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大BOSS答道:“我家,先下来?要不要我抱你?”

    冷含微被吓得一下子清醒了不少,说道:“我……我自己走就可以了。”虽然他还没弄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来大BOSS的家里。不是应该送他回家吗?然而现在天色已晚,他却也不能要求大BOSS再送他回去。

    这次大BOSS没有带司机,而是亲自开车。冷含微坐上副驾驶座,冷气迎面吹来,他觉得酒意有些上来。虽然张秘书喝醉了,但他真没喝多少。冷含微却喝了不少,在大BOSS有意无意的诱哄下,他喝了整整一壶清酒。

    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怎么懂得这些酒桌上的文化?于是冷含微在酒精的刺激下有些迷糊,尤其是冷气一吹,他就想睡觉。

    在车里舒服的环境中,他坐在副驾上睡着了。直到到达目的地,冷含微才被迷迷糊糊的叫醒。他一脸迷茫的看着周围,问道:“这是哪儿?”

    英珩对张哥这个称呼有点耿耿于怀,说道:“他没事,程俊彦会送他回去了。”

    冷含微点了点头,再一次深深的确定张贺清和亲小公举的身份。而醉翁之意不在酒的程俊彦,成功斩获送美人回家的机会。冷含微也被大BOSS强硬的拉住手,一起出了阪田私厨料理。

    酒喝得也是恰到好处,虽然有些迷糊,却没到神智不清的地步。他牵起冷含微的手,将他拉进了屋内。转身又问他一句:“先洗个澡?”

    冷含微迷迷糊糊的说道:“好啊,我身上都是酒味。”

    只见英珩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确认以后才挂断,转身对冷含微说道:“你舅舅接了冷睿,不用担心。我让人看过幼儿园的监控,他今天一天在幼儿园都很乖。”何止很乖,冷睿小朋友的高冷人设,很受其他小朋友的欢迎。

    冷含微一脸迷茫的点了点头,反应过来后立即说道:“唔……哦,谢谢大……英总。”

    英珩勾起唇角笑了笑,觉得喝醉的冷含微真不是一般的可爱。红扑扑的小脸,眼睛水水的,表情里透着迷茫。简直不知道多可爱!

    程俊彦也是只千年的狐狸,他淡笑道:“想不到英总你还真当真了?来来来,我自罚一杯,当作赔礼道歉。”说着两人一碰杯,一饮而尽。

    四人多少都喝了点酒,张秘书也在程俊彦的劝说下喝了不少。他的高冷人设有点维持不住,最后实在忍无可忍,冲出去跑到卫生间大吐特吐起来。程俊彦跟了过去,将人扶住,有点感叹这人的酒量。不过是两杯梅酒,竟然就醉倒了?

    冷含微略带担忧的问道:“英总,张哥他没事吧?”

    冷昱今天忙了一天,他那天一个电话,召集来了不少资源。这些人在他准备退出娱乐圈的时候就说过,只要他一句话,哪怕放弃如今的身价,也在所不惜的奔向他。大家都是知恩图报的人,当年冷昱的几番帮助,才让他们有了如今的成就。有的也仅仅是一个举手之劳,就让他们彻底翻身。还有的,仅仅是冲他的人品而来。

    有的人是彻底带着资源过来的,直接推给他一个剧组。冷昱不怕有资源,哪怕手上没有资金,但只要他冷昱发话说要拍哪部戏,不愁拉不到赞助商。这种双赢的买卖,没有人会拒绝。借冷昱的名,来打响厂商的品牌。所以仅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有投资商跃跃欲试。

    冷昱的要求很高,只有能达到他满意的投资商才被考虑在内。如果有要求带人空降的,被他一律拒绝。另外,他还着手策划了一个选秀节目。目前华夏歌坛人才凋零,低迷不前,没有任何可以说拿得出手的出类拔萃的歌手。比起天王争霸的□□十年代,以及百家争艳的零零年代。一零年代,仿佛成为了一个纯粹小鲜肉卖颜值的时代。

    情怀呢?实力呢?这些被摒弃的东西,也许还能拾回来。

    冷昱若有所思,扭头看看乖乖坐在地板上搭积木的冷昱,才想起打电话问问冷含微的情况。结果打了三遍,关机。他眉心皱了起来,怎么回事?有应酬?

    他刚要给冷含微留一个语音信息,却有一个陌生号接了进来。他皱了皱眉,猜测会不会是冷含微的手机没电话,借用别人的手机打的?于是他划动接听,只听对面是一个陌生的声音:“您好,请问是冷昱冷先生吗?”

    冷昱皱了皱眉,问道:“我是,您是哪位?有什么事吗?”

    对方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在高速路上发现一起事故。经查证这位先生姓盛名叫盛宗铭,他的手机号的最后一位联系人是您,所以我们就打电话给您了。”

    冷昱的头皮猛然炸开了,他猛的站了起来,问道:“盛宗铭他怎么了?”他的大脑迅速抓住了高速路,事故这两个词。他的脑中先是一瞬间的空白,又狐疑了一下。会不会是盛宗铭耍的什么鬼把戏?

    片刻后对方说道:“先生请您先冷静一点,盛先生没一中,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只是失血过多昏迷。这部手机是一部新手机,上面没有别的联系人,只有您一个人的。现在他人在安和国立医院,您可否过来替他缴纳一下住院费用?还有,他因为涉嫌高速上超速行驶,有可能还需要缴纳一下罚款。”

    冷昱眉心微皱,仔细分析了一下,感觉这应该不会是骗局才对。于是他应道:“嗯,好,我现在马上就过去。盛宗铭还在昏迷当中吗?”

    对方答道:“还在昏迷,医生已经给他输过血了,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冷昱若有所思,便换了衣服,抱起冷睿,去了安和国立医院。

    对方并没有骗他,盛宗铭的确是在高速上超速行驶了。交通警察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可是他们奇怪的是他受撞击的时候应该伤得并不重,可是为什么没有及时报警或者拨打120?

    冷昱其实有点担心,盛宗铭的状态有些自暴自弃。但他心里却是冷笑一声,这点打击对于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和警察医生咨询过情况以后,他去缴费处给他缴纳了相关费用,又去警察那边缴纳了罚款。盛宗铭的跑车被暂时扣押,不过相信以盛公子的能力,这辆车恐怕扣不到二十四小时。

    冷昱本来打算立即离开,可他还是犹豫了一下,去病房看了一下盛宗铭。他的头上,胳膊上,腿上都打着绷带。医生多都是皮外伤,但因为没有及时止血,有些失血过多。输过血以后就不会有生命危险,最多将养几天就可以出院。

    他花钱给盛宗铭请了护工,作为一个前任,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

    三年不见了,他和盛宗铭之间已经隔离开一道鸿沟。那些来自旁人的羞辱与凌虐,他都不会再接受。爱是什么?冷昱冷笑一声,如果爱是伤害,那他宁愿不要。需要多勇敢,才能爱到连一切都不顾?

    他摇了摇头,却见盛宗铭睁开了双眼。他刚要转身离开,盛宗铭却猛然坐起身,将插在血管里的针头猛然拔掉,立即将他一把按住,抵在了墙上。

    冷昱没想到盛宗铭都这样了,还能有那么强的爆发力。只可惜他的爆发力只是一瞬间的,这一瞬间过后,眩晕立即传来。他扶住墙,软软的滑倒在冷昱怀里。

    冷昱冷声说道:“别逞强好吗?”

    盛宗铭紧紧抱住冷昱的大腿,跪在地上,祈求道:“冷昱……冷昱,我知道错了,再也不向你发脾气,再也不在你面前摔东西,再也不强迫你做任何你不喜欢的东西。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我们之间,真的不能调和了吗?真的……如你所说,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吗?”

    冷昱紧紧贴着墙,久久沉默。盛宗铭手背上又开始出血,因为扎针,血管有些爆起。冷昱沉默了半天才说道:“盛宗铭,你觉得我们之间,最大的差距是什么?”

    盛宗铭说道:“家世?不……不是的,我并不在意这些。你知道,我从来没在意过家世。从你十七岁,我第一眼见到你起,就知道你是我的,这辈子都是我的。你是孤儿也好,你是世家少爷也好,我都不会放手的!”

    冷昱说道:“你不在意,并不代表别人不在意。你身后不是你自己,而是偌大一个盛家。盛世帝国,需要一个当得起身份的皇后。但这个人,肯定不是我冷昱。”就算他是出身显贵的世家公子,单凭他双性人的身份,就会被一票否决。

    盛宗铭再次笃定,当年盛安泽,一定对冷昱说过什么。或者,对他做了什么。

    盛宗铭紧紧抱着冷昱的大腿,抬头问道:“如果我的身后没有盛家,没有这个盛世帝国,我们两人,能在一起吗?”

    冷昱好看的桃花眼低垂着,眼中的决绝与无奈有那么一瞬间崩塌。他冷笑一声,说道:“别告诉我你盛大公子愿意放弃盛世帝国的继承人身份,别忘了,就算你愿意放弃,盛安泽会让你放弃吗?有些人生来就是这样的命数。你有你的运轨,我有我的运轨。我们两个注定只是两条相交于一点的线,相交过后,各自向前,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盛宗铭低低的说道:“有一句话叫事在人为,你相信吗?”

    冷昱说道:“那你想怎么做?毁掉整个盛世帝国吗?为了一个……被世人看不起的双性人?”冷昱的眼中充满了嘲讽。如果盛宗铭这么做,别说世人瞧不起他,连自己也会瞧不起他。他并不希望盛宗铭为了他而做任何事,但他们之间的问题,也的确无法化解。

    盛宗铭说道:“如果我不放手,你会怎样?”

    冷昱冷笑一声,伸手捏住盛宗铭的下巴,说道:“呵,盛宗铭,不要太瞧得起你。我爱着你的时候,你什么都是。当我不爱你了,你说你是什么?”说着他猛然一推,将盛宗铭推开。虚弱无力的盛宗铭倒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冷昱转身离开。

    可是盛宗铭的眼中却没有半点失落,反而眼中露出精光。冷昱话说得狠绝,仿佛没有给他留有半点余地。可是如果他真的对自己没有感情了,那么为什么会在听说自己出车祸的时候二话不说过来看自己?只要他还能自己有感情,就不用担心追不回他。

    冷昱去走廊里抱起坐在椅子上乖乖等着的冷睿,独自开车回了紫荆苑。路上他又给冷含微打了两次电话,仍然是关机。他皱起了眉,这小子怎么回事?从来没这么不靠谱过。

    关机的冷含微此时此刻正一脸迷茫的坐在一楼主卧的床边擦拭着自己的头发,喝了点酒,他脚下都觉得轻飘飘,软绵绵的。很想扎到被窝里睡一觉,此刻最大的感受就是头重脚轻。

    大BOSS在二楼洗了澡,他今天醉翁之意不在酒,之所以要把冷含微灌醉,就是想和他再发生点什么。他换好睡衣后,才下楼来到一楼卧室。见冷含微已经将头发擦干净,清爽干净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就想冲上去亲一口。

    大BOSS上前,将他拉了起来,贪婪的在他脸上梭巡着,品读着。这张粉扑扑的小脸,仿佛比刚刚吃的那一桌美味更让他食指大动。

    冷含微一脸迷茫的冲冷昱笑笑,有些迷糊的说道:“怀恩先生……我……”

    大BOSS却纠正他道:“英珩。”

    冷含微的脸上露出惊讶的小表情:“啊?”

    大BOSS说道:“含微,叫我阿珩好吗?怀恩先生已经是过去了,现在,你叫我阿珩,我叫你含微。你喜欢我吗?”

    冷含微只觉得眼前的男人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要说他喜欢吗?这么好看的男人,他当然喜欢了。于是,他乖乖的点了点头。

    下一秒,英珩将冷含微压倒在床上。在他耳边低声的问道:“我可以吗?”

    冷含微皱眉迷茫的问道:“可……以?”

    英珩高兴的又问道:“那……你是喜欢前面,还是喜欢后面?”

    大BOSS又忍不住勾唇笑了笑,那表情,简直像是诱拐了小白兔的大灰狼。直到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大BOSS的笑意就没有停止过。

    然而冷含微却还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跟着大BOSS回家了,又为什么要在他这里洗澡。大BOSS要和他做‘爱吗?可是我好像忘了带避孕药了。

    不对,我为什么要和他做?不是说好了,不再和他有关系的吗?我们已经不是包养的情人关系了,所以他不能碰我。然而他的思绪也是仅止于此,热水一蒸腾,冷含微的大脑又开始迷糊起来。

    他裹着大浴巾擦干净身子和头发,赤着脚去了一楼的主卧。

    虽然他现在的脑子迷迷糊糊的,也记得自己上次来的时候睡的是一楼。现在一楼已经被恢复了现场,掀下来的床垫重新放回床上,床单被褥也归位了。卧室里飘着淡淡的肥皂水的味道,这是床单被褥清洗晾晒过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比起干洗店里化学用品的味道,这种味道更温馨,更有家的感觉。

阅读分手三年金主倒追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未来小说网(www.7yun.org)

推荐阅读:《某美漫的机械主宰》《盗尊窃神》《男神你好烦[星际]》《史上最强店主》《我一头疼就有人倒霉》《奸妃在七零年代》《穿越之娱乐香江》《永恒剑主

本文网址:http://www.7yun.org/read/51/51746/562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7yun.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