回来,这残留的死气散了,露出了原来真正的面相。

    九善者,命极贵。

    这慕歌上辈子是拯救了老天爷吗?

    就是因为这样,班长才能坚持到医院。

    虽然早就知道慕歌家里有个老中医,而且自己也报了中医系,但是是真的不知道慕歌有这样的本事。

    果然,医生在关键时候是可以救命的!

    闻言,慕歌看了一眼身旁的男同学,若她没记错的话,对方似乎叫明行?想着,回答道,“我爷爷教我的止血办法。”

    “还有那男人身上,你点了一下,他就不能动了?”男同学也就是明行继续问。

    “武功。”

    “你还会武功!”明行震惊的看着慕歌,这年代还有这么古老的东西吗?

    而且平日里看着,真心不像是个高手啊!

    同班三年,他突然之间觉得对同学的了解不够透彻。

    “学了一点。”慕歌应道。

    “那你还真的厉害。”明行随后将视线投向了一旁的急救室,“你说,班长会平安无事吗?”

    “应该……会!”慕歌说着,眼睛就看到原本跟在罗天身边的鬼从里头走了出来,她原本还以为这只鬼走了,却没想到又出现了。

    就在下一刻,急救室的门被打开了。

    慕歌与明行两人立即起身走上前。

    “医生,怎么样了?”

    “暂时没问题了,就看他什么时候醒了!”医生回答道。

    “谢谢医生了。”

    随后,慕歌两人就跟着床到了病房,看着床上的罗天,以及那一直跟在罗天身边的鬼,慕歌顶着压力上前给罗天把了把脉。

    “怎么样?”明行看着慕歌的动作,忍不住问道。

    “脉象有些虚弱,暂时看不出问题。”慕歌应道,嘴角微微地抿起,按照脉象来说,这罗天应该该醒了。

    目光微微偏移,落在了那只鬼上,它是罗天昏迷的原因吗?

    一会儿后,罗天的父母就急匆匆的赶来了。

    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罗天,罗妈妈的眼泪就忍不住留了下来,倒是罗爸爸冷静的询问慕歌与男同学情况。

    “医生说等醒过来就没事了!具体的等他醒过来再说。”

    “那怎么出事的?不是同学聚会吗?”一旁的罗妈妈忍不住插嘴道。

    “我是班长的同班同学明行,这一位是慕歌,我们刚刚送同学回家,然后就遇到了意外,警方已经将人控制住了,他们说等会会过来做笔录。”明行主动开口解释。

    “叔叔阿姨,你们好。”慕歌也对着两人打招呼道。

    “你好。”罗爸爸与罗妈妈对着慕歌也点点头,随后感谢道,“真是麻烦你们了。”

    “没事,举手之劳,这次还多亏了慕歌,要不是她制服了歹徒,那情况怕是……”明行继续道,看向慕歌的目光中依旧惊讶。

    “是吗?”罗爸爸跟罗妈妈不可置信的看着慕歌。

    “我学过一些防身术。”慕歌道,眼角再次看向一旁的鬼,那鬼依旧在罗天身边,没有丝毫离开的迹象。

    看着这一幕,慕歌的心里有了猜测,恐怕这鬼不从罗天的身边走开,这罗天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证,她只会看病,对于罗天这种情况,她还真的有些无能为力!

    在罗爸爸与罗妈妈的千恩万谢之下,慕歌与明行两人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被吓到了?”明行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觉得有些累。”慕歌回道,她的确是很累,今天一天的精神都绷得紧紧的,再经历这事,还真的觉得有些累了。

    “那你快点回去休息吧,我觉得这么晚了,警察也不一定会来,明天有需要,我再联系你。”明行贴心的说道,虽然对方很厉害,但终究还是个女生。

    “嗯。”慕歌点头,随后就转身离开了。

    刚刚走出不远,耳旁升起一道迟疑的唤声,“慕歌?”

    听到声音,慕歌回头看去,正是今天遇到的邓佳。

    “邓小姐。”慕歌对着邓佳微微颔首道。

    邓佳连忙走上前问,“你怎么会在这里?”她还正想着什么时候方便给慕歌打个电话,没想到会在医院看到她。

    “有个同学出了意外。”慕歌解释道。

    邓佳点头,随后感激的看着慕歌道,“今天真的是多亏了你,我弟弟现在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医生说虽然不知道你下的那些针是什么意思,但的确是保住了我弟弟的命,真的想对你再说一声谢谢。”邓佳说着,又激动了起来。

    随后在聊天中,慕歌知道了邓佳弟弟出事的原因。

    原来邓佳弟弟一只在等心脏的器源,他的主治医生前两天打电话来说已经有了,现在就等着排队做手术,所以他们一家子也赶紧的在凑钱,却没想到,今天打电话来说,已经有其他人先做手术了。

    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遇到了。

    邓佳弟弟一下子受了打击,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连累家里,就心脏病发了。

    听完邓佳的话,慕歌沉默,特殊对待原来不止在她的地方有,在这里也有。

    “邓小姐,我这里可以给你开个药方,你可以给你弟弟试试,至少可以缓和一下病情。”

    “好。”邓佳一口应了下来,随后犹豫道,“我知道你的医术不错,我想问,你觉得我弟弟的心脏病……”

    “我实话实说,希望你不会介意。”

    “不会,不会!”

    “我下午把脉的情况,你弟弟的心脏即使是换了,也不一定能够活下来。”

    “什么?”邓佳震惊的看着慕歌。

    “你弟弟的心脏病是先天的,打从娘胎里就带来的,身体很弱,这种情况以调养为佳。”慕歌秉持着一个医者的心,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她不懂现代的换心手术,但以她的经验来看,邓佳弟弟的身体是经不起折腾了。

    听着慕歌的话,邓佳随后咬牙道,“那吃你开的药方呢?”

    “若能保持心态平和,或许能活到天命……就是五十岁,只是需要的药材可能比较难得,而且需要连续不断地吃。”

    “我们家祖辈就是采药为生的,已经传到我爷爷这一代了,你药方先给我,我让我爷爷看看。”邓佳激动道,五十岁,真的已经够了!

    “我写完药方,明天给你。”慕歌点头。

    “你现在方便发短信给我吗?”邓佳不好意思的要求道。

    短信!

    慕歌被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

    随后拿出自己的手机,直接开始编辑了起来。

    编辑的时候,即使脑袋里都知道怎么拼,但是慕歌的手还是迟顿了不少。

    半响后,慕歌这才发送了一封短信给邓佳。

    收到短信后,邓佳当即道,“真是谢谢你了慕歌,还有,你的银行账号方便告诉我吗?今天你救了我弟弟,我该给你一些诊金的。”

    邓佳想到慕歌之前找自己的打算,心知现在的慕歌有困难,对方治了自己弟弟的病,她至少也得有些表示。

    “不用了……”

    “慕歌,你别推辞了,若是可以,以后我弟弟的身体还需要找你来照看,就当作是我们找你看病。”邓佳继续道,她当时的想法就是为了以后多一条门路,现在就已经能用了,她当然不能随意的占人家的便宜。

    更何况,这些年,他们花在弟弟身上的钱不知道去了多少了。

    “好,那你看着给吧!”慕歌想了想,也没有再推辞,按照以前,她的确会收一部分诊金的。

    记下了慕歌的账号后,邓佳继续道, “真的很谢谢你,现在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我们电话联系。”

    说着,邓佳送着慕歌到了电梯门口,将人送进电梯后,邓佳抓着手机的手紧了紧,等她弟弟出院,他们一家人定会上道谢。

    她不会忘记,慕歌是她弟弟真正的救命恩人!

    慕歌从医院从来,打了车,很快就回到了家中。

    洗漱过后,躺在床上,慕歌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一大早,慕歌是被手机铃声给吵醒的,接了电话之后,慕歌赶到了医院。

    到达医院后,慕歌才知道,罗天一个晚上都没有醒来过。

    到了病房外,慕歌就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罗妈妈的哭声。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撒花ing!

    另外,幻言新文在11月11日光棍节开,求收藏,求包养!

    以下是幻言新文《全能学霸是大腕》的简介,再来一个么么哒。

    <INPUT TYPE=button VALUE=(手机戳)全能学霸是大腕 OnClick=(”m.jjwx/book2/2970386”)><INPUT TYPE=button VALUE=(电脑戳)全能学霸是大腕 OnClick=(”xet/?novelid=2970386”)>

    简介:

    她,宁小溪,家庭平平,学习平平,工作平平……说白了,就是不起眼。

    有一天,这个不起眼的她重生到了另一个年幼的她身上。

    这个她,家庭富贵,小学霸一枚,小学全市联考状元……说白了,就是太起眼。

    从不起眼到太起眼,既然无法低调,那就高调过吧!

    带着智脑,当学霸、开直播、跑龙套……她变成了人家赢家。

    慕歌闻言,随后一一地将邓佳弟弟身上的银针拔了起来。

    随后,在救护人员的帮助下,邓爷爷与邓妈妈两人随着救护车走了。

    邓佳平复好心情之后,看向慕歌道,“我们……”

    “你也去吧,有时间我们再联系。”慕歌识趣道。

    “真的是麻烦你了。”邓佳道,今天,是她的幸运,因为自己的一时好心,救回了自己弟弟的命。

阅读鬼眼国医是神棍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重生之姑奶奶》《八零小军妻》《重生之电子风云》《快穿之一旬一生》《重生白蛇传》《美食供应商》《全能修炼系统》《奸妃在七零年代

本文网址:http://www.7yun.org/read/54/54188/588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